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江浙沪26岁女性生存现状

达令欧尼 2019-02-28 00:53:15
来自话题 豆瓣征友大会

前言:

在话题广场里逛了那么久,看到这个征友,还是比较符合:我想在豆瓣上找到志同道合朋友的目的。

如题,我26岁,是一个半吊子的豆瓣写手,也是一位老师,现在暂时在上海工作生活,兴趣爱好是学习语言,旅行,跑步,聊天。希望通过文字,多认识一些有意思的朋友,记录一些有趣的故事。

生活本是一块石头,认识了一个个朋友,就成了这块石头 不同的切割面,生活就会如水晶般熠熠发光。希望做一个生活的记录者,仅此而已。

正文:

生活本是荒谬的,每一个人向死而生,它本毫无意义,我们来到这世上的使命,就是找到自我价值,之后赋予生活意义。

一.达令欧尼,月薪5000 , 职业:对外汉语老师

坐标:上海

今天在跟混血女孩上课时,她三岁的混血小弟弟突然痛哭起来。10岁的姐姐,抱着弟弟,懂事地安慰,另一个7岁的哥哥,在偌大的房间的另一头,上着法语家教课。

我环顾四周,这栋三层复式豪宅,装修别致的像一个艺术馆,在静安区最繁华地段的最高层,从落地窗俯瞰上海,总是让人不忍唏嘘,这座城市的的贫富差距。

楼上楼下有两个阿姨打扫,据一个阿姨说,这房子要100多万一年的房租,而我租的房子,在坐公交车40分钟的地方,我跟一个女孩分摊一个房间,房租是1500。

三个孩子的妈妈,我来他们家上课3个月了,只见到一次。问孩子隐约的揣测出,这个神秘的中非混血妈妈的时刻表。她每天要5点55起床,帮三个孩子准备早点,晚上8点才能回家,跟三个孩子亲密半个小时,孩子们就要入睡了。

那个3岁会说中文,法语,英语的小黑人,在姐姐和哥哥上家教课时,那个会一边玩游戏机,一边唱新年好的孩子,因为长期见不到妈妈,所以跟一个阿姨特别亲密。所以那个阿姨下班时,孩子在门口痛哭的场景,让我感觉分外心酸,这让我的表达欲爆棚,下班回家,写了这篇文。

忘了说我的另一个身份,一个半吊子自媒体写手。

回家的路上,下了雨。我在伞下思考,如果这家人,租一处4室的房子,一个月2万到3万,可以省下50、60万,那个妈妈,是不是就不用这么拼命的加班了?

当然,这是我一个穷人的思维。虽然,我做着一份低薪的工作,但人生百态,都是我笔下的故事。说起稿费,这又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我在豆瓣上随心写文,有公众号出1500元或500元一篇,买我已经发布的文章,我认真的去投稿,却说不符合平台的调性,一来二去,我也失去了耐心,决定潜心再免费写两年。

我喜欢我的这份工作,确实接触到的不少有意思的人。除了这三个非洲、比利时,法国混血小孩,还有有年薪百万的电商老板,创业的巴西女老板、俄罗斯模特、乌克兰运动员。

当我想抱怨生活压力大时,我看到富裕家庭的孩子,他们刚放学回家,一边吃点心一边上中文课和法语课。也许正是因为我儿时童年的乡间自由生活,才会让对眼前的加班都市生活而感到分外不适应。

那个百万年薪的美国老板,用一个小时吃饭的时间,学汉语,晚上要通宵开电话会议,还每天动力满满。巴西创业女萝莉,35岁放弃了自己亲手创立的公司,当时她手下有75个员工。原因是在巴西,当老板的生活太无聊了,未婚妻跟随她来了中国。

所谓工作的成就感,就是看着她从只会‘你好’到现在,磕磕巴巴聊上半个小时中文,我们聊中国和巴西的婚礼不同之处,也聊女同,女权,女创业者的故事。

昨天,我晚上8点下课,坐公交车回家,在雨里,忍不住喷泪。

手机里翻找工作的APP,找了少儿英语老师,新媒体运营岗位,都是现在工资的双倍。如果从专科毕业算起,我已经在社会上打拼3年了,拿着这份工资,我觉得有点傻,如果不把这些学生的故事变成文字的话,我就更傻了。

