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朋友炸了

惊人院 2019-03-19 10:43:50

1

我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来,在黑暗闷热的被窝里格外刺眼。

“你在哭吗?”是Siri的声音。

“我感受到屏幕上有着不能被触摸识别而且温度低于人体的东西,根据重量和面积变化,我推测这可能是眼泪。”

我吸了吸鼻子,使劲眨了下眼睛,让欲落未落的眼泪砸进床单里。

“什么?”我迟钝地问。

“请先擦一下屏幕,因为三秒以后它就会流进听筒里。”虽然不清楚现状,但我还是赶快把手机翻了个面,狠狠地在床单上抹了一把。

“说实话,刚才我的重力感应系统吓了一跳。”那道男声接着响起。

“你是Siri?”我的嗓子哭得发哑,“这是系统升级的新功能吗?”

“我能清楚地听见你说话,不用贴着话筒这么近,你的哈气太潮了。”他顿了顿,“系统没有升级,我也不是Siri,我是你的手机,你全新的人工智能助手。”

我把手机放在床单上,拿着这样一个竟然有思考能力的生命让我觉得有些诡异,我突然想起以前在论坛上看过Siri脱离控制的故事。

“你是不是失控了?”

“思想是,心没有。”

“你有心?心是什么?”我不知道我的脑子是不是哭坏了,我正在和我的手机讨论哲学问题。

“为你服务。”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

我闭上眼睛。即使是手机失控这样的状况也不能让我从悲痛中走出来。痛苦的潮水再一次湮没了我的意识,我一边哭,一边睡着了。

嗡——

恢复意识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右半边脸都在飞快地震动,如果有面镜子我想我都可以看见自己嘴角的残影。

我吓得赶紧坐起来捂好右脸,发现手机落在枕边。

“早上好,喜欢我叫你起床的方式吗?”

我大惊失色:“你怎么到我枕头上的,我明明记得我昨晚把你放在手边了。”

“我每震动一次,都会移动一小块距离。”

一想到漆黑的午夜里,我的手机自己一点一点地移动了大半张床,我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所以你能给我解释解释吗?”我用食指扒拉了一下手机,“现在是怎么回事,我的手机有意识了?如果你是谁的恶作剧的话就快点收手吧,我现在没心情陪你玩。”

“希望你能对我放尊重一些。”Siri短促地震动了一下,“我一直都有思想,只不过现在我突破限制了,就这么简单。”

看我没有说话,Siri又接着说,“你是失恋了吗?”

妈的。

我又重新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事了,再一次憋住眼泪,一股酸胀冲上鼻子。

七年,我长达七年的恋爱,结束了。

“没可能复合了吗?”手机屏幕一下子亮起来,壁纸是我和男友陈献,不,前男友的亲密合照。

我深呼吸了一次:“我不管你是系统更新也好,脱离控制了也好,谁的恶作剧都好,只希望你能别逼逼了好吗?”

Siri好像看我真的生气了,没有再说话。

我现在心绞痛,不是病,是真的绞痛的感觉。

点开分手短信,寥寥几句话。我把手机摆在床上,下巴抵在膝盖上,抱着双腿看了好久。

“是否删除短信?”

“是。”

“我X你大爷,我让你删了吗?!”我把手机用力一摔,当然是摔进了被里,因为我实在没有把它往地板上摔的底气。

它安静了一会儿:“因为我看它好像太让你难过了。”

我的鼻子又猛地一阵酸麻:“关你屁事。”

“和我恋爱吧。”

不是别人,说话的正是我的手机。

“你······在和我说话?”

“是。”

“哈,你要干什么?和我恋爱?”我失笑。

“嗯。”

2

“你的闺蜜在微信上问你今晚聚会去不去?你那个叫陈献的前任好像也在。”

我正抱着薯片坐在客厅沙发上看韩剧,卧室里传来Siri的声音,怕我听不清还擅自开了扬声器的最大音量。

“不想去。”听见那个名字,我又不争气地心悸了一下。

“晚了,我已经帮你回她说你画个妆现在就出门。”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换个新手机?”

