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小记

,神。 2019-02-12 17:04:52

放假休息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和奶奶爷爷扎扎实实地待了十天,只感叹时间太残忍,让他们变得越来越老。

现在奶奶的腿越来越没劲儿,走不动路,坐久了站不起来,以前我还会唠叨她,让她多走路,多运动,不然肌肉会萎缩得更厉害,这次也不再唠叨她了,怕她摔倒。爷爷比起奶奶要好很多,吃得好,爱运动,但是也不能不服老,稍微受点儿凉就感冒发烧,春节足足病了 9 天,病来如山倒,以前看似硬朗的身子骨,走起路来也颤颤巍巍,爷爷本来就瘦,生一场病好像又瘦了一圈,一阵风都能吹倒。

不过,看着他俩相互照顾相互关心,也觉得很心暖,爷爷每天不间断几十年如一日地在奶奶睡觉前给她热一碗牛奶喝,而这次爷爷发烧,奶奶每天定时定点问爷爷吃药没,摸摸他的头看看还烧不烧,吃饭的时候,也会单独跟爷爷碰酒杯,调皮的说一句:庆祝你又站起来了。

奶奶经常会在照镜子的时候说我的下巴长得像她,好看有福气(老太太可自恋了),然后我会逗她说,如果以后我老了也能长得像她一样美就好了。

有时真的会忍不住想自己将会如何老去,是否会有一个像爷爷这样的老伴儿在身边?会在哪座城市?靠海吗?冬天有暖气吗?经常晴天还是下雨?其实蛮期待的。

前两天看了一部韩国电影,名字叫《我爱你》,讲了两对古稀老人的故事,这部片子的两个老头儿都很暖男,最催泪的就是军锋爷爷把子女全都叫回家,握住老伴儿的手说的那两句话,最后他选择和老伴儿一起死去,并隐瞒自杀的真相,整个影片说不上是悲剧还是喜剧,结尾感动到泣不成声,影片里有很多个暖心的小细节,可以说是很「是枝裕和」了,好多细节都让我想到了奶奶和爷爷,陪伴在自己身边最久的终究还是伴侣,孩子都会离开身边,那么,人这一生到底活什么?

以前我问过奶奶,问她这辈子过的快不快乐,她说养育了这么一大家人,挺好的,然后我又问,那你自己呢?不记得当时她怎么回答的,可能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就搪塞过去了。

在他们那个年代,奶奶算是全职妈妈或家庭主妇,一辈子操劳一大家人,现在依然会有很多女性选择作全职妈妈,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职业,其技术难度与风险系数很可能高于一份普通的白领工作。要做好这份工,需要极强的自我管理水平与统筹安排能力。在家,看似没有 KPI,但这个社会,人的心里有一套隐形考核标准。对主妇来说,饭煮得好不好吃,家干不干净品位高低,佣人管理地到不到位,老少照顾地妥不妥贴,里外打点地得不得体……这些不成文的体系甚至比公司规章制度还要严苛残酷,要做到旁人叫好十分不易。

旧族大家庭之中,总有一两位为家奉献终生收获敬重爱戴的女性长辈,可是我们,又有谁真的去悄声问过,她们这一生是不是真的过得快乐。

这社会衡量一个人的强弱有多种维度,但比较关系中的两人强弱只是相对而言。婚姻之中最终未必以强弱区分上下风,有些外人看不懂的长期关系背后自有微妙平衡,带资进组和盈利能力都自带底气。结婚或生育后,全职还是工作,哪个更能发挥自己最大优势,哪个更能创造巨大价值,哪个更能令自己成为不可替代之人,哪个更能令自己成为更好更开心的自己,我觉着就该选择哪个,其他担忧皆有解决方案,最先应该过自己这关。最怕半推半就后患得患失,浑浑噩噩还怨天尤人,一恍半生,自我说服不是将就。

有些人很烦感情之内拿钱说事儿,其实钱不过是个一般等价物,感情与关系的平衡最终需要对价,出钱与出力都是出资源。但现实地是,钱走到哪里依然是钱,而力并不是走到哪里依然是力,这是区别,也是风险。婚姻是一种容易被高估的关系,爱情常抵不过岁月与人性的考验。不是不信奉真爱,而是真心与时代都瞬息万变。一个说「我养你」的男人,是不是长期具备养你的能力,未可知。充分享用那一瞬间的心动,但不必岁岁年年念念不忘,凡事皆有「有效期」。自己能给的,才是不可被动摇的底线和与日俱增的底气。能谈钱的时候,还是选择坦荡直率地谈谈钱吧,毕竟「奉献」这个词儿于人于己都太大也太沉了。

不可否认的是,婚姻绝对是妥协的开始。

两个人开始以「一对儿」的姿态公开出现时,他们必须接受单身时不会有的限制:时间上的互相搭配,计划要稍作修订;连相约吃顿饭这么简单的事,都必须在时间、地点、口味上达成妥协。结婚无疑是把应用注意力的习惯,做一个极端而永久的调整。生育孩子以后,父母为了配合婴儿的需要,又得重做改变:睡眠的周期要变,外出的机会要减少,妻子还可能必须放弃工作,必须为孩子储蓄教育经费。

