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lewoo:我与电子书的故事(2003-2011)

千上万下斋 2019-02-24 12:59:50
本帖最后由 anglewoo 于 2012-3-29 13:11 编辑

1.我与电子书的故事(2003-05)

与一些大牛相比,我3个T存量的电子书确实不算多的,甚或还会被人鄙视的。楼下如果有人想赞叹,那只能说明你见识太少,而不是我的电子书多,对此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我与电子书的故事其实也没有曲折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比如瑚琏兄在一根电话线一只拨号猫的时代攒出那么多让人瞠目结舌的大套,我是没有经历过的,我第一次接触电子书的时候,已经进入宽带1M了。但我还是想聊聊我那些电子书,有时候,我们也许迷恋的不是记录的内容,而是记录本身,正如我大一的时候写了一首116行的长诗寄给那位高中时代曾经暗恋过的女孩,当年奋笔的时候感动得自己热血沸腾,但我必须承认,那些句子现在已经成为记忆的碎片,绝大多数都不记得了。这种感觉,推荐大家听张学友的一首歌:《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攒电子书是在十年前的2002年,那时候的我刚刚告别了猫迎来了宽带,现在下载速度动辄1M甚至有人达到4M还嫌慢,但你知道当年下载速度从5K到120K的感觉吗,就好像夏天灌冰啤,从天灵盖爽到脚后跟。

那时候有个叫北极星文库的网站,里面好多都是CHM格式的,对于一个电子书菜鸟来说,我对制作这些玩意儿的高手佩服的五体投地。好多我只闻其名未见其纸质书的资料,居然如此之多,当时几乎天天去看这个网站有没有更新,如果现在让我搜一下硬盘,我估计尚未删除的存货应该还有一些的。

到2003年,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接触了两个东西,一个是E书时空,那个界面比CHM做的还好,文字排版也更专业,里面还有插入一些图片,最厉害的是,那些EXE格式的小东东,动不动就是XX合集,比如金庸啊古龙啊四大名著啊什么的。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你知道,当年我是多么的菜鸟,买了一张光盘里面有PDF文件的金庸全集,我导入电脑却不会用,原因是我根本不知道PDF文件是需要安装ADOBE文件才能看的,跟我以前用的那些CHM和EXE文件是不一样的。后来请教了人才学会了,原来有一种电子书叫PDF。

2004年,我攒电子书发生了本质的变化。这一年我考上了研究生,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本科不学中文的,什么从目录学入手摸索治学门径对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我新生入学的时候就干了两件事,第一,读陆侃如夫妇的中国诗史(现在想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会读这个,呵呵),第二,读一大堆良莠不齐的目录学书,什么书目答问四库提要都没听说过,但就是靠这点习得的知识,这才知道原来论语可读杨伯峻,庄子可读曹础基。这一年我接触了一个新玩意叫FTP,当时也是别人介绍的软件和使用方法,我必须承认,FTP为我打开了一片更广阔的天地,我非常清楚的记得,通过FTP我知道了原来除了PDF之外还有一个叫超星的阅读器,还有一种与PDF像孪生兄弟但不能用PDF打开的电子书格式叫PDG。当然,当时我接触到的PDG格式的还是很少,FTP里绝大多数都是PDF。当时的资源实在太多了,下载不过来,那时候第一次觉得1M的带宽下载速度太慢了。

2005年,我接触了一个叫读书中文网的网站。突然发现,FTP在这个网站面前就像小儿科。大家都知道,FTP匿名登录的一般比较少的,有些登录了可能里面很多资源不是你想要的,最关键的是FTP必须时对方开机你才能登录,对方的服务器如果关机是无法登录的。由此可见,24小时开放的读书中文网不啻是一个开放的宝藏。我想,建设之初的读书中文网不拘线程的批量下载,对现在的书友来说,是想也不敢想的令人羡慕的发指的神话。我初成规模的电子书,很多都是用快车从读书中文网批量下载的。印象比较深的还有一个什么百灵书库,很多也是PDF的实体书扫描的电子书,那时我有一个花700大洋买的40G移动硬盘,当年很让同学羡慕了一阵,不多时就撑了将近30G,当年我的一位老师还在川大读博士,攻读的是宋代心学学派的文学研究,我向他贡献了当时搜罗较全余英时的资料,黄庭坚全集,萧一山的中国政治思想史等等。当然,有些同学对电子书不太感冒,有一次跟一个同学无意中说起我有啥啥啥书的电子版,他很疑惑的问这个在电脑上怎么看,并明确婉谢了我的好意,后来我就再也没有主动向他推介我的电子书了。

