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女症杀人狂:死的那71个,在我心里都是妓女

魔宙 2019-02-23 20:05:59

警察在一条河里发现了3具女性尸体,她们生前都是脱衣舞娘。
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从1982到1998年,一共杀了多少个女人,连凶手自己都记不清了。
他是个极端厌女症,他说杀女人是为了释放压力。

本文作者:徐浪

本文首发:公众号魔宙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大家好,我是徐浪。

快过年那会儿,很多人陆续返乡,包括一些特殊职业的姑娘小伙。

我为什么知道这呢——出于对特殊群体的好奇心,我以前找一些失足的姑娘和小伙聊过。

对他们来说,每年最觉得满足的部分,就是逢年过节能带很多钱回到老家,在新年结束之前,作为父母的子女,活得“像个正常人”。

而处在“工作状态中”时,每天都很紧张。

除了用身体赚钱,时刻都要注意安全问题——男性还好,女孩们面临的问题尤其严重。

有些客人会在性交易过程时,偷偷摘掉保护措施。

有些人在电话里非常害羞,上门一看,屋里坐了三个彪形大汉,但只交一个人的钱。

2011年,《中国新闻周刊》的记者采访了十几名性从业者,几乎每个人都有被抢、被强奸的经历。

学者潘绥铭描述中国性工作者生存状态时说:“首先是生存,第二是保证不被杀被抢,第三才是防范性病、艾滋病”。

其实中国情况还好一点,美国作为连环杀手第一大重灾区,性从业者的安全,就更成问题。

80年代,很多无家可归,染上毒瘾或酒瘾的姑娘做了性工作者,在路边拉客,靠搭便车时提供性服务赚钱。

洛杉矶、纽约、旧金山、西雅图是当时的四大性从业者聚集地。

我今天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西雅图。

1982年8月15号,41岁的罗伯特在西雅图一河里划船。

快到岸边时,他觉得水底好像有东西,侧头看了一眼吓傻逼了。

水里有双眼睛,正直勾勾盯着他。

他壮起胆又看了一眼——水下的石头里卡着一全裸的姑娘,两眼睁的很大,头发像水草一样,跟着水流一漂一漂。

罗伯特心想,这可能是谁家不要的塑胶模特,就用船桨怼了两下,结果船失去平衡,一下翻了,罗伯特掉在了“模特”旁边。

他下意识摸了把模特,冰凉中带着滑腻,像泡发了的馒头——绝对不是塑胶。

他往旁边一瞅,离尸体半米远的石缝里,还卡着一具半裸的少女尸体。

发现尸体后,有人画了相关漫画

罗伯特特别崩溃,船、鱼竿啥的都不要了,死命游上岸后,赶紧报了警。

警察到场后拉起警戒线,正疏散群众时,又在不远处发现了第三具女尸。

姑娘只穿了个胸罩,脖子上缠着一条蓝色牛仔裤,胳膊和大腿上有很多伤痕,说明死前激烈搏斗过。

警方意识到,附近出现了连环杀手。

经过调查,仨姑娘分别是16岁的帕米尔,17岁的辛西娅和31岁的查普曼。

3个女生从左到右,依次是帕米尔、辛西娅、查普曼

她们都在脱衣舞街工作,居无定所,根本就不知道啥时候失踪的。

就在警察焦头烂额时,又有一个叫玛丽的18岁姑娘失踪了。

1982年9月15日早上,玛丽撒娇让男朋友去超市买东西吃,她当时怀孕8个月,说啥男朋友都听,赶紧出门买吃的了。

玛丽自己在家,等的有点无聊,就出去在街边溜达溜达。

玛丽

正准备回去时,一辆绿色的卡车停在她旁边,司机探出头来,说自己就住附近,看她挺着肚子不方便,可以捎她一段。

