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美,永无过失

理想国 2019-03-08 16:54:15

最近,Voguemagazine晒出的模特照片引起大家的广泛讨论,舆论中心从对模特的审美评价滑向品牌歧视亚裔的争议,一些言论甚至成为加诸于模特本人的暴力。

人们的审美评价无可厚非,这是一种相当私人化的心理状态,并无高低贵贱之分。但往往,我们对待美的包容程度决定着我们生命能达到的宽度,美是一种路径,通过它,我们会与有趣的人类事务接触,会被这美丽世界的丰富多样感动。“美本身是宽容、真诚、善良的,而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比任何时候更需要这些价值

今天主页君想与大家分享的摄影集《美之地图》就传达了这样的理念。米哈埃拉·诺洛茨通过五百余幅女性照片,记录了这个世界上女性多元的生活状态和丰富多样的美。镜头前的她们来自世界各个角落,从亚马逊的热带雨林到伦敦街头,从印度的乡镇集市到约旦古城佩特拉。她们有着不同的发色、民族、职业、年龄、信仰,她们的美个个不同。

“她们有的生活在部落里,对赤身裸体毫无忌讳,就像多少个世代以前她们的祖先一样;有的生活在相对保守的社区里,把头部裹得严严实实的;还有的住在大城市里,过着现代的生活。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努力地工作和奋斗着,但不时因性别遭受歧视。即使在如此严酷的环境里,她们依然如星辰一般,闪耀着尊严、力量与美丽。”

1.

“我很高兴地看到公共安全领域也出现了女性的身影”

普什卡 印度

墨西哥城 墨西哥

贝雷妮丝·托雷斯机长(Captain Berenice Torres)是墨西哥联邦警察的直升机飞行员。这位勇敢的女机长既是位母亲,也是打击贩毒集团和自然灾难救援特别部队的成员。一谈起工作,她的眼里满是激情。在以男性为主导的行业中,她证明了自己的力量,拥有独一无二的美丽。

飞行一直是我的梦想。我参与了很多危险的行动,还遭遇过两次意外,但我仍然热爱空中的每一分每一秒。一想到自己能帮助别人、能鼓舞女儿,我就充满了动力。”

墨西哥城 墨西哥

除了那位机长,墨西哥城里还有四位美丽的消防员姑娘。这些勇敢的消防队员让我着迷,她们冒着生命危险挽救他人性命,这是一种怎样的奉献精神。

车臣共和国 俄罗斯

琳达(Linda)来自俄罗斯南部的车臣共和国首府格罗兹尼(Grozny),这里传统与现代融合,很多女性佩戴鲜艳的丝巾。你看到的格罗兹尼是一个几乎完全重建的新城市,这也说明战争离开这里还不久。经历多年战乱之后,2003年格罗兹尼被联合国称为“地球上损毁最严重的城市”

在一次战役中,琳达的父亲在上班路上被飞弹击中而死,那时琳达的母亲正怀着第二个孩子。琳达和妹妹在战乱中由母亲独自一人养大,却接受了非常好的教育。如今,琳达正在学医,打算成为一名儿科医生。这位强大的车臣女性有着艰难的童年,现在她想一生致力于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

雷克雅未克 冰岛

与阳光灿烂的巴西不同,遇见托伦(Thorunn)是在一个寒冷的白天。但她的热情让人忘记了寒冷。托伦在冰岛是一位很受欢迎的歌手,她刚刚成为母亲,希望女儿能够快乐自信地长大。托伦创建了一个叫“好姐妹”(Good Sister)的网上社区,吸引了三分之一的冰岛女性参加。她们在社区里分享故事,相互鼓励和支持。

“我觉得女人只是渴望一种美好的、不做评判的交流。我们不应该拉扯彼此的后腿,而是相互帮助成为好姐妹。”

迈加拉 希腊

薇薇(Vivi)几乎每天早上五点就醒来,赶两小时路去雅典。她正在学习成为一名教师,她特别愿意教残疾孩子。

“他们教你用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教你怎样为生活中的点滴小事开心。”

孟买 印度

在印度最大的贫民窟之一达拉维,这位聋女用印度手语做出“友谊”的手势。我在达拉维一所NGO运营的学校里遇见了她。如果不能用声音表达自己,生活也许会很绝望,但教育总给人以希望。女孩说她真的很喜欢学校,通过手语和写作,她将能够一直发出自己的声音。

库尔德地区 伊拉克

戈珊(Goshan)的父母都是萨达姆执政时期的“库尔德自由斗士”,他们以政治难民的身份移民到英国,戈珊在那里长大。硕士毕业后,她放弃了英国的生活,回到库尔德做一名生物教师。