起初做对外汉语老师,其实是我20岁时,就想从事的工作。

本打算,认识些有意思的学生,可以一边投稿,一边备考德国的研究生。但是现实是:投稿受阻,工作量加大,一周4天半基本上在外面跑去给学生上课,加上路程时间,其中3天也要12个小时在外面奔波。

目前我在等德国留学要考的APS考试,目测还要在上海飘上大半年。

我常思考,工作后考研,是一种提升,还是逃避?一个26岁的女人,还企图利用读书改变命运,确实有些荒谬。

现在我的状态,还是像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如一头要趟水过河的小鹿。在岸边,小心翼翼的试了试水的深浅,每一次感到生活的压力快要溢到脖子处时,我发了疯的,往岸边跑。

我的岸,就是大学。在上海的这段日子,我渐渐明白一件事:生活,才是最好的大学。

二、26岁 朱朱(侄子)旅行社基调 年薪10万

坐标:杭州

本周参加高复时最好的闺蜜的婚礼,记忆的匣子被猛地打开,如哈利波特的猫头鹰衔着的无数封回忆的信封,唰唰唰的在眼前闪过。

闺蜜叫我姨妈,我叫她侄子,就是这么奇葩的友谊,19岁到现在,我们认识7年了。

我们坐在杭州的的士里,没有多言,只是一幕一幕的故事,在眼前闪过。

18岁时,我本考上了河北传媒学院,一个三本的院校,但是一心想要来江浙生活,便执意要高复。巧了,侄子也本是艺术生,要考编导,我记得,她也是有计划要考浙江传媒学院。

19岁的我,见到杭州的第一面,就深深的爱上这座充满诗情画意的城市,我在日记本里写下:我要在这座城市生活扎根。我日记本里的目标一直在变,实现之后,又会改成新的。两年前,我写的是在上海扎根,今年来了上海,目标又变了。

侄子比较务实,算是新杭州人,我周末常去她家蹭饭。她其实不是话痨,她跟我说最多的是:不要担心那么远,过好现在。还有一句:我觉得我好幸福啊!我很知足。

我们俩,就像《七月与安生》,一个流浪,一个安稳。

七月与安生

我们那年高复,都没有考好,去了专科都选了旅游管理专业。毕业三年后,她现在在旅游淡季时报了钢琴课,芭蕾课,自己和老公一起买了车,小日子过得分外潇洒。

上周参加侄子的婚礼时,我一直在思考一件特别俗的事情,很多人说学得好不如嫁的好,好像真的有道理。

我记得有一个夜晚,我们22岁,她在实习,公司开年会开到很晚,她回不了家,其实打车60块应该能回家,但是,实习工资可能是1600,反正刚毕业的我们,可能觉得这笔打的的钱很‘巨大’的,加上没带身份证吧,那时的她,还是小女生。带着哭腔打电话问我说:可不可来找我住。

那时我住堂姐的宿舍,堂姐有些介意我带朋友住,我们就去了隔壁的一个房间,铺了薄薄的一张床,冬天窝在一个类似地下室的潮湿房间,睡在上下铺床的上铺。

我们聊起专升本的事,她是数学奇才,150分的卷子,可以拿140 ,但是短板是英语。专升本的考试,门槛有一项是英语过三级,她最后一次考三级的机会,英语考了56分,差4分。

她当时是奔溃的,但是那晚她跟我说:哎,有时候,人是要认命的。

后来,她从一个户外的旅行社,从客服岗位,做到基调岗位,又外派苏州工作了一年,之后调回工作,做了公司比较有油水的旅行线路,成为那条线路的总负责人。

在工作时,她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男友,恋爱两年后,顺利成章的成了结婚对象。

她跟我说,她跟专科大学老师的工资差不多,而且淡季公司提供旅行机会,去年她也欧洲豪华的玩了两周,又去海岛考了潜水证。

我回杭州,她坚持让我去她家住,我被钱塘江旁的那个豪宅,惊艳到了。

命运这件事,非常可爱。无论你如何神通广大,你都料不到明天会发生什么。

我去参加侄子的婚礼,婚礼那天,也是26岁的生日,作为她的伴娘,我看着她,跟500个人敬酒。(盛大的婚礼)

