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女精英

疯疯爱 2019-01-27 02:44:39

跑了壶热茶,来补交功课,瞎扯一下精英教育。

话说动笔写这个话题的缘起,还是因为看了2018年圣诞季的美国真人秀《幸存者》,我追这个综艺算起来也有十几年了吧,高中的时候还跑到网吧包夜看来着。

说起来这个节目挺烂俗的,背景设置有点北野武的《大逃杀》意味,把一群美国人扔到一个小岛上,不给吃、不给穿、还要定期参加淘汰赛,输掉的队伍,要参加部落会议,匿名投票”投死“一个队友,最后活下来的胜利者,能够获得一百万美金的奖励。

20年前,100万美金,20年后,还是一百万,拜托节目组也要考虑一下通货膨胀,算算现值PV,增加一下奖励啊!

2018年圣诞季的主题是,幸存者:大卫 VS 巨人,换句人画讲——弱者PK强者。

弱者的队友们,普遍来自美国的社会底层,有的成长在老妈吸毒猝死的家庭;有的是从小就没见过爹妈,长大后被男友长期家暴的问题少女,还有天天全美狂奔的卡车司机,好不容易有个听上去双博士后学位的机器人专家,他那个小身板,简直经不起微风轻拂,在美国,也是弱鸡一只。

而另一方的强者,一眼望去,全都自带光环——有来自家里祖祖辈辈都是名医,哥伦比亚大学本科,乔治城大学硕士后继续当医生的美女,有掌控美国出版业半壁江山,从来没有被人命令过得强势女CEO,有从来就没差过钱,却总觉得生活缺乏灵感的好莱坞编剧,总之,这一波人的人设从出生就被注定是“别人家的孩子”。

铺垫了这么多,终于要为本文的女猪脚拉开盛大的序幕——安吉丽娜,一位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本科,后来跑到邓文迪大姐重金重塑生命的地方——耶鲁大学读了MBA,毕业后顺利进入四大做咨询,她自己在节目一开场就说自己”从小到大,根本就不知道输是啥意思”。

安吉丽娜

《幸存者》节目里,以前其实来过好多名校毕业的高智商玩家,但是很少能走到最后,成为终极幸存者抱一百万回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们很轻易就流露出“聪明”的迹象,枪打出头鸟,很快就被其他平庸的玩家投票搞死,有时候不得不唏嘘,乌合之众的力量。

我印象里,有一位来自哈佛大学法学院的男青年库伦,从小就是资深《幸存者》粉丝,第一次参赛的时候,被暗杀的底裤都没来得穿;不过聪明人之所以聪明,他们有一个共同特质——能很快汲取失败的经验教训,满血复活。第二次参赛的时候,小哥谦虚谨慎,真正的扮猪吃老虎,最后问鼎冠军宝座。

幸存者赢家 约翰 库伦

所以,全美观众以及一个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下浇灌成长的中国粉丝——我,都很期待本赛季女精英安吉丽娜用智商碾压其他选手,毕竟她的母校斯坦福和耶鲁以常春藤中的”暗黑玩家“著称(多出创业者和政治家),我猜,她将是一位冷静的观察者、有趣的交流达人、意志坚挺如坦克的赌徒。

可是,万万万万个没想到,这位大姐从参赛之初到结尾,都用近乎原始且本能的自私行为,挑战观看者的下限,她彻彻底底地在用自己的生命书写”我是一个碧池“。

碧池事件一:把她投走吧,因为我太想要她的外套!

在比赛之初,参赛队员被送到斐济的小岛上,那里风雨大作,夜里时常把人冻醒。

但是参加《幸存者》的都清楚,来这里挨饿受冻,还不是为了赢得总冠军,拿到100万美金。所以参赛选手们一边挑战生理极限,一边积极主动想策略,开始拉拢结盟。

安吉丽娜同学当然不甘人后,但她的策略未免有些诡异,她选择要把谁投走的策略居然是——那个选手有一件看起来特别温暖的外套。

”如果把她投走了,我就能穿上她的外套,夜里不再感到寒冷!“

安大姐就是看上了这件绿外套,想把这个姐们搞走,穿上Jacket!

