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意大利之三: 乌菲兹美术馆与波提切利

tata 2019-03-05 08:43:06

达·芬奇曾经说:“我们最爱的波提切利,真的不会画风景。”这句话指的是波提切利画中的自然风景。

虽然达·芬奇并没有诋毁的意思,但如果拿乌菲兹美术馆的镇馆之宝《天使报喜》来看,他说这话还是有底气的。达·芬奇的《天使报喜》,最显著、最被后人所称赞的就是背景风景的描绘,远景中的群山和船只,处于天使和圣母中间,是整幅作品的视觉焦点,解读众多。

【照片均为本人爪机拍摄,图渣见谅】

达·芬奇 《天使报喜》

达·芬奇这幅作品的细节处理还是很精致的,圣母的手部有意做了拉长处理

乌菲兹美术馆的三大镇馆之宝,除了这件《天使报喜》之外,还有米开朗琪罗的《圣家族》和拉斐尔的《金丝雀圣母》,以下:

米开朗琪罗 《圣家族》

这种肌肉线条也算是米神的“签名”了

拉斐尔 《金丝雀圣母》

拉斐尔的三角构图、人物和背景比例、耶稣动作的幅度,都是受米开朗琪罗的影响,但他的人物就是有一种独特的韵味,特别是圣母,这种女性韵味,别人可轻易表现不出来。

我个人总觉得拉斐尔和米神摆一起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就像DDL和法鲨、金城武和刘昊然,后者是很美,但前者才是神 :)

话说,米开朗琪罗曾公开讨厌达·芬奇,还经常骂拉斐尔,说他是个画画一半,就跑城里和女朋友啪啪啪的小白脸,作画也只会模仿自己。如此玻璃心,但我觉得米神有这个资格骂人,而且哪怕他这样,达·芬奇和拉斐尔私下还是很敬重他。


虽说“文艺复兴三杰”的作品,是乌菲兹美术馆的三大镇馆之宝,但就像安杰利科之于圣马可修道院一样,乌菲兹美术馆的明星无疑还是波提切利,其一个人的作品占据了美术馆整整五个展厅,乌菲兹也是全世界收藏波提切利作品最多的地方,所以对波粉来说,佛罗伦萨就是朝圣的据点,别无他选。

波提切利的作品,等一下再说。先来看乌菲兹美术馆,以及其他无价馆藏。

要说乌菲兹美术馆,它早已是佛罗伦萨乃至意大利甚至是欧洲的艺术圣地,包括整个13-15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杰作都能在这里找到。此外,这里还不乏一些最珍贵的乔托、提香、卡拉瓦乔作品。

我去的那天是工作日,虽然早就做了准备,还比开门时间提早了半小时到,但还是遭遇排队大军,一脸汗 -_-||。

早起提前半小时到,还是有那么多人排队,真.打卡圣地

美术馆的艺术收藏,按时间顺序陈列在一层楼里的40几个房间,整体格局是一个大大的“U”形,基本按时间顺序展示,横跨整个艺术史,从古希腊雕塑一直到18世纪的威尼斯画作,不过,核心展品仍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收藏。

参观并不复杂,顺着路线走就行,但是要好好观赏将近2000件馆藏作品就不是容易事了,建议艺术爱好者拿出整整一天时间在乌菲兹,细细欣赏。我就是早晨开馆的时间进去,围绕整个U形的乌菲兹宫,来回兜了两圈,在不少名作面前驻足长留,等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大满足。

如果按顺序来走的话,第一大块就是早期托斯卡纳和文艺复兴初期的艺术品,大量的圣坛雕刻,可以看的爽死。当然,这块区域最重要的还是乔托的作品,特别是那件《圣母登宝座图》,其人性化的圣母造型,有着极富曲线美的胸部,充满了女性气息,这在乔托的时代是开创性的。

乔托 《圣母登宝座图》

重点是胸部,嗯……

告别乔托,再往前走,就是另一个馆红作品: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的《乌尔比诺公爵和夫人肖像》。

这两幅作品非常写实,现在看起来可能并不是太美,人物表情也不生动,但这件作品在西方绘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这是第一个人物肖像画作品。从这幅作品之后,画家们不再只画上帝和上帝那一家子,而是开启了为世人画肖像的大门。

