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届格莱美:政治正确了吗?但或许为时已晚

木一 2019-02-12 20:50:43

第60届格莱美,Bruno Mars横扫通类,而Kendrick Lamar、Lorde、Jay-Z、Childish Gambino颗粒无收时,我曾说“Grammy is not just Grammys”,评奖保守,但吸引的议题仍然有意义。

跨过花甲之年,到了第61届,格莱美最容易遭受的指控还是两个方面——对女性音乐家的忽视,对黑人艺术家尤其是Hip-hop音乐的冷遇。

在今年,这两方面从明面上看,都得到了弥补。

Dua Lipa与St.Vincent合作表演

第61届格莱美——进击的女性音乐人

先说女性方面。去年的评奖结果被质疑男性偏多、女性占比过少,格莱美主席Neil Portnow曾发表看法,建议女性音乐家们要“Step up”(加把劲),引起舆论一众声讨。以至于今年Dua Lipa拿到最佳新人奖时还不忘回呛,“I guess this year we’ve really stepped up!(今年我们可真是进步了)”。

无论从奖项上,还是表演上,这一届格莱美的女性音乐人都表达了充分的存在感。Kacey Musgraves拿到了年度专辑,Dua Lipa拿到了年度新人,四大通类女性占2席。均已年过70的女性传奇音乐家Diana Ross和Dolly Parton登上舞台带来表演(还是一黑一白,平衡得煞费苦心)。在表演上,女性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话题度上都占绝对优势,Lady Gaga、St.Vincent、Janelle Monáe、Cardi B、Brandi Carlile、Jeniffer Lopez、H.E.R、Camila Cabello、Miley Cyrus……女性参与的演出超过10个,而男性音乐人参与的演出,只有三个(有两个还是与女性音乐家合唱)。

开场时,主持人 Alicia Keys在台上问Michelle Obama,“Who runs the world?”

答案自然是“Girls”。

五位女性代表开场

尽管这种在环节设置上显著的偏向性大有刻意讨好的嫌疑——借助女性音乐家的大量出镜,来改善格莱美不尊重女性的大众印象。但能让更多深受行业潜规则困扰的女性音乐家获得更多表演与展示的机会,本身也是好事一件。

尽管这种“弥补”多少有些为时已晚——在互联网、流媒体大发展的年代,格莱美对于音乐人的宣传意义与控制力显然没那么强了。不少音乐人拒绝出席、公开呛声,表达对它的不满——

Drake拿到了最佳说唱歌曲,却没有像大多数获奖者一样感谢格莱美感谢爸爸妈妈感谢团队,而是说“如果有人会努力挣钱买你的演唱会门票,我保证,你不需要这个奖,你已经赢了”,而后他的画面被切断,引起争议。

Drake领奖发言

获得提名的“卡特夫妇”Jay-Z和 Beyoncé没有出席。

Ariana Grande,在推特上表达不愿意忍受格莱美对她表演歌曲的干涉后,缺席。

在本年度靠《reputation》卖出了最多唱片的Taylor Swift,缺席。

甚至,获得了两项通类——年度歌曲与年度制作的大赢家Childish Gambino,缺席。

尽管还有巨星撑场,但格莱美似乎早已不是“非去不可”。艺术家们用行动表达的抗议或许是格莱美在评奖与演出安排上变得“公正”的动因之一。

关于评奖——Hip-hop第一次拿到年度歌曲与年度制作

明面上看,这一届黑人艺术家和Hip-hop还真是扬眉吐气了。Childish Gambino凭借《This Is America》拿下了年度歌曲与年度制作——这是Hip-hop作品第一次在这两个通类中获奖,第一次。

而他甚至没有到场。

上一次Hip-hop作品获得通类奖项是2004年,Outkast凭借《Speakerboxxx/The Love Below》拿到年度专辑。此后的14年,Hip-hop大发展,却在格莱美通类奖项中颗粒无收。

尽管《This Is America》其实相对而言没有那么“黑人”,它的大众认知度有一部分依靠的是社会议题关注度与突出的视觉传播,而非黑人本源的“节奏快感”。但作为第一首获得格莱美通类的说唱歌曲,其历史性无需多言。

尽管不少人期待着更为“黑人根源”的作品能够有所斩获,例如Kendrick Lamar主导的《黑豹》原声带,或是Cardi B的《Invasion of Privacy》,或是Drake的《Scorpion》等。

Cardi B的表演

但四大通类奖项的投票基于近两万名美国录音学会成员的结果产生——他们在所有奖项中只能选择9个品类进行投票,但四大通类的评选每个人都必须投票的,因此,要能够在通类奖项中胜出,需要的是世界级的影响力——而不仅仅是美国。

这也能够解释之前投票结果的保守——在美国之外,对Hip-hop的接受程度、受欢迎程度并没有那么高。一旦进入投票环节,取的往往不是“最佳”,而是某个“最大公约数”。《This Is America》在Hip-hop曲风与大众能够接受的“文本性”之间取得了这个公约数平衡。但相对小众的Beck当年为什么能够捧走年专,在我这里至今是个谜。