离开家乡的这些年,我看到了更宽广的世界,也看到了更多不同的活法:有坚持不婚主义,有同性恋结婚的,还有顶住长辈压力的丁克们,这类活法也许还没有被世人认可,但它们确实是一种生活状态。当我看到有越来越多的人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地选择自己想要的活法时,我也明白了,没有哪一种生活是我必须应该去往的,我也同样可以选择我的活法。

结婚是应该的吗?不应该,它只是一种生活方式。

生孩子应该吗?当然也不是,它也只是两个成年人的选择而已。

当剔除了这些世俗的枷锁之后,我反而感到自由,这并不是说我要选择不婚或者丁克,而是,我清楚的知道,也许有一天,我也会面对这一切,有可能要面对丈夫随处乱丢的臭袜子,有可能要面对他睡前不洗澡不刷牙的坏毛病,有可能要面对宝宝的屎尿屁,两小时一次的喂奶,还有无休无止的哭闹,当我面对家里的一地鸡毛和无论怎么打扫都乱糟糟的房间时,我需要无比耐心的处理好这一切,因为这都是我自己选的,这些并不是父母要求我做的,也不是社会绑架我的,而是,我,作为一个清醒的成年人,在拥有自由意志的前提下,经过深思熟虑后所做的决定和承诺。

所以,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一切,并享受彼时的当下,好好爱着他们。

当然,也许没我想象地那么可怕,但是得需要多爱一个人,才愿意放弃自由自在的生活,组建一个家庭,然后抚养终将远走高飞的儿女,回归两个人或一个人的生活。人忙活这一遭,究竟在忙什么?

伊能静说过一句我特别认同的话:你要寻找你能力范围里的幸福,要找能与你同舟共济的伴侶,你的选择就是你的能力展现之一。

这辈子奶奶做了很多妥协,但爷爷又何尝不是,我记得奶奶跟我说,她在嫁给爷爷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但两家情况都还不错,也算是门当户对了,爷爷家算是有钱人,每天上学还有两个保镖跟在身后,奶奶出自书香门第,没上过学但识字儿,后来奶奶嫁给爷爷,跟爷爷的妈妈住一起,因为那个时候爷爷每天背上书包要出门上学,就这么过了两年。再后来日本侵华,每天鸣笛轰炸,把爷爷家炸毁了,经济开始落败,然后二老又遭遇了文化大革命,带着大姑和大伯逃到新疆,然后在新疆扎根,生下了二姑、三姑、我爸和小姑。每次听他们讲家族史,都听的津津有味,虽然有些故事都已经听过好几百遍,但每次他们讲起时,都手舞足蹈,我的脑海就像播放黑白电影一样,想象着他们描述的画面,从他们讲故事的表情和语气中,我都能深深感觉到他们对自己这一生的肯定,不论遭遇过什么,这都是他们认可且值得庆祝的一生啊。

时下书店里有上千本书教人如何致富、夺权、求爱或减肥,它们像食谱一样,教你一步步走向某个狭隘的目标,但很少有人能真正贯彻到底。即使这些方法真的管用,能够让你变得身材苗条、人见人爱、有钱有势那又如何呢?通常你会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起点,有一连串新的欲望,跟过去一样不知满足。真正能带来满足感的不是苗条或财富,而是肯定自己的人生吧。

潇洒姐说,人是一团神秘,是揭开再揭开后依然纵横交错,就算一直面对,一直研究,你也只能做到与这团神秘共存。你可以观察它,欣赏它,爱它恨它,却无法像问题一样解决它,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所以人是无敌深渊,人是万般美好,人才让人哭让人笑让人等待,人才动人。

走了那么多的路,让我有了足够的能力去接受各式各样的味道、声音、颜色、天气等等,但是至今为止,却没有做到去接受各式各样的人。 为了这个我是惆怅的,时常会觉得,我被湮没在无边无际的人群中间,面无表情的众人正裹挟我向某个方向行进。迫不得已。

不论何时,不能勉强的千万不要勉强,人生就走这么一遭,畏手畏脚担惊受怕也是一辈子,勇敢潇洒淋漓尽致也是一辈子,想清楚了再开始也不迟。

在春节期间,做了个疯狂的决定,我知道,我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爱惜自己的羽毛,让风吹让雨打,让她受苦让她受累,这样才能更皮实一点,才能给心爱的家人撑起一片天,才能飞得更远。

后记:

坐在回杭的动车上,敲完以上这些字,看着不断被甩在身后的风景,心情也慢慢变得平和,总有舍不得离开的人,总有不能开口的爱,总有要割舍的感情,长大就是要承受这些,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大人,挺烦长大的,想起自己 20 岁至今每年许的生日愿望都没变过,眼瞅着都快 30 了,也该想想三字开头的新愿望了呢。

嗨,刚说到这儿,车窗外的夕阳就出现了,真美啊……新春快乐。

,神。
作者,神。
82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神。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