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5

ver 2019-01-15 00:30:51

她恨这种流动感。她是什么时候意识到的呢? ―――――― 她打发走了她的同伴之后,伴着夜色,一个人走向了那个公交站。快过年了,暗沉的夜色中闪烁着暖黄的灯光,她记忆中的夜晚一直都是这个样子,那些灯光给她的感觉,她自己也说不清是不是温暖,只是每次当她独自一人行走在外进行自己的思索之时,好像总是这样一副景象。她觉得这样的景象很有质感,却又不至于那么冰冷,她很喜欢。她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如何,马上就要见到他了。这些天她可能有点吓到他了,她尽情的潜入在自己的思想中,进行一些冰冷可她又认为是事实的思考,她可能有点着魔,以至于好像有一个思想的她抽象出来,独立于肉体的她。她有点古板,认为思想就是一切,走极端的唯学术思考才是思考的认知方式让她显得十分古板。她也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她曾经恍然大悟道:“原来我们的时间是不能百分百利用的”。她心中的理想境地是那种无法抵达的极端理想,也正是因此,她有些痛苦:她无法正视日常中的一切。现在的她心情如何很不好说,不过如小鹿般砰砰乱撞的初恋感是没有的,现在是她少有的平静时刻吧。她为什么会喜欢他呢?她这样问自己,可以想到的答案当然非常的柏拉图,她想起了那次他们第一次出行。也就是一个多月前吧?是个元旦。逼仄的圆形广场静默在中央,四边的高楼像是在步步逼近。他们进了一家麦当劳,坐在一个角落。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门外大楼外面的LED屏幕,光影变换着投射过来,让她想起了《银翼杀手》中闪烁的屏幕。那天他们谈了很多很多,从加缪到尼采,到如何选择生存的意义。这样形而上的讨论是很喜欢的,甚至有点享受,她是爱思想的。之后的一个月内,也许是珍视自己思考的成果,又或者是通过思考来使自己变得独特,她不断的分享着自己的成果,这样也许让他有点心烦。爱使她卑微极了。之后的几次分享她没有得到回复,甚至敏感的她总能从他的话语中读出一些不屑的情绪,她是信仰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学说的,她相信他一些自己都不在意的举动,或者他自己都会否定的思想是存在于他的潜意识中的,她甚至觉得他意识不到自己的潜意识。这种谨小慎微让她疲惫和伤心极了。但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在她的理想国度,甚至两个人的相处也是极端理想的。分享一切,没有瑕疵。她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蚌壳的肉,柔软但容易被伤害,但她又想,也许她就是需要一些试错过程才能将将界限的位置画的合适,这个过程就像是和现实的一场博弈。想到这里,她突然发现自己要找的公交车站就在眼前了。最近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出行不再是地铁了,而换成了公交。这种出行方式给她一种很特殊的感觉,车在不同的站台兜兜转转,承载着离去和到来。也许这就是她意识到流动性的开端,只是那时的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视线内的柏油马路被不同层次的光叠加,闪闪的,反射入她的眼睛。当面前的马路好像被刷子一层层刷过而变得更浓厚的暖时,她抬头,注视着刚到的这辆公交车,观察着一个个下来的人,辨认着他的轮廓。她没有看到他。也不知道是恍惚了一会还是什么,等她再意识到时,他已经在对面的公交车站台处冲她挥手了。突然间就好像死寂的水面弹跳出一条飞鱼,她的心情在那一瞬间明亮了起来。她跑过马路,感觉自己衣服上的绒毛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摆,她感觉自己优雅极了。 ―――― 她突然睁开双眼,注意到的是外面的月光透过窗帘而形成的一缕缕光。突然间她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她在刚刚睡眠的过程中还一直进行着思考,思考的是他们刚刚聊过的许多。