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养子

古闲 2019-01-28 18:12:58

共养子刚一出生,他妈就因为生他而大出血,死了。他爸抱着呱呱叫的他跑遍了村里所有哺乳期妇女的家。有时候共养子饿的不行,在家里哭的震天响。隔壁的老奶奶听不过去,就跑去把共养子抱在怀里,解开自己的衣襟,露出她那历经沧桑的乳房,共养子从那早已干瘪的乳袋里吸吮不到任何乳汁,却神奇的不再哭了。

因为吃了百家奶,他爸就把他取名共养子。村里的大人小孩见了他,也不管辈分都叫他共养子。那些小辈的小屁孩对他直呼其名,他也不恼,还乐。别人看他乐,就更放肆的乱叫,以至于最后谁也想不起他的大名了。

上了几年小学,他爸供不起了。共养子就回家帮他父亲干农活儿,开始年龄小就只能喂猪、放牛、做饭烧火帮他爸打个下手。后来长到十五六岁,就上山砍柴、耕地、挑水,农村里的活儿他全能拿下。因为吃过百家奶,吃的杂,加上天天干活儿,十五六岁的共养子已经长的像个大人了。他肌肉结实,干起活儿来动作敏捷。只是脸上的笑容跟小时候乐起来一样,显示着他真实的年龄。

农忙时节,农民们割麦子收稻谷,都得赶着那几天天气好的时候。农作物成熟的季节,一旦来了暴风雨,很可能那一年就白忙了。于是农忙的时候,农民们顾不着吃饭,要先把地里的收回来。共养子跟他爸总是村里第一个把粮食收割完的,那时候大多数的村民还在地里忙活。看着乌云上来,天色渐变,刚从地里回来的共养子又抄起镰刀,帮隔壁的老奶奶割麦子。共养子握着镰刀,手腕挥动的频率极快,刚把老奶奶的麦子背回家,雨就下起来了。老奶奶看着自己的麦子,又看看那凶猛的大雨,不禁的叹道:“哎,多亏了共养子啊!”而这时共养子早就转回自己的家了。

由于共养子勤快能干活儿,也爱帮人,他在村里的口碑是极好的。他二十岁那年,村里好心的大婶儿决定给他做媒。把一个又一个的姑娘往他家带,可是没一个留得住的。都是一句话:“谢谢你了,张婶儿,只是他家……”那后半句没说出口的话大家都明白:他家太穷了。房子还是共养子他爸结婚时候的房子,基本上是全村最破的房子了。而且人家觉得他从小没妈,家教会不好。对这些共养子却毫不在意,他倔着对他爸说:不要女人也可以过一生。他爸气的要把他撵出家门。

在家里不快活,共养子就想出去。没钱去不了多远的地方,跟人打听,听说镇上翻修卫生院,要砌墙的工人。共养子毫不犹豫的就去了。几个月后,共养子身上揣着一笔钱,挑着一摞子书回到村里了。村人看他挑着书,就笑着问他:“哟,共养子几个月不见了,怎么是读书去了?”共养子也笑着回答:“没有,没有,修卫生院干活儿的时候捡了一摞书。”原来那卫生院翻修的时候,院部搬到了另一个地方。不知哪个医生遗留了一摞中医的书,包括《伤寒论》《金匮要略》《脾胃论》……都是一些中医基础的书,这些书被共养子捡到了,共养子上过几年小学,识得几个字,却读不懂里面的意思。但看过的东西还是记在了他脑子里,砌墙的时候就想书里的话是啥意思,有时候想一天也不明白。但他想着那些书干活的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于是他把那些胡思乱想当做一种放松。有时候他实在想不明白,就跑去卫生院问那些老中医“虚邪贼风”是啥意思,老中医说了半天,共养子也搞不明白。

回到家后,共养子每天就是干农活,看医书,再也没有其他的娱乐。时间过得飞快,两年过去了,共养子二十三岁。对中医似乎略有心得,他爸偶患感冒,共养子试着开了一剂发热解表的药,他爸就好了。他爸把这件事传了出去,于是就有人专门来找共养子看病。来人倒不是对共养子的医术有信心,只是因为这山里没医生,看病要走几十里山路去镇上的卫生院。反正自己的病也不重,让共养子看病也不损失什么……结果没想到病让共养子给看好了,于是传扬开去,村里人有个头疼脑热都来找共养子,共养子药到病除。后来甚至有别的村里的人隔着几座大山相隔上百里来找共养子看老胃病,共养子几服药下去也好了。

