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里的普通女孩

莲农 2019-01-23 19:47:57

在电视荧幕里看到自己熟识的人,那心情是五味杂陈的,一面是别样的刺激——看她真人漂亮还是电视剧里漂亮;一面是隐隐的不甘,忍不住会想,假如换成自己塞到这小小四方的平面里,能不能比她更出彩?同时看到周围不少人都开始讨论她的名字——方茜,又恨不得昭告天下:她是我高中同学!还喜欢过我!

我又见到了方茜,在老家的一间奶茶店,这里上上下下装修得粉嫩娇艳,仿佛要刻意和周围十八线城市灰扑扑的街道划清界限。

同来的,还有几个“小镇名媛”,都是曾经的校花、班花、白富美……而我因为会算塔罗牌而成为他们的唯一公共男闺蜜,一到过年回家,就被女孩们争相抢夺,约到奶茶店,每每都感受到别桌同性射来刀子般的目光。

“我没太多时间算,一会还要赶去我们班男生的狼人杀局。”我边洗塔罗牌边解释道。

方茜问的是婚姻,抽到一张倒放的“吊人”。我思量片刻,解牌道:“这代表你在婚姻中可能比对方付出的更多,而且不是心甘情愿的。”

名媛们都面面相觑,露出期待八卦的表情:

“哟!小蕙怎么啦?”大家还称呼她原来的名字——方小蕙——带着几丝刻意揭穿的意味。

对于小蕙上位,名媛们都有点眼热不爽,要是回到中学时代,各种美女评比哪能轮到她呀?不过是个满脸青春痘的竹竿女,家里做点小生意,勉强糊口。

其实我的感觉更微妙,我和小蕙在高中全校的新年晚会上一起演过小品,结束后她对我表白,我拒绝了。

那时我是学霸,长得也还可以;而她却太普通,学习很努力但成绩总在中下游,长相是端正的,脸小小的,无奈被大面积红肿所掩盖,看不清也不忍看。

现在,人家已经红了,而我一个研究生毕业,还在电视台当小小编导。人对于一般的成功人士都能大方祝福和欣赏,唯独接受不了识于微时的伙伴混得比自己好。

是的,我无比嫉妒着方小蕙,只因为我们太像!——都是没背景没门路的小镇普通青年,一路规规矩矩从小学中学读到大学,直到快毕业,我还在浑浑噩噩地考研复习中,突然就听到了小蕙出名了的消息。

后来我考到了北京某著名艺校的硕士,学电视编导;小蕙也去了北京发展,有天突然联系到我,邀我去她的生日趴。

在工体纯K流光溢彩的玻璃走廊,方小蕙的脸反映在金色镜面里——在暧昧氤氲的灯火下美化过的——叫人忍不住一看再看,没有了痘痘的她,杏眼桃腮,光彩照人,虽然她那种甜美很像是上个世纪的玉女范儿,是闭塞传统的南方小镇保留下来的古典式娇俏,已经稍稍有些过时了,但凭着一股年轻的鲜活劲儿,你不得不在人群中第一眼看到她。

简直不知道是明星的光环让她变美了,还是变美了才有了明星的光环。

“好久不见啦!”好在一开口就还是当年的小蕙,我们寒暄起来

“最近通告应该很多吧?”我刻意做出一副见怪不怪,浸淫圈内已久的样子,云淡风轻着,极力压抑住对她演艺经历的好奇,表明自己可以和她站在同一平台对话。

倒是她,一点也没有架子,各种关心我近况:

“听说你考上研了!好厉害!”

“怎么样?难读吗?”

“以后要进电视台?好棒啊!我们以后还可以合作!”

没聊几句,小蕙就把我往包厢里拉,我又定了定神,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的聚会而已。大步流星进去,却被那阵仗吓到了——

全!是!人!

沙发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又添了不少小凳子坐着人,围在桌边、点歌机边、舞池边……全是人!俨然是个小型酒吧。

紧接着又发现,这个趴是有主题的——大家都穿了波点装,只有我一身棕褐色风衣,泥石流一般坨在那里。所有的骄傲所有的自我都瞬间像泄了的气球一样飞跑了。

气氛有僵了那么一两秒,他们需要花点时间审视一下这个古怪外来者:不合主题的穿着、扭捏的姿态,面有愧色。

但很快,众人就掉转视线回到小蕙那里,喊道:方茜!

原来她改了名字?