看司机留着一八字胡,戴个眼镜挺文静,不像坏人,玛丽就上了车。

司机不停和她唠嗑分散她的注意力,把车开到一条偏僻的小道上,突然停车扑向她,用胳膊勒住玛丽的脖子,把她活活勒死,接着把车开到树林里,埋尸后离开。

她男朋友买完东西一回旅馆,发现孕妇没了,赶紧报警。

警察一询问,发现玛丽出生在西雅图富人区一天主教家庭,受过良好教育,但为人比较随心所欲,经常翘课和男朋友住在旅馆里。

这和最近死的三个失足姑娘完全不一样,应该不是被杀,没准是离家出走了——警察让她男朋友别急,再等等。

这一等就是一年半,1983年11月,警察才在树林里找到玛丽的尸体。

玛丽和肚子里的孩子,被埋在一个浅坑里

自从玛丽失踪后,西雅图就像倒了副多米诺骨牌,不断有人失踪,不断有尸体被发现,都是被人勒死的。

1982年9月26号,16岁的琳达失踪。 1982年9月20号,15岁的黛比失踪。 …… 到1982年底,一共15名女孩失踪。

警方不断发现尸体

然而警方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这个不停勒死女孩的凶手叫加里·李奇韦,从1982年开始作案,到1998年,杀了48个人,平均每年杀3个——这还只是找到尸体可以确认的。

他自己总共交代了71起凶杀案,除此之外,警方认为至少还有20个受害者没被发现。

在这杀了快100人,逍遥法外的16年里,他是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同事眼里的老实人。

1983年5月3号,卡车喷漆工,“老实人”李奇韦开车路过一停车场时,看到了21岁的卡罗尔·克里斯汀。

卡罗尔是单亲妈妈,为了养活女儿,在餐厅当服务员。

李奇韦开车接近她,问她去哪,卡罗尔说去附近的一个餐厅,李奇韦说巧了,自己正准备去那吃饭,可以顺路带她过去,卡罗尔上了车。

卡罗尔和女儿

上车后,李奇韦威胁卡罗尔和他发生性关系,不然就杀了她。

为了还能活着见到女儿,卡罗尔同意了,李奇韦让她去车后座趴着,从后边勒住她的脖子。

发泄完后,李奇韦用卡罗尔的丝袜勒死了她,把尸体扔到树林里,然后进行了“加工”。

他在卡罗尔脸上盖上黄色的纸袋,脖子和肩膀上各放一条鱼,两腿之间立了个空酒瓶,又往尸体四周撒了些香肠。

做完这些,李奇韦从车里拿出一份《西雅图时报》读了起来——上边是他杀人的报道。

当时的新闻报道

这份报道里,总结了李奇韦手下亡魂的共同特征:

➀女性 多数是性从业者 ➂都是被勒死的 ➃弃尸地点都在绿河附近(河里,附近的树林或废弃的机场)

一般专挑女性,尤其是性工作者下手的连环杀手分两种:

➀觉得杀女性更容易,杀失足妇女更是会降低风险 受过伤害,极端仇视女性

李奇韦是第2种,迈克尔·斯通在《剖析恶魔》里分析,李奇韦把女人看成妓女和荡妇,只配被强奸和杀死。

而他对女性的这种憎恨,源于他妈——在他眼里,每次杀妓女,都是杀掉他母亲。

1949年,李奇韦出生在犹他州盐湖城,他爸是公交司机,他妈是家庭主妇,兼职在百货商店卖货,家里有仨男孩,他排老二,是个受气包。

青年李奇韦

他妈脾气很暴,和他爸吵架时,能动手绝不吵吵,有一次俩人吵着吵着,他妈抄起做饭的锅,照他爸脑袋就扔了过去。

李奇韦从小就有阴影,以为所有姑娘都像他妈一样,暴躁易怒。

他妈是个矛盾共同体,脾气不好,但是个虔诚的教徒,信教的同时,穿着又十分大胆,喜欢穿超短裙和低胸装,不管出门还是在家,都化着浓妆。

用邻居的话说,“她走在时尚前列,不像一个妈妈。”