未完待续。

1、网速已经开始到20m了,我现在用的4m,下载也感觉不到多快。

2、我电子书不是很多,只有1tb左右,主要是在爱如生上下的,之前下的都删掉了。

3、电子书需要有看电子书的设备,电脑上确实看不了。现在正在犹豫dxg和newpad。

2.我与电子书的故事(2006)

我一直把2006年这个年份作为我收集电子书的元年。因为这一年我才正式知道瑚琏大佬的石渠藏简。这一年我才正式知道电驴上有一个资源叫续修四库,这一年我才正式知道有个网站叫中美百万,还有一种电子书叫做DJVU,这一年我才正式知道台湾有个有限开放下载的硕博论文系统,这一年读书中文网关闭了(其实是关闭了一段时间,后来又重出江湖了,熟悉此事的可以八卦一下),这一年我注册了国学数典(当前我的注册时间是2007年,但我记得曾经国学数典也不知啥原因关闭过,这个ANGLEWOO的ID是后来注册的,这段历史请熟知内情的大佬说明,或者我说错了,请驳误。)另外一小细节,这一年,我接触到了国图的NLC格式的电子书。

我记得当时发现石渠藏简才真正知道以前下载的除了少部分书以外,大部分都是浮云。电子书,要找就找凭你自己的财力和条件找不到的那种书,比如丛书集成新编续编三编诸如此类的,而瑚琏的存货给我打开了另一片天地。曾经的我如果没有今人点校本,我基本不会读刻本,但瑚琏却让我在小径交叉的地方误打误撞进了一座花园。很多年过去了,与兰园等小朋友相比,虽然我痴长几岁,但我读刻本还是幼稚园级别,但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在我们那届研究生里连史记都要读白话翻译,就读刻本而言,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的。这并不是我经常去资料室或图书馆坐馆,而是得益于石渠藏简的精品资源,趴在手提上一行一行乌龟法读书的结果。那时候多笑傲江湖啊,当我跟同学吐出一串一串的台版书及其作者的时候,他们很疑惑的问这些书图书馆有么?我的那种精神优越感陡然扩大数倍,呵呵。

2006年电驴上出现了一套泽被后世的大书,续修四库全书,那时候带宽实在不行,我清楚的记得只下载了经部诗类,其他的都付诸阙如。当时我向广大师友隆重推荐,但反响极其平淡,我突然发现在这个学校,找个人谈电子书是如此困难,矫情的说一句,我有点拔剑四顾心茫然。当时时间精力和机子硬件条件不够,没有全部下载,现在我收全了,这个细节,以后再说。

我记得中美百万我是从读书中文网看来的,很惭愧,当时我根本不会下载,眼见了一坨一坨的目录在眼前飘过,就是不知道怎么下载,不知道DJVU是个神马软件,后来好像有个什么教程,教你如果进入源代码找到一个什么字段,然后用快车批量下载单页DJVU,然后再找个工具合并。这个技巧我学习了很长时间才摸会,那时候是暑假,晚上吃完饭我就在电脑旁一直捣鼓,后来终于成功做出了一个从中美百万的书,那时的激动溢于言表。不过同样的道理,毕竟我不是发烧友,我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去端中美百万的服务器,呵呵,就是学习了这个技巧,发现自己去下载太麻烦,后来放弃了。

