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就是那个让亲戚们闻风丧胆的小孩

真实故事计划 2019-02-09 01:55:36

为搜刮压岁钱,我抱过奶奶大腿,把舅舅堵在厕所里,吃拿卡要无所不用其极,令长辈们闻风丧胆。建议有收压岁钱资格的朋友们认真学习本文并实践。

故事时间:1994-2010年

故事地点:甘肃平凉

两岁的时候,我就懂得,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

那年,爷爷多年不见的老同事来家探望,拎了大大小小的几袋水果,放在角落里。其中最耀眼的是一个比我头大两倍的西瓜。大人们一直在讲话,我着急吃西瓜,推着西瓜在地上滚来滚去,都没引起注意,直到我用力推它滚到我爷爷和同事的视线中。

“哎呀,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吃过西瓜了。”我站在离西瓜很远的地方说道,生怕被别人发现是我推的。

那时,我已隐隐知道直接说出诉求是一件太不体面的事情,且未必得到满足。曲线救国才是一个小孩的礼貌和智慧所在。

“你个小猴,人才多大,就好几年没吃西瓜了。”奶奶又气又笑,爷爷也是一脸尴尬。大概觉得人都被我丢尽了,老同事说:“那就赶紧把西瓜切了给孩子吃吧。”

妈妈去厨房切了一半西瓜,正要找碟子端进屋子,一回头,发现我已经把每牙都咬了一小口,留下了独有的印记。我妈只得防着我切了另一半。

撑得肚皮开花,我也没有把占有的西瓜吃完。客人一走,我屁股上就挨了几巴掌。

以后,每逢人多的时候吃西瓜,妈妈不在,我就先把每牙啃一小口。妈妈在的时候,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一手拿着西瓜吃,一手护住还没吃的西瓜,大人们哈哈大笑,我总能多吃上几牙西瓜。

妈妈对我的饮食控制严格,饭点前绝不给我零食吃,太甜的东西也不给吃,我由此更善于迂回以达目的。

想吃绿豆糕时,就对姑姑说奶奶要吃,因为姑姑总是买绿豆糕回家给奶奶。想吃卜卜星时,就对爸爸说妈妈想吃,据说妈妈怀我时就很爱吃这种麦芽类零食。

大部分时候这种企图都能得逞,前提是阻止他们在买到零食前互相碰头。我只能揪着他们给我讲故事,实话说,我姑讲故事一点都不在行,一个小红帽的故事她能翻来覆去地讲,能讲到小红帽被大灰狼吃了再给吐出来。但我是个小孩,我还能怎么办?

长大一点,我懂的了金钱比西瓜绿豆糕都重要。有了钱,不用听故事,就能自己买家里限量供应的东西,辣条、冰激凌、学校门口新出的自动铅笔、方便面、以及各种玩具卡。

五岁那年,我离开农村奶奶家,去城里上学。临走时,奶奶从她一向存钱的抽屉里,取出两张两块给我:”去城里买好吃的,猴崽子。“说完就抱起我咬了一口。

四块钱对当时的小孩,可是不小的一笔钱。我摸着被咬的小脸颊,第一次感觉出了隐隐的商机。

作者图 | 小时候

出于明面上的思念,和某种不为人知的小心思,进城以后,我一直哭着要奶奶,父母每周带我回去一次。然而第一个周末离开的时候,我跟着奶奶从一道门里窜到另一道门里,看着她为我家装地里刚拔的蔬菜和腌制的咸菜,就是不见她靠近那个取过钱的小抽屉。好几次,我把她拉进有小抽屉的卧室里,说是要找东西,仍然唤不起她的记忆。

黄昏到了,她站在门口送我们一家人里看,眼看着就远了。我决定抓住最后的机会,几乎是一瞬间,我跑回去抱住她的裤腿,哭的鼻涕眼泪一通,说我舍不得奶奶,不想走。

大家都一脸茫然,奶奶却一下子反应过来,回房取了钱赛到我口袋里,刮着我的鼻子说:“我说你怎么一天都在我的卧室里打转。”