李奇韦妈妈穿着泳装,在家拍的照

李奇韦十几岁时还尿床,他妈就把他拽到浴室,一边嘲笑他,一边脱光他的衣服给他洗澡,甚至帮他洗生殖器。

后来审讯时,李奇韦说,有次他妈帮他洗澡时,浴袍开了,里边啥都没穿。这给他带来很大冲击,不止一次对母亲有过性幻想。

上高中后,李奇韦越发不合群,有天他看到6岁的戴维斯在公园里玩沙子,把他骗进灌木丛,掏刀就捅进了男孩的肚子。

拔出刀后,他在男孩肩膀上慢慢蹭掉刀上的血迹,笑着说自己只是想体验一下杀人。

好在男孩被人发现,及时送到医院捡回了命。

虽然有男孩的指认,但警察不相信一个6岁男孩的话,李奇韦就这么逃过一劫。

后来审讯的时候,李奇韦说自己都快忘记这事儿了:“对他(戴维斯)来说,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点,对我来说,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

除这件事外,李奇韦的青少年时期没有太反常的行为。

1970年,21岁的李奇韦和克劳迪娅结了婚,俩人从高中起就是同学,感情一直不错。

婚后,李奇韦应征入伍,去菲律宾待了6个月。

李奇韦第一任妻子,俩人结婚时,女孩19岁

等他回到家时,发现老婆竟然和朋友搞到了一起。

李奇韦气炸了,骂她是个妓女,威胁要杀了她。

这件事,加深了他从母亲身上得到的,对女性的不良印象。

离婚后,李奇韦在喷漆厂找了份给卡车喷漆的工作,生活挺滋润,还喜欢上了旅游,在一次旅行中,遇到了第二任妻子玛西亚。

1973年12月14号,俩人结了婚。

玛西亚说,俩人刚开始很好,很甜蜜,就是李奇韦性欲太旺盛,喜欢打野战,让她有点受不了。(后来发现,有好几次抛尸地点就是他和玛西亚经常去的野外。)

李奇韦和第二任妻子

不到一年,他们有了儿子,但关系越来越差,因为李奇韦性欲得不到满足,迷上了招妓,甚至把妓女带回家。

1981年,他们结束了8年的婚姻,老婆带走了儿子,李奇韦受到暴击,同一年,他开始杀人。

1982年,李奇韦把20岁的站街女瑞贝卡,骗到了自己家。

卧室里放着李奇韦和儿子的合照,瑞贝卡不疑有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突然,李奇韦从后扑倒瑞贝卡,把丝袜缠到她脖子上,说自己爱好这个,让她别紧张。

