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塔》原作漫画《铳梦》里藏着的惊人秘密

雅君 2019-03-02 12:10:17

1

一周前,看完电影《阿丽塔》后,我对故事的设定非常感兴趣,就去了解了下原著漫画的内容。

我私心很喜欢《阿丽塔》。难得在大银幕上,看到一个如此勇敢坚定、目标明确、不怕冲突、不怕别人失望,就是要做自己的女性角色。推荐给大家,尤其是年轻女孩子去看。

电影本身画面精细、动作炫酷。但也得承认,在情节设置、思想深度上,它并没有特别冲击我的地方。

我认同徐皓峰说的那句,“电影呈现给观众的不应是道德的是非,而应是道德的困境,如此生活才能进步。高级的叙事艺术是混淆是非的。”

而阿丽塔只到了呈现道德是非,没到呈现困境的地步。当然这也和片子本身商业化的定位有关。

单论思想性,《铳梦》漫画能引发的思考会多很多。

于是,今天就想跟你聊一聊电影中打动我的点,和漫画《铳梦》里厉害的设定,以及给我带来强烈思考快感的内容。

---

以下内容有对电影和漫画的双重剧透

介意的同学请回避

---

2

我在看片过程中,第一次对阿丽塔心生敬意,是在她怀疑医生是杀人凶手,而去跟踪医生的时候。

这个情节在电影和原作漫画中,都有出现。

只是,漫画里阿丽塔的身体,不是用医生之前为女儿打造的身体,一次性装好的。(漫画里的医生没有女儿)而是连续好几天,每天医生从外面带回来一部分身体,给她装上的。在这期间,不断有女孩在街头被杀被肢解的消息传出。

她怀疑医生,是否是通过猎杀他人获取用来修复自己的器官,于是夜里跟踪他,并在她以为医生要下手的那一刹那,跳出来阻止。当然,她后来发现,是自己误会了医生。医生不是凶手,反而是想要抓住凶手的赏金猎人。

我看到这里,扪心自问了一下,换成是我,在猜测救命恩人为了帮我在作恶,我会去找证据揭穿此事,还是会因为担心真相就是如此残忍,害怕恩人在我发现他真面目后迁怒于我,而让自己索性别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

我知道对的选择是什么,但我并不觉得自己一定有勇气做出对的选择。

但是阿丽塔在这个过程中,她没有因为自己或许是恶行的受益者,就压抑正义感,反而主动出击,接近真相。这种较真精神,十分稀有。

3

在电影中,阿丽塔在发现自己具备的神奇力量之后,她并没有害怕或是想要隐藏自己的力量。

她本能地被战斗、被冲突激烈的竞技吸引,即便依德医生希望她在家里呆着,别出头、别惹事。

她没听。她有主见、有行动力,并不害怕冲突。她发现战斗能让她找回记忆,她就会去选择战斗,会去注册成为赏金猎人;她认为让恶徒逍遥法外是不对的,就会冲进酒吧,号召大家和她一起对抗恶徒。依德最初并不愿意帮她换上狂战士的躯体,因为并不希望她走上战士的危险道路。

但依德在看到了她在酒吧和格鲁依什卡的激烈打斗后,意识到,要么选择支持她的选择,帮她、救她,要么就会失去她,不管是从物质角度(她原来的躯体已经粉碎了,不换上新的狂战士躯体,她会死),还是从精神的角度(她的心会和依德疏远)。此时,依德才帮她做了手术,也接受了她的选择。

我看这段时,想到有读者问,如何说服父母接受自己的人生选择。

父母一般最初都会按照保守而安全的方案管教子女。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子女有多大能量。想让父母放手,给你自由?

