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碎内容备份

无糖燕麦 2019-03-09 01:00:04

从头说细节。图源豆瓣条目,数量太少,有什么用什么。

片头是福克斯20世纪的标志,画面一转数字变成26,紧接着黑屏,时间来到2563年,字幕提示“天坠300年后”,既交待了故事发生的时间,也强调了曾经有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叫做The Fall

黑屏结束,画面中出现一座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都市底部呈圆盘状,位于空中,圆盘下方收缩成高脚杯状,杯脚处断裂中空,破烂不堪,显然是剧烈的爆炸或者撞击等等造成。

结合刚刚字幕提示的天坠之战,300年前这里应该有过一场激战。

随着一声沉闷地巨响,断口处掉下许多垃圾,镜头随着垃圾滑向地面,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到处都是金属废物。

伊德博士拿着扫描仪穿梭其中,他捡起一颗金属头骨,摘下机械眼球擦干净收起来,眼神落在不远处的垃圾堆,那里有一个完整的女性头颅格外显眼。

伊德扫描发现脑电波有活动,惊讶地说,“你还活着”。这一句奠定了故事的基础,在26世纪,医学上依然以脑死亡作为人类死亡的判定标准,科技上已经可以使一颗大脑脱离人体活下来,也就是后来阿丽塔提到的“核心”,大脑和心脏组成的循环系统,这是赛博人得以生存的最小单位。

伊德的震惊表明了阿丽塔的生存是个奇迹,她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竟然丝毫没有摔伤大脑,也没有破坏整个核心的运作。

伊德小心地捧起阿丽塔仅剩的头部和肩膀,仔细端详,这是一张青春的面孔,漂亮得像天使,伊德若有所思,最终他把这颗头颅高高举起,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伊德把阿丽塔带回诊所,从地下室抱出一具包着毯子的机械身体,给手术台上的阿丽塔做缝合,画面中展示了分别流动着红色和蓝色液体的管子,应该是机械体的动脉血和静脉血,阿丽塔的头颅顶有一块破损,露出的都是机器,又一次体现了阿丽塔只有人类大脑,头颅其他器官都是人造的。

阿丽塔的眼皮动了几下,这是人类做梦时眼动的表现,于是伊德问阿丽塔,“小天使,你梦见了什么?”

“What r u dreaming, little Angle?” 也可以理解为,你有什么梦想? 前面说阿丽塔这部电影是关于一个女性找到自己的故事,而梦想、目标恰恰是实现自我不可缺少的环节。

阿丽塔是卡梅隆送给女儿的礼物,这句话是他对女儿的美好祝愿,也是伊德对阿丽塔的。

阿丽塔从床上醒来,睁开了她的大大大眼睛,这里应该是伊德女儿的卧室,保持了她离开前的原貌。

阿丽塔重新闭上眼,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过了几秒突然睁开,很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跟着坐起来,伸出双手瞅了瞅正反面,又掀开被子看看身体。这是大脑太久没有指挥身体,突然跟身体重新连接后的心理反应,虽然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依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电影给了双手和手臂的特写,在手术台上时能看出这幅身体是机械外面包着一层青白色的壳子,此刻阳光下近处观看会发现这幅身体做工精美,半透明的壳子下能隐约看到机械的模样,壳子外面刻着漂亮的花纹。 这幅精心打造的身体,代表着伊德对女儿深沉的爱。

阿丽塔起身下床走了两步,一头栽倒又爬起来,这是大脑长时间没有控制身体运动的生理反应,需要重新适应,她走到镜子前,按按胸口,听到轻微的滴声,应该是传感器,她又揉揉自己脸,火联科技果然厉害,脸蛋的触感跟真人肌肉一样,最后阿丽塔用手指轻触镜面,有清脆的嗒声,说明身体外壳是硬质的,类似于硬塑料、树脂、陶瓷一类的材质。

【 用手指与镜面中的自己手指相对感觉是个隐喻,米开朗基罗《创世纪》中上帝就与亚当即将食指相对为他灌注神明的灵魂,那副画里上帝的构图不有种说法是人类大脑,感觉可以铳梦中设定阿莉塔只保留了人类的大脑呼应。 】方括号这段来自贴吧吧友回复。

