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蓉与葛优演的这部最早贺岁片,还原了春节的丑陋

2019-01-18 19:04:32

1991年,导演黄健中拍了一部奇特的贺岁片叫,《过年》。

那时候冯小刚还在编辑部写故事,市场上还没有贺岁片的概念。这部电影虽然叫过年,也是过年期间上映的,却把过年嘲到体无完肤。

最值得一提的是,演员都是春晚级别的。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能把李保田、赵丽蓉、葛优、六小龄童、梁天、丁嘉丽、史兰芽这些大腕凑到一起了。

这部贺岁片,起初是喜,后来是悲,如海报所说,大喜大悲都是人生家常事。

原来春节有两个,一个是孩子的,一个是成年人的。孩子的春节是红色的,有新衣裳压岁钱大汤圆红灯笼缤纷烟花,就像老舍说的,“儿童只快活地过年,而不受那迷信的熏染,他们只有快乐,而没有恐惧——怕神怕鬼。”

然而《过年》里,成年人的春节是白色的,每个人对春节,最深的感情其实是恐惧,怕神,父母难忤逆,怕鬼,心里的鬼。

赵丽蓉跟李保田演的是吉林农村的一对老两口。赵丽蓉比李保田大18岁,要演夫妻,面容上确实有点落差。

导演也很好玩,片头就把这个梗拿出来解嘲。耍快板要钱的追在赵丽蓉身后,“开句玩笑您别生气,听说你比你老公大十八”,赵奶奶嘴一撅,“谁跟你说的,就大……呃,八岁”

老两口拉扯大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可是在大年三十这一晚,却没有一个孩子回家跟他们一起过年。

李保田舍不得坐车,喝酒都要一瓶一瓶存着等到过年喝,赵丽蓉买张年画也要讨价还价,做了一桌子丰盛饭菜,最后却变成了老两口灯下独酌。

吃罢饭,李保田从兜里掏出一沓沓10元崭新的钞票。这是他在外面奔波了大半年存下的八千块钱,准备全都给老伴。

崭新的钞票跟那双长满老茧沧桑无比的手形成了鲜明对比,也为后来的一场闹剧埋下伏笔。

“都归你。”听到这句话,赵丽蓉的脸上露出了五味杂陈的表情,心疼、难过、欣慰还有这一年辛苦的瞬间释放。“我老了,老了,还是你惦着我。”

这一句台词,似有千斤的生活重量——男人孩子都在外,一个女人孤独而艰难地支撑着这个家。

赵丽蓉60岁时才登上春晚舞台,她演小品与演戏,都没有什么表演经验,全是来自生活的观察体验,却让人觉得真实无比。

第二天早上,大年初一,孩子们都回家拜年来了。说是拜年,其实拜的还是财神爷。

梁天演的是不肖的小儿子程勇,从小被惯着长大,成年之后还是无业游民跟爹妈住在一块儿。除夕这晚也不愿意呆在家里吃饭,带着女朋友看了通宵电影,最后还阔气地花了几十块打车回家。 (贾志新,你怎么跑大东北去过年了)

二儿子很有出息,去北京读了研究生,往年过年都从不回家。今年破天荒带了个漂亮女朋友回家。只是这女朋友是城市里长大的,还是个官二代,跟老两口根本谈不到一块去。

当年李保田老师才40几岁,演了一个60几岁的中国式父亲,却惟妙惟肖。平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保持着一副严肃大家长的作派,不擅长表达感情。

唯一的大笑,是看到老伴坐上二儿子带回来的按摩椅,露出了天真的神情,让人有点心酸

葛优演的大女婿,一看就不是个好人。明明是个光头偏要戴顶假发,逼着大女儿流了产还不许她回家提这件事。

葛优老师演老流氓也是轻车熟路。跟二儿子女朋友寒暄,一来就是“久闻大名,拜读过您的大作”,女朋友傻眼了,啥,我是个摄影家啊。

六小龄童演的大儿子程志是个怯懦老实的中学老师,偏偏娶了个泼辣蛮横的大儿媳丁嘉丽。去年过年一言不合,大儿媳就砸了老程家的镜子。

大儿媳埋怨儿子不够活泛,赚不到钱,大儿子只管当鸵鸟埋头看书,还反过来安慰母亲,“人生在世,难得心境幽远”。

就是这样一家人凑到一起过年,绕不开的还是钱。小儿子要钱去结婚,二儿子要钱去调研,大女婿要钱去炒股,大儿媳总想占便宜,连婆婆手上的金戒指都想撸下来。

反倒是最不受待见的二女儿回娘家,没跟家里要钱,还带了一大堆礼物回来分给每个人。

当初二女儿想跟架子工大川结婚,父亲竭力反对,为此二女儿几乎与家里决裂。看着二女儿跟大川感情很好,生活富裕,做父亲的李保田心里是开心的,但又拉不下脸来,于是有了这意味深长的一幕:

父亲问大川,你今年多少岁。 大川答,32岁。 父亲若有所思,“哦比二萍大八岁,你母亲也比我大八岁。以后你们好好过。”

没有直接说我接纳你们了,只是“你母亲”这几个字表达了对大川的认可,“好好过”意味着冰释前嫌。

开心说不出开心,厌恶也说不出厌恶,一代代的中国家庭总习惯用表面的满不在乎支撑破碎的内心。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火锅说说笑笑,实则又各怀心事为了一点钱明争暗斗。

除了二女儿,其他子女都在伸手向父亲要钱,开始互相指责,父亲一怒之下端了一道大菜上桌

葛优在外面乱搞,害得一个小姑娘怀了孕,姑娘家人这晚也找上门来。眼见瞒不下去,大女儿才在家人面前痛哭,这段婚姻早已经貌合神离。葛优当着所有人埋汰老婆,“我跟大蓉结婚四年,根本不懂爱情,木头。”

知道大女儿并没有流产,赵丽蓉安抚女儿说出的那番话,才真正叫人绝望。“你爹年轻的时候也火爆过一阵,老了孩子们都大了,就过去了。”言下之意就是,虽然他是个混蛋,但有了孩子你们就好好过吧。

看到这里真的不得不赞叹赵丽蓉老师的演技啊,眼角眉梢都是戏,努力劝女儿隐忍的时候,眼神却把一个母亲在家庭里大半辈子的压抑与坚韧都透出来了

好端端一桌年夜饭,最后被掀了个底朝天。母亲辛苦忙活了一天,最后满屋子杯盘狼藉,砸了个稀巴烂。二女儿想要打扫,母亲却拦住了她,别扫,把这一年的财运都扫没了。

过年升腾起的那点热闹与温暖,就像皑皑白雪中吐出的红信子,挣扎着要冲向天空,最后还是落在人间,成了一地无用又心痛的碎片。

翌日,老两口坐上爬犁,准备离开这个叫人牵挂又叫人伤心的家。林海雪原,在朝阳的映射下熠熠发光。昨夜的争吵哭闹摔打已然消融,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父亲在车上回望,嘴角竟然带着一丝微笑。辛苦大半年还了子女的孽债,一无所有的自己反倒可以轻松下来了。

从前的年底,又叫年关,意味着一年的清算。彼此的亏欠,全都要在这个时候偿还。钱或许能补上,但中国家庭长年缺位的感情却不是一桌年夜饭能抚平。于是亏欠的继续亏欠,怨恨的继续怨恨,只是大家都必须在这一天佯装歌舞升平。

年纪越大年味越淡,因为长大后,才看清楚热闹喧嚣的过年下面是岁月那湍急凶险的暗流。

——————————怀念赵丽蓉奶奶的分割线——————————

《过年》这一屋子人全都是戏精,最出彩的却是表演毫无技巧的赵丽蓉。她凭这部电影拿到了92年的东京电影节影后。葛优谈起她,都敬佩她为榜样。

赵丽蓉靠着一股认真与真诚劲儿,把一个朴实坚强的东北母亲演活了,但无论你在南方北方,身边总有这样一个外婆奶奶辈儿的人。

其实这也是赵丽蓉自己一生的写照。她的两任丈夫,都先后被打成反革命被批斗最后先她而去。留下膝下四个子女,最小的女儿先天残疾,活到11岁就死去了。

这样的苦难,放在谁的身上都难以承受,但赵丽蓉一直活得很坚强,台上永远是个喜庆的老太太,生活里也永远怀着朴素的道德。

从1989年第一次春晚登台,到2000年去世,赵丽蓉奉献了许多经典的春晚小品。直到现在,看到这些经典台词还能记起赵丽蓉奶奶的音容笑貌。“探戈就是蹚啊蹚着走”、“点头yes摇头no,来是come去是go”、“群英荟萃?我看奏是萝卜开会”。

春晚小品《打工奇遇》里,赵丽蓉曾经悬腕写下"货真价实"四个大字。观众们觉得她信手捏来,一气呵成。其实,赵丽蓉奶奶从小学戏,从未识字。为此她苦练了数月,巩汉林回忆她家地上床上全是练字的报纸。

1995年的春晚,她单膝跪地摔了一下逗得观众哈哈大笑,还以为是她故意抖的包袱,其实没人知道她是膝盖痛到站不起来。

1999年,是赵丽蓉最后一次参加春晚。她的身体那时已经很不好,还是坚持完成了整个演出。

赵丽蓉离开我们快20年了,每年春晚都会有人想起她。

为什么这样一个朴朴素素的老太太那样让人难忘,知乎有一句回答我觉得说得特别好,“(看过赵丽蓉的生平)再翻看她曾经的小品才明白,历经苦难的笑容,最感人。”

忘
作者
4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235 条

查看更多回应(235) 添加回应

忘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