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鹿角的黑影:一个恐怖形象(可能)的起源

重命名第?天 2019-03-07 19:01:25

前天看了《花园墙外》,意外地发现其中最大的反派人物“野兽”(the Beast)的形象竟然似曾相识。回想起来是在Rusty Lake出品的Cube Escape(唔译名叫《方块逃脱》)系列游戏里见到过类似的头上长着鹿角(或者树杈?)的恐怖黑影。搜索的过程中还发现,原来在《汉尼拔》电视剧中(第二季),主角的幻觉里也曾反复出现过一个黑影似的鹿男(Stag Man)。

Cube Escape 中的鹿人和其他人形动物黑影, fan art by lalawu29
花园墙外中“野兽”的身影
《汉尼拔》电视剧中的鹿男

此前曾经好奇过“鸟人”的恐怖形象,研(摸)究(鱼)的发现是其可能来源于欧洲中世纪瘟疫肆虐时医生和抬尸人所佩戴的鸟嘴形面具。那么同样被多部影视、游戏作品采纳,作为可怕反派的“鹿人”,是否也会有历史的渊源呢?(非常随便的)探(扯)寻(淡)的结果指向两种可能的源起。

壹 | 塞努诺斯的神话

长鹿角的恐怖形象,一则可以追溯到凯尔特传说中的神明塞努诺斯(Cernunnos)。大约两千年前的一件银器上的男子浮雕,被考古学家认为是塞努诺斯的典型形象。可以看到,他的身体是一个瘦削男子,头上则生有雄鹿的犄角。塞努诺斯掌管着动物、繁殖和狩猎,同时是灵界和后世的神,这对应了多部虚构作品中的鹿人外形,以及这个形象同死亡、神秘、恐惧等元素的关系。

一件丹麦出土的银器上的鹿人形象,被认为是塞努诺斯(Cernunnos),c. 150-0 BC

古代凯尔特人认为,森林是神秘和神圣的场所,神明居住在森林深处,因此祭祀仪式也常在林中举行。这同《花园墙外》以及Cube Escape中鹿人出没的场景设定,即黑暗或烟雨、浓雾中的森林非常相似。此外,《花园墙外》中还出现了万圣节、南瓜人的丰收庆典。而万圣节、南瓜灯笼和丰收祭,也被普遍认为是起源于古代凯尔特人的夏末节(Samhain)。

或许是受凯尔特神话的影响,1579年,莎士比亚在《温莎的风流妇人》中描绘了一个猎人鬼魂(Herne the hunter)。同塞努诺斯类似,猎人鬼魂的头上也长着鹿角,它会骑着马、拖着镣铐在温莎森林中穿行,掠夺牛群,饮它们的血。莎士比亚的创作使这个传说流行起来,人们甚至据此在温莎森林中将一棵橡树命名为Herne's Oak(在一次树倒掉之后,维多利亚女王还曾亲自下令栽种了新的树——维多利亚时代的各种迷信和异闻真的是…很奇妙惹)。

莎士比亚曾写过的猎人鬼魂 Herne the hunter, illustrated by George Cruikshank, c.1843

莎士比亚以后,许多小说家又对Herne the Hunter的故事进行了添油加醋的创作,使之成为了一个一直流传到20世纪早期的民间怪谈,与现在的“鹿人”形象或许也不无关联。

贰 | 温蒂戈的传说

除了与凯尔特文化有关,“鹿人”的设定还可能受到过众多北美原住民传说中的鬼怪温蒂戈(Wendigo)的影响。传说中,温蒂戈总是独自出没于北方的森林中,是一个饿鬼式的凶魂或野兽。它们身形异常削瘦,但十分敏捷,因此很少被人目击到具体的面目,较多被提及的是其出于饥饿而被自己啃食掉的嘴唇,以及发光的眼凹。同样是出于永恒的饥饿,它们会贪得无厌地猎食人类,有时是在林中迷失的人,有时是林边的整个村庄。

《花园墙外》中的“野兽”

值得注意的是,在许多部族,例如奥吉布瓦人(Ojibwe)的传说中,当温蒂戈被杀死时,人们发现它身体是冰雪做的,冰雪中包裹的往往却是一个曾经的人类。[1] 由此看来,温蒂戈的传说可能是一种对人类堕落的品行,例如贪婪、自私和食人的隐喻。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这种怪物总是同饥饿、风雪,以及与世隔绝的密林联系在一起:人在类似的极端情况下更有可能丧失人性,犯下自相残杀、同类相食的罪恶,继而成为文化和社会意义上的怪物。因此,流传在族群中的恐怖故事既是一种警告,也是一种惩罚。