我的眼泪还在脸上,身体却很实诚地告了别。

后来,我抱着奶奶的腿哭,就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一场戏,只要奶奶忘记给钱,我就上演一场。奶奶偶然间的善心由此发展为我的固定收入。这笔收入逐年递涨,在我高中时已经涨到了五十一百,解决了我童年乃至青春里的经济问题。

做成了第一笔长远生意,我士气大涨,计划在年终的压岁钱上再冲一把。

我们家族人口多,只按祖父辈算,村里十几家,城里十几家,还有其他城市里每年回来几大户,我跟着我爸、二叔,带着堂妹,挨家挨户地拜年,所到之处,大人们喝酒吃肉,小孩都是伸手就揣钱入兜。逛完父亲这一门,逛母亲这门。每年初一到初五这几天,是压岁钱收入的关键时期。

过去,我和很多堂兄堂妹一样,今天去了这家,明天就在家休一天,有亲戚家比较偏远,或是钱少之有几毛钱的,也不去。

在我意识到金钱重要性的这一年,我成了他们之中最勤快的小孩。

每天都跟着大人们跑亲戚,远近不忌,荤素不忌。钱不嫌少,有就好,就是一毛钱好歹也能换张小浣熊水浒卡呀。最关键的是,大钱最后都是被我妈没收,反倒小钱,才能留到自己口袋里。

我是宁可累点,也不能放过一户人家。从此以后,每年下来,我都是跑门户最全的那个,长辈们就夸我,这孩子从小这么重人情,了不得。

最早每家给一块两块,后来五块十块,再后来二十三十,有些人家也会给五十。

大舅家从我记事起就是压岁钱的重要贡献者,别人给五块的时候他给二十,别人给二十的时候他给五十,总之在我十三岁以前,他一直站在压岁钱链条的顶端。

可大舅记性不好,时常需要舅妈提醒,才想起打发我。有一年家里一下子来了好几波亲戚,屋子里坐满了人,舅舅舅妈忙前忙后招呼。往常我一来,问过新年好,舅舅就会发我压岁钱,那天已经快要中午了,大舅一早上都没顾上看我。我坐不住了,开始揣度如何不失礼貌地拿到压岁钱。

从中午做饭开始,我就迈着我的小短腿跟在大舅身后,进进出出,以求他看到我,就能想起压岁钱的事儿,舅妈以为我是要在厨房帮忙,一直催我进屋暖和着。

“我就想待在厨房帮舅舅。”我扬起脸说。

就这样,我在舅舅身后跟了一天,连他上厕所都没放过。傍晚吃完饭,快要走的时候,我妈找不着我人,找了一圈,发现我蹲在厕所门口守着。

一家子人都很惊奇,我舅说:”这孩子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粘我。”我低着头不做声,我妈拉我回家,我撅着屁股反抗,被硬拖了好几米。

舅妈忽然福至心灵:”是不是你舅今天没给压岁钱啊。“

我还是不说话,只低着头看手。舅舅一拍脑门说:嘿,瞧我这记性。他伸进内衬口袋里,掏出一张有绿色毛爷爷的五十块钱,抚平交到我手里说:”舅今天对不住你,给忙忘了。“

我抬起头对他甜甜地笑了好久。

我总结了成功的原因,毅力加智慧,缺一不可。当然回家后没多久,我的压岁钱就都被没收了,美名其曰帮我存着,实际上这些钱在过完年之后,我就再也不可能与之相见。好在我妈还对我留了一丝温情,她把一块钱及以下的零钱给我留下了。

刚上小学的时候,这些钱还算够用,但随着欲望逐年递增,加之物价上涨,这些钱很快就不能满足我了。

三年级时,为了买一支多拉爱梦的自动铅笔,我卖掉了所有的小浣熊水浒卡,加起来大约有五六十张。卡片分别卖给了班上的三个男生,他们都是集卡达人,积攒量都在90张以上,离成功相当近。我算了下,按照自己买方便面的速度,至少需要一年多才能攒够他们那样的数额,还要保证每一张都不一样,简直难于上青天。对比之下,哆啦A梦的自动铅笔好实现多了。

