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柏林

万物静默如初 2019-03-05 15:31:40

第一次到访柏林,夜幕低垂的时候是差不多要到晚上8点。街边的咖啡店坐了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路过这里是因为我要赶着去看犹太博物馆。转角咖啡店的老爷爷喝着一杯咖啡,配上柏林街道那些灰色的大房子,金色的落叶和走过的行人撩起的风衣,像是失恋一样的味道。

柏林街头

柏林的十月有点冷,起风扫过悠长的街道,人行道上铺满了掉落的黄叶,这是柏林即将进入漫长的冬天前一小段漂亮的日子。一个街角,一家小小的咖啡馆,一种淡淡的忧伤。独自旅行的人总是看起来更孤独,就在这样的黄昏时分,窗子里亮起来的灯光,十字路口相约的人一同离去,而独自旅行的人就像是空气,被忽略在一边,透明一样。这种自由太好,没有人认识你,没有在社会上扮演的角色,可以没有既定目标似的去任何地方,是一种完美。即便是对着博物馆里洗手间的镜子莞尔一笑,无人知晓,却自觉无限风光,是一种成长。那些你邂逅过的咖啡馆、博物馆、小树林、画、街道、人与自然。从东方走到西方,从北方走到南方,大概才懂得如何才是爱自己。

拍摄于博物馆岛

犹太人纪念碑

让人舒适的柏林下午时光

可爱的柏林小车车

查理岗哨

博物馆岛

落叶时分

犹太人博物馆

哈克庭院

让人惊喜的涂鸦

Berlin wall,不容忘却的历史。

柏林墙仅有少部分存留,其余几乎被拆除殆尽。有三处较长的存留:一处在尼德尔克尔新纳大街,位于波茨坦广场和查理检查站之间,长约80米。另一处较长的存留是在施普雷河沿岸奥伯鲍姆桥附近,存有大量涂鸦,通常被人称为东边画廊。第三处位于 Bernauer 街北部,为部分重建的围墙,并在1999年改为纪念场所。

三处我都去了。

去参观几座柏林墙,是查理检查站附近的一小段柏林墙。

北部的围墙,照片中是从东德翻墙而过的人,不幸的是他们被士兵打死在柏林墙下,越过墙成为了当时东德人一种永远的痛。

东边画廊。著名的兄弟之吻和夕阳下一个金发姑娘的倩影。

再去美术馆看画,一个下午没有什么人。

柏林大教堂

在深夜去勃兰登堡门前看属于它自己的宁静夜晚。

这里,或者那里,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总是能遇到有意思的长得漂亮的古老咖啡馆。在我的旅途上是不可或缺的。旅途漫漫,咖啡的历史就在那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咖啡馆里。

在柏林的这个早晨天有些阴冷,菩提树大街在修缮,沿着街走就可以看到cafe Einstein Unter den linden,这是个在柏林很出名的老咖啡馆,它的历史被各种名人穿联成照片挂在墙上,这里可以吃到特别的早餐,美味的蛋糕和好喝的咖啡。爱因斯坦咖啡馆的位置,是在柏林的菩提树下大街一个老公寓的拐角处,在这家咖啡馆我靠着墙坐着,看各种人群,感觉空气里弥漫的带着古董味道的温暖气息,淳朴且诗意,这里的德国人不如慕尼黑的德国人那样放肆,只是默默侧头看看你,露出东德人一丝不苟的庄重与好奇。

于是,我常常觉得,在每座城市的咖啡馆里坐着,能够看到这座城市的风格。

记得看过一个资料,爱因斯坦的书架上曾经有本德文的《道德经》,他对中国哲人的尊敬千真万确,反正我也不知道他看没看懂这书,但是在菩提树下终大彻大悟,成就无上正等正觉。将西方科学和东方哲学联系起来,道法自然。对于相对论通俗易懂的解释就是:“坐一烧红的火炉上,一分钟就像一小时;坐一漂亮姑娘身边,一小时就像一分钟。”在这里吃早餐喝咖啡,和爱因斯坦一样思考。

其实,我在墙上并没有找到爱因斯坦的照片,或许他未曾来过。

在爱因斯坦咖啡馆里吃一顿丰盛的早餐。

然后离开,去美术馆看喜欢的画。

空旷的美术馆里可以跟画中的人跨越时空对话。

去这个漂亮的广场吃个冰淇淋吧。

柏林街头的建筑群。东西德混搭的柏林建筑属于规规整整的,在十字山区所见。在柏林墙倒塌的几十年,这座城市注定需要用放大镜才能更加清楚的检视。

这条街道的黄昏里,人少的可怜,却实实在在的是市中心,离查理检查站只是拐个弯的距离,漫游适合这里,人们的脸孔,陈列品,街道,橱窗,建筑,露台咖啡,道路,汽车,树木,花草,雕塑都成了位阶相同的字母,不断构成文字,句子和书页。

所以,你在这里看建筑漫游的同时,你也看了它的历史和记忆。

在这个秋天的的阴郁的下午,我在遥远的城市陌生的人群里,转角遇到漂亮的冰淇淋店。那理想的彼岸也许不存在,我依然会走在那旅途上。有一些希望和理想,总在心里是最美的旋律。

在我脑海中,1989年后的柏林历史里写满了:街道、自由、当下。

不得不说,这是一座我慢悠悠的爱上的哀伤城市。


部分用胶卷拍摄。

(谢绝转载)

万物静默如初
作者万物静默如初
22日记 69相册

全部回应 40 条

查看更多回应(40) 添加回应

万物静默如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