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年终总结

媚外 2019-01-18 19:57:50

最近事情其实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好像有一百件事情都出了差错,一百件事情正在进行中,每天推进一点但都无法收尾,有种百废待兴的感觉。安慰自己好事多磨的同时,想着写篇新年总结吧。

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公司的成长。

从年初的小打小闹到如今 take it seriously,更清晰地看到了未来公司发展的模式和轨迹。蛮骄傲的是以 1000 美金作为起始资金,没拿投资,有一搭没一搭地按照自己的节奏,倒也活到了今天。作为在湾区呆过的人来说,看了太多融资,明白作为创始人没必要这么较真,用别人的投资走自己的路,上市或者公司被收购后全身而退,赚得盆钵盈满,是大多数人会选的路。但离开湾区后我对这种资本的运作方式难以认同——或许是因为不认同才离开了湾区,但之前只是不认同,并没有找到更好的替代方式。这一年认识了很多 indie founder,发现了除了融资之外的很多可能性。

离开湾区之后,其实我是很 lost 的,外表看不出,甚至自己当时都无意识,但回头看,离开后整个人信仰崩塌。不是瞬间崩塌,是远离泡沫生活后,之前笃定的东西,你眼看着它一点点塌陷。创业是重建自我的过程。一方面因为公司的进展,对自己的能力渐渐重拾信心,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也坦然接受自己的不足,懂得扬长避短。另一方面也由于自己能够掌控很多东西,无需向自己不认同的价值和做法妥协,让我能够立足一方见地,重新建立我认可的规则。

去年第一天的时候,拿着新的小本本,给自己定了长长的一串规划。回看年初写的目标,竟然也都达到了,虽然达成的方式和计划的完全不一样。也验证了那句话:计划 (planning) 是有必要的,而计划 (plan) 是没必要的。回头看来,很多事情确实是决策比努力重要。复盘时回看每个月走的路,感觉自己走得还是太谨慎了。加之我是一个缺乏条理的人,很多规划和执行都是一拍脑子,大部分的进展都是懵懂地在碰运气。好在因为算是个想到就去做的人,也侥幸达到之前设下的目标。今年希望自己更加有策略有条理,少些散漫多点努力。

这一年多来,有一些新的认知,大部分是关于公司的,但总体来说也是个人的成长。这篇文章更多是自我梳理,但也想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第 1 个关键词:稳定

“稳定”可能是一个非常 out of fashion 的状态了,而我作为一个我认识的人当中最不稳定的一个,非常能够理解大部分人对“稳定”的嗤之以鼻。但 17 年几乎一整年实践 digital nomad 的生活方式,一年下来十分疲惫。18 年定居巴黎后,才发现看似无趣的“稳定”所带来的好处。稳定让我拥有规律的生活和工作,每天定时定点去同一个地方做同一件事,最小化找房子坐飞机甚至地铁要搭哪条线的精力损耗,专注地去完成一件事。工作联系时,以巴黎为中心扩展我的人脉。稳定让你不再去想,下一个会怎么样,而去想,手上这一个工作,目前过的这一种生活,怎样才能做好。

对于巴黎我称不上喜欢,在美好的夏天过后我对巴黎完全失去兴趣,不止一次跟爱人提:我们搬去葡萄牙吧(暖和)!我们回加州吧(阳光好)!要么你在巴黎我去巴厘岛好不好(暖和)。爱人是一个极其稳定的人,中和了我性格里的不安稳因素,每当我又想说走就走的时候,他把我拉了回来。他说,我们必须在巴黎呆两年,之后再换地方也没关系,但是你要耐心。说来也奇怪,吃下这颗对于未来可预测的定心丸之后,我的一切“不安分”也就围绕着巴黎来进行了,已经开始盘算这一年的旅行计划,本着资源最大化原则,这一年的旅行都会尽量规划在欧洲。

第 2 个关键词:竞争

在硅谷呆久了,你会把“快”当做一个必要条件,要快速融资快速增长快速抢占市场快速上市。爱人就并不认同这种硅谷这种文化。他是分布式系统工程师,他说在他们这个领域,一个研究领域的技术被运用到业界,基本要几十年,哪怕是现在硅谷用的容器技术都来自十年前的研究,并不存在一两年之间就被抢占市场无法翻身的事,且市场意识到现有解决方案的不完美也需要时间。他认为失败基本是由于产品 roadmap 不清晰,或内部团队文化糟糕管理不善。