“我一直有一种责任感,我要帮助长期战乱后的库尔德发展。”

耶路撒冷

莉萨(Lisa)是犹太人,她在一所巴勒斯坦学校当老师。她的梦想是有一天自己开一所学校,让巴勒斯坦孩子和犹太孩子可以在一起学习。

库尔德地区 伊拉克

伊斯达(Ezdah)在一个全是女性的部队里,她们的任务是打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ISIS,保护库尔德人。她们和其他部队一起,组成了库尔德工人党的军事力量,该组织被土耳其和美国列为恐怖组织。由于总被土耳其战机盯上,她们经常转移营地。见到伊斯达的部队时,她们正藏在伊拉克北部的山里。逗留期间我惊讶地发现,她们在如此严酷危险的生活中,仍然表现出善良和悲悯。

每次战役打响前,她们都会为生命跳舞庆祝一番。她们大都像伊斯达一样,加入游击队前感到身为女性被歧视和排挤。她们梦想着有一片土地,那里男人和女人是平等的,她们已经准备好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太想看到你的书了,但我不知道它出版的那一天我是否还活着。”

库尔德地区 伊拉克

纽若兹(Newroz)四十八岁,是这支女性部队的指挥官。她的家乡在土耳其的一个库尔德村庄,村民几乎被赶尽杀绝,之后她加入了游击队,那年她只有十三岁。她告诉我,那些母亲与孩子们的哭嚎声,一直在她的脑海里盘旋。在最近一次与ISIS的战斗中,由于化学武器的攻击,她丧失了部分视力。她曾多次中弹,但从未想过放弃。

“我是一个热爱和平的人,但我们不得不为两场战役战斗:成为一个库尔德人和成为一个女人。”

2.

她们作为女儿,她们成为母亲

广州 中国

她正在去医院分娩的路上。真是特别的一天!

温尼伯 加拿大

杰基(Jackie)还是个小女孩时,就被从家中带走送到寄宿学校,她的两个姊妹也被送到远方收养,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上世纪六十至八十年代加拿大的两万多名土著孩子身上。看不到希望也无依无靠的她,后来犯了事进了监狱。在监狱里,她开始画画,她画的画和生日贺卡在狱友中间非常受欢迎。出狱后,她去了马尼托巴大学(University of Manitoba)学习艺术。但她从未忘记她的根在哪里,消失的土著女性是她绘画和社会运动的一贯主题。如今,她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外孙女。

“我年轻的时候孤苦无依,但我的女儿和外孙女有我做依靠。”

耶路撒冷

在美国和英国留学多年后,莱雅(Raya)回到家乡,用自己的知识为巴勒斯坦人服务。我遇到莱雅时,她正怀着第二个孩子,但除了再次成为母亲,她身上也有推动巴勒斯坦妇女事业的使命。

莱雅是一名年轻的企业家,开了一家化妆品公司,公司里绝大部分员工都是来自边缘社区的巴勒斯坦女人。同时莱雅也为巴勒斯坦最大的银行工作,她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提高该银行里所有层级的女性员工比例。

“为如此多的女性提供支持是我走下去的动力,是我激情、热忱和能量的来源,让我能在养育两个孩子的同时做两份工作。”

布加勒斯特 罗马尼亚

玛格达(Magda)在2005年遭遇了一次严重的车祸。我周游世界时注意到,许多地方坐轮椅的人常常远离人群,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有时这是因为缺少残疾人通道,残疾人出门很困难。

玛格达希望通过一些倡议活动改善残疾人的境遇,至少在罗马尼亚国内得到改善。她经常组织时装秀,邀请一些坐轮椅的普通女性来做模特。这些活动显示,身体有残疾的女性并不意味着就没有天赋、能力与美丽。玛格达让很多女性重拾自信,与她共事后,很多女性建立了家庭,并且有了孩子。玛格达自己也是一名六岁女孩的母亲。认识像她这样的人我感到特别荣幸,她们的热情、力量和慷慨,给他人带来了很多快乐和鼓励。

斯德哥尔摩 瑞典

吉塔(Gita)是一名生活导师,同时也是两个女儿的母亲。五十四岁的她觉得自己非常年轻,当下是她一生中最好的时光。遇见她那天我情绪低落,她的安详和智慧让我振作起来。

巴黎 法国

在这个素食摊前,母亲塔蒂亚娜(Tatiana)制作可口的食物,女儿托尼亚(Tonia)准备甜点。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她俩都精疲力尽,但为彼此的协作感到愉快。