外套姐得知安吉丽娜对她的外套想入非非,当然气到爆炸——这位MBA姐果然依靠原始本能来玩《幸存者》,外套姐发誓,就是自己死掉也不会把外套给安吉丽娜。

于是,安吉丽娜的魔爪开始伸向自己的初级闺蜜——全纽约出版界抖一抖的女CEO,娜塔莉。

娜塔莉当女老板当惯了,在真实的生活里,就没有让别人指挥过,她来参加《幸存者》根本没有想过“人设”的问题,也丝毫不掩藏自己的骄纵和蛮横,所以精英队全体人员都非常讨厌娜塔莉。

安吉丽娜当然也不例外,但人家是常春藤毕业的,能屈能伸,表面和大家一起骂娜塔莉如何如何bossy,一面又和娜塔莉保持着诡异的亲近,这种能力,我不怀疑有“精英教育”的效果。

被众人排斥的娜塔莉被安吉丽娜当枪使,去和外套姐谈判,说你不把外套给安吉丽娜,今晚就要被投走!

可惜,如此真心的闺蜜情换来的是安吉丽娜和众人一起把女CEO投走了。

这时候,本季的第一个经典画面出现了——安吉丽娜追着娜塔莉喊,你反正都要回家了,能不能把外套留给我?娜塔莉,娜塔莉,外套留给我好吗?

我的天啊,安吉丽娜这脸皮是由多厚,前脚看着娜塔莉被投走,后脚就撵着她要外套。

女CEO娜塔莉因为太过BOSSY被大家送回了家,她最后也没有把包包里的蓝外套留下

可惜娜塔莉也不是吃素的,无论身后的安吉丽娜喊的如何大声,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投票营地,我猜想她的内心一定MMP的喊着:安吉丽娜,你这个碧池,冻死你丫的,也不心疼。

碧池事件二:全队都拧成一股绳,我就要当那个背叛全人民的小贱精

我相信,人人都唾弃背叛,所以插刀教如何洗,都不可能洗白。

在本赛季的《幸存者》里,安吉丽娜为了扭转自己就要被淘汰的局面,决定义不容辞地加入“插刀教”。

当精英队和弱者队都各自紧紧抱团,彼此都无法找到对方的裂缝的时候,安吉丽娜立刻转换成碧池模式,打算叛变。

她一个人跑到敌方蹲守,特别温情和真诚地告诉敌人,他们的策略是今晚投走牛仔大姐(弱者队的一名选手),让牛仔大姐万万小心。

投票时,安大姐在给自己辩解,说自己没有出卖队友,不过是去送句温暖的问候

有时候聪明人的决策实在让人无法捉摸,我不知道安吉丽娜的这次通风报信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还是脑袋被驴踢,但我真的很讨厌她这种深处下风就不顾立场的人。

碧池时间三:把神像用在我身上,你到底用了吗???

安吉丽娜第二个让人大跌眼镜的时刻同样发生在投票部落里。

当时她自知,今晚很可能就是她的最后一夜,因为她的精明算计已经引起了众怒,她真的就在回家VS留下的边缘苦苦挣扎。

安大姐果然是安大姐,她知道队友Dan有好几个神像(这玩意就是豁免权,谁用谁就不能被投走,就和保命符一样),她眼看着形势对自己越来越不利,开始发挥了强大的“煽动”功力,希望Dan能用神像挽救自己,还说如果现在不救我,我们精英队就要被弱者队骑到头上了。

Dan很年轻,从他一看到美女就掩盖不住内心的狂喜可以看出来,这家伙真是太容易冲动。他果然就被安吉丽娜怂恿,为她使用了神像。

美国观众都被安大姐刚刚求完外套,现在又求给自己用神像给惊到,希望她赶紧卷铺盖回家

最Cult的时刻是,当Dan终于掏出神像,决定救安大姐,递给主持人的时候,安吉丽娜在Dan身后一个劲的追问:你到底有没有说神像是用给我的???说我的名字了吧,说了吧?没说我名字神像就没办法发挥作用哦!