相应的,也有记录指出,当酷寒和饥荒来临时,一些部族的萨满会在社群中施咒或组织集体参与的仪式,以驱散温蒂戈来临的可能。[2] 就像段义孚所写,恐惧常常是维系群体关系的条件,而迷信则是人们在面对环境的不确定时用于安抚自己、维持生活的一种手段。对抗温蒂戈的仪式,同样可以视作唤起社群感的举措,以及对人性泯灭的潜在危险的敲打。

汉尼拔故事对温蒂戈传说中“食人恐惧”的直白指涉无需多言。在Rusty Lake的系列游戏中,包括鹿男在内的拥有人身的诡异动物,恰恰也代表着一些 lost & corrupted souls(不过这个系列尚未完结,情节与设定还没有全部展开)。《花园墙外》的野兽同样对榨取灵魂贪得无厌,并且能通过诱骗或感染,将善良温驯的生物转换为凶恶暴力的怪兽。它的身体上还长满了像是被其吞噬的人类的面孔,这些特征似乎都与温蒂戈传说的隐喻含义相呼应。

Cube Escape 游戏的场景
《花园墙外》中的“野兽”最后被光照到的样子

那么,在沿用了过去一些神怪传说中的恐怖形象的同时,今日流行文化中惊悚类型的影视、游戏和文学,是否也可能继承这些古老故事的内涵,成为一种促使人反观自身同他人和世界的关系,而非单纯带来生理刺激的产品呢?答案恐怕是参差不齐、见仁见智的,不同的作品给人以不同的感受,而不同的受众也有不同的需求。只是依旧会觉得,塞努诺斯传说中所透露的人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又或者温蒂戈传说向人性暗面提出的警示,对于我们眼下的各种问题,从资本主义的无尽扩张、环境危机到原子化社会等等,似乎仍然具有可借鉴的意义。


p.s. 感谢@LydiaYuan的推荐,我才会去看《花园墙外》,而玩cube escape其实是很早以前看@Psyer玩过于是跟着入了坑…所以,这篇摸鱼文和豆瓣友邻真是息息相关啊(换句话说,都是豆瓣害我摸鱼 T ω T)。


Notes & Refs

[1] 来自一些原住民的口述传说,可见 http://www.mpm.edu/content/wirp/ICW-141.html#another

[2] 据说为驱散wendigo举行的仪式叫做 wiindigookaanzhimowin,包括佩戴面具舞蹈、击鼓等行为,但这部分的记录不是很详细,只找到些二手资料和轶闻,可见 https://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a/en/article/windigohttp://sites.psu.edu/tetirclblog/2015/02/24/the-myth-of-the-wendigo/


补充:

回复里 @ imac 提到了岩画。搜索了一下,位于法国西南部的 Cave of the Trois-Frères (三兄弟洞)中出现了史前(大约公元前13000年)的原始人类绘制的鹿/兽人形象(被命名为“巫师” sorcerer)。感觉鹿人的形象可能普遍和全球各地早期人类的狩猎/采集以及原始崇拜活动密切相关,但也有解释认为这个形象或许是对星象的一种描摹。

Cave of the Trois-Frères里的岩画 , 右: 研究者 Henri Breuil 1920年左右根据岩画绘制并命名为“巫师”的草图
与银河的类似之处?cr: lynnshistoryblog.wordpress.com

回复里@ 溫閑綠 提到了《真探》里戴鹿角的女受害者,和岩画中的形象还挺像的。想了一下这个形象恐怖的感觉可能也是由于宗教禁忌。对鹿的崇拜是和许多原始宗教活动,即基督教所谓“异教”(pagan)相关的,在基督教兴起之后可能就被认为是某种黑暗的事物,长期以来使人们对这个形象发展出了神秘和恐惧的认知。

《真探》里戴鹿角的受害者和墙上的涂鸦 cr: true-detective.fandom.com

(随着补充越来越多开始感觉自己好像打开了不敢深入的世界的大门)

重命名第?天
作者重命名第?天
57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78 条

查看更多回应(78) 添加回应

重命名第?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