这tm当然是谎话,李奇韦用丝袜勒死了她,抛尸在树林里,直到20年之后(2002年),瑞贝卡的尸体才被找到。

瑞贝卡

1983年4月30号,脱衣舞娘玛利亚和男朋友出门吃饭时,俩人吵了一架,她男朋友决定出去抽根烟冷静冷静。

玛利亚看男朋友出去,气得直接离开了餐厅,路过一绿色的卡车时,被李奇韦叫住,上了他的车,这一幕正好被男朋友看到。

当时不断有年轻女孩被杀,她男朋友不放心,开车跟上去,结果堵在一红绿灯路口跟丢了。

等了一星期,玛利亚也没回家,男朋友报了警。

警察很快找到了卡车,并询问了李奇韦一次,没发现什么破绽,就放他走了。

李奇韦家门口

接着,警方派人在他家门口盯梢,发现李奇韦每天正常上下班,出门遛狗,像个好男人,就没在他身上多花心思。

20年之后(2003年9月),玛利亚的尸体在西雅图机场附近被发现,早成了一堆白骨。

玛利亚

1985年,李奇韦认识了第三任妻子茱蒂丝。

茱蒂丝说,李奇韦是他见过最温文尔雅,最和善的男人,俩人1988年结了婚。

李奇韦和第三任妻子茱蒂丝

但她并不知道,每天睡在自己枕边的丈夫,已经杀了45个女人。

这些凶杀案在西雅图引起很大恐慌,警方成立了专案组,开始研究这个专挑妓女下手,性侵勒死后,抛尸绿河的连环杀手,并给他起了个代号——绿河杀手。

李奇韦的全名叫加里·李奇韦(Gary Ridgway),缩写是“GR”,和绿河(Green River)的缩写一样。

他在报纸上看见了“绿河杀手”这个名,非常喜欢,觉得这就是天意。

绿河杀手专案组的组长,叫雷切特,他一上任就立了个flag,说破不了绿河这案子就辞职。

雷切特,还挺帅

结果警方投入了很多人力,物力排查绿河旁的居民区,去附近红灯区盯梢,但还是不断有姑娘失踪。

1983年6月,失踪姑娘的人数达到了26人。

民众的恐惧达到了峰值,既害怕成为绿河杀手的目标,又觉得警察无能,很多人开始游行抗议。

游行抗议现场

在这期间,立了flag的专案组组长雷切特,不仅没破案,还想竞选华盛顿州长,差点被民众喷死,说他不想着破案,就想搞政治谋私利,直接把他竞选搅黄了。

1984年夏天,死亡人数达到40人,西雅图警方觉得单干解决不了问题了,于是向FBI求助,成立了一个56人的专案组,加班加点研究绿河杀手。

他们分析了4.7万条线索,盘查了4000名嫌疑犯,把其中100个人列为重点对象,结果还是没抓到人。

当时心理分析画像法刚刚提出,技术还不成熟,FBI探员给绿河杀手做了3点心理侧写::

➀绿河杀手是30多岁男性,可能不只一个人 他没法和人正常交流,很可能独居,没有女朋友,才会把站街女当做目标和泄欲的工具 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可能是出租车之类的,方便抛尸,又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根据这几点,警察锁定了一名44岁的出租车司机,觉得他就是绿河杀手,经常在脱衣舞街跑活儿,还认识5位被害人,还有方便的抛尸工具。

他们开始24小时盯梢出租车司机,盯了3天,啥疑点没发现,又有俩失足妇女失踪了,警察才意识到找错了对象,又开始重新调查。

因为舆论的原因,他们很着急,甚至派女特工乔装成失足妇女站街,想引绿河杀手出来。

为了早点破案,他们甚至定期去采访监狱里的连环杀手泰德·邦迪,希望他能从连环杀手的角度,给警方一点线索。

那会儿泰德·邦迪已经在监狱待了5年。

我之前写过他的故事,感兴趣看看:他3年敲了35个姑娘的后脑勺,就是为了跟她们睡觉

这段故事,据说就是《沉默的羔羊》剧本的灵感来源。

邦迪给出了意见,认为绿河杀手可能和被杀的失足妇女认识,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而且有一辆车,很可能是货车。

李奇韦被抓后,交代的很多事都和邦迪的推测不谋而合。

但警察还是抓不到人,到1988年,他们发现杀戮好像停止了,没有人再失踪,绿河附近再没有尸体。

绿河杀手慢慢被人遗忘,成了一个都市传说,有人说他进了监狱,也有人说他死了。

整整7年过去,专案组还是没找到凶手,1990年,专案组直接解散了。

立过flag的老雷,作为一名光杆司令,秉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抓不着就辞职的底线,没事就往档案室跑,翻看绿河杀手的资料。

放着“绿河连环杀人案”卷宗的档案室

2001年,事情出现转机。

那年4月,西雅图警察局局长换成了没辞职的雷切特,这个发誓死磕绿河的男人。

他重新排查了所有线索,发现之前有个叫加里·李奇韦的人,作案嫌疑很大,因为没有证据,就释放了他。

但现在不一样了,DNA检测技术更上一层楼,被广泛用在刑事侦查上。

在这之前,甄别强奸犯主要靠血型检验,加证人证词,但也只能起到排除嫌疑人的作用,毕竟最常见的血型只有4种。

DNA就不一样了,除了孪生兄弟姐妹,每个人的DNA都差很多。

雷切特把从查普曼(开头写的三位受害者之一)身上采集到的精液,连同包括李奇韦在内,几个嫌疑人的唾液样本,交给了华盛顿国家罪行实验室,请他们做检验。

9月29号那天,阳光明媚。

雷切特刚到办公室,同事就兴奋的递给他一信封。雷切特都没打开,就问“是李奇韦,对吗?”

