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里的一些片儿

冬至 2019-01-28 10:05:06

手机内存不足,便整理一下里面的照片。16年的时候拍的多,上下半年分别整理了一次。这两年都没选,一来是工作忙了,拍得少,二来是买了卡片机,想拍照的时候就带着相机出去走走,手机用得少。两年合起来,能选出30来张。

2016年上半年:https://www.douban.com/note/564003211/ 2016年下半年:https://www.douban.com/note/597748291/

手机:小米 修图APP:Snapseed

刚来上海,住在闵行浦江镇。有意思的是,小区里经常会有被丢弃的镜子。这一块就摆在我们单元楼下面,一天早上去上班,正好看到镜子里身在阳光下的楼群,很显眼。

从家返回上海,没坐高铁。临着窗,看书累了就望望外面。对面的窗户在晚霞里,正好映在这边的窗户上,而这边窗户外恰是夕阳照不到的树林。

公司变大了,又包下了旁边的空办公室,请来工人装窗帘。外面的黄昏很漂亮,错以为工人装的不是窗帘,而是黄昏。

迪士尼乐园的早晨。

忘记了是哪个火车站。早上,下班的乘务员准备回家。

好像是洛阳站,我准备去西安。对面站台上等车的一位大叔。

来上海到“一条”工作,是17年上半年,第一次来南方生活,第一次感受梅雨季。

这是18年的梅雨季,不过已经习惯了。

小区里有不少流浪猫,而且这些猫似乎有领地划分,经常是在固定的片区看见固定的猫。这个神坛就是这两只猫的地盘。

18年3月搬到公司旁边住了,上海老工房,有些旧。一天出门,遇到了好天气。

巨鹿路一带的小区。中午从公司出来吃饭的时候,会转一转。

一面被遗弃的镜子。虽被遗弃,照出人的样子,肯定是不如照出天空的样子有意思。镜子或许也这么想。

被百叶窗分割的云天。

据说,黄浦区人民都知道一个有关“日本人打出租车去嘉定沪太路(Garden Hotel)”的笑话。

住在娄山关路旁边,小区旁边只有一个小型菜市场,经常穿过古北路去买菜。偶尔会遇到这位爷坐在这里。

单手骑车,骑得也很猛。

男保安与女模特。

月光奏鸣曲。

新建的SOHO天山广场,在这里工作一年半,见过好几个剧组来这边拍戏了。看样子都市剧很喜欢这幢楼呢。

坐了一夜卧铺,第二天到站,看见对面的站台,一些人正准备出发。

17年8月辞职之后,9月初开始到南方旅行。从上海南站出发,候车时在这个有些奇妙的车站里转了转。

浦江镇离黄浦江并不算太远,周末的时候我偶尔会到江边散步。这里的江与市中心的自然大不相同,周围是一些散落的菜地和废弃的船只,对岸是一片片的工厂。

雾蒙蒙的天气,不知道会不会下雨,落单的鸽子孤独地飞着。

尚待装修的新办公室,窗外风景如三联画。

跟朋友到一家蒙古餐厅聚餐,布帘子让外面的服务员显得有些诡异。

黑云压城城欲摧。

疲惫的男人独自感受来自按摩椅的关怀。

一位男子睡在购墓咨询公司的门前,颇有抗议的意思:人活着的时候哪里都能睡,更何况死了?

灯下镜,镜中灯。

冬至
作者冬至
369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104 条

添加回应

冬至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