要知道那时候班上小朋友的自动铅笔都是两三块钱的,而那只哆啦A梦的,却要二十一块钱,压根没有家长会买给小孩,我会是班上头一个。

尽管已经算了不下十遍,交出卡片的那一瞬间,还是万念俱灰。买到自动铅笔后,我的确得意了好一阵子,只是积蓄全无。

穷则思变,我决定开展新的业务。

那时我已经开始帮我爸妈打醋打酱油了,出门走一条几百米的街道,再过个马路就到,一斤醋,单的五毛双的七毛。我爸是个粗心的人,有几次他给了我一块钱,找的零钱忘了要。剩三毛的、剩五毛的,攒在一起有三块多,我揣在兜里好几天,都没见他有动静,就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挥霍一空。

次数多了我爸终于想起问我,我趁机跟他谈条件,以后让我跑腿,都得有跑腿费。那时候我在童书里读到一个美国小孩的故事,知道在国外,父母都是会给孩子的劳动付费的。我就拿这个故事教育我爸。

我爸一想也对,反正他也总是忘了找零,还不如大度点,索性算成劳务费。糊弄我爸总是那么容易,只要他不提买单买双,我就一律打单醋,这样能多得两毛钱。

妈妈那里就比较费劲,她给我的钱总是刚刚好,没半点油水可捞。有一天,她做饭到一半,发现醋没了,喊我去买,我看她很着急,忽然财壮怂人胆。“你得给我劳务费,我爸每次都给的。“我站在厨房门口一动不动。

“赶紧去,小心我踹你。”我妈暴脾气上来了,但她锅里的油正烧着,也不能真的跑出来打我,只虚晃了一脚。

“不去,除非你给我劳务费。”我仍然稳如泰山,站在离她较远的位置。

作者图 | 小时候学跳舞

她一边动着铲子一边骂我,发现我无动于衷,僵持到一盘菜下锅终于妥协:“去我口袋里拿钱,只许拿一块噢。”

终于不用再拿着她的那堆毛毛钱了,我轻快地跑进卧室从她口袋里掏出一块钱,以快过往常的速度,打回了一斤醋,她显然惊了一下:“这么快!”

“有劳务费跟没有劳务费,当然是不一样的。”我挺着身板说。我妈瞪了我一眼,但总算默认了劳务费的口头协议。

没有跑腿费的事,我是向来不做的,我妈称之为”耍贱溜滑“,每次她准备喊我洗完扫地时,我就立马变得很忙,要做作业,要复习功课,要预习明天的,要练习钢琴等等。

可好景不长,醋价上升,我的劳务费被挤压的很可怜,最后只能剩一毛钱。

但随着我们家整体开支的增长,我的跑腿业务也拓展到了其他领域。家里请客人,我爸派我去给跟着大人来的小孩买零食,他给了我一张五十,我下去买了薯片、可乐、威化饼等等,各样挑一点,最后还剩了十多块,回家后,我刻意避免和我爸碰头,一顿饭结束,以我爸不怎么强健的记忆力,果然忘记这事。

隔了好几天,我爸想起的时候,我已经花的没影了。自此之后,我爸的十块、二十、五十,只要是派我做一个差事,零钱都是我的。

实际上从我五岁那年进城以来,我就有意识地在我爸身上开拓业务,谋求利润。因为我发现,这个在我幼年时极少出现的角色,粗心、好说话、不龟毛,几乎聚齐了一个好客户所有的优点。

初中时有一次,我财胆包天,将六十块钱的找零也占为己有。

那次的差事严格来说不算差事,就是买一些爷爷奶奶爱吃的东西,回老家去看二老。以往我爸每周带我回去一次,那段时间忙,连续两周没回家,最后他给了我一百块钱,让我买些水果和点心,一个人坐车回去。我花去了四十块钱,揣着剩下了六十,开始计划如何说服我的好客户。

