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阿西里西(Day one)

资深梦游 2019-02-20 15:49:01
在远方的鼓声呼唤下 我踏上漫长的旅途 裹起一件旧大衣 把一切留在身后 ——土耳其旧时民谣

2018年11月12日


“嗡嗡嗡嗡嗡” “嗡嗡嗡嗡嗡”

两只蜂也开始在我脑袋里盘旋,飞来飞去。

一只叫乔治。

一只叫卡洛。

随着飞机起飞的轰鸣,这两只叫做乔治和卡洛的蜂,也钻进了我的耳朵,蜂的名字是村上春树起的,原本是1986年被作者从日本带到罗马。而现在,却从手里这本《远方的鼓声》钻进了我的耳朵。

这次出行本想把看到一半的《今日简史》读完,早上4点半起床收拾行李,看到书架上这本买了很久的 《远方的鼓声》,临时改变主意塞进了背包。之所以会改变主意,也许是因为这次行程虽是出差,但主要是去古村落考察,而这本书刚好是一本游记。或者,也可能因为这次出行与音乐有关,而书名恰好有“鼓声”。

登机坐好翻开书,看到最前面印着这样一段文字:

在远方的鼓声呼唤下 我踏上漫长的旅途 裹起一件旧大衣 把一切留在身后 ——土耳其旧时民谣

一种默契感让我觉得,即便是无意选择读哪一本书这种小事,也仿佛是冥冥中注定。

北京机场准备出发

飞机的轰鸣与机舱失压,让我耳朵痛到听不见东西,除了两只蜂的“嗡嗡嗡嗡嗡”。可能前段时间工作太忙,又赶上家里事情比较多,压力大,又上火。前一晚忙到12点多才睡,今天一早又必须4点半起床收拾行李。本想飞机上睡一会儿,毕竟四个小时的航程,但耳鸣头痛没能成功入睡,塞上耳机,继续读这本《远方的鼓声》。

这本书是村上春树自1986年10月,旅居欧洲三年期间的游记散文集结而成的,也就是他写出最知名作品《挪威的森林》那段时期。之所以一定要去欧洲,作者坦言原因既有现实的,也有隐喻式的。现实无外乎想在40岁之前,趁青春的气息还没消失殆尽,躲开现实生活(在日本)的琐碎杂事纷扰,专心完成那个“以后很有可能不写(写不了)的小说;隐喻式的呢?一天早上睁眼醒来,蓦然侧耳倾听,远方传来鼓声。鼓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很远很远的时间传来,微乎其微。听着听着,我无论如何都要踏上漫长的旅途。

飞机10点半准时降落在贵阳龙洞堡机场,贴心的空姐担心我的吉他被碰坏,放到了最后一排的空位,所以我只能等到所有人都走完才拿到。一下飞机才发现,耳朵几乎听不见声音,不管怎么样张嘴巴、打哈欠也没用。先和同行的同事P碰头,再和已经提前到达的客户Q以及还不相识的NGO项目负责人汇合。

贵阳天气阴沉,正下着蒙蒙细雨,让我想到《挪威的森林》开篇:“37岁的我端坐在波音747客机上。庞大的机体穿过厚重的夹雨云层,附身向汉堡机场降落。十一月砭人肌肤的冷雨,将大地涂得一片阴沉。”此刻呈现在我眼前的,正是被十一月冷雨涂得一片阴沉的大地。

从机场直接换上约好的两辆大众途观,开始向印江县出发。 与同事P和客户Q简单聊过两句关于贵阳的印象后,她们两人继续陷入睡眠,而我塞上耳机,看着车窗外烟雨缭绕的山景,开始单曲循环The Beatles的《Norwegian Wood》。

喇叭,乐声,有趣的地名

汽车在高速上行驶了大概4个多小时,下午两点多我们到达了印江县。与我之前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是,这个群山环抱坐落在印江山谷里的所谓贫困县,崭新的高层住宅林立,跟经济发达地区的小城市无明显区别。我们先去县教委谈了这个公益项目的工作,然后直奔黔溪村考察。

黔溪村以土家族、苗族为主,这个小小的村落曾经出过一位著名的书法家严寅亮,颐和园牌匾即为其所题。村子住宅基本都是上百年的木质结构老房子,极为容易发生火灾,今年我们的客户企业与NGO组织帮助村落进行了一次用电安全改造,但考虑到当地基本是70岁以上老人和10岁以下留守儿童,用电安全意识薄弱,常规印刷的安全用电手册很难起到作用,这正是我们此行的重要目的。

在我们的印象里,土家族、苗族不管老人还是孩子都能歌善舞,所以我们想要把安全用电的知识融入到当地民歌,然后通过歌曲的传播来扩散原本枯燥乏味的安全用电知识。

严氏故居

我和P还有Q都是第一次来这里,而NGO的W和K在项目执行阶段来过几次,自然成了我们的向导。W和K性格截然不同,一个似乎从来没有停口,一个似乎从来没有开口,好像是K的那份话也交由W来说了。当然,如此人员搭配的出行,有W这样能讲话的人在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永远都有话题,永远不会冷场。

考察完村落已经晚上了,没吃午饭的我们早已饥肠辘辘。尽管五个人个性截然不同,但绝对都是热爱生活的人,所以怎能错过贵州美食。回印江县城到酒店办完入住后,迅速奔往火锅店。此时我的耳朵依然还在嗡嗡不停,痛的我嘴里面也起了泡。好在W在一直不停的说,让我能够踏实的做个听众,或者干脆做个默默的吃货。一顿相当便宜但绝对好吃的自助火锅过后,大家还不够尽兴,于是W说要带我们去当地的小吃街转转。

小吃街当然也只是过过眼瘾,因为刚才的火锅早已经填满肚子。街头走到街尾,发现了一家小小的饮品店,于是5个人坐下来继续聊。两位女士要了奶茶,K点了一罐啤酒,漂亮的女老板免费给W倒了一杯用来调酒的非卖品伏特加(会说话就是好),他分了我半杯,配冰块慢慢喝。从酒到音乐、从电影到旅行、从不同国家的城市到不同地域的人……话题不断转换,沉默的K和我做听众,而我今天还是一个耳朵不太好的听众。

喝完聊完,几个人还在商量着要不要去K歌,不过考虑到明天还有任务,所以决定明晚工作结束后赶回贵阳住宿,如果时间还好,可以晚饭后再约。而此时,两位司机师傅早在把我们送到小吃街就已经回酒店睡觉了。还好距离不远,几个人一路聊天走回酒店。

(待续...)

黔西村民宅

PS:2018年11月的行程,当时有简单记录下来,之后一直在忙,一直没有时间整理。公众号已经停更了快一年,但还是很多新的朋友关注过来,所以先把这篇更新上来,这是Day One的内容,后续敬请期待。
关注文案进阶

资深梦游
作者资深梦游
78日记 3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资深梦游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