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自豪感的疯狂背面 | 梅雪风专栏

枪稿 2019-02-19 19:17:26

同为“大刘”作品改编,《疯狂的外星人》远不如《流浪地球》有大众美誉。 不过,不少影评人认为,《外星人》可能比《地球》更精巧更深刻。 尤其在论及“中国”问题方面,魔幻现实的《外星人》堪称一针见血。

民族自豪感的疯狂背面

文|梅雪风

作者简介:男性。资深媒体人,数码产品发烧友,长跑及太极爱好者。曾任《看电影·午夜场》创刊主编。

如果要拿《新喜剧之王》和《疯狂的外星人》做比较,就能看出宁浩和周星驰喜剧路数的截然不同。

周星驰表面上是在拍普通人的可笑,但他真正要拍的是那种可笑可悲甚至是可耻的人格特性里面的那一点坚持。而这一点坚持,让他们卑微的人生有了光亮。

宁浩表面上是在拍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这一次中国人甚至不止战胜了美国人,还战胜了外星人,但骨子里,他并不是在建构一个英雄,他浓墨重彩嬉皮笑脸地描摹这种胜利,实际上是为了解构这种胜利。那种卑微的可笑的荒诞的胜利,映照出的是中国底层社会强大却肮脏的生命力,是中国梦背后那种不顾道德底线的旺盛欲望

这种底层逻辑,既卑微又自洽,既弱小又强大。

两个中国社会的最失败者,最终能战胜美国最优秀的特工,以及外星能力超群的强悍使者,你当然可以把它理解为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民族自豪感。但这种极致的夸张里面一直暗藏着一种尖刻的讽刺。

难兄难弟以“中国式智慧”把外来者耍得团团转

把美国人耍的团团转的,是我们的山寨建筑。其毫无廉耻的拿来主义和拼贴技术,远超美国人的想象,突破审美底线的大杂烩和爆发气质,是中国人真正有力量的地方。

而战胜外星人的,则是中国的酒桌文化。那充斥着称兄道弟、拍马奉承的推杯换盏中,所谓道德,所谓理想,所谓尊严,都被替换为一种精致的用友谊包装的利益交换。这种最原始的没有出息的交流方式,当然为那些先进文明所不齿,但讽刺的是,最原始的也最有力量。最终,那个种族主义倾向严重的外星人,也被乖乖同化,打着饱嗝,踉跄而去。

《疯狂的外星人》展示了典型中国人的处世之道

这部电影其实是另一部电影版的《活着》。如果说余华和张艺谋的《活着》拍出来的是活着荒诞里的悲壮,那这部戏拍的是那种悲情里的卑劣。

说到底,这也是你为什么在黄渤、沈腾所演的角色里,看不到真正动人的地方的原因,因为导演并没有把同情心放在他们身上。宁浩貌似拍了一个喜剧版的英雄的故事,但他们的行为却根本无足称道,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只是貌似胜利了:耿浩(黄渤)的基本目标,也就是要把他的猴戏坚持下去,仍然毫无进展。而想把外星人泡酒然后卖个好价钱的大飞(沈腾),也毫无收获,虽然他孜孜不倦地把自己的名片贴在了外星飞船上。

这是这部电影内在真正最让人丧气的地方,这两个人看似见招拆招逢凶化吉,其实到最后也只是在原先的泥泞里打滚。他们那些小聪明似乎取得了胜利,但实际于事无补。

虽然不足够动人,但他们足够鲜活

当然,这也是宁浩这部电影真正锐利的地方。虽然欠缺一种真正的同情心,但他起码有一种真正的凛冽,一种对自身文化毫不留情的揭示,一种对于刺破伟光正的本能的恶趣味。

甚至可以说,宁浩有一种揭破所有文明假象的雄心

这里面包括外星文明对于地球文明居高临下的辱骂,有美国对于中国一种无法言喻的轻蔑,有大飞对于耿浩那种自称为爹的居高临下的友谊,有耿浩对于猴子欢欢那种其实本质是驯化关系的相依为命。

对文明假象的讽刺贯穿全片

如此推演这个食物链,你能看到其中根本没有所谓文明的“诗和远方”所能容身的地方,所有关系的背后,都是一种权力和利益的征服与妥协。

影片中,猴子欢欢与外星人骚骚的灵魂在欢欢肉体里的交战,其实就是文明与本能的交战。再高贵的灵魂,里面也藏着最原始的劣根性和奴化思维。

整部电影,就是这样兴高采烈地绝望着,或者说因为其彻底的绝望,而有一种肆无忌惮的调笑。它没有准备任何救赎,也坦然接受这种生命演进与文明进化背后的残忍的无意义。

所以说,它只能笑着,笑得让人发凉,让人心生寒意,笑得让人莫衷一是,笑得让我们对所有固定不移价值产生些微的游移。

扫码关注:一个由《电影世界》《看电影·午夜场》《大众电影》前任主编联合创办的电影评论及文娱时评公众号。因苛刻而深刻。

枪稿
作者枪稿
1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枪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