这时候又一阵风似地冲进来一位矮个子男人——目测不到170——被大家尊称为“赵哥”。这正是小蕙的经纪人兼老板,传说一线女星A就出自他手。

“我来晚咯我来晚咯!”他先是拥抱了小蕙,然后亲切地与每个角落互动,一下子就成了全场社交中心:“你们怎么不点歌呀!“

即便赵哥的声音很年轻很嗲,即便是在KTV昏暗的环境里,也能看出这已然是个有年纪的男人,尽管一身名牌价格不菲,可却在脖子上搭了条彩虹色针织围巾,随着他满场飞,如同一只短小精悍的花蝴蝶。

“一开始,我还以为赵哥是gay。”小蕙偷偷告诉我。

“也很正常,毕竟是娱乐圈嘛。”我继续维持着波澜不惊的姿态。

其实,与其说这个圈子gay多,不如说装gay的男人更多,或许是为了紧跟潮流不被排挤,或许是为了以一个安全的身份接近女性——只有gay才能在这个女多男少,严重阴盛阳衰的环境里如鱼得水。

小蕙就是被赵哥“蒙骗”过去的,他们在一个饭局上认识后,赵哥就开始频频约她,她也放心地一次次和这个“gay”出去——把他当姐妹就好。

直到有天晚上赵哥送她回家,在月光下走过一段夜路,小蕙的脸颊突然被什么东西啄了一下,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几乎没反应过来——

是赵哥亲了她。

他小短腿蹦起来,双脚腾空地亲了她。

小蕙感觉自己是迷途的白雪公主,等不来王子,却先被小矮人猥亵了。

原来他是直男。那岂不是这些天全被误会了?是她一天天地跟他约出来,现在只不过一个吻而已,她也不好意思搞得自己太冰清玉洁。

仿佛是小时候登台演戏,一千来号人看着,剧情演到这,台词说到这,错了也只能接下去,没有NG重来的道理。小蕙感到自己有义务给个回应。

既然注定退不回去,那就只能往前走,往前走无非是上床。

每次看到赵哥的小个子在自己身上一来一去,辛勤耕耘,额头泌出豆大的汗水,小蕙就觉得自己是在做公益,是在“敬老”。 尽管这“敬老”换来的是老人的惭愧,完事后赵哥总要带她吃顿好的,买几件好衣服,弥补一下他床上的不济事——倒也算个讲究的男人。

他替小蕙改名叫方茜,说是算过了,这名字肯定能大红。

时不时地,我会在微博、论坛上一遍遍搜索方茜的名字,刷着她的消息,刷着四面八方的网友对她的好评差评;想象着自己也当了个明星,别人会怎么议论——肯定要红,红了就可以到处跟别人说:当时是陪朋友去试镜的,谁知道选上了我……说完再配上一副苦笑,对自己的魅力感到抱歉和困扰。

当着别人,方茜也是云淡风轻地说着自己的出道史。

只隐隐记得她在微博还没什么人玩的时候,就开始在最古早的视频网站上传自己唱歌的小片段——在宿舍素颜戴着耳机录,妥妥的邻家偶像。

有了粉丝,慢慢就有通告找上来,片约找上来,一步步火起来。

听起来也是扎扎实实的,一如她的人。并无什么奇特之处。然而在第一次见赵哥之前,方茜着实下了一番苦功。

像那种老男人的饭局,照例要安插几个貌美女孩子作为点缀,她提前一个礼拜就准备战衣,有考虑要不要选性感一点的,可她实在对自己的贫乳没信心,挑来挑去还是走了清纯的老路子:白衬衫配藏蓝小短裙——首次出征,安全点好。

没想到却在当晚一众波涛汹涌的乳神波霸里脱颖而出;赵哥也说,最喜欢方茜身上的那股学生气。

从小到大,她顶恨的就是别人说她学生气,一上大学就拼命学喝酒,化浓妆,逛夜店……到头来,这最想摆脱的还是成了她最吸引人之处。

可是清纯路线女星总是遭人妒忌的,凭什么她不用露肉撒狗血,只要随便笑笑就能收获比一般女明星多得多的鲜花掌声?方茜被捧得越高就越是心惊,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云朵上,虚得紧。

