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猫》与蹩脚猫

津轻海峡 2019-01-22 09:54:06

为什么二十世纪初的日本文豪夏目漱石的《我是猫》自发表114年来至今为读者爱读,对这个问题要想有一个比较靠谱的解释,就需要对这部小说下一点细读的功夫。与此同时,下点功夫观察这部小说的蹩脚中文译本如何将原本灵动可爱的猫变成蹩脚猫也可以使认真的文学鉴赏带上一种另类的娱乐和寓教于乐。

前文“猫与夏目漱石的《我是猫》”提到,夏目漱石拿猫来作为他的第一部小说的讲述者可谓别出心裁的选择,但只是有这样的一个别致的选择显然还不够。

换句话说,假如另一个人挑选猫或什么神兽来作叙述者就不见得会取得他这样的一炮而红红到今天而且要红到可见和不可见的将来的成功。所以说,夏目漱石的成功除了有赖于挑选猫作为别致的讲述者之外,还更有赖于他的文学手腕高超。

夏目漱石究竟有些什么高超的文学手腕使他的猫活灵活现起来吸引他那个时代的读者和后代读者呢?通过细读小说《我是猫》的开头可以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

***

中国老话说,万事开头难。英语世界的说法则是,开端良好就是事成一半(Well begun is half done)。写小说也是开头难,写面向大众的小说写出一个好开头一下子抓住大众、使他们欲罢不能尤其难。

互联网时代精准的读者阅读行为研究显示,假如写手不能在开头10秒钟15秒钟之内、或不能用开头十来行抓住读者的注意力,读者就可能弃读。夏目漱石出名的时代虽然不是互联网时代,但夏目漱石在他的时代也是面临同样的挑战,因为当时的日本文学生产处于大发展的时代,吸引读者眼球的娱乐性读物很多很多,他必须鹤立鸡群,表现优秀,在一开头就抓住读者才有戏。

以下是《我是猫》的开头和尽力紧贴原文的翻译:

吾輩は猫である。名前はまだ無い。
どこで生れたかとんと見当がつかぬ。何でも薄暗いじめじめした所でニャーニャー泣いていた事だけは記憶している。吾輩はここで始めて人間というものを見た。しかもあとで聞くとそれは書生という人間中で一番獰悪な種族であったそうだ。この書生というのは時々我々を捕えて煮て食うという話である。しかしその当時は何という考もなかったから別段恐しいとも思わなかった。ただ彼の掌に載せられてスーと持ち上げられた時何だかフワフワした感じがあったばかりである。掌の上で少し落ちついて書生の顔を見たのがいわゆる人間というものの見始めであろう。この時妙なものだと思った感じが今でも残っている。第一毛をもって装飾されべきはずの顔がつるつるしてまるで薬缶だ。その後猫にもだいぶ逢あったがこんな片輪には一度も出会わした事がない。のみならず顔の真中があまりに突起している。そうしてその穴の中から時々ぷうぷうと煙を吹く。どうも咽せぽくて実に弱った。これが人間の飲む煙草たばこというものである事はようやくこの頃知った。
我是猫。名字还没有。
出生在哪里也完全不知道。只是记得在一个幽暗又湿乎乎的地方喵喵地哭。我就是在这里头一次见到人这种东西。而且后来才听说,那是所谓的寄宿学生,是人当中最凶恶的种族。听说这叫做寄宿生的人时常把我们猫类抓来煮了吃。但当时我不懂什么事,所以也就没感到特别可怕。只是给他弄在手掌上嗖地一下高举起感觉有些晕乎乎的。在他手掌上感到有点踏实了之后再看到这寄宿生的脸,算是头次见到所谓的人这种东西了。当时感觉很怪异,那感觉至今还在。首先,本来应当是有毛装饰的脸光溜溜的,简直是烧水壶。后来遇到很多猫,一次也没见过这样的残疾。还有,他脸的正中间有突起,从那里的孔中时常呼呼地喷出烟来,给他呛得昏头胀脑。终于最近才知道,这就是人吸烟。