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 《乌尔比诺公爵和夫人肖像》

背面也很有料

过了这个区域,马上就会面对大量文艺复兴鼎盛时期的艺术品了。

先来欣赏加尔默罗修会的修士菲利普•利皮(Fra Filippo Lippi)。波提切利曾经在利皮的工作室中担任学徒。利皮对他的影响清楚可见,波提切利许多的圣母像均采用利皮《圣母与圣子》的风格:肌肉的呈现优雅而细致,脸部表情甜美却忧郁,再加上许多材料的珍稀(细致的纤维与透明的纱),这些特点都在波提切利的女性人物中反复出现。其中最明显的特征便是:高度装饰性的细节与人物优雅的体态。

菲利普•利皮 《圣母与圣子》,这件作品对波提切利的创作有很大影响

有意思的是,在画圣母像时,这位修士爱上了给他当模特的修女鲁克列齐雅,50岁的利皮居然和19岁的小修女私奔了!教会大怒,要严惩这个违反教规的家伙,还是美第奇家族惜才,不但为他求了情,还劝说教会同意利皮还俗,与修女模特结婚生子双宿双飞。

真的是有钱的比有权的牛逼。呵呵。

除了大量美术作品之外,馆内的一座讲坛厅,也是亮点。美第奇家族将自己最珍贵的收藏杰作都“藏匿”在这个精致的八角形讲坛厅中,由于不对外开放,游客只能隔空观望。

美第奇家族讲坛厅

达·芬奇展厅现在转移到了下一层,除了《天使报喜》之外,还有未完成的《三博士来朝》,以及与老师韦罗基奥一起合作完成的《基督受洗》(当年达·芬奇还是小学徒,完成这幅作品之后,师傅大为震惊)。

达·芬奇 《三博士来朝》(未完成)

韦罗基奥,达·芬奇 《基督受洗》

下一层的展区曾经是“新乌菲兹项目”,现在是馆藏的16-18世纪外国画家的作品,包括伦勃朗、鲁本斯、凡戴克、缇香等,当然也不乏卡拉瓦乔、拉斐尔的经典作品。

千万别小看这块区域,随便走两步,就是一件无价之宝。

提香 《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拉斐尔 《自画像》

阿特米谢•简特内斯基 《友弟德割下荷罗佛尼的头》

卡拉瓦乔 《酒神巴克斯》

卡拉瓦乔 著名表情包《美杜莎》

馆藏的卡拉瓦乔的作品还有《亚伯拉罕献祭以撒》《荆棘之冠》《天使解救圣彼得》等。

这里贴出来的都是相对有名的作品,还有大量的杰作以及雕塑能看的目不暇接。

其次,还有一些“彩蛋”,比如走廊里的“天花板艺术”也是不容错过的。

走廊顶头的“天花板艺术”

艺术品看累了,还能留意一下窗外的阿尔诺河景和美丽的佛罗伦萨市容。

总之,乌菲兹美术馆完全值得花一天的时间。

一个题外话,因为留在美术馆里整一天,也有机会好好观察几个不同国家的旅游团和导游。以东亚三国为例:中国团最熟悉,就是走马观花,打卡为主;日本团最安静,导游也不多话,团里的游客几乎人手一本日文导览书,边赏画边翻书;韩国团最专业,导游对每一件艺术品都会品头论足很久,有一位甚至拿着Pad,一边讲解一边比划Pad里的作品局部图片,特别出力。

印象比较深的是,休息的时候看到一对日本老夫妻,老爷爷很认真地和老奶奶讲解艺术作品,老奶奶听得也异常入神。感觉看到了未来的自己 :)

认真的日本老夫妻


关于波提切利。

之前就说了,乌菲兹美术馆真正的明星是波提切利,世界上也没有第二个地方比这里收藏有更多的波提切利作品了。

如果我们全盘检视波提切利的作品,便会很快发现,如果仅将他的成就简化为美第奇时期的伟大作品,确实过于肤浅。他漫长的艺术生涯,由早期文艺复兴人文主义的核心肇始,最终已跨入矫饰主义的门坎。引导着他的,乃是他对风格的感受,是他的热情与理想,是他深刻的宗教信仰,还有他对美的爱。

