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告白》与读书 | 随笔(3)

可可索罗金 2019-01-17 03:41:12
来自话题 谈教育

2019/1/16 星期三 阴

板栗今天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按捺住自己想要捉住她直接带她去兽医的冲动,告诉自己,再观察几天,不要草木皆兵,好吗?我也没有告诉小朋友。说不出原因,可能知道得不到想要的回答吧。那我想要什么样的回答呢?可能是,没关系,我们再观察几天,别担心。然而,这样的回答,不如我自己给自己好了。

从上个月读完《月亮与六便士》之后,我似乎恢复了阅读书籍的功能。我可以安安静静的不受手机和电脑打搅的,完完整整的阅读完一整部小说。这个功能消失了很久了。琼也曾经说过,她的这项功能退化了,心浮气躁,读不完一本书。我说,我上一本读完的是《独居的一年》,花了我整整八个月。

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是我读书最多的时候。然而纵观那时阅读过的书籍,也是小说居多。高中的时候是科幻类的期刊,《科幻世界》,最爱的是《哈利波特》。大学的时候是各种情感类的小说,张小娴的小说买了个全套。当然,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没变的心头好的小说是《红楼梦》。企图附庸风雅的爱里面的诗词,然而发现自己最爱的还是里面描写合家欢的场景和让我无限遐想的美食。

也曾想看史书类或者传记类甚至经济类的书籍,拓展下自己的阅读范围。然而过去这么多年,我终于接受了自己钟爱的还只是小说类的书籍,甚至只能专注读这类书籍,我无法做到博览群书,爱好广泛。好在现在也有听书软件,甚至像是《每天听本书》这样的专栏,可以粗略了解下那些我无法定下心来读的书。也挺好。

那时,我可以整天的不看手机不用电脑,就是读书,有时候也写写读后感。大二那年,我搬出了宿舍。租的房子里没有网,我也不介意。那时候我还是不喜欢上网。最大的乐趣就是步行20分钟到校门口的书店买书,一买就买七八本。然后再到良品铺子买点零食,比如最心爱的蟹黄蚕豆和巴西松子。抱着一大摞书和一堆零食,坐上一元一次的校车,颠颠的回到住处,迫不及待的烧上一壶水,泡上大麦茶,打开零食,撕掉书上的塑料包装纸,然后一看一天。

大三的时候,我又搬回宿舍了。和室友寝室夜聊,她惊讶我居然没看过这本那本的言情小说,而她早在初中高中就看过了。于是她给了我一个U盘,里面全是校园言情小说,都是我没看过的。辛夷坞的全套,还有好多我已经记不住名字了。于是我就开始恶补,体会了一把少女怀春的情怀。

室友问,那你高中看什么小说?

我说,科幻小说啊,那时候《科幻世界》上还在连载《三体》。还有林清玄的散文啊,之类的。

她问,不看言情?

我说,不看。

我想了想,我真的没看。唯一看过的一本,应该是《大地之灯》。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我连《萌芽》都没看,更不用说那些校园青春爱情小说了。为什么?因为我妈不让。没有明着不让,但是暗地里就是不让买这些书籍。她杜绝一切可能让我恋爱的刺激,从书籍到电视。甚至会恐吓我,接吻会怀孕的,你知道吗?

那年我16岁,在生日那天主动吻到了我暗恋了一年半的男孩子。我告诉他,这是我第一次接吻,我想在生日这天吻你,我想让这个吻当作我的生日礼物,谢谢你给了我这个生日礼物。

然而,我的妈妈告诉我,接吻会怀孕。

我怕了吗?我当然没有怕。尽管我没有什么性教育,但我知道做爱才会怀孕,接吻和牵手都不会。可是在我妈妈告诉我接吻会怀孕的时候,我在心里笑了一下,嘴巴上却告诉她,好的,妈妈,我知道了。我明白她的良苦用心,可是我不能告诉她,我知道这世界上除了接吻,还有做爱。不然,她会认为我是个坏孩子的。

写到这,我知道我想写写我刚读完的《无声告白》了。

这本是琼推荐给我的。我买了电子版之后,随便读了读开头,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知道,从某种程度上,抛开种族,我就是莉迪亚。那个只会对妈妈说“是的”和“好的”的女孩子。乖巧到自己都想尖叫的样子,无力挣脱,只为取悦自己的母亲。

《房思琪》里面有一句话,让我久久不能忘怀,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我盯着看了很久,直到后背发凉,眼泪夺眶而出。

