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记】靶场到马路——百年武进路

行走京沪线KML 2019-03-17 23:28:33

马路有成千上万,但只有老的那些才有着属于自己的“古仔”。谈到北京、西安的道路,往往会用一个词叫“状如棋盘”以形容其笔直通达的形态。一提到上海的街道,就换了个“曲如虬髯”的词,好像上海的马路就都是褶子,也没人烫平过。今天要谈的这条马路,倒算的上是上海“异类”的马路了,从东到西的一公里内,全然不带一点弯绕。150年前这条路是个靶场,现如今是条平凡无比的马路,它就是武进路,一条我生活了20多年的马路。

关于武进路的起源,在《虹口区地名志》中有如下一段表述:

此间一段原为宝山县治下的北穿洪浜。该浜东起九龙路,西至今武进路近海南路……属宝山县与上海县界河。清同治九年(1870年)填浜筑路。由于英人在此路北边吴淞路处(习称老虎山,今虹口区政府所在)修建了为义勇队打靶场地而得名……该路亦为1893年7月上海道台批准的划定南起吴淞江北至武进路偏北为美租界的分界线。《上海市虹口区地名志》(1989年9月第一版)

这段话写就於80年代末,在当时条件下编者应该是根据手头的一些纸质资料写成的,所以难免出现了几处无法自圆的说法。根据编者的说法,中间有以下几个关键信息:

  1. 由北穿洪浜改建,北川洪浜是上海、宝山的界河;
  2. 1870年就筑路,路北侧的原区政府所在的地方是靶场;
  3. 美租界分界线在路的北侧;

但第一点和第三点本身存在自相矛盾的地方。如果北川洪浜是界河,则美租界的分界线一定是在路的中央。因为租界的法源来自于《中英南京条约》。南京条约的第二条明确规定了英人(根据一体均沾原则,所以在华的外国人都能自动享受)可以定居的地点仅限于上海。

中华民国外交部存放于国立故宫博物院的《南京条约》正本

这里所称的上海,不是如今6300平方公里的上海市,在当年来讲的话,仅限于松江府上海县,宝山县和上海是同级单位,且隶属于太仓直隶州。所以《虹口区地名志》的作者说将美租界扩展至宝山县是根本不存在的。至于第二点说区政府是靶场则更有些想当然。

靶场由于射击距离的缘故,它本身的地形是狭长型的。原海南路10号的虹口区政府用地显然不符合这样的条件。所以当看到1893年上海虹口美租界地图的时候,编者的这一点也不攻自破了。

1893年上海虹口美租界地图

在这份地图上有若干编号,这些编号就是当年为了划定美租界的界线所设立的石碑。全图石碑共33块,编号为6-10A的则是覆盖了整个最初的武进路。在图的中上部对于各界碑的设立地点有明确的描述。

第6号界石即在界浜南岸齐北河南路至西边。再由此处向东穿过北河南路沿宝山上海两县之界线立第七号、第八号、第九号界石。其第九号界石系在美国领事署注册第五百九十九号地之东北角。由第九号界石起向东直线至第十号界石,即在美国领事署注册第五百六十一号地上,系在操鎗路东尽之北边相连吴淞路地方……《上海虹口美租界地图》1893年6月28日

从地图上,我们清晰地看见了整个靶场的样貌,尤其在最后提到了一个地名操枪路(Rifle Range)。所以武进路其实就是靶场,而不是它的路北或路南的某个地方。正因为是靶场,所以才会有如此笔直的马路。从《工部局董事会会议录》中,我们也看到了靶场和它的故事。

1870年7月2日,万国商团集会并通过决议,由工部局管辖万国商团,原属于万国商团的靶场也成为了工部局的局产,工部局为此特地成立了防卫委员会。之后万国商团就是各种要钱要武器,当年11月,工部局花费了75两白银用于对靶场进行维修,将场地进行了扩充。而且在当时的文献中,我们看到靶场周边已经陆续出现了居民。由于射击人员的水平,通常有流弹打中周边的住户。工部局在之后的20年里不胜其烦,每年都要拿出各种钱用来赔偿死伤的群众。另外群众也缺乏自觉性,由于当时并没有辟筑海宁路(海宁路要1902年之后才出现)。靶场附近的居民往来只能穿越靶场,或者就把靶场当做一条公共道路,所以当年才会出现操枪路的称法。

为解决这种无视靶场危险性的行为发生,工部局在做两手准备,一方面试图为靶场建立围墙,另一方面准备购地建筑新靶场。对于靶场建造围墙的提议直到1893年初仍被反复提及。最终工部局鉴于虹口边界问题即将解决,但也为了对纳税人的忧虑有所回应,决定于靶场附近先建立一道竹篱笆。同时也提到一旦边界问题解决,靶场势必会搬迁,并承诺先有的靶场将会改建为公共道路。