在一个更大的饭局上,她见到了A,那个传说中的一线女星。大家都叫她A姐——圈里都是姐啊哥啊地叫,从老板到小员工,好像分分钟就能叫出个明星来喝酒撸串似的。

不过A姐倒真的有“姐”的姿态。尽管在屏幕里美得像个假人,等到了酒桌上,这假人却突然活泛起来,谁的段子都接,谁的梗都回应,别人要看什么,她就给什么;别人要听什么,她就说什么;实在遇到过分的,她就撒撒娇过去,哄得一众老男人们都乐颠颠。

这对方茜来说无疑是个奇观,A的美貌好似是由数不尽的脂粉和珠光堆出来的煞凛凛、森森然的一副铠甲,经年累月地穿在身上,那铠甲竟自己长出一副鼻子眉毛嘴巴,全然辨不清她原本的肉身在哪。

方茜想起亦舒评价某女明星时说过一句话:美则美矣,毫无灵魂。方茜觉得自己灵魂倒是有,但又有谁稀罕呢?众人眼见她一团幼气地坐在那里,一看就不是此道中人,也不好意思为难,顶多客套地夸两句“小姑娘气质真好”,就放过了她。

可是等到第二次、第三次,饭桌上投给方茜的目光就渐渐少了下去,有一次她听到谁小声嘀咕了一句:这孩子有点腼腆啊……

顿时觉得骇然,方茜太知道自己的“腼腆”了!小时候爸妈把她管得笔杆条直,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四季都穿校服,剃短发。除了庭院里四角的天和房间里的娱乐杂志,她没见过世面。

在三里屯、工体一带的夜店、KTV里活跃着无数跟她一样出身的普通女孩,她们多半有几分姿色,有几分歌喉,跳舞也不比明星差,可边城小镇的风气是学习不好的才去学艺术,于是想进娱乐圈就只能“曲线救国”,要么当策划宣传,要么做助理经纪人。想办法凑到明星身边,有多出来的资源,总能捡个漏。

方茜觉得自己幸运,幸运到后怕——她腼腼腆腆占着的位置,是千万人虎视眈眈的肥美果实。

或许我也是其中之一。本来,在父母的规划下,我认真上课,我学了理科,我选了好找工作的专业,最终还是意难平,不惜跨专业跨学校考研到北京去,毕竟我最擅长的只有考试。

然而所学到的东西在电视台里统统用不上,偏偏是业余爱好的塔罗牌让我在同事领导间人气大增,坐稳了编导一职,也开始频频联系艺人,连A姐这样的大明星也称我为“老师”,邮箱里收到源源不断的十八线小演员的自荐信,经纪人都对我点头哈腰,各种跪求上节目。

我膨胀了,我去给方茜发通告,她自然是满心感谢不迭;和她的团队见面时,我特意在众人前称呼她的本名——小蕙,又找回了我对她的优越感,商定好了演出形式、录制时间、出场费用……

结果领导轻飘飘来一句:这个女孩好像有点土吧?瞬间否决了我的策划。

临时又得重新找明星,来不及充分磨合,我搞砸了节目,被“打入冷宫”——台里无异于一个小后宫。

然而更难堪的是放了方茜的鸽子,我又是好久好久不敢联系她,直到在这次的塔罗趴上,才再看见方茜。

她抽到的那张“吊人”究竟代表着什么呢?难道赵哥对她不好?

方茜没有细说她的情况,只是在我匆匆收起塔罗牌忙着赶去和男生们玩狼人杀时,她突然站起来说:“我可以一起吗?”

我愣了下:“当然!”

“那我先去上个洗手间。”

方茜一离开桌,小镇名媛们立刻开启吐槽模式:

“胖多了。”

“老了,脸上的肉都垂下来了。”

“你们说她这么有钱,婚姻会有什么问题?老公不举?”

“这个倒不会,她跟我说过,那方面还挺不错的……“

“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她是和她经纪人结婚的吧?那个人我见过。”我问道。

“什么啊,早分啦,找了个企业老总吧,百度百科查得到的那种。”