同事说,对,就是他!

听到这个回答,雷切特当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确定是李奇韦杀害的48名受害者

也不是老雷多愁善感,主要是他这一辈子,全都耗在绿河杀手上了。

好在老天是公平的,让他将近60岁时,终于亲手抓到了绿河杀手。

2001年9月30号,李奇韦下班时,被警察逮捕——和中国的白银杀手一样,最终栽倒在技术的发展上。

小逼崽子终于被抓了

但技术也有不靠谱的时候,在之前的排查中,警方对李奇韦进行过测谎,但测谎结果显示,李奇韦没有撒谎,警察也只好把他放了。

李奇韦落网之后,有专家分析,测谎失败可能是因为,李奇韦的智商只有82,远低于平均水平,导致认知有偏差——他觉得自己压根没做错,又怎么谈得上撒谎呢。

但就我个人看法,和智商没啥关系,就是这方法不靠谱——美国80年代的测谎仪,主要靠观察脑电波的波动情况。

连环杀手一般对犯罪过程比较漠然,既没觉得自己有错,也不同情受害者,即使被问到和杀人有关的事,或看到凶杀现场的照片,他们脑电波也没啥波动。

所以测谎仪只能作为一种辅助的工具,结果不能全信。

美国80年代的测谎仪

按照连环杀手的分类,李奇韦是非常典型的有组织型连环杀手,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

➀杀人前会先和受害者客套,问她们,冷不冷,今天过得怎么样,降低她们的防备心

➁杀人地点有时在自己卡车后边,有时在自己家里,他说如果在家里,就会在显眼的地方摆上儿子的照片,让对方放下戒心

➂在汽车喷漆厂上班,有条件开走不一样的车,降低被目击到的可能

➃故意在抛尸现场留下别人的口香糖、烟头(他本人既不抽烟,也不嚼口香糖),为了误导警方

➄把几位被害者的遗物跨州运到俄勒冈州,还会剪受害者的指甲,以免留下皮肤证据

➅受害人选择上,一方面是为了发泄自己对妓女的愤怒,另一方面因为妓女属于高风险人群,没有多少人在意。但没有固定的标准,既杀白人,也杀黑人,不仅杀妓女,也杀普通的上班族

李奇韦的露营卡车

除此之外,他还演的一手好戏。

李奇韦是别人眼里的“老实人”,同事回忆说,他不仅合群,脾气还特好,经常和他们聚餐,从来也不大吼大叫。

邻居知道李奇韦就是“绿河杀手”后,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说,李奇韦主动和人打招呼,平时衣着整洁,周末的时候,就喜欢在院子里干活,除除草,养养花啥的。

平时看起来人五人六的

2001年到2002年,李奇韦被抓这两年,他坚持说自己是清白的,就连茱蒂丝去看他时,他还握着老婆的手,让她相信自己真没杀人。

为了让李奇韦早点开口,警方承诺,只要承认杀人,讲清楚杀了多少人,抛尸地点等,就不会被判死刑,只会判终身监禁,李奇韦这才开了口。

2003年11月5号,时隔21年,西雅图法院开庭审理了“绿河连环杀人案。”

李奇韦交代,自己杀女人是为了释放压力。

他一开始是用胳膊勒死姑娘,后来发现这样很容易被抓伤,留下自己的皮肤组织,就改用丝袜或牛仔裤勒死姑娘。

李奇韦演示勒死女孩时的姿势

不仅如此,他还承认奸尸,说会在尸体出现苍蝇和蛆之前,回到抛尸地奸尸,这个时候,尸体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他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摆布。

杀人者喜欢回到事发地点这个说法,确实有一定依据——按照FBI的统计,27%的谋杀犯会回到案发现场,26%的凶手说想再次体验那种感觉,19%是为了查看后续情况,9%是为了谋杀下一个受害者,6%是为了奸尸。

好几次李奇韦回去奸尸时,他儿子就睡在卡车的后排座位。

他交待,从1982到1985年,杀了至少60人。

从1985到2001年,至少还杀了10人,因为人数太多,已经记不大清了。

2003年12月18日,法院宣判,判处加里·李奇韦48个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法庭上,法官依次念出受害者的名字,问他:

你承认在1982年7月8日杀害了温蒂·李·考菲尔德吗?