读者根据这里的尽力忠实于原文的翻译可以看到,这开头确实是很滑稽、很幽默。它的滑稽和幽默部分是来自这猫有些洋洋自得的口气,这种口气犹如中国人所说的“京油子卫嘴子”,“侃爷”,也就是日本人所说的“江户子话”,即“江戸っ子弁(edokkoben)”。

江户是东京的旧称,在江户时代是掌握政治实权的将军幕府所在地(江户时代的皇都在京都),是日本实际上的政治和文化中心。因此,许多江户市民(江户子)也有中国帝都市民的那种说起话来牛逼哄哄的劲道,其语言特色按照日本批评家江藤淳的说法就是节奏感强,且带有一些轻佻肤浅的味道。此外,批评家们从一开始就注意到,《我是猫》的语言有浓烈的日本传统的单口相声即“落语”的色彩。

对中国人来说,这也很容易理解——所有的“京油子卫嘴子”之所以说起话来让听者觉得滑稽,就是因为听上去像是单口相声。从这个意义上说,所有的“京油子卫嘴子”都是自觉的或不自觉的语言艺术表演家。夏目漱石的笔下的猫也是这样的一个语言艺术表演家,说的是流畅和自然的口语,其特色包括时常有重复,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这种饱含幽默/反讽的滑稽和看似想到哪里说到哪里的小说叙述方式也是夏目漱石作为英语文学学者所熟悉的十八世纪、十九世纪的英国小说特色之一。研究夏目漱石的学者特别提出反讽大师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1667 - 1745)和开创现代小说叙事新路的斯特恩(Laurence Sterne, 1713 - 68)对他的影响。(解说斯威夫特和斯特恩的文笔特色需要相当的篇幅应是另文的话题,因此只能在这里存而不论。)

顺便说一句,夏目漱石所操控的这种的口语叙述跟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的叙述语言大不一样。夏目漱石在这里展示的是地道的、自然而然的口语,三岛由纪夫的则是非常明显的学术语言,像是说话人在宣读论文,作为口语非常不自然。关于三岛由纪夫小说《金阁寺》人物的叙述语言的缺陷,以及口语特色问题,可参看拙文“玩赏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

与此同时,《我是猫》开头之所以能先声夺人,部分也是依赖所谓的陌生化效果,也就是猫眼看人角度——本来在人看来是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事情,在猫看来就是怪异无比,如人脸是无毛的,光溜溜的,犹如烧水壶;人脸正中有一个突起,其中的孔洞居然会不断冒烟;这样陌生化效果会使读者感到可笑,同时也可以使读者对人类、对人类与其他动物、对自己的生存环境有新的认识。

***

《我是猫》的开头之所以能吸引读者,也跟这猫的有趣的自我意识以及它对人类的认识有关——它有强烈的自我意识,这使它一方面自以为是,自我中心,另一方面它又视野开阔,思想敏锐,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和自尊,还有一种微妙的幽默感,其中包括它的话语中所包含的自嘲。

它的微妙的幽默和自嘲从第一段两个短句就展露无遗。

我是猫。名字还没有。 吾輩は猫である。名前はまだ無い。

这两个短句十分干脆利落。但对日本读者来说,这两个短句之所以十分滑稽,是因为它们所展示的信息是相互矛盾的。第一句“我是猫”,其中的“我”日语原文是“吾輩”(wagahai),在日语中既有汉语的“我辈”的意思,也有表示牛逼哄哄的自高自大的“我”的意思。这猫在这里所说的“吾辈”是后一种意思。

因此,“我是猫”的日语原文“吾輩は猫である”表达的是一种大咧咧的轻狂。但接下来的一句“名字还没有”则是表示卑微或不好意思。前一句的轻狂和后一句的卑微构成了突转和鲜明的对照,但两者既可以相互矛盾,又可以相反相成,就好像是一个阔佬前一句自吹富可敌国,后一句说自己出身贫寒,从而凸显他的富可敌国的不同寻常。

