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嗨哦,快手上那些喜剧大神们

内陆飞鱼 2019-01-11 20:05:22

快手大号“3锅儿”团队制作的奥特曼视频在微博又火了,这次火到了日本《情书》导演岩井俊二都忍不住点赞。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火了,此前就地取材的乡村“维密秀”,翻拍KPOP热门单曲的MV,都曾让他们的短视频红遍网络。他们是快手喜剧想象力的代表之一,关注这些喜剧大神们更新是我每天的期待。

世界是平的,快手是快乐的。

2016年注册快手以来,每天下班回家躺沙发上花一小时左右观看快手视频已经成为日常,朋友疑惑我一个影评人怎么痴迷上这些“低端视频”,我回答说不管高端、低端能让我快乐、学到新东西的地方就是开端。快手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广场,奇人异士遍布、人间百态上演、日常段子纷繁,每天都像在开庙会。有一次我在微博转发广西大网红三炮的快手视频,连姚晨都顺手转发并对他们表示惊叹。

喜剧和快乐永远是人民精神生活的刚需,谁能给别人带来快乐,输出愉快的感觉,谁就能获得大众的拥戴是一个必然规律。虽然快手很多主播文化水平确实不高,但是社会阅历不见得就浅,他们结合自己的生活处境,编故事、演段子、剪视频的领悟能力、娴熟程度不比院校出来的影视科班学生低,他们每一天都有特定具体的生活环境支持,不用去构筑形而上的空中楼阁,接地气,甚至太接地气是他们的特色。

智能手机就是原生的摄像机,简单、易上手的剪辑软件则降低了技术门槛,每个人都可以拍摄、剪辑、配乐、调色,完成自己的作品发布。主角是自己、亲人、朋友,甚至是家里的猪鸡鸭。

快手有多好玩?

仅仅2018年,“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黄袍加身,餐餐大鱼大肉……”、“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坏得很”,2017年 “对,对,讲得对!”(出自快手两位白发苍苍、造型很“社会”的广西老太太)这些风靡网络的金句,就是出自快手的网红。所以有一种亲切的幻觉,仿佛一上快手,到处是此起彼伏不分南北的“老铁”,全天下的网友都是熟人。

快手有多热?

仅仅是2018年12月,四川宜宾网红“彭叫兽一家”的结婚典礼,以及云南网红“独臂阿毛”开店庆典,都以现场直播晚会的方式出现在快手平台,实时点赞超过数百万,近十万网友在线观看自办的歌舞节目,这是我见过最热闹的民间晚会,传统电视台都无法实现这样互动性和实效性。

和很多快手用户一样,虽然我没有发布过个人作品,但是看别人的有趣生活,找几个搞笑视频解闷,看网红们在直播间里秀才艺、PK,以此攒人气、吸金,俨然是一件很享受的事件。

基本上那些揶揄快手的人,他们或许只是通过微博的“土味”系列大V搬运的视频看到了快手内容,不曾注册或参与互动,他们和快手主播们是活在两个次元的人,看不到主播的日常,生活背景,个人禀赋,和努力过程。才会问他们是谁,他们怎么活,他们有多红,怎么红起来?这样的问题原本不是问题。

作为一个有乡村成长经历并且远离故乡的人,上快手,除了看一些纪实性生活视频,在别人耕田、插秧、割稻、收谷、捕鱼、采蜜、摘果、婚礼、丧葬等日常细节上,回忆连同童年一起消逝的乡村、小镇景观,找到久违的乡愁。上快手,最大快乐还是为了欣赏原生态、非学院派、非职业演员、非专业团队的喜剧作品。

快手当红主播们结合自己的擅长领域,演绎的那些极具地方特色的喜剧小视频,是对自我个性的释放,以及对生活故事的再度诠释,欢乐背后表达了他们对财富、名誉、地位、创业的渴望,以及对恋爱脱单和完美婚姻等优质生活的向往。这些焦虑和向往不见得城里面的人就没有,只是快手用户通过在田间地头、街头巷尾等地方比较夸张地表达,可能不摩登时尚,有些粗糙,却绝对有料有趣。

快手的一些喜剧视频,看似夸张得有些“离谱”,实际上是主播们故意为之,让观众在哈哈一笑之时产生一种内在优越感,从而潜移默化地接受他们的故事脚本、人物设定,这是很多主流喜剧的玩法,只是快手主播们充满了与生俱来的野性,甚至带一些小小的野蛮,其实挺可爱的。