阿丽塔其实就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她不仅让依德看到了自己的战斗实力,让他知道,她有自保能力;也让依德看到了她嫉恶如仇的心,从而让其相信,她不会滥用力量。

如果你能和阿丽塔一样,让父母看到你能做到怎样的事,你的实力和决心,父母也会更容易调整,对待你的方式。而且,比起 tell it(告诉),更重要的是Show it(展示)。

4

电影里完全去掉了漫画里,医生和阿丽塔之间的暧昧情愫,并给医生增加了有妻子和女儿的设定,让两人的关系变成了纯粹的父女之情,而不再有男女之间的情感。这个处理,我个人是喜欢的。

我注意到,还有一个小细节也很贴心,在漫画中,加里(也就是电影中的阿丽塔)一直是小女孩的造型。而在电影里,通过给阿丽塔换狂战士躯体这个情节,让阿丽塔的外表年龄变大了。而阿丽塔和雨果之间的感情戏,也是在阿丽塔换完躯体之后才明朗化的。之前雨果朋友说阿丽塔是雨果女友时,雨果会否认。而第一次看到换完躯体后的阿丽塔,雨果说,“你看上去完全不一样了。”我会把这看成两人感情产生质变的一个点,再之后,才有了牵手、亲吻的镜头。

这样处理,可能是为了减少雨果和阿丽塔之间的年龄差距,让两个人看上去年龄相仿,关系更平等。如果阿丽塔一直保持小女孩外形,又去和雨果热恋,可能会让观众有不适感。

卡梅隆曾说这个片子,是拍给他女儿看的。这些细节的处理,让我觉得卡神在价值观输出上,还是非常注意的。

5

电影里,我们会看到空中的撒冷城和地上的钢铁城。

撒冷城从钢铁城拿走优质资源,扔下垃圾,阿丽塔就是医生依德从垃圾场里找到的。

在漫画里,撒冷城叫做沙雷姆城,钢铁城则名废铁城。和电影设定类似,废铁城脏破混乱,贫穷、饥饿和暴力四处蔓延。生活在其中,你随时可能被抢、被杀。废铁城的人,往往除了头,其他器官已经被机械化了。

而沙雷姆城则充满秩序,人们衣食无忧,生活平静,血肉之躯完好无损。

看上去,一个是地狱垃圾场,一个是人间乌托邦。

但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在沙雷姆人身上,有一个可怕的真相——沙雷姆人一旦年满十九岁,生理心理考察合格,就会被安排接受授勋仪式,实则是把他们人脑取出,替之以晶体芯片。只有接受了这个手术,沙雷姆人才能获得正式市民的身份。

芯片脑里存储了他们过往记忆,也能代替肉体脑去思考。接受过手术的沙雷姆人,关于手术的记忆,会被抹掉。所以成年后的沙雷姆人并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只有芯片。

之所以要对沙雷姆人对做这样的改造,是为了便于控制。

这个芯片让每一个沙雷姆人脑中的思想都处在电脑的远程监控之下。一旦有人发现这个秘密,或是有了反抗、叛逆、出轨的念头,或是潜在的犯罪倾向,作为管理者的电脑系统就会修改这些人的芯片,以让这些不安定分子失去记忆、改变性格,变得顺服;也可能把人流放、灭口。

在沙雷姆(撒冷)里的那些人,被剥夺了思考的自由。他们只能在电脑划定的范围内思考、做事,一旦过界,就会被洗脑被驱逐。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看似高高在上的沙雷姆人,比废铁城人,活得更像个奴隶。他们对自己的生活并无真正意义上的自主权。

漫画里,铁士代诺(在电影中对应的角色是诺瓦)在聊到人的定义时说,“假如身体和脑袋都可以用机械来代替,剩下来可以将人定义为人的,就只有“人格”和“记忆”这两项数据了。要是连这两项数据都失去了,就应该将之定义为“死”。”

当电脑可以轻易通过修改晶体,改变沙雷姆人的自我认知时,这个人还能凭借什么,知道我是我呢。

而废铁城人虽然生活艰难,朝不保夕,但是没人可以干预到他们脑子里去。他们有更健全的自由意志。

如果在沙雷姆和废铁城之间,选一个去生活,你会选哪个呢?

这看似是道脑洞题。但其实,我想让你思考的是,你想不想要独立思考的自由、做异类的自由,以及你愿意为这自由,承受多大代价,放弃多少安全感?