“好像是二婚的!“另一人补充道。

方茜没过不久就在娱乐圈销声匿迹,急流勇退,让很多人诧异。

正当大家以为她应该是要过上清闲贵太太的生活,方茜却开起了淘宝店卖衣服,在微博上发美妆视频,还用回了“方小蕙”这个名字。

从明星沦落为网红,没多久又开始晒娃,生了一个又生,这倒也消解了名媛们对小蕙的敌意,往后见面都露出真诚的笑脸——上头分明写着:呵!你也不过就是个普通女人。

我也偶尔刷到方小蕙淘宝上新的消息,她亲自充当模特,甜美的脸没变,都30岁妈妈了还是像少女。

突然意识到,小蕙其实一直都是那个小蕙——她是忠厚的、老实的,一直在证明自己的小蕙,小时候拼命证明给爸妈看,给老师看,给同学看。

她早知自己问题在哪,一直警惕着那种象牙塔里的乖乖女风格带来的理想主义,她不断提醒自己这是娱乐圈,某种程度上还有旧社会的梨园遗风,戏子无情才能存活下去。小蕙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下九流,但多吃点苦准没错,因为她天性总是容易偏向于自由安逸的。

所以对于赵哥的一切要求,她都有求必应,以至于到最后,赵哥竟然在片场对小蕙百般挑剔起来:这个姿势不对,那个表情不好,甚至冲上来亲自用手把小蕙的下巴抬到他想要的高度,把她的嘴角捏到最他想要的弧度,实在调整不好就要骂出来:“你真是臭石头!”……当着乌央乌央一群人的面,小蕙觉得自己如同提线木偶。

当然,事后少不了赵哥再给她抚慰一番,小蕙只感到更深的不安,赵哥喜欢她的学生气,必然是小女孩的学生气;全凭着青春正好,颜值巅峰,大家都把她当宝贝似得宠着,再过几年呢?

没有玉女是不需要转型的,你不转大家也逼着你转;一张无瑕的白纸看久了,怎么着也得泼点脏水上去。

小蕙自问没那个能耐变成下一个A姐。好像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她独占一大片果园,篱笆外大把如饥似渴的女孩子们气势汹汹地要闯进来,个个都挤破了头,什么都干得出来,而自己一个腼腼腆腆的小镇姑娘凭什么忝居宝位?

她没办法装聋作哑视而不见,难保有一天不会被破门而入——那篱笆并不是很结实的。

如果不是很久之后看到那场史无前例的娱乐圈大规模地震——如日中天的A突然就出了大丑闻,声势一落千丈,赵哥替她背锅坐了牢——小蕙也许会相信“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金字塔尖上还有塔尖,到底要强到什么程度才不会被吞噬?

她宁愿做回“方小蕙”,像出道之前那样,发一条视频等着一条条评论蹦出来,哪怕现在只能卖卖衣服,分享美妆,晒晒娃,她也必定细细看完所有回复,每一个字每一个id都有温度,是这一刻就能感受到的,确定是网友送给方小蕙,送给她这个人本身的暖意;而不是买水军做营销猛冲上去的流量数据。

我还是没来得及追问小蕙的婚姻如何,因为最后一次和她相处就是在那场狼人杀局——我带着她离开小镇名媛的塔罗趴,现身于一群打打闹闹的单身男同学之中,全场霎时安静,而小蕙依然和往常一样,每个人的微笑她都回应,每个人的问题她都回答,我听到他们心里都在喊:“这小子真艳福不浅!”小小的虚荣之花在生根发芽——

好了,这样就足够了,就当是给年少时的这一场纠结、怨念和执念画上了句点。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已经释然、放下。

又可以平心静气地看待小蕙,像看待一个普通女孩,

我封了塔罗牌,辞掉了电视台的工作,跳去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视频节目,其实工作强度更大了,但不累,因为在这里我只需要考虑怎么把内容做好。

有一次在网上搜集素材,无意中又搜到好久没看到的“方茜”,是她当红时录制的某个综艺节目,主持人问她初恋是什么时候,她说是在高中晚会时和一个男生演了个名叫《百花齐放》的小品……

我一下子笑出声,全都想起来了,那时我们的脸都抹得红红的,像个寿桃,哪里还是“百花齐放”,明明是“蟠桃宴”;底下的观众本来恹恹的,看完杏花、李花、月季、芍药轮番登场,直到小蕙和我上台——她演玫瑰,我演绿叶,扶着她一扭一扭地,婊里婊气地发言,大家才提起精神。每句台词都亮了,每个包袱都响了,离场时掌声雷鸣,那是人生中最没有杂质的初心时刻,风光也风光得坦坦荡荡。虚荣也虚荣得干净纯澈。

欢迎关注公众号:楼顶的川

姊妹篇:那些靠男人的女人,最后都过得怎么样了?

莲农
作者莲农
83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68 条

查看更多回应(68) 添加回应

莲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