简单来说,快手喜剧视频有两种,一种是小电影式的喜剧,需要故事、表演、场景、转场、剪辑等,另一种就是语言类的,完全就是讲段子、飙金句,单人就可以完成。快手喜剧主要还是以前者为主,但是两种风格交织的更多。我们可以用地域简单划分为南派喜剧和北派喜剧。

北派喜剧的主播们,受二人转文化影响还是挺大,虽然不是本山大叔那种中山装、小毡帽似的乡土风格,但他门下身怀绝技的各类徒弟们的表演方式已经深入民间,唱念做打、反串翻转,歌舞才艺说来就来。

比如,目前已100多集、具备长篇喜剧连载能量的东北人气主播的朱冠宇,以“回去不的童年”为主题,主打怀旧童年故事,除了女儿的扮演者,朱冠宇一人分饰几角,比如女儿的父亲、母亲,同学,都是由他完成,拍摄中的转场、运镜却毫无破绽,内容天真淳朴,表演自然生动,时时触动人心,服化道上面对80、90时代风貌的还原,做得很暖心。

2018年红遍网络的“你的寒王”抛金句的灵寒子,小小年纪,每句话都押韵,借以警告社会青年,警示灰色人生,押韵方式单压、双压都有,就差RAP节奏唱起来了;大网红黑猫警长giao哥,也算在北派之列,独创的“giao”说话方式很幽默,每句话结尾都不离giao,还上了第二季《中国新说唱》去露脸。

南派网红受香港无厘头文化影响,尤其是周星驰电影,几乎在场景、道具、台词、造型都是进行了再加工,看完之后会觉得奇趣超脱,还原了电影的精髓。比如以2018年广西北海“暴走的小吉吉”为代表的网红,一句“黄袍加身,餐餐大鱼大肉”几乎快速出位,一个人带红了一村的青年人。

周星驰电影里一本正经、故作深情的虚脱性台词,类似草根人物一瞬间飞黄腾达的幻觉,在“暴走的小吉吉”身上再度重现,这种高反差带来的爆笑,令人忍俊不禁。“暴走的小吉吉”被称为一张脸就可以上热门的人,网友们无法定义他究竟是帅还是丑,全村青年因为他相继成了网红。

广东西部湛江市网红西部白姐、西部大炮、龙妹等,则是通过表演生活中各种囧境和小尴尬,来表现他们的生活场景,和天生的喜剧天分。他们就在家门口演自己的段子,既有天真浪漫傻乎乎的一面,也有挖坑算计的小恶搞,但是分寸感、节奏感掌握得挺好。

江苏连云港的主播李康,基本上是深得周星驰喜剧的真传了,既有一波三折的反转剧情,还有恰到好处的特效。李康的作品出得很慢,因为他对故事要求颇高,对后期特效也孜孜不倦地在追求,所以他的作品不多,但几乎每一个视频都堪称精品,很多片子多看几遍会更有意思。

土法自创的特效,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尤其对特效的追求和应用是高级网红一种象征,比如云南昭通主播向云天,让汽车说话,踩着云彩下凡、像新白娘子一样变身之类特效,粗粝却竟然毫无违和感,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想象力。

当然,自虐式喜剧还是有人喜欢的,湖南永州的两兄弟,每一段视频都是以各种搞笑的方式摔入水塘、泥坑、稻田,观众在哈哈大笑时也在心疼的真摔,叫他们注意安全,不要太拼。

以可爱型女孩“老八”,彪悍型女孩“依旧你雪”等代表的女主播,则逆性感可爱的潮流而动,几乎以表情包的方式进入视频,通过做怪表情、怪动作,展现粗野的魅力,获得了很高的人气。

总是以“喂喂喂拿”开场的拿弟,则代表了另一种无厘头,每一集都斜着眼睛看人、粗野霸道地抢人东西,最后被人用水桶等道具砸晕,露出虚弱不堪一击的一面,特点是你完全猜不出他的套路。

快手这些喜剧作品多半以方言形式进行演绎,尤其东北方言,本来就生动好懂朗朗上口,而且自带喜剧效果,自然是表演中的上佳选择;云贵川方言有着北方语系特色,还带着一种麻辣的喜感,不难听,不难懂,外地人也能看明白,自然也成为演绎喜剧的优质选择。

