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Isolation

夏休 2019-02-20 21:49:16

文/夏休 杭州的雨连续下了半个月,天还是很冷。19年新春,在某天洗澡时突然发现,像即将步入中年的征兆似的,我产生了人际孤独的感受。 遥想大学时代的暑期,可以一个人在寝室看书写作自得其乐,呆上一周也丝毫不会想与人连接的我,现在的精神力却节节败退,充满了无谓的倾诉欲,且当抓住什么东西时,倾诉的又都只是些重复的自我分析和过往生活留下的碎片。 去年至今,父亲生了一场大病,家里关系变得微妙。几个比较亲密的朋友生活都发生些变动:一位远赴他国谋职,一位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一位单方面失去了联系,一位身陷囹圄自顾不能,两位在外地工作不常见面。加至最近结束了一段三年多的感情,突然觉得亚隆所说的“孤独的体验”,像看不见的暗潮一样扑面而来,我不是那个被淹死的人,我是一个坐在潜水球里,透过玻璃镜片看到外部世界都被淹没的那个人,isolation的感觉,与什么东西隔离了。亚隆在书中说:没有一种关系可以消除孤独感,但孤独感可以被共享,爱能够弥补孤独感带来的痛苦。……但如果我们在深不可测的寂寞前为恐惧所征服,我们就不能够真正和他人建立联系。 我一直都不能容忍自己精神强度的衰落,也不希望与人社交是为了自己浓浓的“寂寞”,而不是出于对对方的关切。我不知道人忍受孤独的能力是不是和身体的规律一样——在年轻时无论怎么折腾都很有活力,而一旦上了年纪如果不坚持健身锻炼就不可能一直保持健康——人是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不能独处了呢? 这种状态让我无法集中精力高效做事,逐渐影响着我生活的其他部分。当一个人越来越依赖环境信息,变得场依存,自我独特性的坚持也就瓦解了。这个让人后怕的过程正悄然逼近。 亚隆又说:人最基本的人际任务是在“关联”的同时能够“分离”。但正是因为面对孤独才能让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深刻地,有意义地彼此关联。

我分不清我码字的那一刻是在表达“无谓的倾诉欲”,试图与人“关联”,还是在坚持忍受孤独和“分离”。于是,也就没法写下去了。

夏休
作者夏休
103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夏休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