而去年公司的经历也让我重新看待竞争。公司在业务上的很多尝试,其实在尝试前都连我们内部都并不知道是否行得通。大部分决定都是一个个走出来,验证、否定,集合而成的结果,而不是大部分人看到的,一个笃定的确定的答案。回过头来看,才知道,这条路赌对了,可能还有很多赌错了的路,因为没有平行世界无从比较因此也无法知晓。真的由于竞争死掉,一般不是被对方抢占了市场,而是本身策略失误。Paul Graham 前两天发了一个推特,说:The danger of competitors, for a good startup, is not that they'll take your users, but that you'll do dumb things out of fear of them. 最怕的不算竞争,怕的是害怕竞争而求快,因求快而做错很多不能做错的细节,差不多是这个理儿。

第 3 个关键词:坚持

真想不到,有一天我也会写这么老掉牙的词。我其实明白很多创业者对于 pivot 的热衷,一个方向做不来,pivot 一下就好了,但我觉得可能和这个社会的速食文化也有关系吧,但大部分时候一个东西,都需要坚持才能看出来成效。并不是方向不对,只是没有坚持罢了。其实“坚持”和很多投资领域的人都会重复的一个词“复利”有异曲同工之妙。在一个方向上坚持,是积累,长久以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如果不停地变换方向,只会是一盘散沙。

第 4 个关键词:妥协

其实创业久了会发现,机遇非常多,这就会涉及到一个选择的问题。面对眼前唾手可得的机会,或者说分明的短期利益,做与不做,都是选择。很多人会选择做,而我大部分选择不做。我没办法判断如果我接受了,长久来说会更好还是更差。但目前我还是认为,选择不做,也许我失去了一些东西,但同时我也获得了一些东西。

不做,是因为不想妥协。不愿妥协卖自己觉得很丑的东西,不愿妥协自己坚持的调性,不愿说违心的话。我对于妥协这件事这么在意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公司是自己的一个作品,是好是坏,是我的一个呈现。除此之外,我觉得创造的过程必须是和自己成长轨迹一致的,如果纯为了赚钱,我不愿去做。比如写东西,我不希望是单方面的消耗和输出,也是自我梳理与成长。消化时尚后再输出,也是希望自己的品位可以提升。

有时也会反思,是不是太钻牛角尖了,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自以为是地清高是非常可怕的。但我明白到了一定阶段,我喜欢的要让步于市场喜欢的。近来对于“妥协”有了不同的想法:外部来看你可能觉得某某是妥协了,但作为当事人来说,也许没有那么苦大仇深,只是换了一个视角,从牛角尖里走了出来,豁然开朗罢了。以我对自己的了解,我不太会妥协,如果将来做了(比如为了扩大市场而迎合大众审美),不是“妥协”了,更可能是想通了。

第 5 个关键词:改变

二十五岁之后,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变。经历是一方面,而年纪带来的成长更有意思,有时到了年纪自然就懂了很多道理。有这个巨变的原因并非是因为世界客观变动得更加厉害,也因为我接受到的信息更广泛,也更懂独立思考。资本主义被人诟病,democracy 发展到现在也在全世界范围内遇到了瓶颈,被人寄予厚望的比特币也因投机者和本身技术的局限而前途未卜。我们觉得不会有的政变战争,不会有的经济危机,不会有的全球变暖,不会有的人工智能替换掉现有劳动力,其实都有可能在有生之年实现。

但可以肯定的是,世界是在混沌和不确定性中前进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步到位的事。年轻的时候认识不到这一点,因为一切都是崭新的。到了一定年纪,认识到即便是最伟大的商业或帝国都会经历轮回。旧的秩序会被推翻,新的秩序会被重新建立。

/

世界越来越魔幻,每当见到无法理解的人和事,我就会想起王小波,不知道他老人家还活着,会用怎样的文字戏谑一番。

我也常常想起王小波笔下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新年希望成为那只猪,不需要风捧,不需要人喂,饿了就自己觅食,闲了读读书旅旅游,不接受社会的前置设定,特立独行地活下去。

媚外
作者媚外
49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媚外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