台湾的那个硕博论文系统我学的还算快的,这里不得不说说,虽然它不是电子书,但我觉得这也是对我帮助很大的。我的硕士论文做楚辞,在这个系统里我下载到了吴旻旻的香草美人与抒情传统,博士论文,根据一些有效信息,我知道她硕士论文做的是汉代楚辞学研究。刚好我的硕论选题就是这个,无巧不巧的,我知道了她的EMAIL,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给她发邮件,希望索取其硕论以做参考,并承诺绝不抄袭,半个月过去了一点回音也没有,以为没戏了,后来居然吴老师给了回信并附了她硕论的附件,当时觉得网络实在太神奇了,坦白说,我的硕论号称做汉代楚辞学,但我只是从贾谊做到王褒,算是西汉前中期一段,根本谈不上是“汉代”,与吴老师的硕论相比差远了,后来我毕业了找到自己CNKI上的硕论,给吴老师原邮箱寄过去并表示了感谢,一是让她看原件证明自己没有抄袭,二是对她表达我的感谢。但这一次倒是真的没回音了。这个硕博论文系统,我花了巨大的精力扒拉了很多资料(几乎抱着竭泽而渔的想法,攒到现在可能有1000多篇,当然,肯定还是有很多遗漏的),我一位师姐做史记中的女性形象,我主动提供了一篇类似的台湾硕论给她参考,她那届答辩的时候,我导师点名要我当书记员(原因是那届学生有两三个题目有点偏,他认为别人当书记员可能记不清楚,呵呵),她答辩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有“借鉴”的地方,当然,那些答辩老师们是不知道的……后来我再也不做这样的事儿了,感觉像当了帮凶似的。

这一年我的40G移动硬盘第一次感觉吃紧,塞不下了,我的手提是个20G的老机器,D盘也不够放了,2006年的下半学期基本上没怎么下书,因为还面临着写硕论等要紧的事情。

至于这一年关于读书中文网和国学数典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的事情,我确实不清楚,等知情人士解惑。

3.我与电子书的故事(2007)

2007年,我毕业到了上海,女朋友(就是现在我孩子他妈)还在读大三。你知道一个单身汉很无聊的,晚上不是在单位就是在租的房子用个小破手提谋杀TVB肥皂剧——感谢单位的光纤,当时用BT下载了很多这样的东东。

你知道那时候1M的速度对我是不可想象的,我感觉这份工作找对了,呵呵。单位的电脑是80G的硬盘,光纤网络,白天上班时间普遍有500K左右,晚上下班时间一般都是1.2M的速度,终于,我有机会下载一些大套了,那时候是我下载的黄金时代,电驴上的1300册续修四库以及任真扫描版的pdf或TIFF都是集中在这个时期下载的,电驴整宿的挂,一堆续修四库,考虑到服务器的问题,可能也就一个星期左右全部扒拉了,任真那些高清自扫版的台版图书,我印象中几乎穷尽了,漏网的不多。另外,这个时期我基本在国学数典潜水,不太活跃,年底在读书心得版块发了一个读书入门阶梯,首发还是在北大中文论坛,转过来的。

这一年的事情说起来有点敏感,第一,我们办公室有一个40G的移动硬盘,同事几乎是不用的,长期放在我抽屉里,现在稀里糊涂的我据为己有了。这种东西进不了固定资产细目,没人管的。第二,我在单位打印了不少东西,整套的春秋左传注啊什么的,就这么咔嚓出来的,以及后来整套的毛诗后笺,整套的李太白全集,等等。第三,我的域名成为了信息中心关注的对象,虽然我从来不在单位下载AV,但我的流量太大,信息中心禁掉我的域名不止一次了,说实在的,这个还是有问题的,作为我们单位对保密是有要求的,这样下载人家会怀疑你甚至对你提出质询的,其实后来我除了不断打印以外,在单位下载就收敛很多了。

我印象中,这一年我关注到一个叫先秦史论坛的新资源,里面有台湾新文丰的丛书集成三大编,但当时附件分割太小,又不能批量,只能一个一个去点,太麻烦,当时想想就放弃了,四库存目丛书也是这个时候不知在哪个地方关注到的,同样因为部头太大,当时放弃下载。