看完爷爷奶奶,我就抱着自己买的书籍回家面见我爸,一进门我就控诉我爸,说爷爷奶奶如何思念自己的儿子,但是却两个周末都没有见到了,连着说了一堆话没喘气。

我爸打断我,问:你到底想说啥。我就跟他讲,我这次干的差事和以往都不一样,因为这不但是我自己尽孝心,还是替他尽孝心,我买东西,不光是买了点糕点水果,最重要的还是我用心了,这份差事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

最后我对爸爸说出了我的至理名言:“父女俩不要谈钱,谈钱伤感情。”

他总算明白我是啥意思了,就问我拿着钱干嘛去了,我把一堆书籍抱在他面前,跟他讲每一本的故事作者,对我的心灵发展有何深远影响,我爸被我云里雾里绕了一个小时,早就困了,挥挥手说得了,干你的啥去吧。

那时,我的消费对象已经从各种零食变成各种动漫画册、书籍和诸如艾薇儿、林肯之类的的正版CD。它们堆满在我的卧室,以至于旧的书架太小,已经不太够用。我从跑腿中获得的零钱数额也越来越大。

我爸一找我算账,我就带他到我的卧室,展示我的最新战利品。“如果你不想给我这么多跑腿费,你可以自己去,可以用小一点的钱,也可以再派我做一样事,但是要想把他们重新变回成纸币,是不可能的。”我摊着手跟我爸谈判。

这个好客户,总是翻一翻我的书籍,就假装黑着脸走掉。在老师和妈妈都反对我读那些乱七八遭的闲书时,我爸的态度非常地暧昧,他从不鼓励我,也没有做过太多的阻挠。

有一天他突然带着人运回来一个大书架,然后和惊喜到目瞪口呆的我一起收拾我的宝贝们,让他们在一个更广阔的空间里呼吸。那一刻,我觉得这个好好客户身上,显然有更多商机可挖。

图 | 一家三口

随着我年龄的增常,我在家里赚钱业务广度和深度都与日俱增。跑腿成为业务领域中的一项低端差事,我从好好客户那里谋来一项高端差事,即维护父母关系的和谐稳定。

这得从我们家的家庭地位说起,我妈长年占据老大,我和我爸地位视我妈心情而定,她看我顺眼时,我在我爸之上,她看我不顺眼,我爸在我之上。

我妈和我爸吵架,最善冷战,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个月,我的地位就跃居第二。我既然从小就有势利眼的倾向,自然得跟着强大的一头,毫不犹豫站在我妈一方,与我爸冷战。

我爸心理素质不行,要不了两天,就主动求和,却总是铩羽而归。在我还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爸就对我说,只要我哄好了我妈,他就给我零花钱。

10岁以前,这个差事很好做,只需我嘟着嘴给我妈卖萌,扮作我爸的样子,她很快就被逗笑。越长大越不萌,只能另辟蹊径。我妈这个人,常被我姥爷说属牛的,牛劲上来怎么拽也拽不回去。

有一次她跟我爸吵得厉害,连饭也不给吃了,我跟在我妈身后,磨破了嘴皮子,调解了一个上午,我妈也无动于衷。我趁机跟我爸谈判,给我爸搞了个套餐服务,说服我妈,外加这两天给他藏饭。我爸果断许我重金。

那几天,我的饭量忽然增大,我妈菜一做好我就端走,等她再从厨房出来,就有三分之一下去了,再看我,腮帮子鼓鼓的,就喊:”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这样,给我爸藏了好多天的饭菜。

为了赚好服务费,两人吵架时,我就站在一旁细细地听,搞清楚原因和细节,就差拿个小本本记下来。有几次,我妈看我在旁边气定神闲,更生气:“看什么,爹妈吵架你很高兴是不是,滚进去!”我吓得一哆嗦,回了卧室贴着门听。