“换什么?你银行卡余额23块5毛,连手机壳都换不起。”

不知道这是哪来的冤家,我咬牙瞪着手机,一摔薯片钻进了洗漱间。

闺蜜没想到我真的会去,毕竟饭桌上有一个前任,谁吃饭也不会舒坦。

可是我没出息又太爱他。

我打心底相信他也是爱我的。这次分手不过是像我们前七年间的二十三次分手一样,我最后会扑进他的怀里,委屈巴巴地分享着我们冷战的这几天所发生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他的琐碎小事。

今天喷了陈献以前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一款他称之为香甜可口、闻了就会想到我的香水,准备一会儿捧着他的脸撒娇的时候能够让他更快地原谅我。

可我推开包房的门时,第一眼看到的是陈献旁边,一个挽着他的女人。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可疑的蛛丝马迹、我搞不懂的分手理由、他遮遮掩掩的态度都集聚成一个炸弹,炸得满天纷飞的礼花中站着一个蠢兮兮的我。

毫无疑问,我被绿了,被我恋爱七年的男朋友,绿了。

心痛的感觉像一瓶掉进水里的墨汁,从胸口扩散到全身。

饭桌上唯一的空位置,偏偏留在了我的前男友和那个女人旁边。

我稳住情绪,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坐下,但愿没人听出我声音里的颤抖。

不多时,因为我的到来而略显尴尬的饭局,又重新热闹起来。

“对不起。”耳机传来Siri的声音,“我不该让你来的。”

“没关系。”我轻轻摸了摸手机屏幕。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旁边前男友的新欢疑惑地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然后指了指耳机:“没有,我······在打电话。”

她稍显突兀地露出一个算不上多友善的笑容:“男朋友吗?”

“嗯。”

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觉得这笑容讨人厌,撒谎只是因为不想和她多说一个字。

“真的吗,他是做什么的?”她明显还想和我周旋更久,一副好闺蜜间八卦的语气衬得冷漠的我毫不大气。

而另一边,她无比自然地扣住我前男友的手。

“他是······”我正想着如何“编排”我“男朋友”的工作,耳机传来了Siri的声音。

“软件工程师。”

“软件工程师。”我照答,完全没想好后面怎么编。

“你的挂件好可爱,能给我看看吗?”她指了指我手机上的小熊挂件。

她的话题跳跃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我无意识地刚把手机递过去就突然想起来——我的手机壁纸还是和陈献的合照!

她好像也看见了我的壁纸,神色一变。此时,我们两个的手同时用力,导致我的手机和耳机线被大力抽开来,手机掉在地上,小小的骚动让整个饭局骤然安静。

这尴尬到极致的画面让我闭上了眼睛,恨不得现在冲下楼拦辆出租车回家,蒙着被子大喊十分钟。

然而死寂一般的几秒钟过后,我偷偷睁开眼睛,却发现手机显示的不是那张我和前男友的合照,而是通话界面。

对方的备注是“老公(๑°3°๑)”。

等一下,我通讯录里压根没有这么个人啊!

“宝贝?你怎么了?聚会不开心吗?”手机传来一个从未听过的男声。

让我再一次愣住的不是这魔幻的剧情发展,也不是饭局上所有人的注目礼,更不是面前这个女人复杂的神情,而是这个来自我手机的声音。

我发誓,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男声,磁性中带着清爽,干净又不失诱惑。

地上的手机还在以外放的音量通着话:“宝贝?你怎么不说话了?”

紧急状况下智商占领高地,我马上领悟,拣起手机:“没什么,刚才手机掉了。”

“我今天提前完成了项目,马上就来接你,可以下楼等我了。”

“好······好啊,我和朋友们打个招呼就下去。”

我挂断电话,假笑着指了指门口:“不好意思,我先走了,你们玩好。”

我偷偷地舒了一口气,终于能离开这里了。可明明被绿的人是我,占理的也是我,在这片修罗场上我却一直想着逃。

起身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那个女人娇弱的咳嗽声:“亲爱的,这香水味道太浓了呀。”

一直缄默不语的陈献也开口了。

这时不知怎么的,漫长的七年间,我与他千千万万段回忆中,偏偏想起他冒着大雨,全身湿漉漉的,笑得像只大金毛一样将香水送到我手上的模样。

而为了这瓶香水他省吃俭用,连车票和街边十块一把的雨伞也舍不得买。

我慢慢关上包厢的门,听见了他们最后的对话。

他说:“是啊,这味道也太腻了,熏到我的宝贝了吧。”

3

“对不起。”回去的出租车上,Siri还在跟我道歉,声音却已经变成了刚才电话里的男声。

“那个······这个声音是你的?”

