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拿掉了一点的《绿皮书》

时间之葬 2019-03-01 21:41:45

《绿皮书》今天在国内上映了,早在它赢得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之前,就已经板上钉钉。前两天当它摘得小金人时,国内无数的影迷奔走相告,仿佛又一个节日。

这当然不是奥斯卡最佳影片第一次在国内上映,显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这一次,我们离奥斯卡最佳影片从未这么近。这里的“近”,是上映时间的近。

记性好一点的影迷应该还记得,2012年的年底,第84届奥斯卡最佳影片《艺术家》曾在国内上映。只不过,《艺术家》拿到奥斯卡是那一年的年初,而它在国内上映,却是那一年快要走完的最后几天,相隔整整10个月。比这更令人尴尬的一个现实是,这部奥斯卡最佳影片在国内仅仅是惨淡地“游荡”了十天左右的时间,总共收获400万出头的票房。

那时候正好是《泰囧》在国内狂飙突进,把中国的影市推向史无前例的票房高潮的当口。在这个当口,《艺术家》约等于无人问津。没有多少人关心奥斯卡,尤其当它还是一部黑白电影时。

更多的人可能根本不记得了,那一年的年初,上一任奥斯卡最佳影片得主《国王的演讲》也曾在国内上映。和《艺术家》的命运相仿,延迟了一年多的时间,收获了区区600万票房。

相信每个人都还记得,去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在它赢得小金人之后差不多半个月后于国内上映。这一次我们终于不用等将近一年的时间,《水形物语》的票房也远比它的“前任”们看上去亮眼得多——在上映四周以后,终于突破了亿元大关。虽然破亿早已是一个远算不得成功的战绩,但至少,也没有那么寒碜。

但更多人会记得的,是我们看到的《水形物语》里那件尴尬的泳衣——为了遮挡不被允许出现的裸体,国内版特意为女主角P上了这件泳衣。很难说这件泳衣对于影片的故事和表达产生了多么巨大的影响和破坏,但是它的存在,依然如此显眼。它意味着当一部电影的某些内容不被允许时,我们可以随意地给它添上一点什么,或者是拿掉一点什么。

果不其然,今天上映的《绿皮书》就被拿掉了一点什么。

《绿皮书》是一部基于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一部以黑人平权为主题的电影。片名“绿皮书”,是一本真实存在的“黑人旅行指南”,以便当时的黑人能够谨小慎微地以此为向导,寻找能够接待自己的旅馆和饭馆。这本书的存在,就是赤裸裸的歧视。

《绿皮书》有意思的地方,正在于在当时那样的大环境下,两位主人公那尴尬的身份错置——黑人音乐家唐·谢利(马赫沙拉·阿里饰)是一个言谈举止优雅的“上等人”,而被他雇来开车的托尼·利普(维果·莫特森饰)却是个一身痞气的“下等人”。

这种令人不习惯的身份处境,引发的是一连串的尴尬和不快,以及一些令人莞尔的笑料。托尼本来就歧视黑人(像当时的大部分人一样),他眼里的雇主是美金,而不是支付那些美金的黑人。他拒绝做那些属于仆人做的任何事,但他的职业素养要求他做好一个司机的份内事。唐同样看不惯痞子做派的托尼。在他看来,托尼明明拥有更多选择,去做一个文明高雅的“上等人”,却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是如此满足地当他的“下等人”。唐的歧视无关肤色,关乎的是阶层。

带着这样的偏见,两个人开始了环游全国的巡演。巡演的一路,就是两个人逐渐彼此了解直至理解的过程。

在这一路上,托尼亲眼见证了唐一系列不幸的遭遇——被种族分子殴打,被警察收监(因为和一个男妓发生关系),被饭馆拒绝用餐。更重要的是,他也亲眼见证了唐是如何“优雅”地应对这一切,如何保持自己的尊严与风度,然后用自己无以伦比的钢琴演奏征服一批又一批听众。直到最后,他自己也被征服。

唐也亲眼见证了托尼是如何用一系列痞子式的手段屡次救自己于水火,当他那一套“上等人”的方式行不通时,托尼“下等人”的把式往往特别管用。就好比他此前无法接受的炸鸡——“下等人”的食物——原来如此美妙。

一路走完,这两个人不仅是消弭了歧视,而是真正成为了朋友。所以,《绿皮书》讲的不仅是黑人的平权,更是真正的平等。不只是黑人和白人的平等,更是“上等人”和“下等人”的平等。

它的优秀,也不是故事和主题上的优秀,在故事和主题而言,你甚至可以说它有点陈词滥调,而是人物刻画的优秀。二流电影写故事,一流电影写人物。只有人物本身具有丰满立体的质感,故事才有鲜活的生命力。事实上,好故事往往是跟随着有趣的人物自然流淌出来的。托尼和唐这对人物的鲜活有趣,正是源于他们来自生活的那份复杂和细腻,那些小心思和小心眼。

尤其是唐这个人物,其最动人的一段对白就是:“如果我既不够黑,也不够白,甚至还不够男人,那么我是谁?”他的同性恋身份,其实是理解这个人物相当关键的信息,但很遗憾,这为数不多的一点信息,在国内上映版中被拿掉了。

就在昨天,网上公布的信息是,即将在3月22日国内上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也把片中的同性恋信息拿掉了——一个不难想见的结果。不用我多说各位想必也明白,拿掉这一点对于弗雷迪·默克里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们似乎很难再抱怨什么,毕竟我们已经可以这么快就在大银幕上看到这些奥斯卡获奖作品,终于不必像以前那样看画质模糊的SCR,又或是苦等半年以上的高清资源。但我们又似乎很难说满意,因为我们总是看不到一部电影本来的样子,看不到那些本该视为平常的事物得到平常的对待。

审查制度和那道著名的墙一样,把我们和一个正常的世界隔离开来。某种意义而言,这就是一种“文化上的种族隔离”,而我们,就是被歧视的那群人。

时间之葬
作者时间之葬
97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12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9) 添加回应

时间之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