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园简讯|春天到来之前,它们在绽放

热带植物 2019-02-20 20:08:17

构巢酢


(一) 早花酢浆草第一波

星星酢

8月底,在封闭阳台里冒着酷暑,吭哧吭哧,挥汗如雨,把手里的早花酢浆草全部埋了下去。数了数,总共21种。

最早来的是星星酢。酢盆里(直径12厘米)放了3个大球,1个小球。不到一周,大球发出了新芽,小球暂时没动静。

星星酢球根

9月8日,星星酢的新芽

9月中旬,叶子还很少,就急急忙忙打出了第一批花苞。

9月15日,星星酢最早的花苞

第一朵花开出来,很淡很淡的粉紫色。花喉有一圈玫粉,围住黄绿的花心。

9月16日,星星酢的第一朵花

9月底,开得多一些了。逆光看过去,花瓣淡粉,花心明黄,很温柔。

9月26日,逆光看过去,花心很美

9月26日,多开了三五朵

“十一”长假不在家,回来那天下午,时间尚早,阳光还没有收拢。一眼看到窗外的星星酢开出了一大捧,熠熠闪光。随着植株的健壮,花瓣更圆整了;晒饱了太阳,花色变深了一些。

十月的星星酢

花瓣开得更圆整了

晒饱了阳光,颜色变深了一些

这个品种对光照特别敏感,阴雨天,花瓣打不开;搬进室内拍照,隔着玻璃光照弱了,花瓣很快就会缩起来。

光照弱了,花瓣就开始缩拢

皱瓣酢去年就种过。当时不知道它是早花的,11月才埋球。一路长得枝繁叶茂,给了我无数希望。等啊等,愣是等到6月,叶子枯了,才意识到花期早就错过了。好土好肥好阳光,虽然没盼来花,好在把种球养得又胖又多。

今年初夏收的皱瓣酢球根

这一回,我用了直径20厘米的盆,赶在9月之前埋下去。

9月上旬,顺利冒芽。

9月10日,皱瓣酢出芽

花朵很小,一角钱硬币那么大一点儿。花瓣橘红色,边缘起波浪,跟烫了卷发似的。

9月26日,皱瓣酢初花

10月7日,第二波花

强光下偏橘色

花心泛出绿色,又泛出黄色

这么小的花朵,还要烫卷发

蛋蛋粉饼只埋了一枚大球。9月第一周出芽,转眼之间,3小叶构成的掌状复叶就绽开了。饼类的叶子都偏大,给人茁壮皮实的感觉。

蛋蛋粉饼球根

9月15日,刚出芽,叶子立马就展开了

第一片叶子张开之后,很快有了第二片、第三片,嗖嗖嗖覆满整个花盆。来不及拍第一朵花,就已经开出一连串来。

特地拿尺子量了量花的直径,有3.5厘米左右,在酢浆草里算蛮大了。不同的光线之下,花色有微妙的差异。强烈的阳光直射过来,花瓣橘粉色;把强光挡一挡,橘色褪去,变成介于粉红和水红之间;拿到背阴的地方,粉中添进一点玫红。

饼类酢的叶子比较大

阳光下花瓣粉中带橘色

花喉有一圈白,花心黄色

背阴处,花色粉中带玫红

对比上图,另外的光线下,又呈现出橘粉色

自从掉入园艺这个巨坑,每年一到了夏末秋初,就忙得呼呼直喘。上班已经够累了,回到家还拼命挤出时间来秋播。要想从秋冬到春夏,月月有好花,秋天不忙更待何时。拌土,埋球或者撒种,浇透水,然后把花盆擦拭干净,琢磨着在有限的空间里,给每一株植物安排一个最恰当的位置——纯粹是自找苦吃啊。

其中究竟有怎样的甜蜜,让人心甘情愿给自己增加这么多负担呢?

星星酢,太阳耀眼时,开得特别好看

蛋蛋粉饼的后脑勺

我的一个好友曾经这样赞美春天,说“春风简直是无中生有”。而养花的人,把“无中生有”的美妙体验,从一年一度扩展到了每一个季节、每一个月、每一天。将一枚球根或者一粒种子放进土里,就是凭空给自己的生活埋下一些微小的希望。最初是希望顺利出芽,出芽了希望枝叶健壮、多打花苞。含苞了期待花开,花开了希望越开越多,最好能爆个盆。爆盆了,端出来360度转着圈欣赏、拍照、发朋友圈嘚瑟;没爆盆?明年秋天再战呀!花谢了,依然好好伺候着,希望养出胖大的球根,或者收获饱满的种子。真是每时每刻都有所牵挂、有所期待。