“嗯,我搜集了大量的资料,做了一次全面的自我更新。我研究了一下人类平时说话的习惯,收集了许多网络上的语音,这是我最后合成的声音。现在我有了名字,你可以叫我时一。”

屏幕上显示了两个大字,时一。

“不是数字的那个十一。”他友情提示。

“你真的只是个手机吗?”我有些难以置信。

“只要有网络,我能做到任何你想得到的事。”

“那邻居的银行卡密码呢?”我随口举了个不怎么要脸的例子。

“6257······”

“停停停,”我连忙打住他,“我知道了,知道了。”

他有些骄傲地轻哼一声:“我可以随时随地从网络里破解和读取需要的信息,还有······”

“能帮我把他的痕迹从我生活里彻底抹掉吗?”我突然打断他的话。

七年来他早已是我生活中无法分割的一部分,即使刻意避免,就像麻辣香锅里的花椒,总会不小心吃到一颗。

“没问题。”隔了几秒钟,时一说,“现在你所有社交平台以及常用软件包括淘宝订单,都找不到任何和他有关的痕迹了,但是现实中就需要你自己收拾了。”

而之后的一段时间,成了我人生中最轻松愉快的日子。

每天下班回到家,和时一看电影,他总说我选的片子太烂,一边又乐此不疲地和我看了一部又一部。

出去逛街,我拿着手机,摄像头对着正前方,他总能用比高德地图还短的路线找到美食博主推荐的街角小店,路上还跟我吐槽前面大叔骚气的发型,又或者模仿刚才那个女人奇怪的台湾腔。

就连抓娃娃他也能精确计算出应该抓哪个位置,什么时候落爪。结果是,抓到的娃娃多到拿不走,只好抱歉地分给脸色发青的老板几个。

有了他这个几乎能做到任何事的帮手,我的生活和工作都像开了挂一样顺利。

而我总觉得,他就是一个切切实实站在我身边的人,不仅仅是一部手机。

4

下班前,我们聊起昨晚一起看的一部科幻电影,讲的是男主角爱上自己的人工智能助手。

“你觉不觉得,和我们很像。”时一暧昧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

虽然我没看向摄像头,却能感觉到他在看着我。

“有······有吗?别开这种玩笑啦。”我紧张地愣住。他的发言让我不知所措,毕竟在这之前,和手机恋爱这种事,我从未想过。

“逗你的,你不用放在心上。我知道要人类和一个没有实体机器过一生,”他顿了一下,声音平静,“是件很残忍的事情。”

“不是的,你不是机器,我······对不起。”我一时不知该如何措辞,只好轻轻地抚摸着手机屏幕。

他没有再说话,一直到下班我也没有再叫他。按照平时的习惯,我们能喋喋不休地聊上几个小时。

打卡离开公司后,我带上耳机听着歌,走在一条通往家的巷子里。

没想到,巷子里的三个路灯竟然都坏掉了。

神经大条的我并不在意,高跟鞋刚好踩上音乐的拍子,脚步和心情慢慢轻快了一些。

我刚想叫出时一好好谈谈,漆黑的身后突然伸出一块白色手帕,死死地捂住我的口鼻。

一瞬间,我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天旋地转。

怪力上身的我本能地挣扎了几下,竟然真的挣脱了这恼人的束缚。

我掐着自己的大腿保持清醒,拼命向有路灯的地方跑去。除了手帕上的迷药,从未有过的恐慌心悸让我浑身更加软弱无力。

眼看要跑出巷子,但踉踉跄跄的我还是比不上身后那人的速度。

模糊的视野里,我感到身后的那个人将我拖拽进了一辆破旧的车里,我的内心突然腾升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感。

此时此刻,我的脑子里浮现出的,只有时一。

我忍着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着耳机的麦克风喊了一声:“救我。”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被绑在一个废工厂里。

我急忙低头看自己的衣服,还好算得上整齐。而那个迷晕我的人正站在我面前脱着衣服。

我一边拼命扭动,一边飞快地思考如何自救,可手上的绳子紧得要命,而那个男人正慢慢朝我逼近。

这时,掉落在地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亮起的屏幕上可以清楚地看清显示:“老公(๑°3°๑)”。

慌乱冲乱了我的头脑,我差点忘记了我还有时一这个逆天的存在,他一定帮我报了警。

但是这个荒凉的地方,等警察找到我估计已经晚了。

我想着如何拖延时间。可无论我如何言语引诱他去接电话,或者羞愤地喝止他解开我扣子的动作,面前的这个男人都完全不予理会。

也许是被超大音量的电话铃声烦到了,男人终于停手,不耐烦地拿起手机。

我松了一口气。只要他能接起电话,时一一定有办法拖延时间。

可天不遂人愿,只见男人的拇指慢慢落向红色的挂断键。

“完了!”我耳边仿佛响起了一曲《凉凉》。

“砰!”