所以这足以证明,我不是那种骨灰级的电子书下载者,把机器下载到烧掉的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读书的时候我与文艺学专业的一位硕导关系不错的,他也挺喜欢我,这一年的上半年毕业前夕,我拷给他20G左右的东西,不知道现在怎么样,长期以来我都致力于在老师和同学之间推广电子书这个东西,显然我这种人当销售是会失败的,呵呵,毕业工作后,我所处的环境是不可能有同道,但幸运的是我并不寂寞,因为有国学数典……

4.我与电子书的故事(2008)

坦白说,对大多数普通中国人来说,2008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平凡,512的地震和88的奥运其实离广大老百姓真的挺远的。对热血青年辞掉工作直奔汶川我是佩服的,绝没有揶揄之意,但据说有人辞掉工作为了在家更好的看奥运我就不敢苟同了,当然,这种事情见仁见智吧。

2008年我女朋友毕业也来了上海,不过她很可怜,本身就已经低薪进入职场了,年底就碰到金融危机,被裁员了。我的压力陡然增大,坦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我脑子有动摇过,但最终觉得还是应该担负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我鼓励她不如一方面韬光养晦,一方面再努力找工作吧。10月4日,她成了我未来的孩子他妈。

这一年我的工作很平淡,基本属于没什么建树吧,倒是在上海买了个小房子,算有个窝了,终于在“家”里用上宽带了,呵呵,下班回家就捣鼓电子书,我女友也曾抱怨我是不是像那些不良少年一样有网瘾。

这一年我开始在国学数典活跃了一些,我很清楚的记得一个小事。我一个老师为了下载数典的敦煌文献,试图发帖赚点ADW,但他的文章太烂(不够劲爆吸引眼球),呵呵,灌水又不多,被奖励的完全不够,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不可能下到那些庞大的资料的。后来我曾在他的帖子下面说了些话,有个书友在站内给我消息,称可以给我的老师转ADW,我突然感到很神奇,网络的世界比现实世界还要温暖。后来据说他给我老师转了1000ADW,也给我转了一些。我突然一夜暴富。有一次我在网上遇到他,他明确向我表达了谢意,称不止一个给他发邮件愿意襄助,ADW攒的变成了暴发户,从可怜的几十个变成了好几千,而且据说三言还专门刻了好多的敦煌文献的光盘寄给他,他惊诧之余更多的是感慨,给三言寄了本他浙大的博士论文做一段电子书缘的纪念。

另外,我那个读书入门阶梯的帖子似乎盖楼的挺多的,这也给我信心,我也经常在自己的帖子里,按照1楼的体例,又发了很多回帖,谈文心雕龙西厢记诸如此类,得到大多数书友的错爱。

这一年我进入了数典的好友群,认识了很多人,难以细数。但我很清楚的记得,下载电子书却不多。数典的“阿堵物”和“莫奈何”制度,有些书还是让我望洋兴叹,而且确实这个事情与工作无关,时间精力不够,不可能都趴在电脑前干这个。倒是经常去爱如生,呵呵,据说很多资料都是有人从数典搬过去的,还有中美百万,而且附件切割往往比较大,甚至有些好几百M的文件都有,那里基本特色以刻本为主,我的很多刻本资料都来自爱如生。

差不多的经历,只是比较早来到论坛,书下得多,读的少,时间也就这么过去了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

好长的故事。

我想。坐拥书城不如退而读书。

倒是很多书 下载了之后 说不定什么时候用得到。

本帖最后由 maxun 于 2012-3-26 10:49 编辑

感叹楼主的电子书经历。国学数典里的回忆给人很温暖的感觉。

还有其他熟悉的名字。

中美百万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下载。

anglewoo兄文字使人温暖。很多经历大体相同或近似。电子书也勾起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

相似的经历。记得2007年看到四库系列四大丛书时超级兴奋的,更不用说那两大套方志系列了。最近下得少多了,这就是搞文史的好处,原始资料毕竟是有限的,2-3T就够用了。

哈。我从07年左右开始放弃下书的。。真正疯狂是04-06年。当时都是刻盘,上传下载,不眠不休。。

发表于 2012-3-26 12:48

5.我与电子书的故事(2009)

