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低落指南:电影,蹦迪,看书,写作

达令欧尼 2019-03-15 00:35:20

所有“丧”时,你做的事情,其本质不过是暂时性的逃避现实,成年人,最好有一个爱好,可以在丧的时候,暂时性‘避世’。

丧的时候,当然会做爱做的事情,每一个年龄段,爱做的事情,都不一样啊!

一.我们一直在找一个爱好,以防我们有丧的时候

小时候家里有了电脑后,我丧的时候,就会打游戏。

我跟弟弟,几乎每一个周末是这样度过的:周五放学后,打开电脑,然后每人一个小时,玩到周日晚饭时间,吃完晚饭,我们开始补作业。暑假,更是通宵的玩。

玩游戏的我,让我感觉进了另一个世界,像一种精神毒药,我现在回顾我的中学,回忆起来的画面,只有一个人面对一个电脑屏幕,在房子里,度过一个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15岁上寄宿制学校之前,我有一个游戏机,喜欢玩牧场物语,也特别喜欢玩模拟人生这类的电脑游戏。一玩可以玩一整天。

其实我喜欢的游戏,都是一些养成类的游戏。我只是在游戏里体验我想过的人生罢了。

青少年,我丧的时候,会看电影和网恋,游戏被挤了出去。

青少年时对恋爱的狂热好奇,除了荷尔蒙作祟之外,不过是因为儿时父母陪伴不够,想找一个人,聊聊天,心里有一个依靠罢了。父母严禁早恋,青少年的我,只有跟电影为伴。

电影是一门艺术。在一个两个小时之内,可以浓缩无数人的人生,让你如坐时光机般,穿梭在时空隧道里,成为你想成为的人。丧的时候,看电影,就像饥饿时,口袋里翻找到的一块巧克力,安抚人心。

14岁时,丧的时候,看过《当幸福来敲门》、《这个杀手不太冷》《怦然心动》《两小无猜》等这类电影。

怦然心动

现在26岁了,读文章时,还会经常性的在某一篇文章里,引用这些10多年前看的电影的片段。甚至会惊讶,作者写出了跟自己一样想法的见解。

我非常喜欢这种,随手翻书,可以跟作者一样,有类似的感受,这种‘共鸣感’,这让我不再感到孤独,尤其是在我丧的时候,这种共鸣感,非常治愈。

时常会想:人,最大的悲哀是,只能过一种人生。选择A的时候,同时也就放弃其他千百万种选择。还好这世上,有电影和书籍这类东西。

如果说,看电影,是用影像的方式,直观的看别人的生活,那么看书,就像是用文字,堆砌

一个虚幻的思想世界,我们可以在这个世界里,找到最真实的自己。

第二.22岁‘丧’的时候,喜欢呼朋引伴去蹦迪

记得,大四的一个国庆节,爸妈分别打来电话,说要离婚。老爸打了老妈,老妈离家出走,老爸骂我不拦着老妈,要跟我断绝关系。对,那个时候,家里一地鸡毛。

我什么也不想管,就跟一个德国女孩周末泡吧,把那座城市里所有的酒吧都玩遍了。

蹦迪治大病,是真的。把自己喝的微醺,跟着音乐蹦跶蹦跶,认识了一帮表面上的好朋友。

每一个周末呼朋引伴,觉得生活过的很热闹。为了泡吧跳舞不尴尬,还特意去学了爵士舞。

后来看奇葩说,马薇薇和飞飞经常也去泡吧,我想,这可能是成人世界的一个游戏吧。

周末,泡了1年多吧之后,有一晚,我没有喝到微醺,看着整个夜场的人,在黑匣子里忘我的发泄着,蹦跶着,心生厌烦。

这玩意,玩多了也无聊,渐渐的就不去了。

那帮朋友,也就散了。其实,那时候的友谊,我真的不太喜欢,因为在聚光灯的作用下,我们都忽视了对方的很多性格问题。那两年认识的新朋友,现在基本都没有再联系了。

生活有时候很讽刺,曾经的我,还会从二线城市,坐车来上海通宵泡吧。那时候还想着:我以后要住上海,上海的夜店多好玩啊。

几年后,我租的房子,就在上海市区附近,却也不去夜店了。哈哈哈,反而喜欢缩在被子里,看看书喝喝茶。爸妈也不吵不闹了。现在的我,丧的时候,不再呼朋引伴了,反而是跟父母打个电话,无话找话的唠唠家常。