生活是浩渺的一大团谜,平凡如我,不敢妄言它的欢乐与苦涩。孤独的时候,失落的时候,我的花朵们,我的微小的牵挂和期待,轻轻地安慰我。


(二)早花酢浆草第二波

蛋蛋粉饼

写完(一),中间隔了很久没有再动笔。因为最近的天气太糟糕了,花儿开得不好,人就提不起兴致。转眼年就过完了,总归希望新年能有个新气象。把拍过的照片整理一下,发现在坏天气来之前,还是开了很多花的,今天就来写写它们吧。

9月、10月阳光充沛,翻看日记,当时很快乐地写着:“我的花儿们,一天一个模样。”后来才晓得,这是高兴得太早了。

星星酢越开越多,眼看就要绽成一个大花球了,我沉住气,按捺住喜悦,静悄悄等待,然后——莫名其妙落了个空。明明一切都好好的,突然有一天,发现它们茎叶疲软,花朵耷拉着展不开。我捧着花盆摩挲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把土扒拉开一看,新生的小球好多都烂了。为啥会这样?想了想,最初埋下去三颗球,也只有一颗发了出来,是不是底肥埋得多了点,烧球了呢?不得而知。

只剩下一颗大球、一颗小球,看着依然健康。我小心翼翼挖出来,存放在沙袋里,留待明年秋天吧。

星星酢,背阴处

阳光下的星星酢,粉粉的

皱瓣酢也出了点意外。有一天阳光灿烂,我看它们开得热闹,就端出来,放在高处准备拍照,一不小心,整盆掉下去,摔了个七零八落。

皱瓣酢开得正好,突然就摔翻了盆……

我把散落的根茎拾起来,茎干的末梢连接着球根,球根下面,生出来一个白胖白胖的家伙,就是传说中的萝卜根了。捧在手里翻来翻去看,那么晶莹剔透,饱含水分,恨不得咬上一口。它们给生长正旺的酢浆草提供充足的养分;待到春末夏初休眠期来临,地上部分枯萎殆尽,再刨一刨地下部分,萝卜根没有了,能量都储存到了球根里去了。

看,酢球下面连接着萝卜根

最早开的三种早花酢,只剩下蛋蛋粉饼了。它倒是越开越好,叶繁花盛的状态一直持续到11月中旬。再后来,阴雨不断,枝叶徒长得非常厉害,整个株形就丑得没法看了。不过这是后话了,我们留到下一篇说,今天只展示最好的阶段吧。

10月中旬的蛋蛋粉饼

被阳光照透~~

11月初的蛋蛋粉饼,正在盛花期

蛋蛋粉饼表现太好,让我对饼类酢浆草好感大增。于是在9月底又追加种了杏仁饼。

10月中旬,第一朵花开了,橘红色花瓣,比蛋蛋粉饼热闹一些。11月初,花量颇可观了,我期待着再来几个晴天,它们能爆出满盆的花朵……然后,就愣是没遇上一个像样的好天气。跟蛋蛋粉饼一样的命运,它们的枝叶在阴雨中一天天徒长,终于把自己长成了几只匍匐的八爪鱼。

10月14日,杏仁饼初花

11月4日,杏仁饼开得多起来了

纯橙纤茎酢浆草在9月中旬发芽。花如其名,植株非常纤细柔弱,看得人战战兢兢,老担心长着长着突然挂掉……没想到它爆发力巨大,超级能开花。花色也特别美,美得让人觉得它很好吃:非常轻盈的橙色,水汪汪的,是酷暑难耐时,来上一罐芬达汽水。

纯橙纤茎酢浆草球根

9月15日,纯橙纤茎酢浆草小苗

10月28日,第一波花

11月5日。啊,你看上去好吃又解渴。

11月10日,开始进入盛花期

去年自收的构巢酢球根,不知道为啥一直没有“醒来”(所谓醒来,就是冒出小芽),一直等到10月中旬,还是没动静,再不种就没戏了。赶紧埋下去,很快,小芽冒了出来。

构巢酢球根

10月23日,小苗发出来。种得算很晚了。

种得那么晚,竟然并不妨碍它好好开花。小苗发出来不到一周,第一波花就开起来了。

构巢酢的花型在酢浆草中算特别的,线条不太圆融,有点潦草、不规则,像随手画的草稿;但花色配得非常精心,浅浅的粉紫色,轻手轻脚描上去似的——两相搭配,效果出奇的好,有一种冷淡清简的美,非常耐看。因为耐看,花一茬接一茬地开,极盛期,盆里挤挤挨挨的全是花,也不会觉得太吵闹,怎么看都不厌倦。

