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开心麻花诉文白案,我的几点想法

刘康康 2019-01-17 15:04:22

1、关于抄袭的认定

《著作权法》对于抄袭问题的认定,有一个基本原则:只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

也就是说,如果两个作品,有着相似的思想,但表达形式不同,不会被认为是抄袭。

之所以这样规定,是考虑到法益的均衡。在民法领域,知识产权法与反垄断法有着天然矛盾,如果对知识产权保护过度,则会形成垄断,不利于知识的创新和传播。

当然在具体案例中,表达与思想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清晰。比如人们常说的洗稿问题,把整篇文章的每一个字都换了,但意思其实差不多,这算不算抄袭呢?

所以2015年琼瑶诉于正案的判决书,又细化了一下司法解释。人物设置的相似性、角色关系的关联性、细节设计的同一性,这些都被认为是一部作品的表达而非思想。

这三项只要有一项被法律认定,那么就可以判断作品构成抄袭。

正是基于这个判断,于正的《宫锁连城》才被认定抄袭了琼瑶的《梅花烙》。

同样,虽然没有任何人起诉,但基于现有法律条文和司法解释,我依然可以负责任地说,《爱情公寓》抄袭了《老爸老妈浪漫史》等多部美剧,光是“细节设计的同一性”这一条,就可以举出无数例子。

但能不能说《夏洛特烦恼》抄袭了《佩姬苏要出嫁》呢?

我认真看了文白那篇文章和这两部电影,就我个人的判断,文白在文章中列举的《夏洛特烦恼》与《佩姬苏要出嫁》的相似性,很难说符合“细节设计的同一性”这个条件。

就我个人对于《著作权法》的理解来说,故事设定应该属于思想,而不是表达。“一个人为了改变现状而穿越回过去”,我认为每一个作者都有权利基于这个设定构思自己的故事,而不必受到抄袭的指责。

2、艺术批评的边界问题

我个人认为,“抄袭”是一个法律概念,当我们在进行艺术批评时,应该更谨慎地使用这个词。

说一部电影是垃圾,这叫艺术批评;但说一部电影抄袭,这就属于法律指控了。

举个例子,如果有影评人说:伍迪艾伦就是一个无耻的强奸犯恋童癖,他拍的电影都是垃圾。我认为这句话后半段是艺术批评,前半段是一种法律指控。

如果最后事实证明伍迪艾伦并不是强奸犯恋童癖,那么,他当然有权去起诉这名影评人侵犯名誉权,并不会因为对方是影评人,就享有豁免权。

这里面也没有所谓强者弱者的分别。迈克尔·杰克逊被小女孩指控猥亵,并不因为迈克尔·杰克逊是天皇巨星、而对方只是一个小女孩,所以迈克尔·杰克逊就不应该控告小女孩诬陷。

我认为现在很多公众号标题党,喜欢用耸人听闻的标题吸引读者点击,而渐渐失去了媒体人应该有的严谨性和客观性。

3、关于侵犯名誉权的认定

我个人认为,文白那篇文章《炸裂!<夏洛特烦恼>居然全片抄袭了<教父>导演的旧作!》,从标题到内容,都不够严谨,并不是一篇负责任的影评。

但他是否构成侵犯名誉权呢?

我认为“抄袭”是一个法律概念,使用起来要慎重。同样,我认为“侵犯名誉权”也是一个法律概念,使用起来同样要慎重。

在我印象中,2006年我刚上法学院的时候,发生过陈凯歌诉胡戈案,当时陈凯歌也认为胡戈剪辑的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侵犯了他的名誉权。

因为当时学校组织我们看过卷宗并集中讨论,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法律上认为,要构成侵犯名誉权,需要实现主客观要件两个条件。

主观要件上,被告需要“明知”,到并不需要“恶意”。所谓明知,也就是被告明明知道自己传播的信息并不真实,但依然积极传播。

当然,很多被告可以抗辩说,我并不知道自己传播的信息是不是真实的。

但法律上定义的“故意”,与我们日常经验中定义的“故意”并不完全相同。法律上认为,如果被告完全能够了解、知道,却抗辩说自己不了解、不知道,这样的抗辩无效。

举个例子,一个父亲把衣不蔽体的女儿扔在冰天雪地的室外,让她去乞讨,结果女孩冻死了。法律上,完全有理由认为父亲构成了故意杀人罪。父亲不能抗辩说,我不知道她会被冻死。

那么回到文白案中,可以认为文白具有“明知”的故意吗?

我认为这里面存在争议。争议的点在于,他是否应该了解、知道?

有的法官可能会基于这样一个逻辑判断:你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媒体人,那么你应该对你所写的内容进行充分的调查、研究,如果你没有调查清楚,就轻易下结论,那么应该认定你具有故意性。

如果是一家权威媒体杂志,记者还没调查清楚,就说某某人是强奸犯,事后证明该人并不是强奸犯,记者当然不能抗辩说:我又不知道他是不是强奸犯,所以我不是故意的。不对,你报道了这件事,你就有义务调查清楚,所以法律上会认为,你是故意传播不实信息。

而我会更倾向于认为,文白不具有故意性。

看文白那篇文章,我个人认为,文白确实是真心实意地相信,《夏洛特烦恼》确实是抄袭了《佩姬苏要出嫁》,而且他也进行了一番他的举证。虽然他的举证,并不符合法律上对于“抄袭”的认定标准,但真的有必要要求文白在写这篇文章之前,去翻看一下法律上对于抄袭的定义吗?

我认为文白那篇文章写得不严谨,但并不能因此推定他存在“明知”的故意。

4、法律是流动的正义

最后,我来说一下我心目中对于法律的理解。

我认为法律是各种力量博弈后的妥协,所以法律是动态平衡的。

我前面说,《著作权法》的基本原则是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

但到底什么是表达、什么是思想?模糊地带永远存在。而这种模糊性,恰恰是法律最重要的弹性。

发展中国家一般是弱知识产权保护,因为太强的知识产权保护会导致垄断,会造成更严重的阶级固化。所以印度仿制格列卫就是合法的。而发达国家是强知识产权保护,因为它们要确保自己在技术和知识上的优势地位。所以我们经常会拿版权流氓迪士尼开玩笑编段子。

所以对于什么是抄袭,现在的司法解释和法律条文,并不是绝对的、不变的。

也许在未来的法律规定里,《夏洛特烦恼》确实抄袭了《佩姬苏要出嫁》。

也许在未来的法律规定里,《爱情公寓》并没有抄袭《老爸老妈浪漫史》。

当然,法学界强调,法条的更改一定要慎重,一个法律被改来改去的国家是很危险的。

所以这篇文章也只是说出我的一些想法。

但我觉得,这些想法值得说出来。

刘康康
作者刘康康
85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刘康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