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妈来美

阿又。 2019-02-26 13:42:18

在奥斯汀小农村呆了快4年,

直到快要离开,我那逼我来美国的老妈才来看我。

当年她一直念着我出国,却因为身体原因连毕业典礼也没能来一次美国。

这次终于能赶在我离开德州之前来看看我。

来之前,我就做了将近11页的攻略给她。因为我真的很紧脏很紧脏啊!

我妈,一个一句英文不会,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从没出过国门的射手座中国大妈。。。

接机篇

因为考虑到转机对她来说来困难了,我们特地飞去了LA接她,顺便来当地面试旅游。

在机场等了老妈1小时,她用不来手机,不知道是加拨0,还是001,还是1,所以根本没有联系到我。

(TIPS:国内手机的话,应该是在美国号码前面加拨1,或者什么都不加,而不是001/0/01)

我和老公就在“到达”这里干等,看了有几百号各色人种,眼睛都花了。

不过她还是蛮厉害的。老当益壮,而且一点不怕生。

到了以后她一眼看到了Eric,Eric也看到了她。他们两倒是相认的比我快。

穿了一件90年代的花色底羊毛衫。到了以后精神特别好,行李也不让我给她拿。

一秒钟就融入了,适应极快,明明到美国不到10分钟,好像是当地人一样。

三周时间。

总体还是很骄傲的!

洛杉矶篇

落地后,没有嫌弃旅馆脏。乖乖的吃了我给的褪黑素倒了三天的时差。

对于我们在LA的行程也是尽量配合。

最后一天在SANTA MONICA叨逼叨了一下,因为海风吹得她骨头疼,

一个人躲在停车场不肯去海边。

其他其实都算不错。

亏得老妈来LA,Eric和我都成功拿下了OFFER,高高兴兴把家还!

Eric先接到的电话通知,当时在开在高速上,接连几天下雨的LA竟然出太阳了,真正儿是好兆头!

老妈像小孩儿一样一上车就打盹,估计还在倒时差。怎么都叫不醒。

当得知Eric拿到工作,我们可以搬家来加州的时候终于清醒了,大叫“好好好,我不睡了!真好!果然我天天念经,你看有用吧?!“

接着带她去CHEESE CAKE FACTORY吃了芝士蛋糕下午茶和熔岩冰激凌。

一顿下来才20刀不到,很实惠了!热柠檬茶和餐前面包(好吃到爆)都是送的!

隔壁桌这么巧就坐了一个上海大叔带他的老父亲在吃晚饭。毫无违和感。

奥斯汀篇

回奥斯汀以后她称这里是“大公园”,才不是“大农村”。意思是我冤枉这里了。

每天给我们煮饭烧菜洗碗,没有无聊想家的时候。把我们喂得饱饱的。

糖醋小排,青菜年糕汤,上海小馄饨,红烧大排,天天变了法的给我们翻花样,吃的ERIC不要不要的。一想到老妈马上要回去,我的胃最先就惊恐起来。

教ERIC包馄饨。一边包一边下。可有意思了!ERIC表示太好玩了,绝佳的BONDING时机,(此处闪现CRAZY RICH ASIAN的场景) 当时就想,如果老爸也能来就好,或者更多家人一起在就好了。三个人还是冷清些呢。

老妈不喜欢逛街买衣服,(因为她一件衣服能穿20年,LITERALLY), 但她喜欢逛超级市场,大德州的HEB没有入她眼,COSTCO让她大呼“东西好的不得了。特别是肉类区域。。。三文鱼那叫一个新鲜。” 中国超市也得到了高度评价。逛超市的意义在于,她可以教我什么菜是什么,可以烧什么。不然的话,菜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比如有个叫豇豆的菜就是我一辈子也不会买的。

带她去大学UT转了一圈赞不绝口,说我到这学校此生无憾啦之类的。去图书馆装了把文艺青年。

最激动的是看到学校的乌龟池塘,可爱的不行,还想去伸手摸人家,幸好我明令禁止。

她说看到乌龟是长寿的,我说必须的!

德州大学的乌龟池
主楼图书馆

休斯顿篇

为了去休斯顿家看ERIC爸妈还学了五六句英语。很能说了。

SANK YOU,

哈LOW, I'M JUDY.

EX CUS ME

HOW ARE 油.

