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发科普篇(下):作为一个家属,如何护理家中直男的植发月子

囧之女神daisy 2019-02-12 17:23:42
来自话题 年纪轻轻就秃了

上一篇。

part1:当初说下午能上班,上班就上班。现在头顶绑啾啾,额前血一摊

总而言之,verla花了6个小时终于完成了植发,共植入毛发两千零四十多根。两千根是花钱买的,零头40多根是医生补漏送的。当然,这是医院的一面之词,你植发的时候打了麻药,又不会真的数。

手术前已经剃掉了一部分头发,手术之后,前后的创口区都在泊泊流血,就像最后缴费时他的心一样。医院对其伤口进行了包扎,但只包扎后脑勺取毛囊的部分,前面植入的地方不能包扎,要让这些昂贵的头发自然透气,生长。同时为了不让头顶的头发碰到前额娇贵的头顶,头顶的头发还得扎个小啾啾。

这么倒腾一圈下来,verla觉得镜中的自己根本无法见人,但他必须在晚高峰穿过两个区回到家中。

“好惨哪!”他在电话里嘤咛道,“什么上午做手术,下午就上班,全都是骗人的!全都是!”

前面说了,植发的机构不止一家,但神奇的是,这三家在宣传中,居然都会用上这个跟人流广告一样的“上午做手术,下午就上班”广告词,在深圳满大街乱贴。我后来专门CE了一下我们办公室有植发倾向的直男,他们居然都和做手术前的verla一样,认为这个广告词是真的。

诶,就来个例假还有人休半天呢,头上动一圈手术居然指望就能下午就上班,男孩子都是傻逼,真的太好骗了。

他电话我的时候我正在外头跑步,没怎么听清,只听到还在流血。回到家后看到正在啜泣的他,还是吃了一惊,妈耶,这血是不是流的太多了点···话不多说,直接上图吧,可能会引起部分生理不适:

这怎么看,都是 个头上缠着白布,跟敌人大战了100回合后,血咕淋当(四川话,很多很多血之意)的的月代头死士啊。这样看起来,别说下午就上班了,3天内是妥妥的不能上班,要是有别的问题(下面马上就会说到 ),一周内能不能去上班都是个问题。

事实上,verla是周六去植发的,然后请了周一到周三共三天假,在苦苦思索要不要再请两天假把这周熬过后,最后还是输给了假期不够多,周四一咬牙战战兢兢地戴着头套去上班了。

“我们互联网这个行业,这些公司,一个个都太不接地气了!“他抹着泪说,“连月经假公益假都有,却没有给码农的植发假,最想要的东西不给,净整些虚头巴脑的。特别是你们公司,福利吹上天,早餐都免费了,有毛用,你早上起的来吗?(不能。)你图那点难吃的早餐了吗?(不图。)我就问一句,码农能享受免费植发吗?要早点兑现这个,你们公司还愁招聘?”

他的眼泪和额头上的血一起流了下来,我问他创面痛不痛,他泣道:“痛,感觉麻药的效力在逐渐消失,越来越痛了。”

“今晚熬得过吗?能洗澡吗?”

他手一指,桌子上摆着一大堆他从医院拿回来的瓶瓶罐罐。有外用的有内服的,作用如下:

1外用(共三瓶):

护理剂:用来喷前额种植区的,可能是一些用来收缩创口,稳定植发效果的东西,需要在3-5天内喷完。

消毒剂:喷后脑勺取毛囊区的,应主要是给伤口消毒。后脑勺包着纱布,现在不用喷,等几天后摘除纱布后喷。

喷雾清洁剂:三天内不能情节头发和创面,如果特别担心头发脏或是不美观,给了个头套,就是医院里那种蓝色的医用头套。三天后可以用这个清洁剂喷一下种植区,然后“用缓慢的水流”清掉。头两天只能喷种植区,后两天就可以喷全部了。7天后去医院清理完血痂后,就可以正常用普通洗发水洗头了,但种植区不能用力抓,依然要用“缓慢的水流”清洗。

后脑勺现在包着个厚绷带,植发后第二天得去医院换个薄绷带,第三天没什么太大问题,就把绷带拆了拆了。第7天和第30天,都需要去医院做检查。

2内服:

头孢,防止伤口发炎。

我背不出名字的怪药,防水肿。

止痛片,镇痛。

三样一起服用。

大概因为有认真服药,严格地护理,整个植发月子期间,他都没有出现发炎,水肿,痛得要死,流血不止等问题(就是我上面说的“万一还有别的问题”里的那些“别的问题”),看起来恢复得不错。

我自己平日坚决反对抗生素滥用,开始一看他天天都吞头孢就不顺眼,中途我们也认真考虑过这些药到底有没有作用,是不是非得要吃,直到我们被以下留言吓破了胆:

那算了还是乖乖吃药吧。

那会儿快晚饭了,我忙不迭地把他手术前专门点名要吃的红酒牛腩端出来,他呜咽着吃了两大碗:“太好吃了,这是我今天唯一的安慰。”然而半小时后,他突然想到:“出来前医生要我不要吃辣,也不要吃牛羊肉。”

“为啥?说原因了吗?”

“没说,是不是还是上火,发物那一套?”

“那不管他,我们又不信那套。”

然而看到以下留言后,他气炸了:

“好惨哪!!!!!”他对着夜空嚎啕道。

之后他跑去查了一堆资料,给到了标准餐饮标准:

清淡无辣,少油,多增加蛋白质,保证维生素和矿物质供给。

要再加句“多喝鸡汤”就是标准月子餐要求了。总之从这顿饭起,我们家开启了长达一个的植发月子期,从起居饮食每个角度,全方位呵护一位直男一生中最脆弱的时期。

part2:伺候(快乐的)植发月子

我以前对直男植发后的行为预期是这样的:虽然不至于骑白马戴红花,见人就说:“俺植发啦!马上就不秃啦!都到俺家喝酒去吧!”但保持低调正常的生活还是可以的吧,人家割个阑尾比这阵仗大多了,不也还在病床上刷手机写PPT么。没想到,植发居然能把直男的身体和自尊全部掏空,让他们又颓丧又神经质。植发后一个月,verla一直苦着一张脸,一方面又要适应繁琐的术后护理,一方面精神压力逐渐增大:

术后最难受的是洗澡和睡觉。头几天最难受,平躺吧压着后面创口又痛,侧躺吧又担心碰到两侧的植发区(verla是M型发际线,主要是在前额两边植发,那些从头顶开始秃的可能睡觉要容易些?)

穿衣服时,怎么在套头时避过额头上的伤口,成为一个技术活,碰到了痛还在其次,你更担心的是伤口感染:可能明天,你就发炎了水肿了,又是一两周折腾;推荐植发月子期间全程穿衬衣,开衫等,尽量避开套头的衣服,

洗澡时洗头,怎么运用“缓慢的水流”成了另一个技术活儿;

不能吃你平日最喜欢的大鱼大肉来减压,因为这可能会导致手术失败;

最重要的是你的自尊被剥夺了: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你秃了,去植发了。不可能不知道的,头几天你的头发都油腻的要死,散发出怪味,顶上还绑着个月代头啾啾,一头血咕淋当的痂,这不能戴帽子掩饰,必须晾着敞气。割了包皮还能穿条裤子呢。

(如果你在通勤路上实在羞耻心太重,可以考虑带个头套,再加个连帽衫,用这种不那么紧的帽子轻轻掩盖一会儿,才不至于让一地铁的人侧目。得亏是冬天植发,要是大热天这么天天穿连帽衫捂着头,怎么看都是美剧里的big麻贩子,会被警察拦住查身份证吧。)

最重要的是,你开始每天担心:这玩意儿到底长不长得出来的啊?!