德黑兰 伊朗

她叫玛莎(Mahsa),波斯语中意为“如月”。青少年时,父亲坚持让她学医,但她对艺术更感兴趣,所以选择做一名平面设计师。她为自己十八岁就经济独立而感到自豪,很快她将成立自己的公司。

安曼 约旦

家住约旦的阿拉(Ala)是一位很有前途的电影制片人。读大学时,她爱上了摄影,并且打工存钱买了一部好相机。但父亲不允许她去上摄影课,因为他觉得年轻女人不适合去那里。

她想出了个好点子:说服父亲与她一起上课。他们一同报名了摄影课程,两学期下来,父亲眼界大开,答应她去追寻自己的梦想。

萨尔瓦多 巴西

每当想起拉谢尔(Rachel)的故事,我就想流泪。十五岁时,拉谢尔已经是一个小女孩的妈妈了,而小女孩的爸爸在她出生几周前被残忍杀害。在拉谢尔生活的社区,帮派暴力和未成年生育十分常见,毒品也是很大的社会问题,拉谢尔的母亲嗜毒成瘾,很早便离家出走。拉谢尔的父亲是一名街道清洁工,将她养大并帮她开了这个小货摊,所以她能有点收入养育她的孩子。

拉谢尔要坐两小时公交车才能到萨尔瓦多市中心兜售椰汁。第二天我去拜访她时她哭了,因为几个小时内她只卖出了两杯椰汁,而孩子昨夜的哭闹让她无法入眠,疲乏不堪。但谈到女儿时,她笑了,她叫女儿Me biscoito,在葡萄牙语中是“我的小饼干”的意思。你无法想象她给了女儿多少爱和关注。我看着她们玩闹、嬉笑,幸福得无与伦比,眼眶不禁湿润了。每个晚上,长途跋涉到家后,拉谢尔烧上热水给女儿洗澡,为她手洗衣服,所以“小饼干”的衣服每天都是洁白的,散发着清香。

拉谢尔是个真正的英雄,她年轻,慈爱,而且异常强大。

伊多梅尼难民营 希腊

她离开了叙利亚的家,希望她的宝宝能在远离战乱的地方出生。

安曼 约旦

塔玛拉(Tamara)出生于伊拉克,她和母亲为了躲避战乱逃到了约旦。难民的生活异常艰难,就在我们聊天之前,她刚刚收到两个重磅消息:她的加拿大移民申请通过了;但遗憾的是,她的母亲不能同行。塔玛拉很矛盾,一方面她是开心的,因为想到即将到来的好日子;一方面她又是悲伤的,因为她要和母亲分离。我们道别时,她仍然毫无头绪,经受着犹豫不决的折磨。

伊多梅尼难民营 希腊

探访伊多梅尼难民营的时候,志愿者和难民之间的关系让我印象深刻。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证明了一点:只要双方都有包容和善意,人与人之间就没有障碍。我遇到很多志愿者,他们离开舒适的生活来到这里,帮助那些身处绝境的人。爱丽丝(Alice)是一名来自英国的志愿者,库尔德小女孩来自叙利亚,这样的时刻让我对世界充满希望。

3.

不被外界看法裹挟的自由

如今有太多的压力让女性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打扮和行动,在一些环境里,女性被要求谦卑顺从,把身体包裹得越紧越好;而在另一些环境里,女性被要求看起来充满性魅力。但最终,每一位女性都应该拥有自由——自由地选择如何展现自己,自由地探寻自己的美——而不被外在世界的看法裹挟。

米哈埃拉·诺洛茨的《美之地图》将带领读者去到千奇百怪的地方——阿富汗、伊拉克、伊朗、朝鲜、美国、法国、巴西……尽管我们如此不同,但总有一些更深刻的东西让我们彼此相连。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人拒绝了作者为她们拍照。她们有的长期遭受歧视,有的承受着沉重的社会压力,有的只是被拍照吓到了而已,有的则是不够自信。

“她们告诉我觉得自己并不美,或者提出她们应该在拍照前好好打扮一番。当我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她们的照片和故事、收获了成千上万的点赞和好评以后,她们终于认识到自己有多特别。她们只是需要被多一些人肯定,才能意识到自己的美。”

设拉子 伊朗

我们都是人类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无论性别、民族、肤色、性取向还有宗教信仰有何不同,我们彼此都不应该有隔阂。我们应该寻找一些路径让我们能够相携相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希望这本书便是其中一条路径。让我们开始这段旅程吧!

【新书推荐】


理想国,想象另一种可能。

理想国微信公众号:lixiangguo2013

理想国微博:https://weibo.com/bbtbook (@ 理想国imaginist )

欢迎关注~

理想国
作者理想国
165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28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0) 添加回应

理想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