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算不算一种爱情

唯雅歌 2019-02-17 04:42:15

关于暗恋,我今天一定要说点什么。

因为我今晚才实现我11年前的梦想:在暗恋的学长家吃一次饭,和他看一次电影,并能有荣幸,得到他护送回家。

如果13岁的我知道我能得到这些,我在梦里就不会哭醒了,一定欢喜得像初春新抽的芽,涨满了新鲜的汁液。

学长叫……夏天,就让我这样称呼他吧。曾经对他的告白写满了我的QQ,从网名到签名,从说说状态到日志书写。任何来踩我空间(那时访问别人的空间叫“踩”,多暴露年代)的人都能看到我对他的变着形的表白。我自认为委婉,但观者却能直接击穿我拙劣的掩饰。那些中二时代的极致热烈,现在随着那个qq号的失落都已经不复存在,不然一定又可以扒出若干“罪证”,来逼我细细描述,坦诚彼时的内心活动。

这一顿晚饭,也是托好友的福。好友是夏天的弟弟,凭借这层关系,我也就顺便蹭来这顿饭。饭其实并没有吃太多,尽管夏爸爸和夏妈妈做了一桌好菜,但囿于客人太多,其实并没有太放开去吃。更多时候,好友却记得年少那些懵懂中二的细枝末节,带着一半恶作剧的心情,一半衷心祝愿的憧憬,时不时撺掇我向夏天敬酒、夹菜,语言里尽是故意的撺和。我尴尬地躲避,不去正面理会,心里却怯怯地喜,仿佛13岁的我在复苏,暗暗计算着离他有没有更近一点。我向他敬酒,他温文又带着些许腼腆地微笑,这让我想起过去有一次,他和夏妈妈一起来我家,我给他们端茶,他也这么笑过。除了皮肤稍稍黑了些,戴上了黑框眼镜,我感觉他都没怎么变过。只是此时我的心情已不像那时那样可以像冲天的火箭飞得老高,而是像在做拼图游戏一般,在找现在和过去的重叠对应,理性地对比暗淡的记忆。饭后夏天给我倒了一杯热茶,记忆拼图,便又合缝一块。

又合缝的是,好友,我,夏天,一个妹妹一起去看电影。妹妹的妈妈驱车,妹妹坐在副驾驶,夏天,我,好友,并排坐在后座。和夏天第一次认识的时候,也是家长们聚餐。当时一个叔叔(或是阿姨?我已记不清)开车带我们,好友坐在我和夏天之间。夏天在车的另一头随意地唱周杰伦的《夜曲》,我在车的这一头暗自沉迷。这一次他坐在我身边,我强装淡定,和他聊之前看的电影。发现开口跟他说话,没有想象中那么难,那么别扭。

电影是个烂片,我已从13岁的无知少女成长成24岁的……嗯,奔三少女(让我姑且这么说吧?这个年龄的尴尬在于,你已经没了20岁以下的青涩乖萌,还没有30岁以上的风致稳重),但台湾偶像剧傻女追富帅的狗血套路十多年来却还没变。是的,我在说《一吻定情》。影片最后大概只是想告诉我,我的暗恋始终只能是单恋而无法像原湘琴一样开花结果,是因为我缺少一封天马行空、呆萌粉嫩的情书。尽管影片多次煽情,但是我真的几次因为实在无法代入而想弃片而逃。然而这是不行的,因为,曾经暗恋的他,正坐在旁边。这是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一次能和他进电影院重温青春的机会。虽然我和他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故事,但也算一种奇妙的轮回?影片倒也符合我们今天的基调:暗恋,忆旧,青春。或许也有过那么几秒钟的镜头,可以让他小小感受到,当年笨拙的我,有过的慌张与痴傻。

看完电影后,妹妹在路边等她妈妈来接她。本来以为会一直等到阿姨驱车而来,结果夏天突然张口就让好友陪妹妹等,而他和我先走。而走着走着,我才发现走过的路超过了他家的范围,而他,仍在默默地送我回家。我把脸藏在头发里,咧开嘴傻笑着。记得以前,我常常默默地看着他护送学姐回家,我只是在背后悄悄地跟着,看着他们的背影,心里嫉妒又自卑。而现在,我可以走在他身侧,和他并肩。我害怕应对沉默,不停地找话题聊他现在的生活。提到过去的人,真想深入聊下去探问他彼时更多的记忆。希望路更长,天气会更好一些。这样,我们可以一直往前走,往记忆深处回溯。

他比我想象中温柔很多,以前只觉得他酷酷地难以接近,从来不敢正面说话。六年级的时候,计算机课在初中部的机房上,而那时的他们正好上体育课,我总是能从操场上集合的队伍里一眼认出他来。上计算机课成了我彼时每周的仪式。我在不断练习,从人海中一眼定格到他的能力。终于上了初中,我常常从他们班级前走过,偷偷地瞄他一眼,看到他,浑身就会一颤。再后来转学,但还是幸运地和他在一个中学,那时他已经上高中,我也能从课间操庞大的队伍里看到他的所在,每次我都会算好他们班排好队的时间,下楼,穿过他所在的班级,从离他不远的地方穿过。心会一直噗噗跳,直到带着同一期待进入下一日的循环。

这种寻找的能力、长达4年的暗自喜欢,现在的我真的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再也没有人能让我重温彼时缺氧般的欢喜,也无法吸引我即刻的注意,更别说,有超过三年的长情。

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用这句话做结尾,那是我年少懦弱不敢问出口的言语呀

我现在在想,如果当年我勇敢一点去告白,去争取,不管失败或成功,是不是都会让我变得更主动与快乐一些。我的生命迹象或许会得到改变,不再是安于等待的被动,而会更加尊重自己的情感体验,有更开放强烈的生命能量。但是当然没有如果,我还是那个悄悄躲在暗处爱恋过他的人,习惯了等待,也就会一直等待下去。而就算没有告白,他其实早就知道,我曾经对他赋予过怎样卑微的深情。现在的我见了太多的风景,他早已不是我眼中的那缕曙光,我们互相缺席的十多年,也没有前缘让我们可续。暗恋当然是一种爱情,只不过,是涟漪倒映着苍穹,美人鱼失了喉咙,云淡不知华浓罢了。

唯雅歌
作者唯雅歌
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唯雅歌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