我抬起头,觉得自己看透天花板,可以看见楼上妈妈正在煲电话粥,粥里的料满满是我的奖状。

我知道那碗粥有多么沉重。那碗粥是一种正激励,只是激励着大人们自以为是的正确。就像是小猫或者小狗无意识的做了一件事情,而主人认为这件事情恰好符合自己的心意,于是便给了骨头或者鸡肉。香香的肉味告诉无知的小猫小狗,下回,无论何时何地,对谁,都这样做,做了就有奖励,做了就是对的。

房思琪如此,莉迪亚如此,我也如此。努力迎合着大人的期许,就算自己不开心,就算自己不喜欢。

大学之前,妈妈告诉我,你要努力学习,你要当一个好学生,你要上大学,上好的大学。不要谈恋爱,不要在意自己的形象,不要攀比穿着。能攀比的应该是成绩。尽管我想要去减肥,想要去和自己喜欢的男生穿着校服在校园里手牵手走一圈,想要知道自己除了学习还能干什么。

初中第一次期中考试。

妈妈,我考了第七名,我说。

很棒啊,爸爸说。

怎么才第七名?哪一门没考好?为什么没考好?第一名多少分?妈妈说。

大学毕业后,申请研究生。

妈妈,我申请到了约克大学,我说。

谢天谢地,爸爸说。

那多伦多大学呢?拿到录取了吗?妈妈说。

还在等消息,我说。

哦,那就再等等,妈妈说。

谈恋爱了,准备结婚了。

妈妈,他很好,对我很好,我说。

那很好,我很满意,爸爸说。

他是哪里毕业的?他家是做什么的?我不满意,妈妈说。

尽管爸爸一直支持我,可是爸爸总是缺席,他要去赚钱养家。然而我多想告诉他,我就在家里。当然,那时的我意识不到这一点,爸爸的样子是模糊的,爸爸的期许是虚无的,爸爸的支持也是无力的。妈妈说了算。

爸爸妈妈对我说,我只想你开心。我会觉得,这真的是一个笑话。

我最怕寒假没有考好。那就意味着,那一年的过年是难熬的。到爸爸的工地上,大家聚餐后,妈妈紧抿着嘴,告诉我,她有多难堪,在大家问我成绩的时候。那一瞬间的气氛,像是潮湿阴冷的棉衣,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越缠越紧。我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说,妈妈,对不起,我会努力的。

更难受的是,聚餐前,爸爸喜气洋洋的穿上新衣服,说今晚谁会来,一起吃个饭,多好。妈妈斜靠在床上,也不梳妆,冷冷的说,有什么好去的,丢死人了。

什么丢人?爸爸不明就里。

而我,在一旁烤着冰冷的火炉,羞愧的低下了头,捧着手里的闲书,啪啪的掉眼泪。

爸爸看到我的眼泪,明白了妈妈说的丢人是指我的成绩。于是陪笑,这有什么,就这一次考试。

妈妈冷冷的说,那谁谁谁,这次就考得很好,全校第四名呢。

我的头更低了。那时我无比期望上学,期望可以逃离这个家,不要和妈妈呆在一起。可是我不行,我还得靠爸妈养活。

前几天小朋友告诉我他的妹妹期中考没考好,这又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估计也不行。

我听完,多年前的那种潮湿冰冷的感觉一下就包围住了我。这时我才明白,这样的感觉是多么的刻骨铭心,在过去了十多年之后的今天,我依然可以清晰的记得,如果寒假前的期末考没有考好,那个寒假该多么的令人窒息。

那时,我多么希望,我可以从内心深处相信,没考好没关系,重要的是我开心。可是,那时候我的开心是和妈妈的开心联系在一起的。我不明白自己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怎样才能开心。但是我知道,妈妈不开心,我就不可能开心。而妈妈的不开心,是因为我没考好。那我就考好吧,尽管我不知道数学题怎么解,物理题怎么算,化学方程式写的结结巴巴,生物里的心室心房血液循环总是记错。于是,我选择了离家出走。爸爸大声嚎哭,妈妈镇定自若。我明白,我逃不开了。

到了高中,老师说我想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骄傲的向妈妈转述了老师的话。妈妈说很好,夸我心无旁骛。其实,我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除了学习。

所以,不看言情就不看吧,只要妈妈你高兴,只要你放心。

可可索罗金
作者可可索罗金
81日记 17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可可索罗金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