你承认在1986年10月17日杀了帕翠克·米歇尔吗?

你承认在1998年1月杀了帕特·里夏吗?

……

每问一次,李奇韦说,“guilty”(我有罪)。

法官就这样,整整念了8分钟,才把受害者的名字全念完。

庭审现场

被捕后,加里·李奇韦成了美国犯罪学者的重点研究对象。

除了学术界,好莱坞业也盯上了他,从案发到现在的37年,“绿河杀手”成了热门IP,频繁出现在各种犯罪美剧,电影,小说里。

其中一个真实桥段,曾多次在关于他的作品里出现:

对李奇韦审判结束后,法官让受害者家属每人对李奇韦说一句话,大部分人都谴责他残忍,希望他过得生不如死,绿河杀手一直面无表情的听着。

直到一个受害者的爸爸说,他原谅李奇韦,因为上帝告诉他要宽恕每一个人。

听到这句话,原本面无表情的绿河杀手嘴角抽动,像童年被母亲责骂时一样,他哭了起来。

他用手绢擦眼泪,不知是真心忏悔,还是鳄鱼的眼泪

不管李奇韦是否真有悔过之心,像他这样的人,永远都会存在,成为很多性工作者的“安全隐患”。

《中国法医学杂志》在2011年发过一篇论文,分析了100例失足妇女被杀案件,然后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因被害人社会关系复杂、生活层次低下,现场环境隐蔽,实体损伤多样,物证来源混乱等原因,此类案件侦破难度较大。“

这段话我翻译一下:如果一个失足姑娘被杀,基本是找不到凶手的。

而且由于职业的特殊性,她的“老板”或“姐妹”也不敢报警,人死了很长时间,可能都没人知道——只有她们的父母,在逢年过节时会想到,女儿怎么没回来?

可能有些道德洁癖的人会说,卖淫是违法的,失足妇女是犯罪者、家庭的破坏者、不好的人,不值得任何同情和怜悯。

不,我不这么看。

根据论文统计,这100个被杀的失足姑娘里,有25%的人,只有16—20岁。

她们这么年轻,理应有机会后悔,去选择更好的人生——其实和年龄也没有关系,不管是多大岁数,什么性别,从事什么职业,每个人的生命都一样宝贵。

每个人都有权利在新年之时回到家,和父母坐在一起,陪他们吃饭打麻将,看智障的春晚。

像你我一样。


参考资料:

1. 彼得·佛伦斯基《理智向左,疯狂向右》

2. 詹姆斯·本·米勒《我杀故我在》

3. 国家人文历史:美国史上头号连环凶杀案:“绿河杀手”20年杀害48名女性,最后在下班回家时被抓

4. Moriarty K,探案所四号案,知乎:“让鲜血染红绿河”——绿河杀手

5.《中国法医学杂志》,2011年第26卷第3期

6.连环杀手百科:http://murderpedia.org/male.R

/r/ridgway-gary.htm

7. Gary Ridgway: "El Asesino de Green River"

8.Youtube:Gary Ridgway "The Green River Killer" - Serial Killer Documentary

9.Youtube:Serial Killer | Gary Leon Ridgway | The Green River Killer | Crime Documentary

「夜行档案」是魔宙的非虚构栏目,由徐浪、周庸讲述真实罪案故事,根据新闻报道、采访、官方档案整理而成,从而达到探索人性和警示的目的。
下面这些《夜行档案》故事你可能也喜欢:

无人生还:他去了趟现场,回来时鞋底全是血浆,3天没吃一口饭

他跟警察说女孩吊在天花板上的样子,像在跳芭蕾舞

老赖之王:一个香港富二代,跑到美国杀了25个人,靠和法院扯皮多活了27年

魔宙
作者魔宙
144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254 条

查看更多回应(254) 添加回应

魔宙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