OMG,安大姐你真不是吃素的,我要是你,可能会羞的原地爆炸。

美国观众三观还挺正的,基本都很看不惯安吉丽娜的自私自利

碧池事件四:我是耶鲁MBA,我是四大咨询,我要用我牛B的谈判技巧,获取粮食,拯救全人类

碍于篇幅,我本来真的就想列举三个安吉丽娜让人讨厌的时刻,但是“讨价还价要大米“的梗真的笑点太足,不贴过来实在可惜。

《幸存者》虽然是个真人秀,有脚本,但是确实是真的让参赛者在小岛上过着尽可能“流亡”一样的末日生存模式,人活着就要吃,饿肚子真的是天底下最最痛苦的事了。

在节目进入第10集,大伙在岛上呆的也差不多20天有余了,眼看着粮食越变越少,大家都要饿肚子了。以往的《幸存者》,基本都有几个生存技巧极高的provider(供给者)去扑鱼,摘果子,给全队友以补给,也算社交里搏好感的战术吧,毕竟吃人嘴短。

一千万个万万没想到啊,安吉丽娜大姐不会捕鱼也不打算摘果子,她跑去和主持人谈判——我反正不会捕鱼,我把捕鱼工具都给你,和你换大米。

这个初衷是好的,毕竟有饭吃,大家都高兴。但是让人厌恶的是,她一个劲强调这是她在MBA课程里学到的谈判技巧,在任何时候,都要想方设法用自己的砝码争取利益,没砝码,也要编一个。

安大姐以绝佳的耶鲁谈判技巧为大家赢得了大米

主持人被安大姐抛出的“扑鱼工具”砝码彻底逗乐,他也看出来,大家确实个个都已经化身为饿狼传说,于是爽快的给了参赛者大米。

这下可把安大姐乐坏了,她觉得是她一个人的功劳,要不是她的聪慧和机敏,大家都要饿肚子了。于是乎,

在投票部落里,她炫耀自己的贡献,说自己“换大米”为了大家好;

为了获得与亲人团圆机会,她说我都为你们“换大米”了,作为回报应该也让我见见我妈吧?

在争取午餐大奖励时,她又抛出“换大米”的言论让队友“感恩”选她一起去吃吃吃。

全球人民都看不下去了,求她不要再提换大米

最后,她也不负众望地凭借换大米的技巧和爬天梯找神像的勇气,坐着顺风车,成了TOP3的冠军。

外国网友制作的安大姐进入final的四大法宝

《幸存者》不过就是个真人秀,大家的带入感比较强,作为一个小粉丝假装客观的说,安吉丽娜这种人,在现实生活里,真的是贱精本精,非常让人讨厌了,但是她的确也是一名非常合格的《幸存者》玩家,能那么不管不顾把真实的想法付出实践,完完全地投入到游戏里,成就了精彩的一季。

从安吉丽娜身上,抛开道德审视,我感受到了“精英教育”的强大,这种力量的确会让普通人在弱肉强食的社会里,更容易获得世俗意义的成功。

精英教育首先是对自信的重塑。

安吉丽娜身上有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闯劲儿,她在比赛初期就不掩饰自己欲望,会主动和每个人谈想法,谈形势,谈她对别人的看法。

这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并不是被推崇和倡导的——我们要谦虚谨慎,当一个倾听者,摸清对方的底牌后,再亮自己的底牌。

精英们普遍不会掩饰自己的野心勃勃,也不觉得这是他们的底牌,底牌应该是不断更新和迭代的,如果只是捂着、掩着,保不准那天,自个儿就忘了这张牌呢?

