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请把我爱的Alex还给我

懦弱者的托词。 2019-01-24 13:09:24

检验你们是否能够交往的标准是,你们是否能够一起旅行;检验你们是否能够结婚的标准是,你们是否能够同居;检验你们是否能够携手度过一生的标准是,你们是否能够在对方病倒在床的情况下还爱他。

检验你们是否能够交往的标准是,你们是否能够一起旅行;检验你们是否能够结婚的标准是,你们是否能够同居;检验你们是否能够携手度过一生的标准是,你们是否能够在对方病倒在床的情况下还爱他。 ——写在前面的话

Alex被病魔擒住咽喉已有一年之久。

这一年的开头最难,我没办法接受他病了。我们没有办法一起去做我们喜欢的事,周末和节假日是最难熬的,因为我们只能在家呆着哪儿也去不了。那我们打扑克吧?他没有心情。那我们聊聊时政吧?这会让他紧张影响他的康复。最后,我们只能在一起看电视。

我像又回到了曾经的单身生活。一个人购物,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完成家中几乎所有的家务。这次,除了我自己,我还必须照顾他。我必须在开派对之前斟酌,Alex是否需要照顾,然后礼貌地拒绝所有不必要的社交。人在异乡,交友已是不易,就这样我离我的朋友们越来越远。最糟糕的是,Alex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病了。于是,我只能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里逃窜。

他也变得不像他。因为长时间卧床,他身材走样。为了早日康复,他开始戒酒,开始戒肉。他变得异常敏感和多疑。因为一直需要和身体的疼痛做抗争,他没办法顾及我太多。他不会在清晨温柔地吻醒我,他不会在我切菜时过来楼我的腰,他没能在我难过的时候及时将我拥入怀中。

感谢德国的全民医疗体系,让我们在经济上不用承受太多。但是我还是会在他卧床看电视而我在做家务的时候抱怨,会在他打扰我学习就为了让我递给他一只离他咫尺的水杯的时候生气,会在日复一日没有尽头的等待中耗损到精疲力尽。

而我在小声嘟囔的时候他会说“不愿做可以不做,我以为你是真心想帮我”,在我真正生气的时候自责得像个犯了错误的三岁孩子。可是,他又有什么错呢?他不是也和我一样期望着在第二天醒来时发现一切都过去了吗?他不是也在这种等待中一天天变得绝望吗?况且,他还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我不断提醒我自己他曾经有多爱我。

他总是会偷偷给我准备好多惊喜,他总是搂着我直到我睡着,他总会在我半夜惊醒的时候告诉我别怕有他在。

我不断去想那些我们的专属记忆。

我还记得我们在布拉格的卡尔大桥上旁若无人地接吻,他问我:“你告诉我,检验一对人是否能够交往的标准是,他们是否能够一起旅行,那我现在通过了你的考验吗?”

我还记得当我要跟他分手时,他在一条限速30的居民区里疯了一般地踩油门。我还记得当我跟房东吵架后无家可归时,他从另外一个城市开车将我接到他家。我还记得他为了我的中国胃不停在网上学做中餐。

病魔,你能不能把我的Alex还给我?

因为我不想看到他每天清晨起床时的失望,因为我不想看到他因为疼痛而流汗而抽搐,因为我不想看到他卧床不起我却什么也干不了。

病魔,你为什么不能把我的Alex还给我!

或许,你是想告诉我:“检验一对人是否能够白头到老的标准是,他们是否是否能够在对方病倒在床的情况下还爱对方。”

那我现在通过了你的考验吗?

懦弱者的托词。
作者懦弱者的托词。
22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添加回应

懦弱者的托词。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