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终韩影盘点-上

任丘 2019-02-27 22:48:04

任丘推荐年度韩影四强:

李沧东《燃烧》

张律《咏鹅》

尹钟彬《特工》

姜炯哲《摇摆狂潮》

概述

刚刚过去的2018年,注定了是不平静的一年,国际局势的动荡,国内经济的低迷,意识形态的收紧,就连像我一样宅在书房冷眼旁观天下事的社会闲散人士,也多多少少感受到了一丝寒意。在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电影作为一种廉价的娱乐产品,花上几十块钱,在黑暗的电影院中做一场春秋大梦,就是逃避现实的最佳方式。不过对于某些喜爱韩国电影的观众来说,就没有这么美妙了。因为各种不可言说的原因,在中国院线电影中,见不到任何一部韩国电影的影子。不光如此,对中国观众而言,2018年整年,除了李沧东的《燃烧》偶尔出现在友邻的年度十佳名单当中,我们几乎听不到任何关于韩国电影的信息。作为亚洲最重要的电影力量之一,韩国电影的存在感已经降至冰点。

在韩国本土,2018年的韩国电影日子也不好过,首先是多部被寄予厚望的大制作影片票房集体失利,其中包括玄彬和张东健主演的古装丧尸片《猖獗》、金知云导演的日漫翻拍大作《人狼》、曹承佑领衔的古装剧情片《明堂》、《釜山行》导演延尚昊的科幻大片《念力》,甚至连票房神话宋康昊都未能幸免,他主演的《麻药王》在贺岁档居然沉沙折戟。整个年度,只有金容华的魔幻大片《与神同行2因与缘》笑到了最后,其他影片在好莱坞大片的围攻之下,纷纷丢盔卸甲,溃不成军。其次,关于朴槿惠执政期间文艺界黑名单的调查在持续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在黑名单事件中,电影振兴委员会、影像物分级委员会,影像资料院等电影机关均不同程度的牵涉其中,由于权力机关和情报部门的介入,事实上已经构成了一种潜规则的电影审查。黑名单的调查结果,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近两年的韩国电影平庸化的原因,同时,对于一向标榜创作自由的韩国电影的声誉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其形象一落千丈,不知何日才能挽回。

三部票房失利的古装大片,连海报都似曾相识

纵观2018年韩国影坛,非但没能产生一部如《手扶拖拉机斯基》之类的话题作品,就连票房冠军《与神同行2因与缘》都没能在中国掀起一丝波澜。不过好在还有李沧东,这位前韩国文化部长,我心目中的电影大师,挟着八年磨一剑的作品《燃烧》,在国际影坛孤军奋战,从年初烧到了年末,无论是戛纳的场刊最高分,还是历史性入围奥斯卡外语片九强,或是被电影手册收入年度十佳,李沧东的存在,都让韩国电影保留了最后一丝颜面。

《燃烧》是2018年韩影的扛鼎之作

市场篇

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数据,韩国2018年正式上映的本土片1042部,引进片2065部,数量之多令人咂舌。全年总观影人次2.16亿,在经历连续数年的增长之后,韩国电影市场开始下行,比2017年减少了300万人次。人均年观影量仍高达4部,韩国依旧稳居全世界最爱看电影的国家之首,但同时也说明,这个市场已经过于饱和,后续增长乏力。在本土大片集体票房失利、好莱坞大举围攻的情况下,依靠几部中小成本影片如《完美的他人》的逆袭,最终本土电影票房占有率为50.9%,险胜外片。

