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长》大象点映·超前点映正式开启!

大象点映 2019-03-08 22:57:24

重要的事,说在前面:

两天前,大象正式官宣了和《地久天长》的合作。

今晚,抢先购票,正式开战。

3月15日—3月17日三天,《地久天长》将在大象独家点映,这是影片从柏林擒熊归来的大银幕首秀。点击链接https://wechat.elemeet.com/#/?movieId=16506&channelId=283,成为国内第一批观众,预定首映席位。

今年的柏林电影节,在公布名单之初,颇有一种“中国年”的感觉,仅仅是主竞赛单元,就有两部华语电影高调入围,加上其他单元的入围,一共十八部。

但随着张艺谋的《一秒钟》退出柏林,我们所期待的双雄逐鹿的局面被打破,主竞赛单元只剩下《地久天长》这一只国产独苗。

接下来的剧情,大家都知道了,就是这一只独苗,一举擒获两只银熊,将影帝影后两座重量级的桂冠收入囊中。

不过,春宵想认真地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知道影帝影后的名字吗?

这个问题,其实会让不少人一时语塞,甚至难倒了一些电影行业的媒体人。

这也就是影帝王景春和影后咏梅的在业内的真实状态,他们并非没有代表作,只是一直不红而已。他们留下了不少的银幕形象,但自己的名字却隐在了角色之后。

女士优先,咱们先说影后咏梅

这一次的影后,对于华语电影来说有着重要的意义。这是华语女演员在柏林赢回的第三座银熊奖杯(前有1992年张曼玉《阮玲玉》,1995年萧芳芳《女人,四十》)。咏梅也成了内地女演员中的第一个柏林影后。

《地久天长》是咏梅第一次在电影里出演女主角。在这之前,她多活跃在电视剧舞台上,因为荧幕角色多为“贤妻”,也被称为“贤妻专业户”。

2006年,由她和陈道明搭档出演的《中国式离婚》在各大电视台热播,引发热议。按说这样一炮而红之后,她的资源应该会越来越好,戏路也会越来越宽。但面对扑面而来的名利诱惑,她却选择自我隔离。

于是,从那时起她把手机设置成了呼叫转移,拒绝一切电话,只用短信联络。整整15年,直到今天。就连王小帅当初邀她看《地久天长》剧本,也是通过短信邀请。

咏梅只想做一名不断接近艺术的演员,就如她的名字一样,简单、纯洁而直接。

除了《中国式离婚》之外,她还出演了《浪迹天涯》、《前世今生》、《孝子》、《悬崖》等高质又热播的影视剧。但随着电视剧产业商业化愈加严重,在资本的左右下,追求艺术在行业内变得越来越困难。咏梅开始转向电影,特别是文艺片。

其实咏梅给春宵留下最深刻的银幕形象,是《刺客聂隐娘》中的聂田氏,从扮相到仪态到念白简直是标准唐代女子的模样。温润典雅,娴熟大方。要知道这仅仅是咏梅和文艺片的首次触电。

在《地久天长》中,咏梅终于第一次以女一号的身份出演电影,在49岁的年纪等到了属于自己的银幕时间。咏梅曾经在微博里安抚戏迷说:我在等待属于我的角色,我不急,你也别急。

还好,咏梅终于等到了。作为观众,我们也将在《地久天长》里重新认识她——演员咏梅。

接下来说说咱们的影帝王景春

这位曾经跟好友喻恩泰侃大山时说过要拿影帝的人,终于收获了第二樽国际A类电影节奖杯。其实6年前,他就凭借《警察日记》夺得东京国际电影节影帝,可尽管如此,他依旧是配角。

他出演的电影名头都不小。他在张艺谋的《影》中扮演通敌的奸臣;在刁亦男的《白日焰火》中扮演洗衣店老板;在许鞍华的《黄金时代》饰演房东老黄……

哪怕得了国际影帝,还是只能当绿叶,这就是很多人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演员王景春。

这一次他在《地久天长》中和咏梅扮演一对经历沧桑巨变的夫妻。

两人初见时,咏梅对王景春其实并不满意,直到第一次搭戏,王景春非常自然地让咏梅帮他检查纽扣扣好了没有,才让她放下心来。因为一入戏,王景春便准确把握了一对老夫老妻自然的相处状态。