说到阿丽塔苏醒后仔细观察自己的身体,为什么呢,虽然失忆了,但这具身体即使潜意识也是陌生的。

那么对电影来说这段还有什么作用呢,那就是展示火联科技与人类科技的差距。 阿丽塔按锁骨下方的滴声,具体来讲应该是压力传感器,计算压力并以电信号的形式传递给处理中心,这是代替人体感受压力的功能,按身体加戳镜子展示了阿丽塔现有身体的机械性能,这时候她只能感受一定力度的按压,而无法感受触摸的感觉。还记得阿丽塔换纳米身体后对雨果说的话吗,新身体对触觉更敏感,有更高密度的力反馈,跟着才有了雨果触摸阿丽塔让她感觉位置的经典场面。

在还没演到那一幕的当下,是以阿丽塔揉脸来作为机械身体的对比,这里更是埋下了伏笔,火联技术打造的头颅与真人十分接近,所以会有阿丽塔跟雨果在雨中的动情一吻。跳出电影来看,这个经得起大荧幕特写的吻也代表了cg特效技术的巨大进步。无论戏里戏外,技术不能完全代替人体,但技术的进步在模糊人与非人之间的边界。

绮莲会回来找伊德合作,说明伊德的技术在人类中是顶尖的,但他费尽心血打造的身体,跟火联技术比起来依然是天壤之别,一揉、一按、一戳,短短三个动作,人类与火联的科技差距一目了然。

其他赛博人都是机械暴露在外,除了扎潘大多不成人形,唯有伊德给女儿包上了漂亮的人形外壳,他是为了尽量减少女儿失去身体的自卑感,让她尽可能活出作为人类的自信。所有的用心考虑都是伊德对女儿深沉的爱。

画面切到诊所,伊德刚给一个病人治疗完机械手臂,连同前面手术时展示过的女助手的手臂,可以看出这里的人们安装机械义肢是常见的事情。

阿丽塔躲在楼梯后偷看,非常谨慎的表现,虽然失忆了,依然有战士的警惕性。

伊德说“目前我最多只能修到这程度了”,病人表示感谢,说自己会抓紧多加班的,伊德回答没关系等有钱了再给我,病人留下一袋橙子,说是妻子在农场工作所得。病人走后女助手唠叨伊德,越做手术越穷,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该落到去农场捡橙子了。 这说明伊德非常习惯病人赊账,病人也对此习以为常,赊的账经常回不来,伊德毫不介意,女助手见怪不怪。

女助手刚刚唠叨完伊德,回头看到阿丽塔,又开心地笑了,问候她“小瞌睡虫你醒啦”,这是个和善的女人。 【小瞌睡虫的英文sleepyhead用在电影里正好是个双关——阿丽塔原来只有一颗头,非常有趣。】这条细节来自豆瓣的豆友。

伊德询问阿丽塔的身体状态,有没有哪儿不舒服,运动功能正不正常,这几句阿凡达也有差不多的。

然后就是可爱的吃橙子皮了,借机展示了阿丽塔会饿,能吃饭,有味觉,鉴于伊德和助手都毫不吃惊,说明其他赛博人也可以,26世纪的科技比起现在还是很先进的,后面可以看到猎人们也在酒吧喝酒,证实了这一点。

双方自我介绍后,阿丽塔知道了自己是被伊德救活的陌生人,她问伊德是否知道自己是谁,看过电影的观众再回头看就知道了,伊德开始一本正经的撒谎,演员演得非常棒,第一次看不注意会觉得超级和蔼可亲,知道内情再回头看能看出他低头回避目光,又抬头解释,那种稍加思考后心下了然但表面有所掩饰的微妙感觉。台词也是秒的,没有正面回绝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而是先反问,再补充理由,这是不想撒谎也不想告知真相的迂回话术。 伊德说的是:我们还指望你告诉我们你是谁呢,你原来的身体几乎都被赛博体替换了,你的赛博体又都损毁了,查不到记录。 前半句是大实话,因为只有大脑,所以没有任何人体特征可以协助判断阿丽塔的国际也好种族也好各种来历,后半句是实话也是隐瞒,火联科技当然没有地球记录,但伊德早就从她的特殊心脏和捡到的位置猜出她是火联狂战士。

