杀母

颜彦清 2019-03-20 21:21:27

1

从没想过弑母案离自己如此之近。

孩子杀了母亲,在家里。隔了两天,警察在茶社里找到他。

“你妈妈死了,你知道吗?”

“知道。”他面色似乎无波澜。

杀人后,他躲在茶社,只要了白水,随身带着饼干。

这是同事给我复述的场景,杀人者是邻校的初中生,在班里成绩尚可。

这桩杀母案在这座小城掀起滔天巨浪,同事去浴室,一帮人围着他:“杀人的学生是你们学校的吗?”

晚上去买水果,阿姨们聚在一起,热烈地聊着:“孩子的外公哭得不成人形,外公说大家都劝他把人先弄回来,媳妇没了,这个家日子怎么过,听说他父亲常年不在家,在外打工。”

“据说是因为妈妈摔死了他的狗,孩子特别爱狗,情绪激动,‘你杀了我的狗,我就杀了你’。”

去餐馆吃早饭,老板和一帮老者在聊:“这孩子放在早先就要进少管所,现在少管所好像都没了,连妈妈都杀,都不知该怎么管教?”

刚要推门出去,突然下起了泼天大雨,雨珠在屋檐下泛着水泡,天地之间雾蒙蒙的一片,时间似乎静止了。

我突然想起那位躺在地板上的母亲,她身体逐渐冰凉,眼神缓慢涣散,血液一滴滴地凝聚,慢慢淌到了门口。两天后,流到门口的血迹引人怀疑,有人报了警。

2

“你把你妈妈杀了,你认为错了没有?”

“错了……但是我又没杀别人,我杀的是我妈妈。”

“那以后怎么办?”

“学校不可能不让我上学吧?”

这是另一起弑母案中一个六年级学生的回答。

这起案件发生在18年年底,他砍了母亲二十多刀,之后将凶器扔掉,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浑然无事的样子。为防止他人怀疑,他用母亲的手机给班主任发了一条请假信息。而这一切发生的缘由是孩子在家吸烟,被母亲发现,母亲用皮带抽打儿子。

与之相比,更耸人听闻的是2016年的北大学生弑母案,凶手思虑缜密,迄今未落网。犯罪嫌疑人是北大大四学生吴谢宇,他疑似将母亲用塑料薄膜包裹了起来,每层里面塞满了活性碳粉与杀虫剂,足足包了十几层,以防尸臭味发散。

他还通过网购买了数台电子视频监控以及红外线报警器,全部布置对着藏尸的房间里,只要有人进入,红外线报警器就会在他的手机上触发报警,并且他随时能在手机上看到房间里实时的监控画面。过后他用母亲的手机和亲戚们联系,以出国为由借款一百多万。现在已经2019年,凶手还未落网。

3

近些年,弑母案件频发,2013年河南某重点高中学生在母亲催他写作业时,杀了母亲。2012年,武汉一重点高中学生杀死母亲重伤父亲。

如果追溯首起引起全社会关注的学生弑母案得说到世纪之交的徐某杀母案,它直接引发了大规模的中小学生减负运动。

案子发生在2000年,徐某是浙江省某知名高中的学生,因不满母亲的严格管教,觉得自己无法满足母亲的严格要求,十分压抑,冲突中拿起一柄榔头朝母亲的后脑砸去。杀死母亲后,徐某“移尸灭迹”,照常上学,并且欺骗父亲说母亲去杭州看病,徐某上课考试皆如常人并无异样。此次事件震惊了整个社会,有关部门不断下发文件要求给学生减负减压。

这些杀母案,很多特征极其相似,大部分人都是对母亲的某些高要求觉得压抑不满,杀人大多都是为了摆脱母亲对自己的掌控,杀人后似乎没有过多的悔意,神色神态如常,一如既往地生活。

这些弑母案背后都能看到暴力与母亲极强的控制欲。据澎湃新闻报道,刚刚发生的杀母案,母亲因孩子贪玩,并且大量时间与宠物在一起,直接将孩子的宠物狗摔死。而2000年的徐某杀母案,徐母因孩子成绩下降,孩子又喜欢踢球,直接跟孩子说:“以后再去踢足球,就将你的腿打断。”18年底的弑母案,母亲直接抽打孩子,这些教育方式都是比较粗暴直接,孩子在这样的沟通里处于弱势,要求全部被剥夺,心灵会越来越压抑。