在片场,王景春还贡献了许多即兴的表演。他是科班出身,但却非常排斥所谓“演”戏,因为在他的观念里,老想着“演”这件事,是出不来好戏的,特别是这样的家庭戏。

只有真正进入人物,正常过生活,和人物所在的时代、环境呼吸一致,才能真实可信。

在《地久天长》里,他是一位不善言辞的父亲。就像中国传统家庭里的大多数父亲一样,他明明深爱子女,却总是找不到正确沟通的方式。在父亲的身份里,他表面上的隐忍沉默,更多是因为不知所措。

在演绎这位看似有些刻板印象的中国式父亲时,王景春填充了更多的情感厚度,他演出了一位父亲沉默之下情感的暗流。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位父亲,而且是妥妥的女儿奴,那种情感的细腻和柔软,是藏不住的。

刚刚说到,咏梅和王景春扮演了一对相濡以沫三十年的夫妻,而《地久天长》的时间线也绵延了三十年。这三十年间除了跌宕起伏的个人命运,当然也有也历史的巨变。

但导演王小帅并没有按照单一时间线来处理这部电影,毕竟整整30年,要按照时间脉络一一陈列事件实在是太过漫长拖沓了。于是,他用了一种新的叙述方式,不以时间为纲,而以人物关系为主要叙事脉络。

从《地久天长》这个片名,我们不难联想到一首老歌——《友谊地久天长》。

而在片中的确有这样一段友谊,刘家和沈家本是挚友,他们两家的儿子也在同一天出生。但两个孩子在玩耍时不慎发生意外,刘家的独子刘星不幸身亡。这样巨大的痛苦横亘在两家人之间,成为无法弥合的伤痕。

刘家夫妻二人选择离开伤心地,到了南方。曾经的友谊,失落在南北。

而影片的英文名:So long, my son,永别了,我的孩子。这也是电影里展现的第二种关系。

失独的刘家夫妇,来到了南方的小镇,领养了一个男孩取名叫刘星,以弥补创伤。可是哪怕是换上一模一样的姓名,失去亲生儿子铭心刻骨的伤痛也难以平复。他们还是无法和早已亡故的儿子告别。

而这一切对于作为替代品的“新刘星“来说,实在太不公平。这样的家庭让他感到深深的排斥感和无力感。他变得愈加叛逆,最后离家出走。

这里着重提一下扮演二代刘星的王源,这个角色本身演绎起来比较困难,刘星是填补父母丧子之痛的替代品,他对于父母的感情是复杂的,他对自己的身份是不安而绝望的。为了诠释好这个角色,王源时常和片场的老演员请教,最后也成功地完成了这个角色。

“地久天长”是对时间的形容,本是一种祝愿,我们总期待那些美好的关系和感情能够穿过时空穿过洪流,地久天长。

可是现实中,美丽的愿景总是遥不可及,那些真正“地久天长”陪我们到老的,是落空的情感,和难以愈合的创伤。

就像片中横亘在两个原本亲密如挚友的家庭之间的那场意外,虽说逝者已矣,可是重新握手言和,是不是就是对亡魂的不敬?全然接受新的儿子新的生活,是不是就是对亲生儿子的背叛?他们拖拽着沉重的记忆前行,不肯放也不敢放,因为放手挥别就是背叛,遗忘亦然。

记忆是时光的原罪。所以什么才是“地久天长”?在短暂的人生里,那些永远的遗憾,终成了地久天长。

温馨提示:本片易泪奔,请备好纸巾。

3月15日~3月17日,在大象提前抢看今年最好的家庭电影,三十年,两家人,一段伤。扫描下方二维码,参与《地久天长》首发购票↓↓↓

注意:目前只放出了部分场次,更多场次正在加急开出中,请大家持续关注!新增场次我们将在留言区置顶提醒!

同时,大象和@王源后援会官博联合发起了粉丝专场点映将在明后天陆续开出,请小汤圆们关注场次上的特殊标志哦。如有新的粉丝专场点映申请需求,欢迎和@王源后援会官博联络。

大象点映
作者大象点映
12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大象点映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