2009年可以说是我在数典最活跃的一年,几个原因,第一,在群里我属于活跃分子,喜欢臧否人物(也满嘴跑火车的犯了不少错误),第二,在乐园和天禄书院等地方发了一些帖子,蒙书友错爱,第三,我介绍我老婆进群玩,也在乐园发了点口水帖,制造气氛,第四,最关键的是这一年我所在的机关单位机构改革,我们单位被拆分了,新成立的单位迟迟未任命一把手,整个单位瘫痪了7个月,基本没人干活,天天上班就是玩儿,每天就是刷乐园的帖子,印象深的是老常的横空出世,与大家互动甚欢,2005年我在读研究生,在人大复印资料上看到他的一篇文章,惊为天人,神奇的是毕业后居然在这样一个平台上与其本人认识了,属于既看到了蛋又看到了下这个蛋的鸡的幸运,我记得当时跟其讨论楚辞方面的一个问题,居然让我抓到一个小BUG,后来老常说这个文章他自己校对过一遍,交稿的时候编辑校对过一遍,居然还会有这么个小BUG,他也觉得很意外,呵呵。

我说了,这一年工作上很空,在单位下了不少东东,比如爱如生论坛的四部丛刊初编很多是这个时期下的,民国版的丛书集成初编全套,新文丰的丛书集成新续三编也基本是这个时期凑齐的。

当时印象比较深的有几件事情,第一,在数典这个平台认识的网友从线上发展到线下。比如当时我还给停云介绍我老婆的闺蜜当女朋友,当然啦,停云同志没看上人家,呵呵。第二,与月鸟、三言和水镜门生第一次见面是相约逛当年的上海书展,相谈甚欢,后来有一次还约了文庙周日书市。那次三言居然淘到30块钱的中华影印版的三册全文选,属于捡漏,羡慕啊。第三,十一凑起了一堆人聚会,见过很多的蛋,终于见到那些下蛋的鸡了,呵呵,包括杭州的苏鲁支来了,西安的兰园居士来了,这个死兰兰我给他打印了一坨考研外语单词,和一坨续修四库本的八千卷楼书目,还给三言打印了一套平津馆本说文解字。

这一年我与老常交换过两次移动硬盘,500g的,不大,感谢老常,我的续修集部基本来自于他,一套全宋文360册,四部丛刊初编的集部的大部分,四库存目的经部和史部以及子部的大部分。

这一年我那个500G的硬盘出了两次问题,第一次是在冻老大的指导下搞好了,第二次是彻底不行了,搞来搞去搞不定,冻老大,月鸟,月萧客诸君都帮我想办法,搞到后来身在上海的JOY小朋友到地铁站跟我见面,把我的硬盘拿回去数据恢复搞好了,后来他硬盘还回来我还请他吃了个饭,原来这个小朋友是重庆南开中学毕业的(熟悉重庆三中的人应该知道这个学校有多牛逼),高中获了个什么理科的全国学科竞赛第一名保送上海华东师大,可惜外语太差,长期考研外语搞不定。

对我来说,2009年是攒大套的年份,500G的硬盘迅速吃紧,小移动盘啊,电脑硬盘啊什么的都快装不下了,终于出手买了个750块的1T盘,回想当年我700块买的40G硬盘,在这个通货膨胀的时代,我恍惚觉得钞票购买力是不是上升了。

这一年对我攒电子书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认识了暇日绮愁,未来2年,就是他害我又买了两个硬盘,呵呵.

6.我与电子书的故事(2010)

2010年对我很重要,我当爹了。很久以前我在数典用的头像是我老婆读大学的一张看不清脸的朦胧照,呵呵,后来用过一张我儿子生下来3个小时的照片,后来换了百日照,后来换了一张8个月的棚拍照,后来换了一张11个月在世纪公园拍的生活照,现在这张是周岁照,我儿子出生的24小时之内发了一张肉球球的照片,版主汉魏风骨对所有跟帖祝福给了ADW奖励,我也给围观群众发放了一点福利,普天同庆一下。

