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如火而生命如烟

Yoke 2019-03-16 11:15:14

《请回答1988》最让我深刻的其实是那句:我们活着忘了多少事情呢。

在这个夹杂着亲情、爱情、友情还不时插入人生唏嘘的剧集里,德善17岁到23岁的光阴一晃而过,而这,也正是我过去六年的光阴。

这部剧集的基底就是很写实的,频频将矛盾集中于很多家庭都会有的困境:对疾病与贫穷的抗争。德善家前17集都在对抗贫穷,正峰的心脏始终是正焕家的愁云,反而对善宇、阿泽这种单亲家庭可能会有的问题表现甚少。对于单亲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而言,剧中的善宇和阿泽几乎是完美的。一个体恤母亲,照顾妹妹;一个一心下棋,不问世事。

而德善家的贫穷,成功塑造了这样一位父亲:前几集里他穷而兼济天下,没事大吵大嚷,简直令人生厌;而斥责宝拉时,劈头盖脸第一句就是你妈就指着你活了,你现在要她怎么办啊?正常发工资后马上拉着宝拉郑重其事地说:去追寻你的梦想吧,不要再为家里担心了。就是这样的父亲,让无数的观众在最后一集泪流满面——总是这样平凡的,没什么用的男人,让我们的泪腺如履薄冰,因为我们懂得他们无奈与深刻的爱。

看完1988,我总是在听《你不要担心》,偶然听起《如烟》,发现其主旨和1988也是无比契合。1988到最后真正想说的,不是那些温暖的小细节,不是那些令人心碎的瞬间,是如烟吧。是那句过去都过去了,是那句,我们活着忘了多少事情呢。

生命是华丽错觉,时间是贼,偷走一切。

对我来说,是18岁独自去云南途经塌方,19岁带两个傻逼去新疆,20岁那年在旗津与垦丁海岸边飞驰;是我因为17岁那场认真的萌动在原地踌躇了两三年,是玄武湖边翩若惊鸿的一次凝视,有了后来所有的故事。

对你而言,也许是大三时课程作业布置的一个算法,是下晚自习回家街上昏黄的灯,是那个周日五连坐打了一天的首胜,谁知道呢。

从舅舅死去开始,我屡屡思考死亡。

终于明白,死亡不是生命尽头那个决定性的瞬间。死亡是每分每秒,日出到日暮,每一次你与朋友挥别,每一次转身后父母的泪眼。你的过去与未来,所有人前前后后的现在,都再也不会重演。17岁的忧愁与犹豫,18岁梦里的诗与远方,20在西门町街边感受到的青春的终结,他们都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昏黄街灯下独行的你,在网吧欣喜若狂的你,为一个课程设计焦头烂额的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而我有幸地,在18岁就凭直觉发现了这点。父亲问我:你以后再去不是一样的?

我说:以后我就再也不是18岁的这个我了。这个如此想去那里的我。

所以想起死亡时请你不要担心,我们已经陪伴它这么久了呢。

对活着的人以拥抱,向远去的人以怀念吧。

Forever dying, forever young.

Yoke
作者Yoke
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Yok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