2018年韩国影坛票房最成功的作品,当属金容华的《与神同行》系列,第一部跨年累计1441万人次,第二部1227万人次,是年度最大赢家。而其他大制作影片,比如投资在百亿韩元级别的《猖獗》、《人狼》、《明堂》、《念力》、《物怪》,甚至贺岁档三部投资150亿的大片《麻药王》、《摇摆狂潮》和《绝地隧战》,票房都基本没过200万人次。究其原因,还是影片本身质量的问题,比如《猖獗》、《明堂》、《物怪》这三部古装大片,表面有丧尸、怪物和风水的噱头,骨子里还是宫廷内斗,且故事平庸乏味,人物塑造极度脸谱化,又没法像《南汉山城》一样将党争内斗上升到民族高度,失败也就在所难免。其他作品,比如《人狼》,属于选错了题材,押井守的原作当然是当之无愧的神作,但那是从艺术层面来讲,普通观众很难消化这种既有纷乱的政治背景、复杂的派系斗争,又有人性光辉泯灭的暗黑作品。这样的影片,更适合中小投资,走长线博口碑的方法,而不是大制作的商业片路线,所以从影片的投资开始,便注定了最后票房的失利。

《人狼》对原作动画服装的重现,倒是像模像样

在一众扑街大片中,《安市城》和《特工》凭借其优良的品质,获得了观众的认可,票房均在500万人次左右,但也仅仅是勉强收回成本而已。票房表现最出色的,当属小成本影片《昆岩池》,投资仅24亿韩元,票房267万人次,收益率达到300%,是名副其实的黑马。

在年度票房排行榜中,韩影只占四席,乃近十年最差成绩。

附:2018年韩国电影年终票房排行榜

1.《与神同行2因与缘》 1227万人次

2.《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 1121万人次

3.《波西米亚狂想曲》 922万人次

4.《碟中谍6:全面瓦解》 658万人次

5.《与神同行》 587万人次(2017-2018跨年累计1441万人次)

6.《侏罗纪世界2》 566万人次

7.《蚁人2黄蜂女现身》 544万人次

8.《安市城》 544万人次

9.《黑豹》 539万人次

10.《完美的他人》 529万人次

其他文中涉及影片票房情况:

《燃烧》 52万人次

《咏鹅》 1.5万人次

《特工》 497万人次

《摇摆狂潮》 129万人次

《克莱尔的相机》0.9万人次

《草叶集》 0.7万人次

《那天,大海》 54万人次

《念力》 99万人次

《人狼》 90万人次

注:以上数据来自KOFIC影院票务集成网络

导演篇

注:本文中导演之梯队划分,完全依照个人印象,绝对主观,不具任何权威性,如有不同意见,欢迎拍砖。

五虎上将

李沧东

《燃烧》

作为韩国最优秀的作者导演,李沧东自从2010年的《诗》之后,整整沉寂了八年,才拍出新作《燃烧》。在这八年之中,李沧东并不是一直在潜心构思《燃烧》的创作,而是经历了数次立项失败的过程,中间一度已经建组,拉来了章子怡和元彬主演,片名暂定为《不拍了》的项目,最终也因为投资问题而夭折。韩国的电影市场和机制,是以市场为准绳运作的,对于那些固守作者本色的艺术片导演来说,越来越不友好,生存状况愈加艰难。在无片可拍的日子里,李沧东只能给他人做做监制,辅佐一下新人。《燃烧》这个项目,最早是源于李沧东某位弟子的创意,她向李沧东推荐了村上春树的原著,并表示有意将其拍成电影。李沧东本来是以监制身份介入影片,参与剧本的创作,拍摄中途发觉女导演难以为继,遂接手执导,重新拍摄,最终才成为李沧东的第六部作品。