总董说,他把易孟士先生的来信和附件交给了法律顾问,并宣读了由他起草的回信,指出工部局获得的靶场系严格用于射击目的,任何经过的人应由自己负责。由于靶场用于步枪射击等活动已有30多年,其邻近的地区再处于这一既成事实下,长期来已被提请注意可能的事故。1893年6月20日(星期二)工部局董事会会议录

首先工部局先将北四川路进行了延伸,自穿洪浜(海宁路)南侧延伸至靶场。同时,又试图寻觅新的场地为靶场的搬迁做好准备。靶场的搬迁一度由于上海道台的阻拦,曾试图放弃。但另一方面靶场周边的房屋产权人因不堪其扰,准备联合起诉工部局,事情的转机出现在1894年11月。毛礼逊少校致函董事会,称其可以在宝山县觅得新的场地用于靶场的建设。会议回函,认为只要当地官厅和两江总督能够同意,可以考虑这项建议。1896年7月,完成了对新靶场土地的洽购,并且在新靶场两边专门挖掘了濠沟,防止重新出现民众肆意进入靶场的情况出现。

1896年建立的新靶场,最终也避免不了搬迁,原址辟为甜爱路

虽然新靶场已经购置,但是对于如何处理老靶场仍延宕至1898年。工部局此前虽有表示会将靶场辟筑为道路,但由于土地出售可能带来的丰厚回报,导致其态度对于筑路还是售地之间出现了摇摆。最终於1898年中,在大部分靶场周边居民的请愿下,同时衡量了筑路收税和售地一次性利得的比较后,最终决定辟筑为马路,并以该路原为靶场的缘故,称为靶子路(Range Rd.)。

已通知各位董事,上次会议批准购买的靶子路邻近的戴维斯先生5亩8分土地,已按每亩2,600两白银的价格谈妥。由法律顾问向工部局建议的关于购买等条件已被戴维斯先生接受,并且现在就要交付第一笔款额白银3,000两。 会议决定,在老靶场地面的这条新路应正式称为“靶子路”。1898年5月25日《工部局董事会会议录》

同时,为庆祝维多利亚女王登基60年,将原定设立於徐家汇的疗养院也放在了靶子路北侧,并称为维多利亚疗养院(Victoria Nursing House)。而这个疗养院才是原虹口区政府所使用的土地。

工部局工程师绘制的1904年上海地图,这份地图所包含的史料信息极为丰富,有空下次单讲这份地图

道路辟筑的十五年里,武进路沿线迁入或新建了英华书馆、沪北会堂、工部局隔离医院。同时,更多的华人住宅区在路两侧兴建起来,改变了原先两侧英、美人为地产主的情况。随着沪宁铁路的通车和沪宁铁路上海站的落成,武进路也迅速成为勾通虹口和火车站的主要通勤道路,有轨电车也开辟到武进路上。

民国二年(1913年)商务印书馆实测上海城厢租界地图,箭头即为武进路。

1911年末,应香山县同乡的邀请,即将赴京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来到武进路西段的扆虹园。之后在2014年因为虹口区十八街坊的动迁,将扆虹园的保留与否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得以入选上海市第五批优秀历史建筑。而同一街区的国军空军新生社也在此次动迁中得到了保存。另一个被制造的话题公益坊,也在武进路四川北路的西南角。但这个里弄的保护价值始终存在争议,纵观整条路,较之优秀的里弄也有,纯粹是本市有些自称“保护专家”的人士人为制造的话题罢了。

武进路的东段因为很早就有优秀历史建筑,变动相对较少。近10年来除了拆除区政府建起虹口Soho的大楼和虹口中学改建为市一医院外很少再有大规模的街道风貌改变。6路和14路电车仍每天往来于这条百年的马路上,地下还有2010年通车的轨交十号线。在今天,当游客、上班族、居民行走在这条马路上的时候,有谁还会想到这曾经是个子弹乱飞的靶场?


后记:我出生在武进路最东面的市一医院,在武进路上的永吉里生活了20多年。小学是武进路二小,高中则是市一医院对面的虹口中学。这条路承载的是我最原始的记忆。对于这条路的故事有很多,包括路尽头的碉堡、黄大仙祠、信鸽协会、本愿寺、聋哑学校、新闻报社的弹簧地板,有时间再慢慢写。另外马路和街区的构成始终是这个城市最核心的组成,现在的人们过于关注某一个点上建筑物的保育,而忽视了街区纹理的历史痕迹。在苏联规划思想的指导下,保育某一个建筑都是徒劳的,当自然街区消失的时候,空留那些单体建筑本身就是滑稽而可笑的现象。


参考资料:

  • 《上海公共租界董事会会议录》第4、11、12、13册
  • 《上海市虹口区地名志》
  • 《上海掌故辞典》
  • 《虹口 1843-1949》
  • Virtural Shanghai Project 网站

行走京沪线KML
作者行走京沪线KML
6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行走京沪线KML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