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演戏,她只想用作品说话

阿Pe 2019-02-17 17:01:50

昨天熬了个大夜等着看柏林电影节的结果,在这先恭喜王小帅导演,恭喜演员王景春、咏梅斩获银熊。《地久天长》确实可惜了,离金熊只差那么一点,但是影帝影后同在一部影片,近几年也只有《一次别离》和《45周年》达成过这一“神片”成就。

身边有朋友去看了首映场,看完之后带着哭腔跟我聊天一直说“真的太好哭了!”他说中途还有不少人哭到中途离场,外国友人也看哭了。其实不用朋友说,这场电影首映之后,我的微博和朋友圈就基本被这部电影的好评刷屏了,都说这可能是近几年来最好的中国家庭电影。我一直不认为能把观众看哭的电影就一定是好电影,但是最起码说明这部电影在情感上和观众们是互通的,而且一部极具中国色彩的电影打动了外国友人,这就说明王小帅导演将这个故事做到了足够的共情,这已经很厉害了。

当时《地久天长》官宣入围柏林电影节的时候,看到这个演员阵容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神仙组合:王景春、咏梅、齐溪等低调实力派,再加上王源这样的新鲜元素,他们之间的化学反应真的大大提高了我的期待值。今天其实就是想说说电影里的一位主演(是不是以为我要说王源哈哈哈),不是,是齐溪。

阅片量比较高的朋友应该都看过齐溪的作品。我最开始知道她就是看娄烨的《浮城谜事》,看的过程中就感觉这个女演员虽然长相看起来很普通,普通到我会忽略观察她的样貌,但是她的表演她的神情刻到我的脑子里了。其中有一场她和郝蕾的对手戏,被郝蕾拆穿“小三”身份后不卑不亢,转身离开后,那抹隐忍了很久的得意的笑容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后来她因为这部电影拿了金马的最佳新人奖我才知道她这是第一次演电影,之前是表演话剧出身,让我更佩服她了。

拿了金马奖之后她却不骄不躁,没有继续接拍更多的电影,转过头又回去演话剧了。金马前她是孟京辉眼中“最冷的”的明明,金马奖之后她继续回去演《恋爱的犀牛》,守着那独一份的清醒在演技派的路上继续低调着,对于演技的执着让她在银幕之外的话剧舞台上默默深耕,继续打磨。所以出道这么多年,她产出的作品,自己对于角色的完成度都保持一个较高的水平,无论是《一句顶一万句》里的赵欣婷,还是《万物生长》里的白露。再后来她参加了《我就是演员》。当时得知她要参加的时候我很开心,终于可以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她身为一名演员的更多可能性。她当时和涂松岩的那一段表演也是被称为“教科书式表演”,真实自然。后来被遗憾淘汰,我当时理所当然的认为复活赛里她一定会再出现,认为她会乘胜追击,结果我错了。她又回到了自己喜欢的舞台上,为了排练孟京辉的话剧《茶馆》而婉拒了《我就是演员》的复活赛,选择埋头扎在乌镇的剧场里,心无旁骛地排练。是啊,她还是当年那个固执的齐溪。

再到这次主演的电影入围了柏林电影节,也证实了她这份执着没有什么不对。我自己觉得,齐溪是个特别纯粹的演员,演戏是她具有热忱并且相当在意的一个饭碗,你能感受到她有能力并且有野心去在艺术上做出突破的,从她很多时候为了贴近角色而素颜出演就可以看出来,她在乎的是超越个人以外的表演本身,自己狼狈点她不在乎。之前在《最美表演》里哭花妆,眼线蹭得满脸都是,就能感觉出来她真的对自己表演时的形象是没所谓的,她只注重最后呈现出来的镜头是不是够真实、够动人。

“前几天到达柏林的时候,在机场看到我们电影的英文名字《So Long,My Son》我就开始痛哭不止。其实这个电影我已经拍完大概两年了,但是这里面表达的爱,悲伤的那种美一直留在我的身体里。” 这是齐溪在《地久天长》发布会现场分享的一些内容,她曾经也说过最美表演就是来真的,她也一直在坚守着这一点,走心动情的表演也一直是她所呈现的。

这两天也看了一些关于她的报道,也有记者问到了后面《拓星者》会不会因为流浪地球压力很大之类的,齐溪说道:“每个作品都有自己的命运。我也有我自己的追求,我努力做到我所能做的了,就希望这些角色能被大家记住。”你看,她第一反应还是希望自己塑造过的这些角色能够被记住,而不是她本人。所以我相信如果知道齐溪的观众肯定也是通过作品认识的她,你会根深蒂固地记住齐溪所塑造的角色。

看着齐溪《地久天长》的剧照,大红色的连衣裙、不施粉黛的面容,还是记忆里的那个齐溪,就是这么纯粹、自然的展现在你面前。听我朋友说她在电影里是从20出头演到40多岁,每个年龄跨度应该有的状态她都有很细化的表演(绝对不是我自带滤镜,朋友真实的点评)那么在此也期待一下正片,期待一下“茉莉”的专属绽放。

最后想说一下,齐溪可真好看

阿Pe
作者阿Pe
118日记 374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阿P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