神秘失踪的惠美

《燃烧》是很难言说的影片,一方面,它是戛纳的场刊之星,入选奥斯卡外语片九强,是评论界交口称赞的年度佳片。另一方面,它意象晦涩,语焉不详,普通观众就连夸奖都无从下手,铺天盖地的评论更是千人千面,莫衷一是。对于我这样一个李沧东的超级粉丝来说,初看《燃烧》也是一头雾水,一时无法和李沧东之前的作品建立联系,故而也不敢贸然评论。在反复观看之后,我终于发现了《燃烧》迥然于前作的原因,就在于导演选择镜头的疏离感。李沧东之前作品的共性,就是利用细节的设置,形成象征和隐喻,并在影片过程中不断加以强调和重复,借此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延展影片表达的空间。也就是说,随着影片的叙述,观众会不由自主的随着人物的内心活动而思考,进而对人物的精神困境产生共情和思考。而到了《燃烧》,它其实描绘了三个人物的精神困境,但镜头并未把观众带入到任何一个人物的内心世界当中,它只是扮演着观察者的角色。虽然依旧有大量文学化的意象和隐喻,但因为这种疏离,让喻体本身变得虚虚实实,多义性远远大于指代,自然会让观众陷入迷茫。如果抛开喻体的虚妄,唯有愤怒这种情感,才是影片中最真切的存在。愤怒源于自身的遭遇,境遇源于阶级的固化,固化来自社会制度的顽疾,这样一步步走下去,很容易就坠入暴力的虚无。很显然,李沧东是不可能赞同暴力能够解决问题,但当下世界的现状,就是从二战后关于存在荒谬之反思,退回到阶级对立之愤怒,李沧东捕捉并呈现出这种变化,亦是一种无奈。

朴赞郁

《女鼓手》

没想到老朴的英剧这么快就面世了,老朴师从希区柯克,拍起悬疑剧,自然是有板有眼,而且自带一股高贵阴沉的气质,氛围、节奏、构图拿捏得恰到好处,很多镜头令人拍案叫绝。只是这个故事本身,实在令人提不起兴趣。犹太复国主义和巴解其实是孪生关系,互为因果,很难说哪方是正义或者邪恶,因此,女主查理被男色吸引加入摩萨德潜入巴解做卧底,是彻头彻尾的悲剧,无论成功与否,牺牲的都是她自己的人生。然情之一字,毫无道理,纵飞蛾扑火,也无怨无悔,只是她爱上的到底是加迪、阿拉伯小伙还是她想象出的幻影,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老朴骨子里还是个浪漫主义者,纵然时常披着黑色的外衣,也掩盖不住内心深处那一抹妖娆的鹅黄。不过即便镜头再出色,建筑在他人的剧本之上,《女鼓手》也只能和《斯托克》一样,沦为证明老朴执导功力的作品,问题是老朴早就功成名就,无需再重复证明自己,那拍女鼓手的意义又何在呢?

色彩、构图、镜头都属上乘的《女鼓手》

奉俊昊

《玉子》折戟之后,奉俊昊并未受到任何影响,马不停蹄的开始了下一部电影的拍摄。新片名为《寄生虫》,据说是以独特的家族为中心的现实题材影片,并找来了老搭档宋康昊担纲主演,预计于2019年上半年上映,绝对值得期待。

金基德

《人间、空间、时间和人》

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这话用来形容金基德的2018,实在太贴切不过了。首先,金基德的新片《人间、空间、时间和人》在柏林电影节首映,吓坏了不少记者,毁誉参半,最终颗粒无收。紧接着MBC电视台就爆出了关于金基德和曹在显在拍摄《坏小子》时对女演员采用性暴力的丑闻,金基德态度十分强硬,直接将MBC电视台和爆料女星以“诬告嫌疑”诉至法院。最后,法院对于金基德的性侵指控判定为“不予起诉”,而对于金基德反诉的诬告,则以证据不足判决“诬告不成立”。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但对于金基德事业究竟有多大影响,还需观察一段时间。

我一向主张把艺术家的道德人品和作品分开来看待,在我们熟知的诸多艺术大师中,道德有瑕疵甚至违反法律的,不在少数。但这些都不能作为影响判断艺术家作品好坏的依据。回到金基德事件,如果他真的性侵,自有法律的制裁,即便为此坐牢都是罪有应得,但不能因为他性侵就指责他的作品是垃圾。