由此共养子名声大振,村里人叫他也对他恭敬起来,不再笑嘻嘻的了。人们想对他表示尊敬,想呼他的大名,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于是还是叫共养子。经常来找共养子看病的人,来了几次后就不好意思了,人们说镇上的大夫看病要给挂号费和处方费的。于是人们就给共养子钱,共养子死活不受。于是村人再来看病的时候,就带几棵白菜或者几根黄瓜或者是一刀猪肉,用这些权做诊金。共养子推辞不过,只得收下。

一次一个村民提着一刀肥猪肉抱着两棵白菜来找共养子。说他家儿子在县里读高中,要高考了,压力很大,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头发一撮一撮的往下掉。去县里医院看了也没看出什么毛病,让买了几盒安神的口服液,喝了也不起作用。这人没办法来找共养子,共养子一听完,思索片刻开了个方子,让这人去县里抓了药不用熬,每天把这些药泡在孩子的暖水瓶里,当做茶每天喝。村民照做了,喝了一段时间,孩子不脱发了,也睡得着了。几个月后这孩子考上了重点大学。村民带着孩子来给共养子道谢,共养子看着那孩子说:“谢什么谢,是这娃儿本身聪明!”那村民还给共养子准备了一个红包,共养子再三不收,最后那孩子给共养子鞠了一躬才走。

共养子有了名声,但家里还是穷。不过终于有了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他,一个哑巴。共养子没有嫌弃,那女人倒也勤快,屋里屋外都是一把好手。两口子和和睦睦的,外人看来似乎觉得有点可怜,可共养子自己已经很满足了。不久,共养子也有自己的儿子了,一个胖大小子。

小孩子长了几岁,调皮的紧,漫山遍野的疯跑。终于有一次摔在了山沟里,脑袋磕了一个大洞,血流不止。共养子急坏了,扯了一块破布包了孩子伤口就往镇卫生院跑。跑了几十里山路到了卫生院,卫生院的医生一看,冷冷的说:“哎,我们这医术不行,你去县里看吧!”共养子跟疯了一样,就要徒步往县里冲。路人有认得共养子的提醒说:“共养子,县里那么远,你走不去的,要坐汽车。”那时共养子才想起去坐汽车。心急火燎的到了县医院,医生看了孩子,给孩子缝针上药包扎,不慌不忙。共养子在旁边一直问医生:“医生,这孩子没事吧?”医生很淡然:“能有多大事儿?缝几针就好了嘛!怎么你们镇上的医生连缝针都不会?都他妈混饭吃的!”

经过这件事共养子明白了。镇上的医生不是不会缝针,是不给他的孩子缝针。因为共养子的名声,山里很多人有了病都去找共养子看了,而不去镇卫生院,就连抓药都是去镇上的药房。这让镇卫生院生意冷清,里面的医生天天坐冷板凳。所以这次自己的孩子受伤了,人家就不救,让共养子多着些急,多跑些路。

想明白了这事儿,以后再有人来找共养子看病。共养子就再也不看了,各种推辞,让人去镇上看。共养子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一黑就吃饭睡觉,不怎么给村里人交往。村里的人也不找共养子看病了,人们也渐渐忘了共养子他会看病。见了面又对他笑嘻嘻起来。

曾经让共养子治过脱发的那孩子上完大学回来了。这孩子念了些书,开始攻击起中医来,说中医都是伪科学。有时候在共养子面前,他阐述着他的见解,共养子笑而不语,仿佛哑巴也是会传染的。那孩子见共养子不辩解只是笑,他就更恼怒了,他想起曾经被共养子看过病就觉得耻辱。

小孩头上磕破的地方好了,只是留下了一个疤,仍旧漫山遍野的跑着。隔壁的老奶奶这时去世了。村里人和共养子为她料理了后事。从人们的谈论中共养子才知道,原来这老奶奶曾经是窑子里的窑姐儿,后来从了良,跟着自己男人住在共养子家的隔壁。老奶奶一辈子无法生育,结果自己的男人也得病死了,就在此无儿无女的寡居了大半辈子。出殡那天,共养子为老奶奶披麻戴孝,跪在坟前,看着那新磊起来的坟上的新鲜的泥土,仿佛又嗅到了那遥远的毫无生命力的干瘪的乳房的味道。

(PS:手机打字)

古闲
作者古闲
8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5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53) 添加回应

古闲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