比如四川宜宾彭叫兽一家、脑壳青疼磊哥哥,云南的春哥、琴姐姐弟等,把云贵川方言玩出浑然天成的幽默感;贵州的琴姐,云南的“德锅”,则是口才极佳,几乎出口成章,金句迸发。有时他们口里讲的话,就像是Rapper们的即兴作品,起承转合还有强力收尾,一串串的,令人感叹。

尤其贵州琴姐,带着女权主义的反抗思想,农村弱媳妇分分钟变成“悍妇”,一边抛金句训斥男人,末了飞腿踢渣男的剧情,经常令人抚掌大笑,短时间就内吸粉无数。她的丈夫一开始是视频男主角,表演过程是真踢,可能受不了长时间踢打,现在换了其他人出演,效果依然不减。

方言代表了一个地方的集体乡愁,也是一种原生态语言带来的天然亲和力,所以在云贵川网红主播下面,经常有留言备注说:云南老铁回复1、四川老铁回复2、贵州老铁回复3等之类团结号召。大家神清气爽地留言互动,很有自豪感的样子。

活学活用,个人魅力和表现欲极强,现学现用,不走寻常路,这些都是很多走红主播们具备的特质,他们都有自己鲜明的风格,在展现才艺的路上不拘一格,谁也不服输。

有些当红主播,不是直接表演喜剧,或者讲搞笑段子、飙金句,他们自身带着一种朴素的人格天然的喜感。比如,山东的本亮大叔,一个长得像杰森.斯坦森的男人,凭着一把捡来破吉他的,炸裂的嗓音,充满诚意地唱出了对生活的热爱和享受,言语真挚,内心善良,有时听得人起鸡皮疙瘩,令人称叹。

重庆的工地最美夫妻刘大师,跟媳妇一起在建筑工地劳作的朴实画风,深圳刷墙哥一边劳动一边歌舞秀,都是通过普通人的日常生活,表现一种幸福感、喜感,充满了劳动人民的自信。

重庆的“3锅儿”及其小伙伴,每次进行男生版“维密秀”,衣服、裤子、车子、房子几乎都是植物、纸板、编织物等废弃物的就地取材,却风格鲜明、剪辑凌厉、配乐独到,让人惊叹他们精益求精做工,竟连模仿大牌的土味MV都有不一样的味道,创作意识很强,真是下了功夫去琢磨的。

从单兵作战,到建立自己的创作小团队,从单纯模仿到摸索出属于个人的风格,确立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每一个主播走红背后都是人间故事,都是勤奋与付出的时间果实。

很多当红主播的人生都有励志成分,他们成名后受到了主流媒体的邀请和青睐。比如,云南佤族黑妹上了中央台《黄金100秒》去唱歌,贵州一个叫无名战神的独腿青年,单腿飞奔、弹跳比常人厉害,去拍了电影;爱笑的雪莉吖上了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据说谢娜也是她的粉丝;独臂阿毛身为残障人士里的优秀创业代表被电视台采访;山东枣庄的亿仁沙老板上了电视,成了地方名人;3锅儿名气太大,也上了电视去表演。快手成名走向传统媒体,甚至开公司创业有实体支撑的例子举不胜举。

聚集了1.6亿日活用户的快手是一个富矿,现在连一些主流艺人都选择在这里发布作品,比如发布岳云鹏、孙越短视频作品的“喜蕃”,万合天宜的“万万没想到”系列,著名武打女星杨丽菁也在上面发健身视频,有段时间陈慧琳还在快手清唱自己的新歌……

当代著名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有一句享誉世界的名言:“在明天,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张爱玲也早在多年前说过“出名要趁早呀,来得太晚,快乐也不那么痛快。”局限于生活的时代,他们说这些话的受众对象基本都是精英人群,或者简单点说叫“城里人”,由于平台、知识、信息资源的不对等,广大农村,低学历、地位低的人不含在内。

互联网时代,世界变平了,对于具有一定幽默细胞的“沉默大多数”,快手就是快速便捷的成名渠道,他们可以自己掌控命运,人人都可以登台展示自己,从默默无闻到受众亿万人。很多不了解快手,或对快手用户存在一定偏见和误解的人,可能就像城乡二元对立一样,是缺少沟通理解造成的问题,这些隐形鸿沟在4G、5G、城镇化浪潮、短视频的普及中,也许都将不是问题。

内陆飞鱼
作者内陆飞鱼
279日记 24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内陆飞鱼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