飘在天空的军舰,不过是金基德孤岛意象的另一个呈现方式

不知是否因为性侵事件影响还是作品尺度过大无法分级,最终《人间、空间、时间和人》也没能在韩国上映,倒是早早地在网上流出了资源。然而看过之后大失所望,影片还是一个关于人类的悲观寓言,但是为了寓言而寓言,强行把所有角色都变成符号,置人物行为逻辑于不顾,剧情简单粗暴到令人发指。感觉金基德又回到了《莫比乌斯》时用力过猛的状态,踯躅在自我的创作困境当中,再也没有早期作品如《漂流欲室》《雀笼小客栈》里诗意与暴力共存既悠远绵长又痛彻心扉的感觉。或许,他真的应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了……

洪尚秀

《草叶集》《克莱尔的相机》

洪尚秀在国际影坛声名日盛,几乎成了戛纳的嫡系,但给我的感觉,他的创作也愈来愈偷懒,重复性太强。2018年,洪尚秀有两部作品在韩国上映,一是在前年戛纳电影节时套拍的《克莱尔的相机》,听名字就知道是向他的偶像侯麦致敬,演员则是伊莎贝尔于佩尔和金敏喜,依旧是对日常生活细节的形而上的描绘。而后的《草叶集》,洪尚秀描摹出的,还是生活的一个个片段和瞬间,那家咖啡馆缺位的老板,就是躲在摄影机后的导演,借由创作者和角色的关系,将其关系打乱,呈现出一种隐秘而微妙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洪导近几年的作品看多了,总是熟悉的味道和调调,就会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自己看的是同一部影片,进而产生审美疲劳,看之无味,弃之可惜,甚为鸡肋。有的时候,重温洪导早期作品,比如我最喜欢的《江原道之力》和《生活的发现》,抑或是《女人是男人的未来》《处女心经》,仍然能带给我惊喜和快感。到底是洪导进步了,还是我的观影水准在持续倒退,这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

洪尚秀的电影海报都差不多

特别提及

洪基善

《一级机密》

洪基善的遗作《一级机密》

2018年初上映的《一级机密》,是一部由真实事件改编揭露军队高层集体舞弊的影片,也是导演洪基善的遗作,2016年就拍摄完成,同年12月,洪基善导演因病逝世,因为种种原因,影片拖到2018年才面世,最终票房仅仅21万人次,口碑也一般。

为何要特别提及这样一部影片,原因就在于导演洪基善是改变韩国电影史的重要人物之一。1989年,洪基善和几位友人(合称长山串鹰)共同执导了《哦,梦之国》,影片因直面光州事件而被封禁,几位导演也因此身陷囹吾,但他们没有放弃,出狱后坚持起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终于在1996年,宪法裁判所裁定,对此片的审查违宪,从此韩国电影审查制度走向终结。

洪基善导演作品不多,除《哦,梦之国》外,我们能看到的,仅有2009年的《犁泰院杀人事件》和2003年的《选择》两部,以及遗作《一级机密》。从仅有的这几部作品中,我们能看到洪基善导演一直坚持批判现实的本色,无论是《犁泰院杀人事件》中对司法制度的腐败无情的揭露,还是《选择》中对被长期关押的政治犯的同情,都倾注着导演对国家、对民族深深地热爱。在《选择》中,他借人物之口问出,肉体上的自由和精神上的自由,到底哪个更重要?显然,洪基善认为,精神上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为此,他不惜用一生去奋斗和努力。然而这些年的现实,尤其是朴槿惠艺人黑名单事件的发酵,表明韩国影坛的创作自由在这些年里不但没有更进一步,反而开了倒车。不知道洪基善导演泉下有知,是否会痛心疾首,如果他还在世,是否还会像当年一样奋起反抗,继续扮演韩国电影的英雄?