今年的评奖,尽管我心里有我自己心仪的人选,但如今的获奖结果我完全能够接受。

拿到最佳新人奖的Dua Lipa,从出道至今红红火火的世界影响力与不错的音乐实力来看,颁给她无可厚非。

Kacey Musgraves领奖

拿到年度专辑的《Golden Hour》是一张动听的乡村唱片,它是那种能取得“最大公约数”的好听,旋律、演唱、歌词中都有着雅俗共赏的优美触感。

尽管我相对更为心水的《黑豹》原声带未免过于“黑人root”而未必能获得保守派的选票,同样欣赏的Cardi B的《Invasion of Privacy》也会与《黑豹》互相分走大量Hip-hop爱好者评审的选票。Janelle Monáe的《Dirty Computer》又失于小众未必能在工业盛会中大放异彩。《Golden Hour》似乎是权衡各方之下最适宜的选择。

如今的四大通类得奖结果差不多已是最“平衡”的结果,甚至相对激进。男性女性、黑人白人对半开——最挑剔的政治正确主义者都挑不出任何毛病。

尽管我多少指望它能更前卫一些——但对一个投票机制的大众奖项来说似乎要求过高。引领审美似乎已经成了乐评和媒体的事,毕竟在欧美这二者已相对成熟。

我喜欢的表演

我最喜欢的表演是Janelle Monáe的《Make Me Feel》。性感骚气的Funk带着强烈的Prince印记(让人想到《Kiss》),同时又有Janelle Monáe精致俏皮的怪异特质,是我去年最喜欢的单曲之一。紧身塑胶衣的太空感与未来感,其中插入了一段《Pynk》的桥段塑造女性气质,一气呵成的高级时髦。

Alicia Keys的串烧表演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她演绎的是“她希望自己创作了的歌曲”,那些影响、激发她创作灵感的歌曲,从Nat King Cole唱到Kings of Leon,从Drake唱到Ella Mai,从Lauryn Hill唱到自己的歌,以双钢琴的配置自弹自唱,功力尽显,串起了从旧到新的一众金曲,像一个感性的私人radio。

Diana Ross和Dolly Parton的演出也是本届的亮点。二位传奇天后都已年过70,但都有着相当积极的演出状态。作为Motown时期的传奇流行女歌手,Diana Ross以标志性的爆炸头登场演唱庆祝她75岁生日的场面温暖而令人感动。

而73岁高龄的Dolly Parton与Katy Perry、Kacey Musgraves、Miley Cyrus、Maren Morris、Little Big Town等带来的表演则展现了这位乡村天后的惊人影响力,除了金曲《Here You Come Again》、《Jolene》、《9 to 5》之外,她还翻唱了Neil Young 的金曲《After The Gold Rush》,乡村与民谣的情怀让人体会到根源音乐的生命力。这是Dolly Parton在2001年后首次亮相Grammy,作为本届特别关怀人物,这位高龄艺术家矍铄的状态令人赞叹。

当然,Lady Gaga以略显戏剧化的状态表演的《Shallow》也是一大惊喜。她穿着亮片紧身衣,动作夸张怪异,仿佛把舞台变成了另一个专属于她的怪物美学世界,迸射出的摇滚激情点燃了全场。

格莱美对中国观众的意义

作为欧美顶级的音乐颁奖典礼,格莱美颁在中国也有着广泛的影响力与讨论度。

对于国内乐坛而言,在我们缺少一个“顶级”、“权威”、“公正”的颁奖典礼的情况下,围绕格莱美颁奖的讨论有利于国内听众与从业者从中学习与借鉴,以格莱美的问题自量长短。

当然,对于爱好欧美音乐的听众而言,格莱美颁奖礼因其影响力,本身就是一场视听盛宴。多元化、高水准的演出同样是我们欣赏与学习的对象。

正如上文讨论的,已经跨过60余载的格莱美,至今依然承受着诸多非议。一边在看似公平的票选下遭受批评,一边努力平衡文化引领、市场表现与政治正确的议题。

在女性音乐人应获得平等待遇的呼声日益壮大时,本届格莱美跨出了有益的一步。在Hip-hop音乐应在格莱美获得更多肯定时,本届格莱美也跨出了有益的一步。尽管流媒体时代,传统颁奖礼的地位变得不再像以前那样是歌手事业的最大光环,但通过其评奖结果,多少反映出音乐人与舆论对于女性、黑人平等的抗争,多少还是在从业者心中激起了反响与认同——这些正面效应直接体现在了评奖结果上,令人欣慰。

在有成熟的媒体与舆论环境的情况下,业内外从业者与音乐听众的发声有充分的理由被格莱美、被格莱美的评审听到。这一届在评奖上的“平衡”、“正确”让人相信,持续发声,真的有希望改变世界。

“希望是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对于持续表达的个体而言。

THE END

木一
作者木一
29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木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