19岁到26岁,她从一个懵懂的瘦小的女生,变身成为职场上雷厉风行的达人,现在找到了一个珍惜她的人,嫁为人妻。

在她的世界,幸福很简单。如果我是分配幸福的天使,我也一定会把幸福分给这个知足的女孩,而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

婚礼前,她也会焦虑,她说:我也有点慌,感觉眼前的生活,太舒适了,有点担心这样的安逸生活。

我笑她:人啊,如果不在身体上有所磨练,就会在精神上遭受痛苦。我写下她的故事,不是希望你来劝我说:你也很棒,不要羡慕别人。

我的目的是,告诉你,也告诉我:

尽人事,听天命,不是消极怠工,而是顺其自然。如果你在学校,考试给了你暴击,请别急着崩溃,职场上,又要重新洗牌。如果你是一个有能力还踏实肯干的人,职场生活不会亏待你太久的。

她的工作,7、8月会有旺季,工作量很大,但是工资会翻倍。平时淡季很闲,但是也是5000左右,但是淡季可以请假去旅行,她公司对于员工去旅行还是非常支持的。

侄子给了我一个观点:女生还是最好有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才可以考虑要一份稳定的爱情,前提是:你要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的生活。

在上海工作了3个月,我陷入了怀疑:无论到了哪里生活工作,都逃不开老板的剥削。

哪里有什么热爱的工作,只有相对不那么讨厌,而且是做起来比较顺手的工作。

闺蜜侄子,在我折腾的这3年,是否早早就已经习惯了工作的高压,并处之泰然的,学会驾驭了成人的职场生活?

三.小影 26岁 年薪:25万 坐标:上海

生活是道艰难的选择题,取舍,是我这个贪心的人,如何也学不会的。

我一边希望有自由的工作时间,一边看到同龄人烟花气息的潇洒日子,又会心痒痒的想要投入职场,甩开膀子大赚一笔。我朋友圈里,有很多有意思的女孩,其中有一个93年女孩的样子,应该算是爬到了上海这座城市的中层,她的故事有点像《杜拉拉升职记》,但是是高颜值版的杜拉拉。

杜拉拉升职记

93年江苏姑娘,小影,北京二外俄语专业毕业,在俄罗斯留学一年。她是一个身高和学历,颜值,工资都高的女神。上大四时,我兼职做杭州英语导游,她是我外国客户的对接经理。

我们同龄,但她已经在阿里巴巴待过一年,之后在华为工作,在客户关系的岗位苦苦挣扎。因为签订了奋斗者协议,周六日有一天要加班,23岁的她在杭州一个人月入过万。

当时她的追求者都是华为经理级别,年收入跟《我的前半生》的前夫差不多,不乏百万年薪的追求者。实话说,本可以靠颜值,家境生活的她,还是坚持当年的学霸精神,在一个岗位努力工作,不疾不徐的慢慢挑追求者。

跟小影站在一起,比你漂亮女生,学历高,工作好,还比你拼,这种打击是赤裸裸的。

本科实习时,一片迷茫,很想进入华为这样的公司,想请她吃饭取取经。我们去吃云南石锅鱼,我虽然是学生,没有什么钱,记得马云的自传里,反复强调的:让利。你如果想跟一个人做朋友,请吃饭时,就不要手软。

3年前,我记得我请她是云南石锅鱼,那时她背着老爸给他买的几万块的名牌包包,我们聊天时,我深深的感受到了:阶层。

那顿才两百块的饭,她记到三年。回国后,惊喜的发现,她也在上海,她一直说要请回来。

这周六终于见面了,她带了她的交往对象给我看,坚持付钱,请我吃了川菜。因为聊的太开心了,周六那天,请了我两顿饭,还有下午茶....我们聊了10个多小时。

起初还怕她带了男友会尴尬,所以我们约定好,先一起吃饭,后面和下午茶时,让男友悄悄撤,我们聊小秘密。没想到,大她8岁的男友,非常能聊,毫无代沟!