10月31日,第一波花开起来

11月19日,花开了一波又一波

酢浆草“初恋”也种得很晚。这个品种最好7月就种下去,而我10月中旬才突发奇想种了一点。11月初打出花苞,开了很小很小的几朵花。

11月初,酢浆草“初恋”的花苞

酢浆草“初恋”,花很小


(三)长发酢浆草及其它

长发酢sheen

秋播时埋了十几种长发酢,哥德堡长发动作最迅速。

9月初冒芽,蹿得飞快,转眼就长成了大高个儿,需要搭上架子。10月下旬,第一波花涌来。明黄的花心外面环绕了一圈白色;花瓣粉紫色,逆光时,微微泛出一点金光,很有点华丽。

哥德堡长发酢球根

9月8日,哥德堡长发酢小苗初初冒头
9月15日,哥德堡长发酢的小苗蹿得很高了

10月19日,第一波花

它们花量很大,然而株形太高挑,花朵上蹿下跳错落开放,很难形成一个花球。不同时期有不一样的造型,我觉得,比圆整的花球更有趣味。

10月31日,哥德堡长发酢,错落着开花

花朵上下散落

11月4日,盛花期

长得第二快的长发酢是“sheen”,9月中旬冒芽,10月下旬初花。花朵比哥德堡长发酢小巧,花色也更纯粹,每片花瓣中间有个小尖尖。11月初,开得稍具规模了;如果保持隔三差五就有好天气,可以想见它们将会开得多美!当然,我说的是“如果”;其实怎么样,应该可以猜到吧……

9月15日,长发酢“sheen”发芽

10月28日,长发酢“sheen”第一朵花

10月30日,两朵啦!

11月4日,开得更多了……

另外几种长发酢,发花慢一点,每一种都好看。它们生长初期的每一个关键点,我都仔细做了记录;可惜的是,糟糕的天气窃取了它们的盛花期,记录没法完整了。

10月30日,长发酢pale pink初花

10月30日,长发酢pale purple初花

11月4日,长发酢pale purple第一批花

11月4日,长发酢Hursula第一批花

11月9日,长发酢pale lavender初花

11月10日,条纹长发酢初花

11月10日,长发酢“泡泡”初花

酢浆草之外,还有一些别的花。

今年是第一次种风雨兰。它们花期主要集中在夏天,我秋天才种下去,并没有抱什么期待,只想着好好养球,等到来年6月梅雨季节,再看它们的表现。没想到10月中旬,有两种突然开了花,虽然花量不大,花色挺喜欢的,一个淡淡的乳黄色,一个水粉红,算是额外的奖赏了。

乳黄色风雨兰

风雨兰“夏日激情”

秋水仙也是第一次种。我很早就下了订单,但到货很晚,10月第一周都过去了。收到的时候,好几个球根上都冒出老高的花芽了。因为缺乏光照,花芽颜色黯淡,很不好看。我心里直打鼓,担心这个时间点种下去,株形和花色都挽救不回来了;舍不得退货,就怀着试一试的心态埋下去,放在光照最好的位置。

幸好10月阳光慷慨,天地间一支神奇的彩笔,每多晒一点太阳,就在花芽上多抹几下。很快,花芽的颜色就由暗转亮,颜值用肉眼可见的速度蹭蹭蹭上升,粉紫的花瓣丝丝绽开,花心迸出明黄的花药。每次凑过去细看,我都忍不住惊叹,这样的优美,真是世间难得。

10月10日的秋水仙

10月12日的秋水仙

10月12日的秋水仙

10月12日的秋水仙

10月14日的秋水仙

10月14日的秋水仙

粉紫的花瓣,明黄的花药

10月14日的秋水仙

10月24日的秋水仙

它们掐着点儿,在最好的天气里,把全部的能量攒在花朵上,一波接一波地开放,像在完成一连串无声的舞蹈,轻盈,有力,聚精会神,丝毫顾不上长叶子——是的,它们的花朵是赤裸着从土里冒出来,没有任何叶子的陪伴。就这样,赶在坏天气来临之前,悉数开遍。到后来阴雨连绵,它们已经结束花期,慢慢悠悠开始长叶子。

来回看了几遍秋水仙的照片,心情都变得明亮了,几乎忘了刚开始写这篇文章时,有多么垂头丧气。那么,就此打住,留一个高兴的尾巴吧。毕竟,下一篇要说一些更垂头丧气的事情呢。

祝我快点把下一篇写出来。


开了一个小小的公众号叫“城有蔓草”,本来打算以后所有的草木笔记都只放在公号里。但现代社会瞬息万变,说不定哪天微信就给灭了,公号文章会不会也烟消云散?自己这点小破文字不值一提,但对拍下来的这些花花草草,确确实实是珍惜。它们给我带来过多少快乐啊。所以打算在豆瓣上也存一份,算是留个底吧。欢迎各位友邻移步到公号来玩~~

热带植物
作者热带植物
38日记 88相册

全部回应 7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7) 添加回应

热带植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