这一年我本来考上海某有钱有闲的部门的公务员职位,笔试第一,而且我还找了一个领导帮我牵牵线,他原来是上海某领导的秘书!不过很可惜,我以为很有希望的,结果被告知刷掉了,原因呢是我面试表现不好,好吧,在冰冷的事实面前,我也只能承认是自己面试表现太差了。后续的情况是,2011年我又去考公务员,发现该部门该职位又拿出来考了,说明2010年野无遗贤,2011年重新再招了,呵呵。

2010年我一年就买了俩1T盘,原因是我认识了暇日啊,小石啊,五笔啊,鬼才啊等等大佬。

暇日最喜欢跟老汉和老艺打情骂俏,很多人叫他暇姨,我都叫暇叔,暇叔发书的架势属于会让人血压升高的那种,一发一大坨,大图啊平底锅啊应有尽有,具体的就不说了,反正我从此痛恨家里1M的带宽,全速下载只有120K左右,5个线程每个文件分摊到30K左右,看着暇叔老显摆他4m的网速我就想把自己的电脑砸掉。很吓人的书可以说几个,比如全套的通志堂经解,来自于哈佛大学的,文件大的吓人,从秀秀竭泽而渔来的中华书局上海古籍等著名出版社的东东,还有全套的截止到2000年的中研院的资料汇编,还有儒藏系列的历代名儒年谱、地方志资料等等,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小石头博士的存货最有特色的是他把文件名标的工工整整,让人一目了然,如果做论文,写参考文献直接粘贴过去就可以了,可见小石头是个很严谨的人,印象最深的是他把秀秀的台版书按照学生书局、文史哲、艺文这些出版社归类搬家搬过来了,下载让人焦虑不已。

五笔最强大的是他的网速,有人求书时他都是第一时间拔刀相助,上传又快。

鬼才我时见过一面的,个子小小很聪明的样子,据说他的网络很龟的,但传的书却不少,估计电费也花费了不少吧,呵呵

另外老常已经迅速从菜鸟成长为一名资深应助者,好多大坨的资料我都来自于他

飘摇的剑曾经把他从国学端的刻本丛书挨个儿发了一遍,我基本全部笑纳了,丛书集成毕竟有点汗漫,这个一叶一页的刻本绝对是居家旅行必备的。

天人合一把他以前的光盘存货发了一圈,虽然看上去比较眼熟,但我还是下载了,宁可重复不能错过,呵呵,比如全套的会要系列,很全的引得系列,很全的索引系列。最近我发现,做研究没有索引真的死路一条,除非你真有时间像清儒那样几十年做一部经疏,呵呵。

我的贡献很小,但也不是没有,我曾在公务员考试被毙掉尘埃落定以后,用单位的网速把手头一些台湾香港学术论文发了一圈,基本已经把存货出清的,我相信很多资料大家都有,但可能一些书友是没有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

以前我都不太整理电子书,从这一年开始,我花了大量时间去归类,建文件夹,吸收以前硬盘死掉的教训,重要资料备份等等,虽然有了孩子不能像以前那样时间随便谋杀都没关系,不过呢,趁我老婆回老家避暑和避寒的两个时间段,我一个人呆在上海每天就搞这些玩意儿乐此不疲。

其实很多人会问,这么多书拿来干嘛,确实,很多书可能这辈子都用不上,但其资料意义可能不是电子书发烧友所能理解的,这一年我还有意识的做了几个实验来证明电子书的强大,比如我用手头有的电子书,找到了所有现存的郑玄六艺论的全部辑本,是全部哦,另外还找到了现存的郑玄诗谱的全部辑本,是全部哦,没有电子书我这条件怎么搜的齐全部啊!山东的冯浩菲有专著郑玄诗谱订考,我看了他的辑本还没我搜罗的多,另外刘毓庆的历代诗经著述考里涉及到郑玄的诗谱,我还发现了一处小错误(我判断可能是校对错误,呵呵)。我还通过检索等方式,找到了大部分敦煌文献白行简大乐赋的资料,虽然不全,但做研究其实足够用了,号称想做校注的,但我这水平恐怕是不行鸟。

7.我与电子书的故事(2011)