岁月如梭,英雄已逝,洪基善的名字,应该被后人铭记。

洪基善导演在现场指导金玉彬

第二梯队

(既往有多部作品问世,水准尚可,对其新作有较大期待)

张律

《咏鹅》

连海报都和洪尚秀有几分相似

张律是中国朝鲜族导演,最初任职于延边大学中文系,后机缘巧合,开始拍摄电影。在中国期间,陆续拍摄了《唐诗》、《芒种》、《沙漠之梦》、《重庆》、《里里》、《豆满江》七部作品,非但没能引起任何关注,反倒因为《重庆》遭到了国内网友的嘲讽和谩骂,再加上《豆满江》拍摄时的种种磨难,张律一度想要放弃电影,彻底离开这个令他伤心的行业。和张律在国内的遭遇截然相反,韩国电影界从《芒种》开始便对张律颇为重视,后四部作品的投资基本都来自韩国,《豆满江》更是由李沧东出面,拉来投资并担任制片,才得以让影片重见天日。

2011年,心灰意冷的张律在家赋闲写作,一纸韩国延世大学的聘书又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把他拉回到电影的世界当中。张律从此成为延世大学的电影教授,业余时间和韩国电影人喝酒聊天,再加上他和李沧东等人的密切关系,很快便成为韩国独立电影圈的熟客。在成熟而宽松的韩国电影环境下,张律继续着他的电影旅程,从2013年的《风景》,到后来的《庆州》、《胶片时代爱情》,再到《春梦》、《咏鹅》,他基本保持着一年一部的频率,不徐不疾的营造着属于他自己的电影之梦。

《豆满江》,张律早期作品中我最喜欢的一部

在张律的作品谱系里,以《风景》为分界线,之前的作品,大多关注游民的生存状态,故事基本缺失,影像语言冷静克制,基调冰冷绝望,和早期的金基德,有些许相似。之后的作品,突然变得轻盈、幽默,甚至带着几分调侃,极具生活化的场景和信手拈来的华彩桥段,在观感上,又和洪尚秀有共通之处。俯仰皆是的文学化的细节和隐喻,具有丰富的解读空间,这点又和他的挚友李沧东相映成趣。然而这些都只是表象,扒开形式的外衣,我们会发现,在骨子里,张律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立而且完整的内核,那就是关于身份认同、乡愁以及梦幻与现实。张律的身份认同,源于他的朝鲜族身份。几十年前,他的爷爷带着他的父亲,跨越豆满江来到延边,从此,故乡变成了一个遥远的想象。其实,张律的身份认同焦虑,是有着共性的。在中国的朝鲜族人,皆是近一百年来从朝鲜半岛逃难而来,他们的根在半岛,身却在中国。他们对中国缺乏归属感,朝鲜已成炼狱,逃避尚且不及,而唯一可以接纳他们的韩国社会却视之为流民。就这样,因为历史的谬误,造就了朝鲜族人的尴尬境况。其实何止是朝鲜族人,本为同一民族的朝鲜,在近代历史的撕裂中,造就了韩国人、朝鲜人、日裔朝鲜人、中国朝鲜族人以及高丽人(俄裔朝鲜人),对那些漂泊在外的朝鲜人来说,故土犹在,有家难回,这才是最深切的悲哀。