教他爸妈按摩,养生,做保健操,撞树。

还把人家家门框都搓的差不多了。

真的服了她。

竟然获得了他们的一直青睐,觉得我老妈很有魅力!!!

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听别人这样肯定她,

一般在邻居眼里她都是个说话不带滤镜想什么说什么的奇葩,但是亲家们却欣赏她的诚实豪爽。

也是很多年没有见过她这么灿烂的笑容。

原来我妈笑起来 真的是美女呢,牙齿这么整齐白净的。

可惜她大多时候都是个抱怨挑刺的满脸苦涩。

记得我教她用牙线的时候她下巴抬的老高,都看不见镜子了。然后我们同时大笑了!

她笑的前仰后合,我都能看到她的牙肉了!真的很可爱!

写在最后

从上海到洛杉矶,洛杉矶到奥斯汀,再到休斯顿的公路旅行折回奥斯汀,最后去洛杉矶转机返回上海。

这一路,真的辛苦她了。但是她腿脚比我还快,依旧精神抖擞。在奥斯汀的日子没有一天不做饭不洗碗不持家的。这一代人的自律和勤劳真的让我自叹不如。

我的老妈,其实很棒。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两家人变成一家人在圆桌上开开心心吃CHURCHES炸鸡的场景。她把炸鸡啃个精光。作为一个从来不爱吃肯德基的人。

我永远不会忘记,Eric的妈妈目送我们离开的时候泪目了,然后我妈也跟着哭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妈在我不在的时候竟然开始教Eric妈妈做起了抬腿运动。

我觉得我对她了解的真的不太深刻。

原来她可以接受美式BRUNCH,可以吃PANCAKE,还可以吃炸鸡!

原来她曾经看过一部经典墨西哥电影叫《冷酷的心》

原来她喜欢吃橙子味的巧克力

原来作为佛教徒的她竟然有兴趣去教堂参观

CAFE JAVA的德州式BRUNCH

原来在我心目中,全世界最苦逼的两个人就是我爸妈了。他们的怒目圆睁和眉头紧锁是我对成年男女的最初印象。

原来,人是可以改变的。随着环境,他们可以变得更可爱。

那是我一辈子,都不曾想象的,她的容颜啊。

MOUNT BONNELL山顶

.

.

.

P.S, 这些年,我疏忽了事业,疏离了朋友,只是没想到,能够收获重新认识父母,让他们再展笑颜。

也从未想过,能够有这样温暖的两对父母相亲相爱。

感恩!❤️


后记

昨天,送老妈回国。

离开前一天,带老妈去MACY逛了一圈,买了一个名牌包包。在80刀的GUESS和140刀的DOONEY&BOURKE之间,她说要买便宜的。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老妈是喜欢那个贵的!

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帮她买了那个贵的。回到家看到Eric那叫一个嘚瑟,这是她人生第一个名牌包包啊。在那之前老妈的包都是布做的。

凌晨3点就早早起床,搬家和重新回到职场的压力下,我重感冒了。可能是最艰难的一次搬家。送机加上生病。但是内心却是平静和喜悦的。

洛杉矶机场转机真的能让人头头转,老妈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

行李在一个地方放下,再到另一个地方登机。因为我不熟悉情况,绕了好几个大弯,多走了10分钟的路。老妈明显不耐烦了,开始嘀咕起的我的不是来。此时,她已经跟我奔走的满头大汗。

原本的我,肯定又会满血复活和她吵架理论。如今的我,疲惫不堪之外,只是觉得不值得。

让她说去吧,她开心就好。

安检门口拦下了没机票的人。我主动向老妈索要了拥抱。她对我总还是严厉多于温情,不像是她给ERIC的拥抱那么结实矫情。

我目送着老妈过关,上电梯,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的不放心。强调了一遍又一遍,“登机口在133,不认识就拿着英文小纸条问人。看到星巴克就可以去要点热水了。”

而她呢,头回也不回,也不看我。没有一丝多余的温情和留恋。

果然是,亲生的老妈。

14个小时的飞机,老妈安全抵达上海。据老爸说,状态不错,笑吟吟的,又拒绝坐出租车,一路坐了地铁回去。

嗯,果然是,亲生的老妈。

老妈和老公,非常和谐!
阿又。
作者阿又。
87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97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7) 添加回应

阿又。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