这是一种自信,而且我不大相信是与生俱来的,毕竟,人性偏爱逃避,倾向利益。

在我生活的英国小岛上,有一家以贵出名的学校,岛民们也都口口相传,去了那里,就像上坐上了牛剑直通车。

恰好,我认识的一位中国妈妈就卖了北京一套房,把两个孩子送上了这辆直通车。我问她,这学校为啥这么贵,你觉得比北京的重点小学还好?

她的回答不是什么贵学校让孩子见世面、学拉丁文、学古典乐器之类的,而是说,现在两个不到10岁的孩子可以非常勇敢且有条理的在很多人面前表达意见和想法,即便它们听起来幼稚可笑,但是成年人不会轻视他们,“这种教育是让孩子学会自然地享受瞩目,而不是干各种稀奇古怪的事去吸引大人们的注意力。”

失败者和成功者之间的差别,在我看来,是前者有没有把失败看做是成功即将到来的重要暗示。

很多精英阶层的人都有很强大地承受力,压力不会让人惧怕,反而会刺激他们寻找各种化险为夷的机会。因此,再回头看《幸存者》里的安吉丽娜,她在赛季前半程,妥妥地被人讨厌,总是垫底,她也怕被淘汰,但她没有特别惊慌失措,而是在想怎么能够说服别人,挽救自己。

抗压能力与天生的性格有关,但绝对是后天训练可以变强的。

出身优渥的人,往往很少遇到挫折,他们更需要在强教育的环境下,营造各种伪装的陷阱,学会接受失败,化失败为动力。

在本季《幸存者》接近尾声时,曾经被淘汰的选手们要作为”陪审团“回来给Final 3做终极审判,听取他们为自己的”辩护“,再从三个人里面选一个获得大奖,“辩护”基本就是为啥自己值得赢冠军的说辞,有些人一路表现都很好,但到最后一关总结自己的“好”就变得哑口无言和冠军失之交臂。

碍于整个赛季安大姐都很招人烦,陪审团没人对她感兴趣,也就没人提问题。

可是安吉丽娜第一个主动站出来讲自己如何有策略,如何为团队做贡献(换大米),如何收买人心,搭上了盟友的顺风车成为冠军候选人。

看到她侃侃而谈,我不得为她鼓掌——她宛如一个母豹子,每时每刻,都在为自己争取机会。

这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大多数情景里,我们会说,哎,算了吧,让他们说去吧。哎,算了吧,这次没机会赢,希望有下次喽。但是精英教育会让人大声说”不“——不到最后一刻,我就不认输。

我们常常感叹,为什么西方的政客往往都是长袖善舞的演说家,看看奥观海和克林顿,真是在铁齿铜牙两片嘴的助力下,成为总统。

这种侃侃而谈是建立在”自信“、“我不怕你笑我蠢”,“我要说到最后一分钟”的条件下,而且要想法设法地言之有物,这又是一套强大的训练体系,为了获得这种资源,普通人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因为资源稀少就变得紧俏,也是一个精英必须要有的素质。

然而,我对精英教育越发抱有存疑。

蔡康永说受过教育,走在人前的人,都是既得利益者。而在当下,既得利益者们的确没有被教授与之匹配的责任感。

因为责任感的缺失,精英教育逐渐成为一种精致教育——你走遍世界,你马术惊人,你会八国语言,你听巴赫肖邦,你处变不惊、你无法被打败,顽强如你,却再也不想去打破一些规则,关注一些被遗忘的角落。

忽然想到王小波说得:我认为,把智慧的范围限定在某个小圈子里,换言之,限定在一时,一地,一些人,一种文化传统这样一种界限之内是不对的;因为假如智慧是为了产生,生产或发现现在没有的东西,那么前述的界限就不应当存在。

我看到安吉丽娜最新的Linkedin上,她已经辞去四大的工作,开始在加州创业,主题是与女性健康有关,她也在自己的Ins上表示,要为Women Power奋斗终生。

疯疯爱
作者疯疯爱
115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疯疯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