接下来,这猫说起了他跟人的交往,以及跟人交往的恐惧和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磨难。这种带有隐隐的开玩笑口吻的讲述对读者来说有一种奇妙的励志效果,跟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的著名非虚构作品《古拉格群岛》的许多段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中一个段子说的是在苏联的恐怖时代,被任意逮捕成为一种笼罩所有的人恐怖,犹如不知何时会发生的毁灭性地震:

如果对你说:你被捕了——那么难道还会有什么东西能在这场地震中保持屹然不动吗?
但是,糊涂了的脑子不能理解这种天崩地坼的变化,我们中间最聪颖和最愚拙的都一概不知所措,于是在这一时刻只能从自己的全部生活经验中挤出一句话来:
“我??为了什么?!?”
在我们之前就已重复过千百万次的这个问题,从来也没有得到过答复。(《古拉格群岛》,群众出版社,1996年)

本人亲身经历过任意逮捕并做过10年苦役的索尔仁尼琴如此陈述恐怖的事情,他这种带有自嘲嘲人和调侃的口吻使恐怖成为被嘲弄的对象,从而化解了恐怖。一种微妙的励志效果由此产生,并使他的读者感到安心,欢欣,欢乐,不再那么恐惧。顺便说一句,苏联当局之所以要取缔索尔仁尼琴的这种作品显然也是因为它有减少恐惧和励志的功用。

夏目漱石笔下的猫的调侃嘲讽的口吻也是类似的效果——尽管夏目漱石同时代的以及后来的日本读者,还有其他国家的读者没有经历过苏联大清洗那样的恐惧,但对不可知的命运的恐惧、对自己被看不见的命运之手或黑暗势力操控和玩弄的前景感到恐惧是古往今来世界各国的人之常情。然而,敢于面对恐惧、敢于把恐惧说出并予以嘲弄和调侃,就意味着恐惧被瓦解,被驯服。

***

《我是猫》开头的文字究竟有多么奇妙,有多少玄机,仅仅是看比较好的忠实翻译还不容易看出来,外国文学的文字之妙常常需要有足够坏的翻译对比才能凸显出来。这种事情说起来也不难理解,因为这就好像是中国古诗好句“春风又绿江南岸”其中的“绿”字之妙必须跟不那么妙的“到”、“过”、“入”、“满”对比才能凸显一样。

对学外语或认真读外国文学作品的人来说,把好的翻译跟坏的翻译作对比是一种非常有效的、甚至可以说是更有效或最有效的学习和鉴赏方法。

中国老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假如学习新知识就是一种识货的过程,那么正确的知识确实是需要跟错误的知识对比才能得以确立,才能使学习者更容易明白。因此,对学习者和鉴赏者来说,学会识别错误的翻译跟研读正确的翻译一样重要。

这里,或许可以来进行正误/好坏对比的足够坏的翻译是2017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的徐建雄的翻译。

这里之所以说徐建雄(豆瓣网名华南虎) 的翻译足够坏是指,《我是猫》已经有多种中译本,他的翻译是后出的,但他的翻译获得了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成就,这就是,他能够把前人的翻译错误基本保留并且时有错上加错,前人翻译不错的地方他也能不断地、密集地翻错。

详细具体地比较徐建雄/华南虎的译本跟先前的译本又需要太多的篇幅,这里只能点到即止。但就徐建雄可以在别人翻译的基础上错上加错、把不错地方也弄错这种另类的出色表现而言,豆瓣友邻“东方白夜”有详细的研究。对这一话题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东方白夜”的豆瓣系列文“反质检:对《翻译质检书『金阁寺』》的翻译质评”。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东方白夜”所分析和批评的是徐建雄/华南虎对给别人的翻译挑错。徐能够在大费心思专门给别人挑错的时候都可以错上加错或者把不错的说成是错的,可见他的翻译具有不同寻常的娱乐价值和反面教材价值。

《我是猫》的著名开头,徐建雄的译文如下:

在下,猫也。名字嘛,尚无。
要说生在何处,更是茫然不知。只依稀记得在一个黑魆魆湿乎乎的所在“喵喵”地啼哭来着。本猫就是在那儿第一次见识了人这么个东西。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我那时所看到的还是人里面最最凶恶的,叫作“寄宿生 ”的一种。据说这种家伙有时是会将我辈猫类捉去煮了吃的。不过在当时,本猫是无知者无畏,故而也不怎么惧怕。只是被那厮提溜到手掌上“呼”的一下托起来时,觉得有些忽忽悠悠的。稍做镇定之后,本猫便打量了一番那厮的脸,也就是我首次对人类所做的观察了。然而,一瞥之下本猫就感到异常别扭,以至于这股别扭劲儿一直保留到了今天。别的倒也罢了,单是那张本该用茸毛来好好装饰的脸蛋就很怪,光溜溜的,简直就像个烧水的壶。虽说后来遇到的猫咪也不少,可从未遇见有如此残疾者。不仅如此,那厮的脸部中央还高高地肿起了一块。其下部的两个小孔还在“呼呼”地往外喷烟,将本猫呛得不行。直到最近才明白,原来那就是人在抽什么香烟。

公平地说,徐建雄的这种翻译可谓另类的先声夺人,原文极其流畅的口语让他一翻译就变成了半文半白,上气不接下气,原文精巧精致的语言经过他的手立即变成了伪劣大杂烩,炒杂碎。

这种翻译堪称佛头着粪的典范,不懂装懂又装腔作势的表演,是文学翻译和文学写作的优秀反面教材。

何以见得是优秀的反面教材?这就需要稍微具体地说一说了。

“在下,猫也”是跟原文根本就对不上的伪文言,但这伪文言接下来又是不搭调的口语“名字嘛”,然后接着又是装腔作势的伪文言“尚无”。

这种矫揉造作、一惊一乍的傻话般的语句跟原作的流畅口语调南辕北辙,显示出译者对文体毫无概念,不能自如地驱遣译笔写出流畅的句子来。他的这种口语和文言混杂的伪劣语言,相当于《武林外传》吕秀才的“子曾经曰过”的名言。

徐建雄不但善于制造滑稽可笑的伪劣文言文,而且也善于凭空在译文中制造出原文所没有的废话。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还能把傻话与废话结合起来,例如,“不过在当时,本猫是无知者无畏,故而也不怎么惧怕”。既然是无畏了再说不害怕,这种傻话加废话的奇妙结合可谓叠床架屋的好例。

这种装腔作势还夹杂着废话的句子让不明就里的读者错以为大文豪夏目漱石文笔松懈,名不副实。然而,原文这一句很流畅紧凑,根本就没有废话:“但当时我不懂什么事,所以也就没感到特别可怕”(しかしその当時は何という考もなかったから別段恐しいとも思わなかった)。

除此之外,徐建雄在这两小段话的翻译里还弄出一系列问题和错误,其中比较引人注目的包括(但不限于):

——改变原文的说法,例如,把原文统一的猫的自称“我”给翻译成乱七八糟的四不像,一会儿翻译成“在下”,一会儿是“我”,一会儿是“本猫”;这种做法至少是不明智的;尽管原文中表示自傲的代词“我辈”没有对应的汉语,但翻译成“我”,读者凭借上下文还是可以品味出“我”的种种滑稽含义;

——给紧凑的原文注水,搀兑不见于原文的废话,如,“然而,一瞥之下...”,“别的倒也罢了,但是...”;再如,“简直就像个烧水的壶”,但没有注水的原文则是直截了当,“简直就是烧水壶”(まるで薬缶だ);须知夏目漱石是一个精研文学表达的人,当然知道“简直就是烧水壶”这种说法是不隔,“简直就像个烧水的壶”则是隔,是啰唆;徐建雄自作聪明改变原文的说法堪称谋害原作;

