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的故事

罗大结巴 2019-03-05 14:53:35

公公正式退休之后的一大爱好,就是捣鼓自己的身后事。

墓地已经修好,两人的石碑刻得整整齐齐,各种账该清的清,清不了的也一一交代,年饭吃到一半,公公跟他儿子交清账目,特别强调,要提防五叔来闹。

我心里暗自发笑,不知道这位老叔在隔壁有没有觉得背上一凉,多半已经喝麻了,正在眉飞色舞大吹牛逼,感觉异常舒爽。

为什么要单独防着五叔,确实是有原因的。按公公的说法,此人人品极差,占便宜没够,仗着自己是幺儿倚小卖小,从来只有进去的没有出来的,“那不就是貔貅吗?”我插嘴道。“对,就是貔貅!”。

倚小卖小这一点我们是见识过的,有天众人在院子里喝茶聊天,老叔也过来了,话题不知怎么说到他家的房子上。

“你家房子修得好啊。”

“客厅还不够大。”

这房子是当年他把公公叫回来帮他修的,从选料到设计到监工公公一手包办,因此人又问:“那你给工钱没?”

“给啥工钱,谁要他是老大呢,没让他倒贴都是好事了。”

大家在后面互相传递了几个眼色。

老叔的“貔貅”往事随手可以捡一箩筐,比如他坚持不去探望某绝症亲戚,因为这个亲戚(住院期间)也没来看他家感冒住院的孩子;比如哥哥家里有急事需要用钱的时候他一声不吭,装作不知道;比如他没钱付房款,决定用乡下老屋来抵一部分账,后来哥哥把房子装修好了,他过来在他哥哥面前又哭又闹,声明这房子还有他一半;更不用说随手借去的钱,和各种东西,他有一个“道德绑架”的法宝,因为两个哥哥的家境都比他好。

“兄弟苦啊,这么多年做苦工,风里来雨里去……”一张田契到手了;

“当年妈死的时候,说要我们互相帮助……”一笔车款又到手了;

这些都是我基于事实的脑补,不过想来,他堂堂一条糙汉,过来对着哥哥嫂子撒泼打滚,场面也是够尴尬的。

家境好与不好,在县城里有一个显著的条件,就是吃没吃上公家饭。公公家三代贫农,能帮助家族实现阶级迁跃,过上县城中产的生活,还多亏了那只鸡。

趁着酒兴,公公又提起40多年前的往事,那时他还是个半大小伙,在村里养猪,为了把猪养好,他把自己家里的老母鸡杀了,炖汤给猪喝。事发以后,家里的老太太拿着铁锹追了他几里路,却没想到高潮部分还在后面,公公因此成了“先进典型”,被县、市、省先后报道,并获得了考干部的机会。

然后的然后,就是一路升迁,提携家人,直至平安退休。

“那个年代就懂炒作了,了不起。”不知是谁感叹了一句。众人都笑了。

我心里又暗自发笑,真是一只伟大的鸡。

那个暴躁老太如今挂在墙上,无神的双眼看着一屋子孙。

作为一个非理性的农村母亲,她无疑是相当偏心的,老大始终得不到宠爱,在家里都是非打即骂,包括老大结婚后,媳妇还常常被打,老太甚至怂恿小儿子(就是五叔)去打嫂子。

“这也太过分了吧!”我惊呼。

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老大给她送终。“最后都瘫在床上不能动了,都是你妈给她擦身子。”以德报怨,公公的神情里有一丝满足。

一个符合传统价值观的故事。

当上干部之后就要给兄弟安排工作,四叔比较懂事,在体制内无功无过地干到现在,小日子也算过得舒心。五叔就一直作天作地,实在混不下去了,只能外出打工,一路辗转,在各种脏活累活里面打滚。

几十年生活方式的不同,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显著的印记,前几天小朋友还问我,为什么五爷爷年纪最小,看起来却最老?

的确,他们三兄弟站在一起,五叔倒是那个最苍老的人,面容憔悴,不修边幅,加上烟酒不忌,如今两位哥哥虽然年轻时被各种应酬泡坏了身体,现在靠各种药养着,却都还有信心活到他后面。

说起来,这位老叔应该算是几兄弟中文明痕迹最少的一个,各种随心所欲,各种无意识,不由得让我心生敬畏,主要是实在不懂怎么打交道。记得第一次见到他,他正站在天井里高谈阔论,告诉众人,女儿就由她自生自灭。三兄弟都是一男一女,只有他把重男轻女就这样说了出来,令陪我来的表姐都大感震惊。

随后得知他的各种事迹,粗鄙,野性,不讲道理,但是这样一个人,在家里却还要维护着自己的绝对权威,家人拿他毫无办法。这些年,他要的都要到了,包括让儿媳妇生二胎,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人生赢家呢。

“说归说,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我弟弟,丢下他也不忍心。”喝到最后公公说。

“嗯嗯。”众人心不在焉,菜已经凉掉了,一些没说完的话也一起咽下去了。

罗大结巴
作者罗大结巴
135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添加回应

罗大结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