波提切利一生未婚,他许多次都被指控是同性恋(但从未被定罪 -_-||)。和当时大部分出色的艺术家一样,波提切利被教宗传召至罗马,为西斯廷礼拜堂绘制湿壁画,这是这位托斯卡纳艺术家唯一一次在异乡的工作。

波提切利在世时,他的成功与名望似乎因为伟大的“文艺复兴三杰”而黯然失色,直到19世纪才重新为人发现,但波提切利还是被称为“佛罗伦萨艺术中最擅长精细图像线条的诗人”。

【乌菲兹美术馆的馆藏太多,选了几件重点的,按照创作时间顺序】以下

发现荷罗佛尼尸首 / 友弟德回到拜突里雅

描绘了旧约圣经中友弟德故事的两个著名场景。左图呈现戏剧性,通过白、红、蓝三种明亮的颜色以及在场人士满脸惊恐的表情加以强化。右边图完全是另一种气氛,友弟德左手握着橄榄枝,象征着和平。这两幅小画,显示出波提切利年轻时的风格。

三博士来朝

这幅作品,似乎正式确认了波提切利与美第奇家族之间的关系,画中描绘了美第奇家族的三代人——艺术家也将自己加入画面中(右侧全身包裹在金色袍子内的人物)

斯卡拉圣马丁医院之圣母报喜图

床前帷幕与枕头的洁白,隐喻圣母纯洁的灵魂;雕刻繁复的方柱,让整个构图有着清楚的节奏感;天使后方可见到一座花园,花园四周有碉堡城墙围绕,暗喻城市,城墙分开了花园与长满丝柏的风景。

这件作品的许多部分,表现出对透视法与前缩透视技法的高超掌握,还有对丰富细节的热爱。

米涅瓦和半人马

这件作品该如何诠释,至今仍有许多争议。半人马象征不受控制的本能与非理性的热情,这样的形象一般与优雅的女性并列,许多学者认为,此作乃一种道德的寓言,取材自理性(米涅瓦)与本能(半人马)。或者此作也可解释为美德凌驾本能、热情与邪恶等。另外也有人认为,米涅瓦象征佛罗伦萨的执政议会,代表奢华者劳伦佐的外交才能。另外一种解读,将作品视为贞洁战胜淫邪的象征。

重点来了,此作无疑是波提切利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它的许多秘密持续让人着迷,如同虚实之间难解的迷。作品描述维纳斯的神话领域。波提切利采取了由波利齐亚诺发展出来的图像系统:一系列的诗意景象在童话般的庭院(根据美第奇别墅的场景绘成)发生,故事灵感源自贺拉斯(Orazio)的颂歌、卢克莱修(Lucrezio)的《万物本性论》,以及奥维德的《纪年表》(Fasti)。画作描绘的主角到了19世纪已经辨认出来,尽管整个场景的意义仍然难以掌握,留下许多诠释空间。

维纳斯站在画面中央。在人文主义者的观念中,她象征着爱宇宙和自然的力量。画面右侧,风神追逐着克洛莉斯,她将要变成花之女神;画面左侧,三位女神在墨丘利面前跳舞,同时墨丘利举起蛇杖,赶走乌云。

贡布里希相信,这样的构图与新柏拉图主义哲学以及费西诺的著作有关,费西诺曾建议人们遵循维纳斯(象征人文主义教育)的灵性法则,使人类由感官(春之女神、风神)层面提升,超越理性(三仙女),契入冥想之境(墨丘利)。值得一提的是,画中还包括了190多种开花植物。

维纳斯的诞生

又一件超级名作。隐藏在这幅画作中的繁复的象征系统,可以解释为企图整合新的基督教理念(画面隐喻着洗礼的水,带来灵魂的重生),以及辉煌的古典神话,而这样的整合正是佛罗伦萨人文主义的典型。

顺便说一下,波提切利精美的笔触,那些外衣和头罩上的锵边,以及金色的运用太感人,画册上的印刷图片什么的,偏差真不是一点大,而且,只有近距离看原作真迹,才能最全面地观察到细节(例如花蕊、发丝等)。