她男友说:“你们90后不是应该放飞自我吗?我见到她时,她加班到没有自己的时间,窝在宿舍里,人很憔悴......”

他男友是上海人,10多年前去英国留学,读了本科和研究生,家底很好,思想非常包容。

曾听说过一段话:大城市里的焦虑也是分层的。D级焦虑是为房租和加班挣扎,A级焦虑是是否移民。

小影的男友,据说可以靠受阻金过日子,工资又不错,他现在确实在考虑,为了今后孩子的教育问题,考虑是否移民。

这种一表人才还有见识的男人,岂能是我拿5000块能认识的?记得我那篇文章吗?

《你是什么水平的人,就会遇到什么水平的伴侣》https://www.douban.com/note/704422096/

小影现在的工作,是在一个IT行业,做企业文化,月收入近乎1万6,加年底4个月的奖金,分摊下来,一个月两万。公司包三餐,待遇不错,但是工作时间是每周6天,60个小时,工作内容她还算喜欢企业文化。

93年的漂亮妹子,在上海陆家嘴的办公楼,拿到2万块,住在上海男友的家里(男友工作日在隔壁市工作)。除了一周工作6天,每天10个小时,这个槽点之外,其实还是不错的工作。

不得不说,小影与一年前不太一样了。她开始攒钱,不太买奢侈品了。工作之余也会学英语,看BBC纪录片,职场的商业书籍,学做Photoshop。不难看出,这个男友非常爱她,言语间也想让她辞了这么高压的工作,但是小影还是坚持做这份工作,坚持请她朋友吃完饭,自己抢着埋单。

(此处,真心要努力工作了,都是朋友请我吃饭,难过:(

但是,就是貌似生活无忧的她,也跟我坦白说:她也时常会焦虑。

她担心现在工作,没有一技之长,随时会被替代。显然不会,简历上名企工作经历摆在那里,工作四年加学历背景,加这颜值,我和男友,都吐槽道:也不知道她焦虑什么。

他男友去洗手间时,我问她:嘿,这汉子可以啊,你们这是分分钟要结婚的节奏,他收收房租,都够了,你干嘛那么拼?

“这年头,男人靠得住吗?”她开玩笑的语气调侃道,说:“女生还是得靠自己啊!”

我曾傻傻的以为,所有漂亮女生都会陷入被富二代耍的怪圈。事实上,不是就长相一般的女生,知道在角落里读读情商书,学英语,漂亮女生照样也会努力工作,利用下班时间提升自己。

21世纪的都市女性,都是内外兼修型,保持美貌和坚持学习,二者本不冲突。

结语:

我翻开日记,惊讶的看到自己写了如下一段,浅显的比喻:

2016年的10月我写下了这段话:实现人生目标,好像去饭馆点菜。
你可以点任何你要的食物,但是你要知道,越美味(复杂)的菜,你越需要时间去等待,并且价位越高。也许你点的食物,终于端到你面前时,你已失去了当初饥饿时的期待与热枕。
所以,你可以有一个大梦想,但是在等待主菜的时候,请都保持一种享受的状态去享受前菜。
这一切的前提是,你有足够的金钱去吃大餐,你有足够的能力,去支付你选择的生活。
你要对你的点的食物买单,正如像你要对你选择的生活负责。
患得患失的结果是,失也不快乐,得也不痛快。

26岁的我,把‘越美味’改成了‘越复杂’。我不敢保证说,等待许久实现了目标,人生就会开挂一般,成为大富豪。

我开始接受,每一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食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我是一个记录者,无权评价,仅此而已。

PS:

因为豆瓣,认识了德国柏林和法国巴黎留学的妹子,挺有意思的,在欧洲的时候,她们帮了我很多。豆瓣上朋友的质量,还不错,希望还能认识更多好玩的人儿。

如果你有类似的故事,你恰好也在这个年龄段,欢迎私信告诉我,你的故事,我最爱听故事了呢!

达令欧尼
作者达令欧尼
7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达令欧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