2011年有三件事值得一说,第一,我终于考上了公务员。对我来说,原本的工作不会比公务员差,但因为我考上公务员,所以我一家三口都成为了上海人,我不是说我很想成为上海人,其实不怕大家不相信,考上公务员我的待遇只有下降没有提高,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再妖魔化上海的公务员了,贪官污吏与我等一介草民无关,我们是体制中的被统治者。扯远了,上海的一张户口对我而言真的不重要,但对我儿子很重要,我可不想让他读幼儿园的时候,到公办幼儿园报名老是被“户籍优先”一条卡在队伍的后面,后续的小学中学也无忧了,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户籍制度不是要改革了嘛,呵呵,请注意这是上海,一个拥有不久的未来铁定突破3000万常住人口的上海!

第二,我终于换了房子,虽然我也痛恨高房价,但毕竟我要感谢高房价,让我的一个小破二手房翻了将近一倍,一买一卖换了个一手房,面积增了20平,从房间来说,刚好增加了一个书房,其实自住的房子没什么吃亏便宜,我高价卖,同样也是高价买,近一年总体我这新房子是贬值的,当然,我那小破二手房如果不卖,贬值的更厉害。

第三,今年是我在工作上最有收获的一年,我从来没有这么深入的搞过调研,也从来没有写过什么巨重要的公文文稿,今年算是锻炼了不少,提高了不少,我现在的单位,相对比较封闭,现在我经常向同事贩卖一些以前积累的老本,其实都过时了,但对他们来说还很新鲜,现在确实工作方面的资源不行,干我们这一行,离权力中心太远,不知道领导在想什么,你写的公文就抓不到点,就不能引起领导的注意,你这单位的地位就不高,汗,这事儿不能说的太细,呵呵。

今年在电子书的积累方面,最郁闷的是暇叔和老常的出走,今年退群解散群的事情屡有发生。暇叔是骨灰级,老常是钻石级,发的书都动辄上万几十万的那种大套,他们一走,我等就么有渠道积累了,不过倒是经常见他们在学乐酷玩应助,幸好我资本还算雄厚,有时候砸几百上千点数去买一套书,还承担的起,关键是在秀秀面前我依然是菜鸟,对所有的试读我都不会下载,也没有神马高级软件,不能挖到最新的书就不能应助发书,也就不能赚取点数去下载更牛逼的书,这对我是个大问题。现在家里还闲着一个2t的硬盘没有用,那是我离开老单位之前单位给的一个小礼物,呵呵

对我个人而言,2011是个人生的转折点,但对电子书的积累而言,此年乏善可陈,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动作,可能要感谢上海搞智慧城市工程,家庭光纤20M,我可以从数典爱如生终于配齐了基础的大套丛书比如四部丛刊初续三编,四库荟要啊,四库存目及补编,还有爱如生那些民国杂志,新浪爱问共享资料也扒拉了很多,这些可能大佬们很多年前就有了的东西,今年我配了不少。

对了,今年我买了个IPAD,我本来以为自己不是果粉的,但我不得不说,用IPAD看电子书,你就不想再用其他的了,玄玄曾经说台湾要出一个神马A4纸大小的电子书,我等啊等,花都谢了都没等到玄玄的下文,不过现在有了IPAD,那个都是浮云了,我在IPAD里面导入了楚辞文献集成,全元文两个大套,导入了顾颉刚日记和夏承焘日记,读的多的是夏承焘日记。大套可能现在时间有限无法地毯式阅读,以后有机会可以把60册全元文里的诗经研究的资料勾出来。

——————

朴实干练真切的文字,似乎把已逝岁月的河流淡淡的反照出来,让人情不自禁从头读到尾,意犹未尽......

FTP,百灵书库,读书中文网......,似曾相识燕归来,无可奈何花落去!

好久没来下过书了,曾经废寝忘食下载的书已经灰飞烟灭.从零开始又以零结束.再也提不起攒书的欲望了.看了楼主的帖子,才想起自己曾经是多么地疯狂上传下载。

千上万下斋
作者千上万下斋
72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千上万下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