——添油加醋,例如,“本该用茸毛来好好装饰”,但原文不过是说“该用毛来装饰”(毛をもって装飾されべきはず),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好”;“还是人里面最最凶恶的”,但原文不过是说“最凶恶的”(一番獰悪な),根本就不是“最最”;

——生编乱造,例如,“这种家伙”,但原文只是说“叫做寄宿生的人”(書生という人間);“那厮”,但原文只说“他”(彼);

——前言不搭后语,例如,“那张本该用茸毛来好好装饰的脸蛋”,显然译者在这里要么是昏头昏脑不知道“脸蛋”跟鸡蛋一样不应论张而应论个,要么是粗心大意没看出这个词语搭配的问题。

***

以上说的是徐建雄的词句的翻译问题和错误,这些问题和错误都可以归咎为粗心大意。但徐建雄的翻译中还有一种常见的错误则是明显地源于他的不懂装懂。

例如,我们在这里讨论的原文当中有这样的一句富有玄机的话:

しかもあとで聞くとそれは書生という人間中で一番獰悪な種族であったそうだ。

这话原文很简单,遵循原文好好地翻译出来就是:

而且后来才听说,那是所谓的寄宿学生,据说是人类当中最凶恶的种族。

然而,徐建雄的翻译则是: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我那时所看到的还是人里面最最凶恶的,叫作“寄宿生 ”的一种。

撇开徐建雄整体性地背离原文、造句笨拙、添油加醋注水(“我那时所看到的”)等等问题不谈,只是谈不懂日语的中文读者凭借日语中的汉字也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出的一个问题——原文有一个“种族”,但在徐建雄的译文中“种族”神隐了。

也就是说,徐建雄把好好地摆在原文中的“种族”给无缘无故地消灭了。这种擅自无端/武断更改原文说法的作法可以说是他的主要翻译特色之一,这种特色显示了他的不懂装懂,不明白原文的机杼所在。

在1905年,也就是《我是猫》发表的那年(以及在此之前的一些年和以后所有的许多年),“种族”在日本是一个敏感词和关键词。日本明治维新的一个动力,日本随后的对外扩张乃至后来的侵略战争的一个主要借口或动力就是种族问题。日本的民族主义声言要摆脱白种人的种族压迫,让黄种人也可以在世界舞台上扬眉吐气(这也是缅甸联邦开国之父昂山当年选择跟日本人合作力争缅甸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的一个主要理由)。

因此,夏目漱石笔下的猫谈论“种族”含有浓厚的讽刺味道。夏目漱石虽在这里对种族的问题点到为止,没有深入地发挥或敞开谈,但对当时和后世的读者来说,“种族”是夏目漱石时代的日本文学一个关键词,敏感词。此外,夏目漱石以及跟他志同道合的作家一直对日本民族、日本历史和国家政体持怀疑和批评态度,包括对当时的当权者和日本民族主义者所鼓噪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思想持怀疑和批评态度。

例如,夏目漱石的东京帝国大学学弟和后来的弟子芥川龙之介就公开而明确地对他所在的日本盛行的所谓的黄种人比白种人道德优越的看法表示了明确的嘲讽和不屑。芥川龙之介在其格言警句集《侏儒之言》有这样的一条:

倭寇は我我日本人も優に列強に伍するに足る能力のあることを示したものである。我我は盗賊、殺戮、姦淫等に於ても、決して「黄金の島」を探しに来た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和蘭人、英吉利人等に劣らなかった。
倭寇显示了我们日本人也有足以与列强为伍的能力。我们在盗窃、杀戮、奸淫等方面也绝不亚于来探寻“黄金岛”的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

总而言之,在夏目漱石的时代以及在他去世之后的许多年,“种族”在日本都是一个敏感词。徐建雄把原文明明白白地摆出来的“种族”给随便灭掉,无疑是对原文意蕴的破坏。

当然,公平地说,这也不是徐建雄作为一个文学翻译者所独有的问题。放着原文简单明晰的说法不用却要自以为是另起炉灶用自己的另一套说法取而代之以显示自己比原文作者还牛,这种作法可以说是当今中国文学翻译界的一种常见的和根深蒂固的恶习。