很多人对自由有误解,以为自由就是舒舒服服想干嘛干嘛。但其实自由先天是和舒适对立的。自由也并不许诺你世俗层面上的好处,它不会让你更舒服更轻松,反而可能会让你置于危险之中,让你迷茫、困惑、痛苦。

自由并不等于幸福。自由唯一可能有的好处是让你真切地感觉到自己存在着、活着。

写到这,想到了阿道司·赫胥黎的反乌托邦小说《美丽新世界》

赫胥黎在书中虚构了一个不允许人不快乐的新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所有人的角色从一生下来就按事先的基因控制,被安排好了。人原本会有的多愁善感、情绪波动,都被一种叫嗦麻的药物消灭掉了。

有个人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在书的末尾,这个反叛者和主宰者有这样一段对话:

野人说:“我不要舒适。我要上帝,我要诗歌,我要真正的危险,我要自由,我要美好,我要罪恶。” 主宰者说:“事实上,你要求的是不幸福的权利。” “那好吧。”野人轻蔑地说道,“我正是在要求不幸福的权利。” “还有变老、变丑、变得性无能的权利,患上梅毒和癌症的权利,吃不饱的权利,肮脏的权利,总是生活在对明天的忧虑中的权利,患上伤寒的权利,受各种难以言状的痛苦折磨的权利。” “我愿意接受这一切。”野人最后说道。

当野人选择接受时,意味着,他明白,自由不仅意味着不被控制,也意味不被庇护。野人在主宰者眼中无疑是个疯子。

至于这种对自由的追求值不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6

片中,阿丽塔问雨果,我不是一个全然的人类,这件事会困扰你吗?

雨果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有人性的人。

这段让我想起1982年的《银翼杀手》里,男主角迪卡德奉命一路追杀仿生人,却在命悬一线之际却被自己追杀的仿生人Roy Batty所救。

Roy是仿生人,但他的仁慈、怜悯,他身上的人性并不比有血肉之躯的普通人类少,他甚至比人更像一个真正的人。

Roy在赴死时说的那段话,有诗一般的质地:“我见过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的事物,我目睹了战船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时刻,终将随时间消逝,一如眼泪消失在雨中。”

他来过,见过,爱过,他有思想,有意识,有审美。就因为他和你的诞生方式不同,你就可以待他如物件,随意制造,随意丢弃吗?这是《银翼杀手》,向每个观影者提出的问题。

影片中也呈现了迪卡德,在看到仿生人身上的人性光芒后,对自己行为正当性的巨大动摇。他开始思考,人和仿生人在本质上,到底有何不同。

迪卡德之后有一段内心独白:“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救我。也许在自己的最后时刻,他前所未有地热爱着生命——不仅是他的生命,也包括所有人的生命,我的生命。他想要的答案其实和我们困惑的问题一样: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往何处去?我的生命还剩下多少时间?”

到底何为人?人和机器的区别又是什么?

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肉体脑的才是人,是自然的产物,芯片脑的不是人,只是机械的产物。

但本质上,让肉体脑运转的神经信号也是一种电信号呀。如今还有科学家认为,神经信号是一种机械波。

肉体脑所发出的是电信号也好,机械波也好,它们和有了自我意识的芯片脑所发出的电子信号,真的有那么大的区别吗?

说到底,人类真的有那么特殊吗?我们真正应该在意的是什么呢?

在这个问题上,《铳梦Last Order》里,铁士代诺(在电影中对应的角色是诺瓦),有两句台词或许可以作为回答,从中也可以窥见漫画作者木城雪户的人生态度:

“尽管生命的起源只是一种化学反应...尽管人类的存在只是记忆数据的影子...尽管灵魂并不存在,精神只是神经细胞的火花...尽管世上没有神,人一定要靠一己之力在这残酷的世界中挣扎求存..我还是.. 我还是要以意志之名命令你..活下去!.. ”

“一个人,其后会变得有自我思想,抑或只是一副自动机器,关键不在于身体的构造和诞生的方法…… 是怎样过生活啊。”

在虚无感、困惑感以及种种限制中,去思考,去挣扎,去给自己设定目标,尽力突破限制,去寻找并彰显自由意志的存在,哪怕你怀疑自由意志这个东西到底是否存在。

“知道人间的喜与悲,知道自己的的恐惧和极限,却仍然没有失去锐气呢。”

这是《铳梦last order》里,格斗比赛选手辛格维斯对阿丽塔的评价,我很喜欢,就用它来和你共勉吧。

保持锐气,活下去!

- 喜欢就帮我转发到朋友圈吧,谢谢你的支持 -

edited by Lucia

雅君
作者雅君
39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61 条

查看更多回应(61) 添加回应

雅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