另外伊德还说了一句,但你的人类大脑却奇迹般地完好无损,理论上来说,你应该会记得些什么。 他说的不是“你的大脑”而是“你的人类大脑”,并且不是“your human brain”而是“your very human brain”,这是伊德非常贴心的地方,因为刚刚解释了阿丽塔全是都是赛博体,这一句是在特地向阿丽塔强调“你是人类”,希望她心里好过些。这一句也恰恰呼应了后来雨果对阿丽塔的表白,“你是最有人性的人”。

阿丽塔说自己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连名字都忘了。人活在世上如果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可能是最最痛苦的事了,所以阿丽塔哭了。伊德之前跟阿丽塔对话时是有些紧张的,不知道她还记得些什么狂战士的回忆,现在看到她完全失忆了,无助而痛苦,伊德心生怜悯,赶紧安慰说多往好的方面想,你看你的眼泪功能很好用呢。 此时的伊德心里应该暗自欣慰,想不起来也好,让这个女孩重新开始一段干净纯洁、双手不沾血的人生吧。

阿丽塔吃了瓣儿橙子,立马高兴起来,阿丽塔重生后的第一层人物性格建立起来了,纯真可爱,不耽于悲伤,很容易因为美好的事物开心。

高兴起来的阿丽塔决定出门看看,无论对她还是对观众,钢铁城的一切都是陌生又新鲜的,借着阿丽塔的视角镜头,导演向观众展示了钢铁城的面貌,一座工业混搭气息浓厚的城市。

阿丽塔兴奋地四处张望、打量,发现了悬在空中的撒冷,“呀!天上那个是啥?”嗯,看得出失忆得很彻底了,伊德也落得轻松,对诚实的人来说,即使只是隐瞒也让人不安。他微笑着解释,那是撒冷,最后一座伟大的天空城。

“great citys”短短一个词就把伊德出身于撒冷,心中仍怀着的对天空城的骄傲带了出来,但这不是对自己出身高贵的傲慢,而是对人类伟大力量的自豪,天空城是代表着人类先进技术的工程作品,是全人类的智慧结晶。正如伊德接下来告诉阿丽塔的,使撒冷挂在天上的是比魔法更强大的工程技术。

阿丽塔只顾着抬头看撒冷,无意中走到街面上,差点被一辆背后来的车撞到,伊德一把拉开她,司机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还大声吼她别挡道。

伊德望着车离去的背影,想开口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显然他下意识想说上对方一句,又突然想起没有必要,因为说了也没用,伊德的儒雅跟司机的戾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在上层社会受到的良好教养跟底层社会残酷风貌之间的冲突。

伊德转头跟阿丽塔解释道,在撒冷之下我们住地方就是钢铁城,也算别有一番风味。有点无奈的语气是承接刚刚司机那一幕的,其中的潜台词就是后来伊德责备阿丽塔晚归时说的那句,这里的人会对彼此做过分的事情。

但伊德用“有它独有的魅力”并非都出于自嘲,比起撒冷他宁愿留在钢铁城,撒冷的环境才是更不可忍受的,这个信息会在后面的剧情里透露出。

阿丽塔差点被撞了也没啥感觉,整个人还沉浸在刚刚“出生”看见世界的喜悦里,伊德跟她说着话,她已经开始看诊所的牌子,念出了伊德的名字。现在她已经顾不上失去记忆忘掉名字的悲伤,她问伊德,我也想要个名字,你能给我取一个吗?

