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爱一个人的样子真的好酷”

软糖莫爷 2019-01-16 13:14:25

最近找我聊感情的姑娘特别多。

她们有一个很有趣的共同点,那就是,恋爱前她们都很酷,一旦恋爱就变得,非常不酷——

变得越来越在意男朋友,总是希望和他呆在一起,无论是下班后,还是周末,只要是空余时间,都想占据对方。

但是男朋友总是工作/打游戏/宅在家/睡觉/忙。

男朋友可能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每天是怎么在心里以他为世界中心,围着转了几千几百圈的。

姑娘们想发作,又不好发作,憋屈得要死。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以前也不是这样的。”

有个姑娘说:“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cool girl,结果恋爱谈越久越黏人精,但是男朋友却完全反过来,最近真是苦死……”

我听着束手无策,不知道说啥好。

毕竟我自己也是一个酷不起来的黏人女孩。

01

张柏芝们

想起以前看的港产片《十二夜》。明明是爱情片,却堪比恐怖片。

里面有这么一段,简直触目惊心,看得我心里发怵。

张柏芝和陈奕迅是一对情侣,谈了一段时间,开始慢慢进入倦怠期。有一天晚上,张柏芝主动帮陈奕迅去拿修好的电脑。

修电脑的人都下班锁门了,她又是哀求又是苦等,反正好不容易费了一番功夫,才终于把电脑拿到。干嘛那么费劲呢,因为陈奕迅第二天要出差,她就想,电脑一定得今晚拿到,赶紧给他送过去。

结果,在公司门口,她看到陈奕迅和一群同事有说有笑,正准备去吃饭。

“咦,你不是说第二天要出差吗?”

“哦取消了,忘记跟你讲了。”

她一下子火了,感觉自己为他做了这么多事,根本不被他珍惜,都白费了。

他也火了,干嘛啊,又没要求她去拿电脑,这种事明明可以吩咐秘书去做啊。

然后他们俩就在大街上爆发了,大吵起来。冷静之后,两人背对坐着,陈奕迅对张柏芝说了一句话。

正是这句话,让我觉得很恐怖。

他说:

我以前觉得你,很过瘾,很有性格。

现在你只会紧张我。

你知道,当时我看到这句话时,内心有多惊悚吗。

脑中瞬间响起了《大话西游》里至尊宝拿到照妖镜、发现自己是个妖怪时的那个梦醒时分BGM。

我被陈奕迅递上了一块照妖镜,然后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你说可不可怕,恐不恐怖。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这样。

爱一个人之前,自己明明有很多面,好玩的、过瘾的、很有性格的。

爱一个人之后,面目全非。

变得可怜巴巴:你是不是很忙啊?

有时候低声下气:你能不能陪着我啊?

然后无理取闹:你是不是有别人了啊?

甚至是:你是不是从来没喜欢过我啊?

曾经有过不同的面,全部坍塌成一面,就像量子物理里的波函数坍缩,可能性都没了,那种迷人的、自由的、多面的维度消失了,最后成为一个“只会紧张对方”单一性格者。

而对方爱上的,不是单一面的你,正是曾经多面的你。

你也不是没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很苦恼——

要怎么改啊?是不是不紧张对方就可以了?但爱一个人不就这样吗?不紧张对方还叫爱吗?

吵架,哭闹,逼迫,直到失去吸引力。

很难看。

02

钟无艳们

太爱一个人就会变难看。

你喜欢的是没爱上你时的我,而我爱上你后,就再也做不出你所喜欢的那个样子了。

这是一个残忍的无解题。

另一部港产爱情片《钟无艳》,讲的也是这么一回事。

钟无艳原本是个寨主,占山为王,漂亮又酷炫。

可是她被施了“爱情咒”,爱上齐宣王之后,脸上就出现了一块很难看的红疤。

因为这块疤,齐宣王对她嫌弃得要命,喊她丑妇,有事求她语气才好点,事情解决了就把她一脚踢开。

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钟无艳一次又一次被背叛,但一次又一次原谅他,她以为,只要自己坚持爱齐宣王,让他也爱上自己,红疤就会消失。

终于,在最后一次,被彻彻底底伤害后,钟无艳对齐宣王完全死心,对这个男人再无半点波澜。

不再爱他的那一刻,她脸上的疤消失了。

她才知道,原来解除红疤的唯一方法就是,不再爱他。

小时候我没看懂这部电影,还以为这个疤代表的是爱一个人就会有软肋什么的。

现在才知道这部片子真正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爱一个人就会变得面目全非,不爱一个人的样子才是真的酷。

看懂爱情片,试听效果真的跟看恐怖片一样。

03

女人们

说了那么多,故事里所涉及的悲惨主人公,似乎清一色都是女人。

曾经有个男生跟我说,“好想学会怎么全力以赴爱一个人”。

哼,我们女人,根本不需要“学习”如何全心全意爱一个人。这是写在基因里的技能,一出生就自动点亮,整个一生都在实践。

几千年前的《诗经》里就唱了:“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男人沉溺爱情,还可以解脱出来;女人一旦沉溺爱情,万劫不复。

为什么呢?