那些东西像是铅一般沉重注入了她的大脑,她好像从来没有休息过,就一直在思考。她看了看她身边的朋友――她们今天一起出行,之后各自和高中同学相聚,晚上才一起住了酒店,还在熟睡。她又拿出手表,看了一眼时间,她觉得自己无法入睡了,就开始随意的看看手机上的新闻。手机屏幕的光让她的眼睛十分不舒服,但又不想开灯惊醒同伴,她便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在那里继续自己的思索。她也不太记得清她怎么度过那几个小时的,她想起了一些什么,又书写了一些什么,中间可能也因为脑海中的意象逼得她害怕极了,她便蹲下降低自己的重心给自己一点安全感。就这样,等她再一次开始与人交谈而从自己的脑海中回到现实世界时,已经是早上七点了。她们打算一早就坐车回家。也许就是在这时吧,那种流动感击中了她,生命的苍凉感,人生的际遇,在那一瞬间都催生出一种无力感。人与人总是短暂的相聚啊,之后又各自分散,尘事纷飞着,喧嚣着,漂浮在空气中,又缓慢的沉降。世界好像在她面前旋转起来,而她什么都抓不到,她只能无助的看着这一切,她也想叫喊着让这一切停下来,但她清楚,没用的。 ―――― 她就那样站在她的房间里,因为不向阳而有点阴暗的房间,堆砌着她的书籍,外面是一个普通但又幸福的家庭的日常――父母在看电视,妹妹在玩耍。她突然觉得害怕极了,好像有什么汹涌而来,而她却无处逃遁。时间,到处都是时间,她无法投入,脑海中对于时间的意识就好像被强化了一般挥之不去。她抽出一本又一本书,换了一部又一部电影,最终都是烦躁的关掉。她跳上床,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希望能暂时躲开那吓人的玩意,可是在被子营造的黑暗中,她感觉外部的东西渐渐逼紧她,她开始变得无法呼吸。她又跳下床,蹲下,差点就哭了出来――“为什么就连最普遍的活对她来说都是如此的不自然”。接下来的几天她都无法入睡,甚至在仅有的几个小时睡眠之后,她变得害怕醒来。每次睁眼,就要面对自己一无所有的事实,也要重新一次唤回自己所有的记忆。她睁眼,外面的事物就好像在戏弄她一般,好像在她闭眼之时,外界的事物都是漂浮着的、是无序的,它们好像在和她玩一二三、木头人,她感觉自己好像永远无法看清真相,永远有迷雾笼罩在她和生活中间。这时候一种失落感便击中了她,她就可以这样来、这样去,就是如此的简单。她好像一个气球一直升空,可是她期望的是有一块石头能够栓住她,她连这种上升也无法控制,她拼命挣扎,可这只气球却一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她开始觉得自己的种种意识都被撒入了大海之中,仿佛盐融化在水中,消失不见。她也拼命期待着能有什么成为她注意力的寄托点,可是她太能一下子透彻的看到背后的无意义,这样的行为便总以失败告终。她开始害怕空洞,但她又无法逃脱。 ―――― 有时候她在想,她在沉思的时候,从外部的视角看起来是什么样子的呢?毕竟思想是那样的无形,像是透明又很有弹性的小怪兽在空气中追逐打闹,它们不断的变形,游走,仿佛在戏弄着人们。她就在这种思想的沉浸中度过了自己接下来的假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是因为习惯性帮她渐渐克服了理论上对生活的恐惧,还是因为她开始发现平凡的美了,她开始寄居于日常,没有什么比混乱的日常更吸引她了。她只需要看到人们的生活,以旁观视角,心中带着点祝愿,觉得只要一切照旧,只要主流人们的生活没有分崩离析,日常还是可以接受的。也许是经过了那一个极端,所以甚至日常中的混乱,最最平凡的景象都能唤起她心中的美。她走过平常的居民楼,看到普通的饭店,陈列着也许并不干净的桌椅,这太能把她带回来了。这时的她心中是踏实的感觉,她不再漂浮了,她为此感到欣慰。再怎么不平凡的情绪也都在琐碎中消磨掉了,日子也就那样过去了。但她还是没有克服掉那种流动感,她也总还是有时刻隐隐觉得失落,但那些情绪慢慢的被日常遮掩,或者说她乐意让它们被遮掩,你说她不勇敢吗?不,我说她有她的智慧。 ―――― 我还是会来看她,只是次数越来越少了。但她知道,我会出现在她需要我的时候。我在她的脑海中给她慰藉,我就在那个角落,我就在那儿。

ver
作者ver
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ver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