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考试算什么,这几点才能说明你外语好

懦弱者的托词。 2019-03-04 22:35:49

德语语言考试里,相较于更容易通过的DSH,德福在难度系数上是hard模式。

当年我一击命中,第一次考试就以一个比较好看的分数通过了德福考试。特别是困扰中国学生的听力和口语,我都拿到了满分。加之我还有三两德国好友,经常简讯联系,所以来德国前我一直觉得没有太大问题。

直到我寄住在一个短信联系多时的德国朋友家时,我才知道,现实是:就算高分通过了语言考试,也只能说明你的应试能力很强。

朋友是地道的弗兰肯人,专业是道德伦理学,除了母语德语,只会讲法语和拉丁语。奈何他的德语带有一点弗兰肯方言,我们经常闹误会。

他问我:“你从中国来是吗?”

我想了一会儿,答道:“嗯……不不,我刚没去电影院。”

因为标准德语里,“中国”应该是China,而不是Khina。

这样的笑话我闹过好多次,朋友对我实在没耐心了,于是换成结结巴巴的英语跟我沟通。我心里愤愤不平,为什么外国人去中国说个“你好”大家就夸他中文好,我来德国却还需要听懂带方言的德语

第二天,我正好准备去超市买菜,好心问他需不需要帮他带点什么。

好家伙,他给我开出了一条长长的清单,而我只听懂了一个开头和一个结尾。开头第一个词是学德语第一课就会学的,“苹果”;而最后一个词,是“谢谢”。

因为我这浪得虚名的满分听力,我请求他写下来。看来,我考试阅读没能拿满分是有道理的。

我打开手机字典。“燕麦片”,这种词我怎么会学过。”西葫芦”,我只听过可没吃过。“低脂肪的炼乳“,这个词都没有对应的中文翻译,只能这样进行词语解释。还有一个词字典都查不到,只能上网搜图片,是一个奶酪的品种。

这些食物在德国很常见,在中国完全见不着,或者很稀有。但是如果这些词不知道,日常生活就会出现问题。

当然,这些词也可以被称作“生活中的专有词汇”。而学校,也有很多专业词汇,因为历史渊源,这些词大多来源于拉丁语。譬如,备受留德学生津津乐道的Immatrikulationsbescheinigung,29个字母,但是却是每个留学生必须掌握的必备词汇。因为,唯有拿到“注册证明”才能证实你的学生身份。

其次,每个专业也有自己的科技词汇

同样一张零件图,同学说“直径8毫米深度2毫米的沉孔”,我却只能说“孔”。还好教授知道我是外国人,语言能力不足,并不敢妄加判断是我的专业素养不高。

以上说的词汇问题都不难解决,只要勤快一点,多背背单词就解决了。而掌握了这些高级词汇,只能保证和教授和同学聊天没问题。想要和朋友们聊得风生水起,那又是另一码事儿。

很多时候,朋友们聊天的话题我都毫无涉猎。

譬如德国养老金制度,我年纪轻轻,不是家里有老人在德国怎么会关心这项政策。

还有社会热点讨论,德国土裔球星梅苏特厄齐尔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合影是否应该被批评,女星海伦·菲舍尔和她多年的男友弗洛里安·西尔伯森分手是不是因为她有了新欢,欧盟讨论的第十三号条例的颁布是否会影响网络言论自由……

最怕说到童年的记忆,朋友们对《星球大战》的追忆,我只能理解为是我一边吃饭一边看《快乐星球》的激动。

一次,朋友们酒后正酣,聊到东西德还未合并之前的“黑频道”。这个话题我也有话说,我小时候家里也有电视,频道都是黑白的。

只见朋友们举着的酒杯高悬在空中,皱着眉头看着我。

我想,一定是我的表达不够清楚,朋友们没听懂。于是我又说了一遍,“在80年代的中国,大家也用黑白电视机。”

朋友们哈哈大笑:“我们80年代一般用的是彩色电视机。但我们说的黑频道是指当时在东德能收听到几个西德的频道,因为是非法的,所以叫做黑频道。”

我比较喜欢的话题是旅游。一来是我比较有谈资,二来是就算我没去过甲国也能找到乙国相似的故事。一来二去,我就交上了不少喜欢旅游的朋友。但是还是耐不住一些文化差异。譬如每年夏天德国人会去沙滩晒太阳,然而崇尚肤白貌美的中国人怎么可能将自己搁置在烈日下暴晒。

因为信息来源,人生经历,生活方式不一样,聊天的话题也不一样。很多时候,聊不上话可以安静聆听,或者把这些当作文化差异的小故事讲出来,其实也会收获不一样的效果。

聊天怎么聊,其实本身就有文化差异。

李荣浩在歌中为了挽救爱情对女友妥协“可以总是重复问话最近好吗”,因为“最近好吗”在中文语境里展现了两人并不交熟的尴尬。而对于德国人,见面第一句话“最近好吗”其实真的是在关心你。

就算是朋友,甚至是至亲之人,大家时常会带个“请”字。而在中国,称兄道弟时礼数不必周全,过分客气甚至会被当做见外。

朋友要考试了,你应该说“我给你竖个大拇指”;朋友打喷嚏,不要忘记祝福他“身体健康”;朋友被女友甩了,你也可以同情地说“你个小可怜”。

这些都是德语好的软表现。

在德语语言考试中满分通过,也只能证明你有超高的应试技巧。对于如何判断德语好,特别是中国人不擅长的听说,我有一套自己的标准。

2017年的冬春之交,友人Jason来拜访我。我们走在纽伦堡的街头上,他指着经过的路人问我,“他们讲话你能听懂吗?”

霎那间我意识到,听力好,不是能听懂录音带里两人精心编造的对话。而是能听懂擦肩而过的路人的嬉笑打骂,能听懂喧闹的迪厅里朋友的耳语,能听懂瑞士德语奥地利德语德国各地方言的德语,以及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地方的外国人带着家乡口音的德语。

而说,最高的境界,恐怕就是让德国人以为你是华裔德国人。这样的经历我遇到过几次,不过三四个来回后就破功了。

“哈哈,我还以为你是德国人呢”,这就是对我学德语最大的嘉奖。


喜欢我的文章记得点击右下角”好看“按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扫码

懦弱者的托词。
作者懦弱者的托词。
22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懦弱者的托词。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