影片中朴海日朗诵咏鹅的瞬间

《咏鹅》延续了张律从《庆州》开启的闲散、暧昧的生活流风格,初看寡淡无比,细品回味无穷。故事本是围绕一名落魄诗人和美艳姐姐的暧昧之旅展开,但混杂于其中的一组组符号、细节和意象,不经意间把关于身份的认同、文化的融合、成长的迷惘、精神的追求这些主题透露出来,等待观众去感受和解读。比如骆宾王和尹东柱、咏鹅和序诗的并置,代表着中韩文化,一衣带水,难以割裂,唐诗乃是中韩两国共同的文化源头。而作为韩国最出色诗人的尹东柱,则出生在延边,成名于汉城,牺牲在日本,本身就是中韩文化交融的写照。主人公以咏鹅为名,以诗人为业,奉尹东柱为毕生偶像,却发现家中女佣才是尹东柱嫡亲,最后对着心爱女人,借着酒意诵出的还是唐诗咏鹅,这一系列的遭遇,被张律用轻松的嘲讽化解于无形,最后只余淡淡的无奈。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咏鹅》中故事发生的场景群山,便是李沧东作品《薄荷糖》当中金永浩初恋对象顺任的老家,而顺任的扮演者文素丽,又在《咏鹅》中化身美艳的大姐姐松贤,这或许是张律对挚友李沧东的隐晦致敬,看懂的观众,自当会心一笑。

如今的张律,风格越发成熟,闲庭信步间,隐隐已有大师风范,其状态直追洪尚秀的巅峰时期,或许在万马齐喑的韩国影坛,这位来自中国的朝鲜族导演,才是未来韩国电影最大的希望。

李俊益

《边山》

《边山》最缺乏的,就是对音乐的热爱

在音乐三部曲(《广播明星》、《愉快的人生》、《郎在远方》)面世十年之后,李俊益再度回归音乐题材,只不过这次不再是摇滚,而是更时尚的嘻哈。影片剧情和冲田修一的《莫西干回故乡》颇为相似,都是一个失败的歌手回归故乡和父亲达成和解的温情故事,但《边山》把青春、梦想、乡愁和成长有机结合到了音乐当中,使其有了感人的力量。然而,此片最大的问题,便是音乐似乎只是主人公学秀的一种被动选择,它只是世俗成功的证明方式,里面最缺乏的,恰恰是对音乐本身的热爱。而对音乐的热爱和坚持,正是李俊益音乐三部曲中最核心和最动人的部分。

延尚昊

《念力》

让人无力吐槽的《念力》

《釜山行》成就了延尚昊,也把他捧上了神坛,无论是观众,还是投资方,都对他寄予厚望。但延尚昊的动画作品,比如《猪猡之王》、《似而非》和《首尔站》,才是他实力和风格的体现,也是他最擅长的领域。《釜山行》不过是一场美丽的意外,是遵从了商业片的规则,再辅以韩国电影工业的水准共同构建而成的神话。延尚昊其实并不具备驾驭大制作背景真人电影的能力,果然《念力》就将其短板展现的淋漓尽致。美国的超级英雄打怪兽拯救世界,韩国的超级英雄抗强拆拯救女儿。亲情与现实,本是韩影制胜的法宝,用在这里也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于,延尚昊在以往作品中流露出的是对人类深深的绝望,既不相信爱情,也不相信友情,世间就是修罗场,秉承着这样一种世界观的导演,又怎么能讲好一个父爱大于山的故事呢?最后的结果就是,人物的行为动机充满了编造感,后面的煽情就失去了合理性,特效场面又不足以支撑整部影片,最终沦为灾难一样的影片。希望延尚昊导演还是回归独立动画之路,毕竟他已经形成了独特的画风和影像风格,且韩国能拿得出手的动画导演仅他一人,完全可以笑傲江湖,就没必要趟这滩特效大片的浑水了。