而《春》《维纳斯的诞生》这两件名作,一定是游客去乌菲兹美术馆的重点。建议大家像我一样,早上开门的时间段去,然后直接冲到这个区域,先欣赏这两幅作品,避开高峰期的人流,别看上面这两张照片里围观的人不算多,稍微晚一点,就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了。

尊主圣母

作品名字源自《圣母尊主颂》的第一行:“我心尊主为大”(《路加福音》的第1章46节),这句话也写在画中书籍的页面上。画中圣母和圣子的手上共同握着石榴,暗喻未来的牺牲。圣母头部略向前倾,加上赋予圣母的金色冠冕,构成圆形构图的节奏感。

尽管人物众多,构图又如此复杂,但优雅的圆形构图以及细致的三度空间特质,让此作成为波提切利最伟大的作品之一,每个细节似乎都表达出聪明才智与细致。

石榴圣母

主角是那悲伤、拉长了脸的圣母。她怀里抱着圣子,左手握着石榴,暗示基督未来的牺牲和复活。波提切利在圣母头部的圣光运用了大量金箔,借此传达出兼具丰富与宗教性抽离的外貌。

卡斯特罗天使报喜图

此作呈现一个简朴但不失优雅的室内空间,表现出一种“低调的伤怀”,让人能够“察觉到信仰的重大改变正在发生,而这种情怀也出现在波提切利晚期作品中”(切基)。

这种“新的”波提切利,或许可由铅灰色的色调、天使的姿势(看似行动突然中断)、两只手强力的情感表达一窥端倪。这样的手势是画面的视觉焦点,更在构图上衔接画面左右两侧,不让门框的垂直线条切割画面。

阿佩里斯的诽谤

这幅小画,描述了希腊画家阿佩里斯承受的不公不义,原先出自卢西安的著作。在一个相当巧妙、装饰着古典风格的雕像与浮雕的透视空间中,“诽谤”被“狡诈”和“恶意”的鲜花所诱惑,其拖拉着一名无辜男子,来到判官米达斯面前,判官左右的顾问是“无知”和“怀疑”。

联结的关键是“嫉妒”,“嫉妒”牵着“诽谤”的手,以果断的手势要求听取判官的判决。画作左侧,悲伤的“懊悔”转头凝视着赤裸的“真理”。背景里长方形的浮雕包含了不同来源的典故,包括古典的神话和圣经,也包括了但丁与薄伽丘的著作(当时都是禁书)。

画中关于“诽谤”的寓言,发生在美第奇家族被驱逐出佛罗伦萨不久后,当时的社会充满对美第奇支持者的诸多诽谤。这件作品的指涉,目前仍难以厘清——到底是谁蒙受不白之冤?某些学者认为,波提切利认为自己正是诽谤的受害者,因为他与美第奇家族非常亲近。


从画作上来看,我们很自然地会觉得波提切利具有其画作所呈现的特质:魅力、优雅与深刻的灵性。然而人们会惊讶地发现,他公开拥抱世俗的享受,爱好美食、美酒与交友。

根据瓦萨里在《艺苑名人传》中记载,波提切利既疏于管理也不善于经营自己的财富,他去世时一无所有,晚年可谓相当凄惨。确实如此,太过放纵似乎成为波提切利主要的缺点之一:他人还在罗马,就将教皇付给他在西斯廷礼拜堂作画的报酬全花光了。而这类状况,在他的生活中一再重演。

瓦萨里在书中如此警示年轻的艺术家:“别像可怜的波提切利一样,让钱从指间流逝。”(也不排除瓦萨里有夸张之处)

说是这个从海中出场的经典邦女郎造型,灵感来自《维纳斯的诞生》

波提切利的艺术对后世影响深远(特别是维纳斯的形象),甚至在007电影中,也有女主角手中握着海螺,缓缓地由海浪中起身。波提切利的维纳斯已经成为大众文化中的图腾之一,象征着意大利的文化与艺术魅力。


注:

关于波提切利的文字,部分摘录自《诗意的光彩》(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另:

行走意大利之二: 安杰利科与圣马可修道院

行走意大利之一: 电影之城 Cinecitta

tata
作者tata
77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tat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