伊德严肃地沉默了几秒,跟着说出了那个名字,阿丽塔,女助手一脸震惊地望着伊德,伊德回头看了看女助手,一脸的坚定,跟着转回头对阿丽塔说,这是个好名字。

伊德的心情先不在这段分析了,总之导演通过镜头告诉观众,伊德有故事,一个关于阿丽塔这个名字的故事。

阿丽塔开心到一把抱住伊德的脖子,她喜欢这个名字,再次向伊德确认自己能不能使用这个名字,至少在想起原名之前。

伊德跟助手再次对视,助手的样子感动又欣慰,她是知道伊德过往的人,也是关心着伊德的好朋友。

伊德点头同意,阿丽塔激动道谢,他们两个人的缘分从废铁场开始,他们的父女情分却是从这一刻开启的。

伊德提议带阿丽塔去逛逛,阿丽塔欣然答应,伊德走前跟助手又一次了然对视,助手悄悄挥手拜拜,这一刻开始伊德决心告别痛苦的过去,把阿丽塔当成自己的女儿,开始新的生活。

镜头随着两个人走,也是带领观众更仔细地看清钢铁城里的生活面貌,和这里居住着的人们的样子。各种肤色,各种语言,有赛博肢体的人随处可见,装着三支机械臂的艺人在街头弹着双层吉他。街上很多商铺和小贩,人来人往也算热闹,满足人们基本生活所需要的一切这里都有,虽然不是什么发达城市,建筑陈旧破败,依然是可以生存生活的地方。

阿丽塔问,怎么会有这么多种语言?伊德答,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那次大战役吗?阿丽塔抢答,天坠。紧凑的剧本就是这样,不但借着人物对话给观众做讲解,还告诉观众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那些背景时间里,人物依然在生活着,完成了许多应该有过的对话。

根据伊德的解说,天坠之战后只剩下撒冷一座天空城,其他地方的幸存者纷纷移居钢铁城,这里的所有人都靠帮撒冷打工过活。阿丽塔提出去撒冷看看,伊德说下面的人去不了上面,那是从未被打破的铁则。

这一段透露了很多信息。天空城是有产阶级的住所,所有地面上的人都靠他们提供的工作才能生存,这说明几乎一切资源都属于上层社会所有,底层居民只能作为劳动力,为上面的人生产吃穿用度等一切产品。撒冷和钢铁城是一种互相提供资源和服务且极不公平的共生关系。

为什么说它不公平呢,记得前面那个送橘子的人么,他连看病的余钱都没有,还要抓紧加班靠加班费生活,还有女助手说的话,再免费做手术我们自己就该去农场打工捡橘子了,由此可见农场的工作是仅够生活而不轻松的。而劳动力作为商品交换的一方,其价格却是被掌握大量资源的另一方决定的,由于电影中的世界没有政府存在,缺少制衡的大资本力量不受控地发展到一个较为极端的垄断情况,彻底掌握了弱势方的商品定价权。这一情况在《头号玩家》里也有体现,最极端的情况就是刘慈欣小说《赡养人类》中的设想,全星球的资源集中在一个人的手里,所有人实际上成为资本的囚徒。

当其他天空城被毁,依赖他们生活的底层居民只能背井离乡寻找新的工作,所以他们都聚集到了钢铁城,这些幸存者可能也包括其他天空城的居民,一旦有产变无产,也就从上层沦为下层。因为垄断资源的一方阻断了阶级上升的通道,于是下层只能永远是下层。香港曾经做过一个节目,有个富商认为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知识积累,即使身处下层也能翻身,于是像《变形计》一样跑去穷人阶级体验生活,才两天功夫他就彻底颠覆了人生观,真正底层人民的生活永远是今天发愁着明天的生计,拼尽全力累个半死才能在今天不被饿死 。印度电影《起跑线》里也展现过这样的生活。

我在网上看见很多科幻迷诟病钢铁城太过阳光,人们安居乐业,这不够废土,不够末日,不够赛博朋克,换言之,不够黑暗,不够残酷,不够九龙城寨,其实这是一种个人偏好和对原作的执迷所带来的预期落差,漫画变成电影,日本变成美国,势必会有改编,关键还是要看设定是否合理,能否完美配合剧情。