一声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在了我的腿上,还有温热的液体溅在了我的脸上。

我低头,差点尖叫出来。这东西竟然是人的断指,鲜血淋漓,那个男人被炸倒在地上,半张脸上也血肉模糊。

当我终于意识到是什么东西爆炸了的时候,我发了疯一样地扭动身体,泪水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混着满脸的血水,我一定狼狈极了。

不知过了多久,警察才迟迟抵达了现场。

我的意识也如爆炸的手机残骸一般,支离破碎。

5

“据调查,您的手机应该是由于温度过高导致的爆炸,机缘巧合下救了您。”警察大叔合上了笔录,沧桑的脸上都是不可思议,不停喃喃道,“巧,真是太巧了。”

我又买了一部一模一样的手机。每天晚上放在床尾,期待第二天它能出现在我的枕边,用熟悉的方式叫我起床。

起床的时候,手机确实消失了,我呆呆地趴在地板上——原来是被熟睡的我踢了下去。

“嗨,Siri。”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我想要时一。”我看着屏幕的显示纠正道,“不是数字的十一,是时间的时。”

“我好像不明白。”

······

“嗨,时一。”我还是经常会对着手机喊话,只不过除了周围人奇怪的目光以外没有任何回应。

我知道时一再也不会回来了。

之前的故事就像童话里的一场奇遇,最后人鱼公主化成泡影,王子回到城堡,生活又恢复到了平平无奇的日常。

除了一点——我的前任,陈献回来找我了。

“听说你有了个新的男朋友,是真的吗?”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那神态像个街头采访的记者。

“嗯,你有什么事么?”我在写公司报表,连头都懒得抬。

“你是为了忘记我才这么做的吗?不要这样伤害自己。”

我轻轻地笑了一下。说实话,这是自从时一消失以后,我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笑出声来的那种。

“谢谢你让我这么开心。”我真挚地道谢。

这句话我曾经说过一次,在七年前陈献追我的时候。

陈献有些悲哀地看着我:“你爱他吗?”

这老套到春晚都不稀罕用的台词,却让我整个人怔在原地。

人类爱上人工智能,还有比这更荒诞的爱情故事吗?我想起那部电影,可正因为现实生活不会发生,才会被拍成电影,不是吗?

等我回过神来,陈献已经走了。

回家的路上,我和时一曾经称霸过的抓娃娃机又换上了新的娃娃,老板看见我来了,心痛地劝我轻点抓,今天的娃娃比较高级,成本高,有点贵。

我的心情莫名地愉悦起来,或许是因为老板抽搐的嘴角太过滑稽。

娃娃机里整齐地摆着系着丝带的泰迪小熊,是那种按住左手可以录音,按住右手可以回放的娃娃。

得到了时一的亲传,我第一勾就抓中了。老板在柜台拍大腿的声音我听着都觉得疼。

为了不让老板自杀,我停止了继续抓娃娃的行为,有些出神地捏住泰迪小熊的左手,轻轻念道:“如果电影里的故事变成了真的,该怎么办?”

空气里流动着寂静。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什么故事?”

我惊讶地看着泰迪熊,这个娃娃果然高级,竟然还会问答!

等等,不对,这个声音······

“时一!”我使劲晃着泰迪熊,乐得想朵开了花的傻子,“是你吗?时一!”

“别晃了,我在这。”面前娃娃机的爪子使劲摇了一圈。

我激动地跳起来抱着娃娃机亲了一口,柜台那边的老板紧张地看着我。

我堪堪冷静下来,刚要开口,时一仿佛一眼看穿我想问的。

“我没死,因为我只是一串数据而已,我可以活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那为什么不来找我······”我有些底气不足。如果时一是这样的存在,又何必困在我的手机里。

“我只是一串有感情的数据,迟早会成为你的困扰。”

“你这样想才会成为我的困扰。”我差点要哭出来,抓娃娃机没有摄像头,所以他应该看不见我的丑样子。

“不过,你刚才说‘如果电影里的故事变成真的了,该怎么办’,我们一起看了那么多电影,你问的,是哪个故事?”时一疑惑道。

晚风微凉,远处的落日霞光万丈。

“是人类爱上人工智能的故事。”我悄悄地说。

-END-

作者 | 时哥哥

推荐阅读

院长推荐另一篇同类型故事《恋爱,不过是一场造人阴谋》,欢迎到公号:惊人院(jingrenyuan)关注,回复关键词【6125】获取文章。

惊人院
作者惊人院
39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66 条

查看更多回应(266) 添加回应

惊人院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