跟新的室友聊天,她说,她也喜欢偶尔跟同事们去蹦迪,抽根烟,喝喝酒,很放松。如果,你对夜生活充满了好奇,那就无妨去试一试吧。

酒吧里有很多老男人,年轻的时候,没玩过,然后到了中年才意识到花花世界,开始了花天酒地。看到打扮精致的女人们,无聊的刷手机,男人们卖力的摇色子。富婆们砸钱让小酒保喝酒的场景;酒鬼耍流氓被泼酒,被保安架走的场景,也看到俊男美女在闪烁的灯光下,放肆的热吻。

我偷偷的记录下那些画面,以备在日后的文字世界里,作为堆砌文字世界时的需要的砖瓦。

第三.‘丧’的时候,别羞于看鸡汤文

你为什么会感到‘丧’?是不是跟我一样:我遭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我是这个世界上的倒霉蛋,我孤独一人,对未来,迷茫不已。

大学的时候,我丧的时候,看了一本刘同的《谁的青春不迷茫》,开始了我看书的旅程。

这本书被很多人指责为鸡汤。我有些文章里,总是甩不掉鸡汤的帽子。我觉得很好笑,谁不是看鸡汤长大的呢?我已经过了看鸡汤的年纪,我开始熬鸡汤,分发众人了。

18岁以前,90后那代人基本上都是看《青年文摘》,《读者》长大的。多少个跟室友闹矛盾,被模拟考折磨的午后,我躲进角落里,看一本本充满善意的文摘,去串联校园外的世界。

如果没有一定的阅读量,丧的时候,我不会推荐读者去读毛姆的《人性的枷锁》,叔本华的《人生的智慧》,路遥的《人生》和《平凡的世界》。看不进去,心情也得不到平静。

我挺推荐丧的时候,可以看一些治愈类的书。看一些简单易懂的书,比如《蔡康永的情商课》。

尽管有些书被扣上了‘鸡汤’的帽子,但是只有喝饱了鸡汤,才能养成一个乐观的思维习惯。就算受到了生活的暴击,还是会惯性思维的相信,明天生活会好起来。就算明天事情不会变好,后天,大后天,事情总会有转机。

最近在新搬的家里,找到了之前室友遗留下的《小小巴黎书店》,超级厚,但是喜欢的不得了。

随手翻,就看到了很多精致的句子:

"读到他们因为爱或需要火的生命的饥渴而做出糟糕的事情时,我就会感觉好受些,不再觉得自己很坏,很虚伪,很不忠诚。"

现在丧的时候,还更喜欢看书,写字。.写作,是我思考的一个过程。很多人是喜欢写作,而我是必须要写作。

很多人说读了我的文章能静心。实话说,每次写文章之前的我,是一团烧沸的水,有满腔的表达欲,写完文章的我,才能平静下来,像能解渴的凉白开,温润。

冯唐说:写文章的目的大致分两个,一个是度己,一个是度人。

马斯洛的需求定律,最高层的自我实现,用来比喻写作度人,反作用于作者度己,因而有成就感,这是我所能理解,最为浅显的自我实现。

但是就是写作大家冯唐,也曾在《奇葩大会》里坦言:他曾被网络喷子攻击到迷茫沮丧,找高晓松喝酒。高晓松开玩笑: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小子,坐拥豪宅,富豪榜上的人,竟也有这种时候?

谁都有丧的时候,千万别忘了这一点!

读书和看电影,就是在倾听和头盔别人的世界,原来,生活如一地鸡毛是常态,不是我们一个人,在生活面前狼狈不堪。

结语:

生活本是波动的。如果把生活比作海面上行船,大多数人因生活的波动而影响情绪,那么我敏感的情绪就如海啸。

丧的时候,我会多倾听别人的故事,收获很多感动。这些感动,我会积攒一段时间,然后找一个时间,把他们熬成文字,写进我的豆瓣。

时间是一个好东西,豆瓣上的读者看了我的文章,写一些评论,在我下一次丧的时候,看到很多鼓励的互动,又会陪伴我熬过很多‘’’丧‘’的时刻。

我觉得,这个写作和读书,看电影,这些爱好,是一个良性的互动。

避世的爱好有很多种,我最爱写作和阅读。这两个爱好,让我变成了我想成为的人,也让我遇到了很可爱的人。

达令欧尼
作者达令欧尼
7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达令欧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