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鸟之殇

三千岁 2019-03-03 21:51:29

文|三千岁

胖鸟没了。

一个深受影迷喜爱的电影网站还是没能逃脱人人影视、射手网一样的命运。

夹缝中生存的胖鸟维系了两年的生命力后,终于去了该去的地方。

胖鸟网站站主亲自讲:一些影迷还区分不了WEB和BluRay(蓝光)的区别,那么我帮你们分。

少量的广告投放,没有浓厚的商业利益驱使,专做“盗版”这一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

中文版面、资源质量分类清晰、新片预告,导剪版、公映版、蓝光(480P 、720P 1080P 、2160P),甚至蓝光片源也有日版、韩版、法版这样的细分。

影迷互动机制,求片、供片双向开放,这个蛋糕在两年内做成了一个体型庞大的真“胖鸟”。

影迷视角来讲可谓尽善,一个良心的网站如今再也“飞”不起来。

DVDRip、WEB本就有窃取、偷盗的意思。DVD光盘自压(Rip)、其它视频网站转录(Web)的所谓资源,还是要看母本的质量如何。

香港电影火爆的时候,不良盗版商能够将含有巨大信息量的影像做到一个价值几块钱的塑料片上。

大伙所熟知的D1-D9,能够打通地区语言限制,盗版商也真是科技含金量十足的玩家。

比起在资源清晰度方面做文章的高端玩法,还有更低级的。

电影院录制。买一张电影票进去,带一台微型摄像机,架在座位上录制。

成本就是一张票钱,院线电影上映的当天就有录制“枪版”资源流出。

二十年前的盗版商将光盘文化玩到了极致,近二十年随着数字化的推进,互联网下载链接则呈现出另一番光景,成为影院之外的主流观影生态。

互联网时代对电影市场即是分流又有助推作用。习惯于网络观影的影迷可能一辈子都进不了几次电影院,妄想撬动这一群体,得随缘。

网络科技带来的革命是将电影这种大银幕呈现的观感无缝过度到了新型媒介上面,诸如电脑、平板、手机。

不否认电影院所呈现的银幕效果,但网络观影更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形式更加灵活、损失银幕效果换来的是观影行为更加自由、便捷。

院线电影下线以后会将版权卖给视频媒体、没了院线分账,版权收益同样算作电影出品方的后期收益,这是向网络观影生态的无奈折中、妥协。

出品方、宣发团队在自己的定势思维中已将网络化纳入利益体系,多元的观影生态势必瓦解传统的电影市场收益结构。

将受众面铺开,扩大,看中长线效应未必不是好的选择。一些导演在面临收益最大化和观影人数最大化的抉择上,难以折中。

所以何平将自己的电影免费放在网上供大家下载的时候,蔡明亮哭了。

在导演中心化的中国,电影被导演视作宝贝。爱之深、恨之切。孩子不争气,很大程度上有“教育环境”的因素,拱手送人,又不舍。

作品拥有更大的受众面,传播的范围的广度、深度对导演本身来讲也是一种宣传和营销。

电影《我不是药神》卖了30亿了,观影人次才是9000万。

优秀的制作团队也不会是一锤子买卖,那就要看等得起,等不起这种市场的反哺了。

盗版的对立面是版权。

毫无疑问,盗版是违法的。虽然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款,但是影院断章取义地屏摄、照相同样也是一种盗版行为,这种只能依靠道德层面来自我约束了。

整版的下载链接或者网盘资源对版权的伤害最大,近二十年里如此纵容让一些影迷养成了理所当然的下载心态,予取予求。

从录像带、光盘、到现在的下载资源,盗版之风盛行的原因,在我看来只有一个:正版市场输出与大众精神需求的饥渴程度不对等,或者错位

院线、视频网站从量的角度讲,呈现给大众的还是有限,不能最大限度的满足市场不同程度的需求,此谓不对等。

进口电影的引进、视频网站的“精神过滤”难以确保电影最初的完备状态,删减、阉割,经审查的手篡改了原本的模样,此谓错位。

极端的报复性观影是影迷选择网络观看、助长盗版之风最主要的原因。一些拥有现象级观影量的影迷往往不是来自于电影院的支撑。

吸取低廉的精神快餐让真正喜欢电影的人看不到对待电影的一丝尊重,第八艺术不应该是如此的下场。

在法国,电影院是建在宫殿里的。

网络观影生态是滋生盗版的天然土壤,似乎是无可避免,与电影院是并行的两条线,互为补充。

数字化更是为盗版提供方便之门。目前电影院也是通过秘钥进行解锁放映,不是传统的片源拷贝,省去了舟车劳顿的不便。

早在录像带、光盘年代,正版的DVD由于在价格上缺乏市场竞争力,光鲜的光盘市场很快被盗版搅浑、取缔。

国人在音像市场的模仿能力惊人得高端,活生生将自己的建立起来的品牌给彻底毁了。在数字化的今天,盗版行为更是游刃有余。

传统物理媒介时代,正版光盘尚不足以成势。科技带来的速度、优越感爆棚的今天,市售正版DVD正在逐步萎缩,已经没有了喘气之息,靠发烧友养着,退出历史舞台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在新科技革命持续深化的今天再来谈盗版问题更多是一种无奈。线上线下两条线并行,电影院大面积割韭菜,下线后兜售给视频媒体进行一锤子买卖,打完收工。

这期间有很多环节非人力所能控制,法律尚有死角,已然成势的观影生态还能期望道德来良性约束,期待转机么。

净网行动喊了那么多年,暴风雨还是不够猛。

具体到电影,多数影迷的精神世界是被盗版途径打开的。有了盗版,我们才真正实现了各国文化的交流,有了消费者最基本的观赏体验。

兰亭序要不是盗墓贼,恐现在也难以见天日。

诸如类似胖鸟的网站,冒着大不韪的风险,默默地为影迷发着光、散着热。也许以后会有胖猫、胖狗的出现,我还是由衷的希望,去就永远的去吧。

传统的盗版已然变样,互联网的下载链接更是盗版行为的变体。如何定义这种非传统意义上的链接和资源是当下要着重考虑的问题。

大形势下顺势而为,建立有偿下载和分享机制才是所谓正途。而非逆天改命,阻碍时代发展的潮流,通过打压、禁止等硬性物理手段来规范市场。

我愿做一个体面的影迷,希望在看电影这件事情上通过合理、合法的途径和渠道欣赏电影本该有的样子,如此而已。

胖鸟走了,不愿再想起它!

观影三千岁

三千岁
作者三千岁
59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2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添加回应

三千岁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