中国家庭大多男主外,女主内,母亲跟孩子接触较多,对孩子学习的具体要求大多来自于母亲,又因孩子的成长母亲几乎全程参与,所以孩子受母亲影响较大。

徐某杀母案中的徐母是大学生,而其丈夫仅为初中生,徐母觉得自己嫁得比较委屈,因此穷尽了自己的精力与金钱想要孩子成才。孩子要与同学单独讲话,徐母都要全程参与,控制欲极强。而北大学子弑母案中,吴谢宇16岁之后就与母亲相依为命,全程受母亲的控制,就连上了大学还保持每天和母亲通话。

这些案件中,我们还可以看到父亲的缺席与父爱的缺失。徐某杀母案中的徐某父亲一星期回来一次,而北大的吴谢宇16岁父亲就逝世了,最近的学生弑母案,其父亲常年在外打工。

4

近几年改学生的每日记录,常见的语句就是:“老师,我不想学了!”

“老师,我觉得我父母是天底下最烦的父母。”

“老师,我妈就只让我学习,其余让我什么都不要问,我真的觉得好压抑。”

“活着有什么意义呢?难道活着就只是为了学习,人生没有第二条路吗?”

“老师,我知道父母很辛苦,我也知道他们对我期望很高,但我真的尽力了,他们难道就不能夸我一句吗?哪怕一句?”

军备竞赛似的学习比拼,孩子就成了一个不断转动的齿轮,心理健康比起成绩似乎无足轻重。特别是进入青春期后,越来越多的话孩子压在心里,而很多家长只会居高临下地念叨两个字:成绩。成绩成了衡量一个家庭教育的标准,成了衡量老师的标准,成了衡量一个学校的标准,而且似乎成为了唯一的标准。

每一个问题学生的背后几乎都是问题家庭。

我念书时,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人俯拾皆是,而现在的看到的境况是,品学兼优者的学生父母大多是三类:公务员、企事业单位人员、做生意的,而越贫困者走出来的希望似乎越渺茫,很多孩子沉迷于游戏 、 抖音 、 玄幻小说,自控力差,学习态度勉强,又缺少关爱,兴趣狭窄,在里面越陷越深。特别是父母均外出打工的孩子,爷爷奶奶更愿意以一个手机来换得孩子的宁静。去年遇见的一个孩子直接朝父母吼:别人父母为什么那么有钱?而你们怎么这么穷,我真是命不好,投胎到你们家,初中毕业我就不念了,我要去打工挣钱。

暑假学校安排家访,所见美满家庭者,孩子书桌井然有序,读书计划赫然在列,说话大多是商量或引导口气。

与之相反,平时处理一些学生问题,如果孩子表现戾气很重,很多家长来了,情况尚未说清,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说到最后是:你给我跪下。

一个人受过什么样的对待就容易变成什么样的人,多少人渐渐都活成了自己所恐惧父母的样子。孩子的情绪水满则溢,很多是无法把控的。

迈克尔柯蒂斯导演的著名电影《卡萨布兰卡》有一句台词:如今你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反之亦然。

5

前几日,几个学生深夜翻墙进学校,将老师办公室翻得乱七八糟,并且用灭火器喷得粉尘哪都是。调取了监控录像,一一排查,最终查出就是学校的毕业生。

几个人无业瞎晃,进出过几次派出所,都有了案底,前段时间专门砸路边车窗,偷取财物,已经深夜破坏了好几个学校。抓住也没用,还未成年,最多关几天,也得放。

几位年级负责人在群里发消息:下班要关锁好门窗。

教师们相视无奈:又能怎么样呢?

这件事在孩子们中间引起轩然大波,孩子们在每日记录里说:你去问问政治老师,根据XXXX法,这些人要判多重的罪?

我拿给政治老师看看,政治老师尴尬地一笑。

6

所谓教书育人,育人比教书难太多!

有时候深夜想起教育,我总能忆起黎巴嫩诗人纪伯伦写过的一句诗: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

公众号:颜彦清的书房

文章多在此更新

颜彦清
作者颜彦清
137日记 34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颜彦清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