植入的头发会在1-3月内脱落,脱落后重新长出来的那些,才是真的有用的。当然,也有一部分不会脱落,自己就继续长了。因为“1-3月”这个时间区域也怪长了点,所以这些头发有了一种薛定谔式的不稳定:

那些还没脱落的头发,他可能明天就脱,也可能会一直长下去。而那些已经脱落了却还没长的毛囊,他可能明天就长也可能永远不长。如果1-3月后,你彻底没戏了,医院就会宣告手术失败,然后就像我在上篇说的一样,可以再给你补植一点,但还是那个问题:第一次都失败了,第二次为啥就能成功?

verla的头发还没长出来,就已经被这种焦心整的要掉头发了。

除了担心这个,作为一个偶像包袱很重的人,他最担心的还是“有多少人看到我这个丑样子”。

“我不出门了,”他嘤咛道,“一个月内的周末,不陪你出去爬山,散步什么的哈。也不能跟你到楼下跳绳了。”

本来他去植发前我就跟他说了的,伺候月子期间他说啥是啥,那也只能答应了。果然接下来的每个周末,他都钉在椅子上,快乐地打饱两天游戏。

不出大门不下楼只是最基础要求,进阶要求是:“我这几天就不去客厅了,不想被室友看到,”他嘤咛道,“要什么东西辛苦虎子帮帮我?”

因为那会儿觉得,不去客厅倒不太影响生活,我们住的是主卧,有独立的洗手间和阳台,事实上我们和室友平时就几乎不见面。但真的他就窝在房间了,我才发现不去客厅还是有问题的:

冰箱在客厅吧,“虎子我想吃你给我买的坐月子点心(虚弱腔)”。

热水壶在客厅吧,“虎子我想喝甜甜的蜂蜜柚子茶(虚弱腔)”。

去厨房要经过客厅吧,以前是我做饭,他得端菜和负责盛饭,现在都不要了。“谢谢虎子那我不客气了miamiamiaduangduangduang(大吃大喝的声音)”。

既然饭都不能盛,抛头露面洗碗更是不可能的了。“谢谢虎子辛苦了咚咚咚/哐哐哐/ti~mi!(游戏开机的声音)”。

瘫痪在床也就这待遇了吧。

除了不用洗碗,他还连菜都点上了。“我要吃中日美脆弱有意砂锅我要吃中日美脆弱有意砂锅,好久没吃这个了。”

自从我8月份开始减肥以来,这个菜在我们家是彻底封印了的啊。“非要吃这个?这个很油啊,会不会影响长头发?”我天真地想用珍贵的,XX元一根的头发来打动他。

“你肯定有办法做到不油少油的!相信你自己!对了不要放辣椒粉,多放点姜丝哈。”

好吃好喝地享受瘫痪待遇一周后,他良心不安起来:“这段时间太辛苦你了,我觉得我还是要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这样吧我扫地吧。”

然而扫把撮箕在厨房旁边的阳台上····

“那你把扫把撮箕给我拿进来,我扫了你再拿出去吧。”他轻快地说。

然后他像乾隆帝每年春天要下田扶一下锄头一样,躬亲扫了下地,再把扫把撮箕往我手上一塞,我都快回答一声“喳”了。

整个植发月子期间,虽然他一直努力表现得很痛苦,但是我觉得他其实爽翻了。嫉妒让我丑陋,也让我都想去植个发了。

再恋恋不舍,快乐的植发月子最后也做完了。出门洗第一顿碗时,他万念俱灰地啜泣了起来。

月子的尾声,也就是第30天时,他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效果不错,虽然在我们看起来,他的前额比较一言难尽:有些没掉的头发,已经长得很长了,中间又间歇地点缀着一块一块的矮桩毛茬,和一块一块还没长头发的不毛区。要等这些地方的毛发全部长出道能修剪发型的地步,估计得到清明节了。

播种只要一天,还需要耐心等待好几个月才有成果,现在他像个合格的老农一样,每天耐心又慈祥地检查几遍头皮,古老的“头发是长在头皮上的某种植物”的概念,还真是诚不谬哉啊。只有体会过植发的甘苦,深刻理解到头发的植物属性的人,才不会嘲笑下面这个广告:

我同事在路上看到了这个植发广告,笑到抽搐,然后投递给了我。该广告大概想表达植发后头发的茂盛程度,画面是一个男人头上长出了一大片蓬勃的草原。

绿油油的。

绿油油的。

绿油油的。

科普完毕,祝所有植发少年,拥有属于你们的一大片草原。

囧之女神daisy
作者囧之女神daisy
1268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60 条

查看更多回应(60) 添加回应

囧之女神dais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