因为在对待“爱情”这件事上,女人和男人有本质性的不同。

男人觉得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女人觉得爱情就是生活本身。

刘瑜在《但是不要只是因为你是女人》里,就把女人批评了一顿,她说女人们太沉溺于爱情这档子事了:

男人总是更能用一种“悠然自得”的心态去恋爱,而女人,总是用一种视死如归、赴汤蹈火、同归于尽、爱得伟大死得光荣等一切能让你联想到“血雨腥风”的态度恋爱。
对男人来说,爱情这个东西有点像出麻疹,出个次把基本就有免疫力了,以后不大会得,就是再得,也是一点小伤风小感冒。但女人爱起来哪里是伤风感冒,上来就是肿瘤,良性的也得开刀,恶性的就死定了。

所以爱情究竟是什么啊。

怎么样才算是真正的爱情啊。

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件事。

《钟无艳》里面也试图探讨了“爱到底是什么”。

小狐狸夏迎春不懂人间世事,一直被宠爱,从没受过伤害,她一脸轻松地解释她所理解的“爱”:

爱就是为心上人无条件付出,牺牲,一心只想让她得到幸福快乐。

另一边的钟无艳,一颗真心被所爱之人伤得稀巴烂,她含着眼泪,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

错!

爱是霸占,摧毁和破坏,为得到对方,不择手段,不惜令对方伤心,必要时一拍两散,玉石俱焚。

之前看到一句话,“不用卑微讨好,也不用死缠烂打,你不爱一个人的样子真的好酷。”

这句话被转了很多次,大概有很多人感同身受。

其实,我不同意。

“爱”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污名化,妖魔化。

在我看来,“爱”明明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字眼。

酷不酷和爱不爱人,没什么关系。

很多人之所以在爱人的时候不酷,那是因为他们去爱另一个人时,不是用他们的“强”去爱,而是用“弱”去爱。

给了“爱”很多任务,希望“爱”可以拯救自己。

爱另一个人的同时,丢弃自己的人格,把自己弄得软绵绵的,啪叽一下黏附在另一个人身上,任由自己被对方操控,同时也试图操控对方。

还混淆了“爱”和“控制”,以爱的名义,要挟,逼迫,索取回报,制造幻想,感动自己。

很容易就丧失自我的人,做什么事都不酷,别说去爱另一个人了。

像刘瑜说的,有时候人沉溺爱情,可能只是潜意识里用“爱情”来逃避更大的社会责任和更浩瀚的自由。

04

小渔们

我得讲一个酷女孩的故事,来自张艾嘉导演的《少女小渔》。

小渔是个孤儿,她的男朋友江伟就是她的一切。

她的表情永远都是怯怯的,没事就爱说“sorry”,小心翼翼地存在着。

江伟要去美国,她就跟着去;江伟要拿绿卡,她就跟一个意大利老头假结婚,帮他完成计划。

她所做的一切都围绕着江伟,她的全部生活宗旨都是江伟。江伟是她的行动指南,是她的目标所在。

她是一条小鱼,江伟就是她的水。

然后,江伟背叛了她。

作为一条小鱼,没有水,难道不是死路一条吗?

啊才不是,结尾,小渔离开了江伟。

很果断,几乎没有难看的场面,声嘶力竭、大吵大闹都没有,而是安安静静地给自己买了盆花。

神情也不再怯懦,而是平静决绝。

是不是很酷?

酷,不是因为她不爱江伟了,而是她不再是靠别人才能呼吸的小鱼。

而是她终于学会渔术,成为小渔,从此靠自己生活。

爱的时候用力去爱,不爱的时候潇洒离开。

不是“不爱一个人”就好酷,也不是“爱一个人”就会怎么样。

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找到自己,看见自己,保全自己人格。

无论什么时候,爱自己才最酷。

最后:2018跨入2019了,这几天你有没有陷入“丧→消沉→假装一切可以重新再来→再次自暴自弃”这个死循环里?我却在认认真真地谈论“爱”,执着得像个200斤的孩子。新一年了,希望你们都爱自己。

我常常会收到不少这样的留言:“看完觉得很难过”,或者“看完突然又元气满满了”。这是写作者和读者的共振。我们或许有着相似的磁场,都对生活有热情,像果汁和麦芽糖;也会有适量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但同时可能有一点点悲伤。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软糖莫爷”。

软糖莫爷
作者软糖莫爷
55日记 23相册

全部回应 17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8) 添加回应

软糖莫爷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