由于细节到位,我爸对我的服务相当满意,我在家中的各项事业稳定发展,在此基础上,我还偶尔能有那么几次躺着赚钱的好运道。

有一次我爸不小心将家里的电热壶打了,怕挨骂。正值我地位较高,我爸就把主意打到我身上,说:“老爸给你十块钱,你把这个锅背了。”我本能地伸出五个手指:“五十”。

“你敲诈,五十我都能买好几个壶了!”我爸不服。

“哎,这是个壶的问题吗,这是你女儿我的名誉问题啊。”我掰着手指给他算,“况且你买了壶还是要挨骂。”

“五十就五十,你可要信守承诺。”我爸咬着牙说。

后来我就主动跟我妈承认打了电热壶,我妈说了我几句,也就过去了。过了段时间,为了自己的名誉我还是悄悄跟我妈说了真相,并要求她保密,以免坏了我的差事。我妈只觉得好笑,倒也没有太计较。

有段时间,我非常恶劣地祈祷我父母多吵几次架,大约是这种发家难财的想法遭了雷劈,我很快就遭遇了事业的低谷。

有一次,我妈战斗力爆表,冷战我爸近半个月。

我迟迟办不好事儿,就拿不到我爸的好处费,更糟糕的是,吵架时,我妈一个顺口就说出了他打电壶的事儿,我的信誉度一落千丈,我爸说我做人不行,合作中断。

我试图先劝好我妈,给我爸一次免费服务,以挽回我的声誉,但我妈冷着脸怎么都不听劝,我拿着记载了吵架细节的小本本,看了不下十遍,愣是没找出什么好办法。

“你跟我还是跟你爸,自己选。”我妈甚至说出了要离婚这种话。这我怎么可能相信,他俩每回吵架都是我捞油水的机会,反倒是他们很少吵架,导致我的生意没有太大的起色。

关系好的几个小伙伴父母倒是常常吵架,大家坐一起聊,都是又烦又忧愁。我刚想说自己捞油水这事,其中一个小伙伴就哭了。那时我们刚从小学毕业,成为大一点的孩子,她父母闹了一年多的离婚,前一个晚上,终于彻底分开。她被妈妈带去了姥姥家,从此要跟着妈妈和姥姥一起生活。

我一门心思谋利的心情立刻就被压下去,五味陈杂,不晓得怎么安慰她。心里很震撼,原来父母真的是有可能因为吵架而分开的,那天回来,我对自己在父母吵架这件事上捞油水的行为做了深刻检讨,决定从此金盆洗手。

恰逢班上收班费,我从妈妈那里拿了钱,走出门时,刚好碰到我爸回家,作为一个久经商场的小孩,我几乎是本能性地起了心思,为什么不能再找我爸拿一份呢?反正他俩不说话,消息不通畅。

我爸果然毫无怀疑,给了我班费。我立刻意识到两头收钱可能是一项新业务,一转头却又陷入纠结,金盆洗手没有效果啊。

但钱在手上,说什么也不能退回去。我安慰自己说,只要爸妈和好,就是一俊遮百丑。我像小时候抱着奶奶一样,又去对我妈实行这套,哭诉着说,我不要成为家庭离异的小孩。

多管齐下,我还组织了家庭仲裁会议,让爸妈分别讲出自己的委屈,但不能吵架,只能向我这个仲裁者诉说。一人说时,另一人不能插嘴。

我爸很是积极,我妈虽冷着脸,也配合了。那次会议开了将近两个小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被说开,也就是些陈皮烂谷子事儿堆积到一起了,感情基础还是好的,他俩当天就和好了。

我的事业,又重新恢复,甚至由此一路冲向新的高峰。

之后,每次父母吵架,我能收获三份钱,一份来自我妈的零用钱或其他什么用途的钱,一份来自我爸的一模一样用途的钱,还有一份他的好处费。一时间相当富足。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两头捞钱的事一直没有曝光。我猜测他们和好以后,可能忘了这回事。

