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早晨:飞在临界点的霞光里 (六)

萧萧落木沈睿 2019-01-30 08:51:21

第五个早晨,我起来的时辰,比昨天又晚了一点,已经是四点四十五了,其他人大多还在睡觉,有两三个去大堂练习去了。我继续去食堂拿水,发现食堂前有个牌子,上面写着:吃早饭前不许进食堂。 我有点恼:这也太缺乏人性了,这里这么冷,连早上的热茶也不让喝吗?我勇往直前,忽视规则,去打水,看见雕塑家也在里面喝茶,大概艺术家都是要打破规则的人。我灌好了水,继续出来走路,锻炼身体。

天空中还是有无数的星星,当然还有那逐渐弱下去的月亮。月光仍然明亮着,我喝着热茶,一直在走路,吃罢早饭,继续走,直到早霞映红了天空,早霞给一天带来的生气勃勃的色彩,我在早霞里,倒着走路,走了两千步,我觉得自己好像在灿烂的霞光里飞翔,在黑白相间的金光闪烁里飞翔。

第五天了,我怎么觉得到现在为止,自己没学到什么东西呢?我是修不成正果了,我对自己非常绝望。而且,Vipassana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我听葛因卡的讲座,他谈论幸福,每次讲座的最后他都祝福世界上的一切幸福,而我对幸福这个词都非常怀疑。我想到《崭新美丽新世界》那部小说,那里的人们因为科技发展,生活欲望被满足,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幸福问题了,不过这个问题科学家也发明了解决方法:幸福丸,你要是不幸福,就吃一丸,吃完了,马上就幸福了。这部小说让我对幸福很怀疑,我甚至觉得“幸福”这个词都成了一个非常可疑的概念。

更重要的是,我成了追求幸福大军中的一员,这让我非常恼火,我对“幸福”的怀疑让我觉得这样跟一群人追求“幸福”非常可笑,幸福是一个可疑的状态,标志着满足,而我,对满足这个词也同样厌恶。

问答的时候,我去问老师:我们练习内观的目的是什么?她说:“目的就是获得幸福。”我摇头:“我对幸福不感兴趣。人们说,无知就是幸福,所以我对无知的幸福毫无兴趣。”她说,“内观的目的是祛除你的嫉妒。”“嫉妒?”我说,“嫉妒?这个与我没什么关系。”她继续说:“愤怒,内观可以让你不再愤怒,不再生气。”我摇头:“愤怒可不是什么坏的感情,没有愤怒就没社会进步。”她想了想,说:“就我来说,内观让我做饭做得更好吃。”我笑了,“这倒是一个新角度。谢谢你!”我站起来,离开了,觉得这个老师最后一个答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是生活的真谛,如果内观使你能全心全意地做饭,专注地做一件事情,我觉得也是一个成就。

终于明白了,我住的这个木屋里一共住着6个白人,一个印度人,一个墨西哥人,两个亚裔(中国)。那个中国女孩非常守规矩,从没看到她多看别人一眼,我看到她的床头有公用的茶杯,从食堂拿回来的,纳闷她什么时候喝茶呢?我从来没有看到她喝茶,只看到她戴着一顶红帽子。我还发现,那个咚咚地大步走的女人,原来也住在我的房间,是B床上。唯一的一个人我看着觉得不那么喜欢的人是那个干瘪的脚特别大的老女人,她一副已经得了正果的样子,干得如落叶,而且是一片很难看的落叶,人老了,就一定枯干吗?到也不一定呢。我的母亲就不枯干,她直到最后一天都是有水分的,有那种富态的年老的女人的美。我要做一个我母亲式的女人,

怎样取得身体与心灵的平衡,内观最终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内观的练习是观察自己的身体,从头到脚,每一寸身体都得到观察。这居然比前几天的只观察鼻子下方要容易,只是我对身体的每一寸的感觉都是隐隐地发麻。再听葛因卡声音的呼唤,那种苍凉越来越淡,他的形象,一个黑印度人,几乎没有眼睛的形象,在眼前晃动,跟着他的声音来回飘动。

天气美得难以想象,我看见一个丰满的女孩子,有着美丽的脸,是一个墨西哥裔皮肤稍微白的女孩,她走到树下,仔细端详每一片树叶,捡起落地的树叶,左右观看。人人都有大把的时间,这个女孩子看起来那么纯洁鲜美,好像一朵鲜花绽放。

另有一个女孩,金色的短发,淡褐色的皮夹克,黑色的紧身裤,她从我的身边走过,我回过头来看见她的背影,她的背影如此性感,我觉得男人都会为这个背影心如动兔,就是我这个女人,看见这么性感的背影,也赞叹地点头。我没有看见她的脸,我想象那一定是一张美丽的脸。

晚上继续听葛因卡的课,葛因卡是一个很有幽默感的老头,他喜欢讲故事,在他的故事里意喻着很多道理,我想出去之后,找到葛因卡的书读,或许我能学到更多东西。

我在几棵大树之间看到那个藏在那里写日记的女孩。我没有看见她的面容,是啊,这里有跟我一样的女人,我们不写字就活不下去,可是我临来这里之前,把我的笔记本拿出去了,因为我是一个听话的女孩,一辈子都在听话,我对自己感到无端的恼怒。

萧萧落木沈睿
作者萧萧落木沈睿
44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萧萧落木沈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