这才是延尚昊自己的风格

姜炯哲

《摇摆狂潮》

姜炯哲是拍商业片的高手,从处女作《超速绯闻》开始,他便显露出这一潜质。而将其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当属2011年的《阳光姐妹淘》,这部描绘姐妹情谊的青春片,直到如今仍雄踞豆瓣250之列,足见中国观众对它的偏爱。姜炯哲的过人之处有二,其一是对于情绪的把控,特别是对煽情段落的处理,先是在剧情各处埋下伏笔,引而不发,最后集中到高潮部分一并点燃,引发观众最大的情感共鸣。《阳光姐妹淘》中关于sunny之舞的段落便是如此。其二是对镜头语言的熟稔使用,其代表就是行云流水的转场效果和交叉剪辑的独特使用。同样是在《阳光姐妹淘》中,运用了大量的无技巧转场,几乎每一次转场,都有独特之处,看之赏心悦目。最能体现姜炯哲对镜头把控的,当属《阳光姐妹淘》中成年娜美通过私家侦探拿到了初恋男孩的地址,前去了结心愿的桥段,这一段落中还掺杂了少女娜美前去春游的桥段,两个时空的故事,用了大量的频繁转场和交叉剪辑,但观众看起来却丝毫不凌乱,关键就在于,导演把娜美的内心活动或者说情绪作为了转场的契机。不同时空中,两个娜美的心绪总有着相似之处,比如娜美拿到地址之后的若有所思,接火车上娜美偷看暗恋男孩的镜头,可以说是娜美脑中的回忆,亦可认为是两种心态的对比。跟随着镜头的转换,感受力强的朋友,可以体会到一个小女孩懵懂的感情、表白的忐忑、错爱的心酸、失恋的痛苦,也可以体会到一个成年女性对当年未竟的感情淡淡的不舍、重逢的喜悦、放下的释然。在这个段落的最后,成年娜美和少女娜美依次出现在火车上,一个痛哭流涕,一个怅然若失,两个人分别走在清冷的街头,直到相遇。成年娜美把少女娜美轻轻搂进怀中,用轻抚来化解她心中的伤痛。这个有违常理的镜头,实在是神来之笔,用这样一个画面,来交待娜美了结当年感情的夙愿,妙到巅峰,无以伦比。

2014年,姜炯哲接手了赌片《老千》的续集《神之手》,或许是因为半途加入,剧本并未由姜炯哲操手,故而整部影片都显得刻意而凌乱,最可怕的是男女主角的演技,简直可以用灾难来形容,除了延续《阳光姐妹淘》的部分转场镜头之外,基本一无是处。

《神之手》的失败,让姜炯哲陷入四年无片可拍的境地,因此,《摇摆狂潮》多少有些孤注一掷的味道,这次剧本由姜炯哲独立完成,套用了经典好莱坞时期的歌舞片外壳,背景放在了朝鲜战争时期巨济岛战俘营的背景下,野心不小。巨济岛战俘营里,关押的主要是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战俘,内里关系错综复杂,仅志愿军内部,便分为国共两派,打得不可开交,并因为遣返问题,直接影响了朝鲜战争的谈判进程。最后自愿遣返的结果是,大部分战俘去了台湾,少部分回到大陆,之后是截然不同的境地……扯远了,这部分压根不是《摇摆狂潮》涉及的内容,影片中志愿军只是作为一个符号出现,便是那个爱跳舞的小胖,而片中舞团的成员,则包括韩国民间艺人、死硬派人民军、韩公主和不得志的美军士兵,各种意识形态和现实利益的冲突,都化作了轻盈的舞蹈,有一种虚幻的美感,正所谓艺术无国界,舞蹈是可以超越意识形态的。高潮的歌舞编排非常漂亮,这也得益于姜炯哲对镜头语言的高超运用。遗憾的是,姜炯哲太想重现《阳光姐妹淘》结尾那种放大招式的煽情效果,为此前面不惜加入了大量的暴动和血腥场景,想以此作为反衬,烘托结尾舞蹈的单纯和美感。但这同时也消解了舞蹈之后舞团被美军屠杀的悲剧感。但瑕不掩瑜,作为一部反映南北关系的影片,能选取歌舞这个独特的角度,已属难得,况且整体完成度至少已经达到了姜炯哲的中上水准,在整体平庸的2018年韩影当中,绝对是值得一看的佳片。

结尾的舞蹈,编排相当漂亮

《摇摆狂潮》中夹带私货的自我致敬

未完待续……

任丘
作者任丘
101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任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