来看帖子的应该都看过电影了,对后面的情节也了解,那么一起来看钢铁城的设定。

天坠之战,大地颤栗,天空燃烧,钢铁城似乎可以算作战争后的废土设定,但火联在战争中折损严重,到撒冷时只剩下步兵,最后伤亡殆尽,只剩个阿丽塔。从电影给出的信息来看,火联似乎只针对天空城,并不对地面城市直接攻击,不管如何,钢铁城可以算是侥幸逃过一劫,没有受到打击,农场还在,工厂还有,居民还能相对正常地生活,没到人口大爆炸资源紧缺疾病肆虐的极端状况。

所以要说它废土吧,好像也不那么废土,说它末日吧,就更不那么末日了,总之一句,有那么点意思,但还不算严重。

天坠前钢铁城里有警察维持治安,还算是正常社会,天坠后由机器人百夫长执行工厂法和猎人守则的奖惩,社会秩序破坏,赛博人广泛存在。人类有能力制造天空城,击落火联的飞船,技术还是不错的,但天坠后撒冷禁止一切有威胁的东西存在于钢铁城,这里的科技进步一定程度上被封锁,仅限于生活民用性质,再加上资本垄断和统治者的刻意控制,钢铁城仿佛返回了工业时代,观众看不到钢铁城居民使用网络信息技术,只有赛博这种被归为医疗属性的技术还能体现出这是26世纪的未来,而诺瓦监视一切则证明了网络信息技术的存在和进步。

赛博朋克以计算机或信息技术为主题,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这跟钢铁城的设定不符,所以钢铁城也没有那么的赛博朋克,原作漫画似乎也如此(我没看过)。

方括号里的内容来自网上的新闻:【《阿丽塔》中的未来世界被分为漂浮在上空的天空城和地下的钢铁城,从理论上来说,如果被太空电梯连接的天空城真的存在,那它由于引力等原因应该被修建在赤道附近。为了让这个设定更符合现实,电影便选择将地下钢铁城也建立在赤道附近,其制作灵感则来源于巴拿马、哈瓦那等现实城市,呈现出了一种与漫画中的阴冷暗黑所不同的温暖明亮的质感。这也是《阿丽塔》既科幻、又现实的部分。】

为了从科学上更符合天空城的设定,钢铁城也要变得不那么潮湿黑暗,建筑风格是南美的,电影里可以看到混搭低层和密集单元高楼同时存在,这是其他地区几种贫民窟形式的集合,所以该有的东西还在。

<没电影图,找了个概念图顶住,还有几张相关新闻里的贫民窟照片,分别是印度委内瑞拉和香港九龙城寨>

对钢铁城的介绍先到这,其他的后面相应情节再说,回到剧情线。

伊德还在给阿丽塔讲解铁则,阿丽塔的注意力早就被大屏幕上的机动球赛勾走了,看着两个钢铁选手暴力pk眼神都移不开,整个人被迷住了,阿丽塔带着向往的眼神问伊德这是什么,伊德回答是机动球,阿丽塔随即向前一步手指着大屏幕说简直太酷了,语气是满满地激动和喜爱。

伊德最怕阿丽塔再接触暴力,马上拦住她说,这东西不值得你浪费时间,阿丽塔只好乖乖跟着走了,这时候的她刚醒来,什么都没见过没经历过,还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只能听话。

伊德给阿丽塔买了好吃的,似乎是墨西哥鸡肉卷?让她等自己去买东西,伊德手上拿的好像是零件,这是为了看病在做采购,真是个敬业的好医生。

方括号这段来自百度百科,看来鸡肉卷相当有可能啊:【《阿丽塔:战斗天使》拍摄时,大部分戏都不是绿幕,而是实景拍摄。为此维塔工作室搭建了这座城市的布景,整座城市的场景占地77000平方英尺,建造花了四个月零六天。两层楼高的巨大布景充满了各种令人惊叹的细节,包括街道路标、墙上多种语言的涂鸦、旧货店、墨西哥餐馆、算命铺、街道上排成一列的自动出租车等等。布景里没有一条街道是笔直的,这是为了方便导演在后期制作时用CG特效制作远景,以使城市看起来更加壮观】

伊德离开的短短几分钟,阿丽塔即将遇到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人一狗,命运从不停下它的脚步。

更新中,待续……

无糖燕麦
作者无糖燕麦
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无糖燕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