一开始,我还有些忐忑,没过多久,市里的房价突然大涨,家属院里生了儿子的阿姨每天在一起就聊这事,说得赶紧买房,给以后结婚备着。

我们市算是比较落后的城市,在传统的观念里,女孩是嫁出去的,并不需要买房。但男孩却是一定要有房子的。

有的哥哥还在上高中,精明的妈妈们就已经在市里买了婚房,房子从我小时候的几万块钱涨到了十几万,等我上高中的时候,听说已经得花四五十万才能买一套不算太小的房子。

简直是巨额,我瞬间觉得作为一个女孩,我替爸妈省了不少钱。心里的愧疚下去一大半,我还以此教育我爸,让他对我大方些。

我的家庭商业活动自此更为肆无忌惮。

上大学之后,我才发现,比起大学里需要用到的零花钱,以前的简直是大巫见小巫。而远在父母天边,我似乎更好继续我的事业。

那时网购逐渐流行到大人中间,我妈不会,我自告奋勇帮她买,但每次仍然有劳务费,好在我妈已经习惯了。十几年下来,我已经完成了客户的深度教育,培养了他们良好的付费习惯。

吵架时,我依然是两头捞钱,且下手越来越黑,已经从中学时的几十块钱涨到几百块了。

图 | 旅行途中

我爱上了旅行,爸妈虽然不反对,次数太多也不行,尤其有的节假日只有三天假,我还得再翘课几天,更不好跟父母说,只能自己存钱。靠着“坑蒙拐骗”,每学期下来,我能从父母那里捞到三四千的油水,节假日时姑姑和奶奶也常给我钱。我就有了专属的旅行费用。

大学四年上完,我几乎游遍了大半个中国,我父母一直记得稀里糊涂的,对我嘴里突然冒出来的某个地方的风土人情,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我总是觉得,长大之后,父母变得更好骗了,我甚至用不了太多的心眼,就能捞到一大笔油水。

因为不在身边,家长们不能互通有无,也不能随时跟老师沟通,我有了虚设项目的空间,大二时我说要报名学法语,最后地方太远,没学成,但报名费却揣到自己口袋里了,对父母宣称仍然在学习。

过年回家,我妈当着全家人的面就夸我,说我学了法语,让我给大家来上一段,我脑子一急,蹦出几个法国电影里常听到的词汇,蒙混过关。

此后,我就再也不敢虚设这种知识类项目。

我隐隐感觉到,我妈一点都没变傻。尤其每次回家,我妈一张口就喊我:“咱们家的小骗子回来了”。我只能大张着嘴尴尬地笑,觉得她什么都知道。

再过了些时日,我偶然间发现我的那些小精明,都被我妈当成乐子给亲戚朋友讲。

甚至我爸,一个我从小到大最重要的好好客户,也从来没傻过。有一次喝醉酒,他跟我谈心:“爸就喜欢你看书,什么书都好,成绩什么的,哪有你自己精神世界丰富重要。”

我能一次次贪到那么多劳务费,并不是因为我的歪理说服了我爸,而是因为他喜欢我读书。回想起来,在我当时所了解到的父亲中,他是相对开明的一个人,他帮我订每月一期的《萌芽》,从不阻止我读闲书,甚至那些我妈和老师总是会没收掉的动漫画册。

他默许我拥有自己的世界,也因此默许了我的小精明。许多真相逐渐揭露,我的父母从来都不傻,他们自愿成就了我一次又一次的小精明。

“就喜欢你说歪理时的认真劲,还有自以为得逞时的得意样。”我爸很开心地回忆往昔。“就是,还不是看你可爱,以为我们真傻么。”我妈每次说都很得瑟。

我又想起小时侯我啃着西瓜,另一只手捂住桌板上的其他西瓜,大人们停止了啃西瓜,只看着我笑,奶奶、姑姑、姐姐、舅舅。

那种氛围很奇怪,现在想来,是一种心照不宣的爱意。

*本文是《早熟少女》系列的第二篇,系列记录了一个90后女孩的成长密码。明天是作者讲述资深直男癌父亲的故事。

作者 朱小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每天一个打动人心的故事。

真实故事计划
作者真实故事计划
42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16 条

查看更多回应(216) 添加回应

真实故事计划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