但就徐建雄而言,最富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在他的译本后记中里还专门写出这样的一句话,“正当全日本乃至全亚洲都在为‘黄种人战胜了白种人’而欢呼雀跃的时候...”。显然,徐建雄并不理解或没有注意他所抄袭的文字所明确展示的种族观的意义,他只是鹦鹉学舌,装腔作势借以吓人。

说起徐建雄的不懂装懂,假如我们这里只是举出一个“种族”给他随便灭掉的例子,还难以说明或证明徐建雄是不懂装懂以显示自己比原文作者还牛。确实,在人文学科和自然科学研究中,孤证常常是难以说明问题的。因此,要想确凿地证明徐建雄确实是喜好不懂装懂以显示自己比原作者还牛,最好是能再拿出一个能说明问题的例证来。

幸也不幸的是(或曰,对笔者幸运但对读者很不幸的是),这样的例证在徐建雄的翻译中比比皆是,俯拾即是,在给他无端消灭的原文的“种族”一词所在的同一段里就可以再找到一个。例如,在那一段中,夏目漱石的猫说了一句很滑稽的话来形容人的脸:

のみならず顔の真中があまりに突起している。そうしてその穴の中から時々ぷうぷうと煙を吹く

这话也是很简单,好好地遵循原文的翻译是:

而且,他脸的正中间有突起,从那里的孔中时常呼呼地喷出烟来。

徐建雄的翻译则是:

不仅如此,那厮的脸部中央还高高地肿起了一块。其下部的两个小孔还在“呼呼”地往外喷烟。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徐建雄喜好添油加醋的恶习大发作,原文并没有“那厮”,他硬是给生造了一个;原文只是简单地说“从那里的孔中”(その穴の中から),他给添油加醋翻译成“其下部的两个小孔”,但原文并没有“下部”,也没有“两个”,也没有“小”。

显然,徐建雄在这里力图展示的是他比夏目漱石文笔还细腻,而且,他比夏目漱石或比夏目漱石笔下的猫心细得多,数学也好得多,居然还会点算鼻孔的数目。但他显然没想到,夏目漱石在这里想表现的很可能是那猫给主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岌岌可危,战战兢兢,又给主人喷云吐雾呛得晕乎乎,因此根本就无心咬文嚼字或清点人的鼻孔数目。

***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的文学翻译界出现了一种不妙的趋势,这就是许多外国文学经典作品不断推出新译本,但新译本常常是比旧译本差,甚至差得多,显示了中国文学翻译标准或出版社翻译质量控制体制的崩溃。徐建雄在这方面堪称典型。

很有趣的是,他在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的《我是猫》译后记中煞有介事地写道,他曾经逐词逐句地对照阅读了一个2014年出的译本,“结果发现了四百七十多处误译!难以置信,是不是?”

然而,我们已经看到,在一页之内,徐建雄/华南虎就弄出了那么多的问题和错误,按照《我是猫》的日文文库本大约是500页来计算,徐建雄的错误恐怕至少要有470 X 2 = 940个。

事实上,按照我们所看到的他在翻译《我是猫》开头不到一页纸的篇幅内所犯的错误数目来计算(他在头一页中的错误至少有10个),他的错误恐怕是往保守计处估计也至少要有大约1500个,也可能是2000个,甚至4000个。

说到这里,或许有读者会说,说徐建雄翻译《我是猫》会有4000个错误也太夸张了,他翻译的第一页大概没有代表性;在其他的页里可能不会有一页10个错误这样的高比例。

为了验证,本文作者又查证了一段原文篇幅大约是一页的徐建雄的翻译,发现了下列明显问题:

原文:暮も春も同じような顔をして 忠实的翻译:年末年初都一样的表情 徐建雄翻译:脸上总是那么一副死样, 评:生编乱造的“一幅死样”。

原文:もしこの機をはずすと 忠实的翻译:假如错过这个时机, 徐建雄翻译:倘若错过了当下这么个绝佳时机,... 评:毫无道理的编造+注水。

原文:来年までは 忠实的翻译:(直)到来年 徐建雄翻译:到明年此刻为止... 评:毫无道理的编造+注水。

原文:得難き機会はすべての動物をして、好まざる事をも敢てせしむ。 忠实的翻译:难得的机会使所有的动物不禁要做它们本不喜欢做的事。 徐建雄翻译:天赐良机会让所有的动物做出他们本不愿意做的事情来。 评:明显的添油加醋;原文是要归咎于“难得的机会”,徐建雄添油加醋的译文则是归咎于天,明显扭曲原文的意思。

原文:しかも雑煮の事は来年まで念頭に浮ばなかったろう 忠实的翻译:直到来年也不再有蔬菜煮年糕的念头了吧。 徐建雄翻译:并且直到明年今日恐怕都不会再想起年糕的吧。 评:毫无道理的编造+注水。

原文:やはり誰も来てくれない 忠实的翻译:还是没有谁来。 徐建雄翻译:可事实上连鬼都没来一个。 评:在这里的“事实上”、“鬼”、“一个”都是徐建雄凌空的捏造,于原文无据。他翻译的这短句捏造成分高达50%以上。

原文:吾輩はとうとう雑煮を食わなければならぬ 忠实的翻译:我终于不得不吃这蔬菜煮年糕了。 徐建雄翻译:忍无可忍了,看来本猫是非吃不可了。 评:原文清楚强调的是被动,“不得不”;徐译则添油加醋给擅自改成了南辕北辙的压抑不住的主动,“忍无可忍”。

原文:餅は魔物だなと疳づいた時はすでに遅かった。 忠实的翻译:年糕是魔物耶。有了这觉悟时已经迟了。 徐建雄翻译:当本猫意识到年糕原来是个邪魔之物时,为时已晚矣。 评:原文的感叹,惊叹在徐译中给消灭了;徐译添加上不见于原文的不必要的啰嗦蹩脚的主语“本猫”和蹩脚的伪文言“为时已晚矣”。

原文:歯答えはあるが、歯答えがあるだけでどうしても始末をつける事が出来ない。 忠实的翻译:有咬头,正是因为有咬头,怎么都咬不下来。 徐建雄翻译:要说这年糕,嚼头倒是有些嚼头的,但也唯其如此使本猫陷入了无可自拔的境地。 评:注水,注水,还是注水,外加注水的蹩脚文言文,简洁紧凑的原文给弄成松懈臃肿的烂文。

原文:この煩悶の際 忠实的翻译:在这郁闷之际 徐建雄翻译:值此万分苦恼之际 评:毫无道理的注水。

原文:覚えず第二の真理に逢着した。 忠实的翻译:无意中又撞上了第二个真理。 徐建雄翻译:不知不觉悟到了第二条真理。 评:徐逮着个机会就要逞能,就要修改原文的说法,放着原文好好的“碰上/遇上/撞上(逢着)”不用,以他的假冒伪劣的“悟到”取而代之,结果使严谨精确的原文变成了自相矛盾的译文——既然是不知不觉,怎么又能“悟到”呐?他显然是糊涂,或干脆不知道汉语有一个词叫“觉悟”,不知道觉与悟是相通甚至相同的。

如此看来,一页至少10个错误是徐建雄翻译的常数。译文错误如此持之以恒地密集,如此这般的垃圾翻译也能得到出版,显示了中国友谊出版公司的日本文学翻译编辑质量控制完全是形同虚设。

悲催的是,这种情况显然不仅限于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后出的外国经典文学作品译本普遍比先前的译本要差,常常是差很多。

----------------------

“猫与夏目漱石的《我是猫》”,见,https://www.douban.com/note/704344208/

“玩赏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见,https://www.douban.com/note/696724739/

津轻海峡
作者津轻海峡
247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22 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添加回应

津轻海峡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