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作者和小姐

米寿 2019-01-11 14:38:45

为了庆祝自己的新书顺利出版,李秋云请王海洋,张不醉和我几个玩得比较好的朋友吃饭。这是李秋云的第四本书,是长篇小说,我还没读过,不知道写了什么。

那天晚上一共去了七个人,他们三个都带着女朋友。张不醉的女朋友是新交的,上一次见面还不是这个。我和张不醉上一次见面大概是一个星期之前。他换女朋友的速度一直让我和李秋云羡慕不已。王海洋不羡慕,他和他那女朋友黄云在一起已经超过五年了。在某些时候,我还挺羡慕王海洋和黄云的。

只有我孤身一人赴约。自从和上一个女朋友分手后(那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我就一直单身。

席间,我们先祝贺李秋云新书顺利出版,然后照例开始胡扯自己的文学抱负,以及最近的写作进展。我们四人都靠写作为生,其中最为成功的就是李秋云,而我则是最失败的一个。我只出过一本小说,叫做《遥远的护身符》,王海洋出过两本小说,张不醉出过两本小说和一本游记,而且他们都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了很多作品,并且约稿不断。我只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三篇作品,几乎没有约稿,现在靠写公众号文章挣钱。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醉醺醺地离开了。各回各家。

饭店离我的出租屋不远,我决定走着回去,一边散步,一边醒酒。

已经晚上十点左右了,街上虽不算热闹,但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是不少。由于是夏天,很多女人都露胳膊露大腿的。也许是因为酒精的原因,看着这些“局部的真理”,我突然想和一个女人抚摸,亲吻,做爱。我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做爱了,别说做爱了,甚至碰都不得碰女人一下。自从李秋云和胡静湘以后,他就不再和我一起去嫖娼了。我一个人又不太想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的收入越来越少了。说起来,我也曾追求过胡静湘,只不过她最后选择了李秋云。我自己都觉得,李秋云是个比我更好的选择,或许她的选择是对的。

我忽然想起了刚才吃饭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的事情:李秋云一边喝酒吃饭,一边不经意地把手放在胡静湘的大腿上抚摸着;王海洋一直和黄云手拉着手;张不醉最过分,饭吃到一半,他女朋友朱虹就坐到他的大腿上……吃饭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注意到呢?也许是醉了吧。

我想要一个女朋友。非常想要。一个有血有肉的,可以让我抚摸、亲吻、和我做爱的女朋友……不,我不是需要一个女朋友!我突然醒悟过来,我需要的是一个泄欲工具,一个可以帮我发泄性欲的女人。

我突然变得异常清醒,我不是渴求爱情,也不是感到寂寞想要找个女人陪伴,我只是单纯地想找个女人,以便发泄我势不可挡的性欲。

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出租屋楼下。我在楼下停住了,没有上楼。我已经下定决心去找一个女人了,也就是说,我决定去嫖娼。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快速,而且最万无一失和一个女人做爱的方法了。

我转身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

“丽晶大酒店。”我一边关车门一边告诉司机。

司机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车子缓缓穿过街道,我的心情越来越激动。一路上,我一直害怕司机找我聊天,破坏了我的“雅兴”。但他一言不发,不慌不忙地驾驶着出租车往目的地驶去。

终于来到丽晶大酒店。我把钱递给司机的时候,看到司机脸上闪过一个笑容。我笑着向他道了谢,急急忙忙下车,朝前台快步走去。开好房间,我就兴冲冲地拿着房卡上了楼。

一进房间,我立即冲到床头的柜子旁,拿起那个小卡片,拨通了上面的电话。我告诉对方我的要求,对方一一答应。末了对方笑着跟我说:“你放心,包你满意。”然后挂了电话。

我火急火燎地脱掉衣服裤子,只穿着内裤躺在床上,拉过被子的一角盖在胸前。我感到浑身发热,血液在体内翻腾。那家伙也硬了起来。我想象着,等下推门进来的是一个绝世美女,身材凹凸有致……同时我又害怕进来的是个丑女,身材臃肿,甚至还有口臭……我怀着又兴奋又紧张的心情,竖起耳朵,等待敲门声响起。

突然,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我感到口干舌燥。敲门声响了……

“进来。”我故作平静地说道,但口气里夹杂着一股不可抑制的兴奋劲儿。我仰起头死死地盯着门。

门被推开了。我感到失望。进来的是一个留着短发的女孩,很瘦,胸脯平坦,穿着一条黑色牛仔短裤,并不漂亮的脸上画着浓浓的妆。她脸上带着刻意的笑容,慢慢朝我走来。两条瘦腿让我想到圆规。虽然她并不漂亮,身材也不好,但我还是很兴奋。男人就是这样。

“你好。”她用很甜美的声音向我打招呼。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起来总觉得别扭。

她坐在我脚边背对着我开始脱衣服。我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我看着她的后背,瘦骨嶙峋的,但却让我兴奋异常。我跳起来从背后抱住她。双手在她肚子上胸上胡乱摸着,不停地亲吻她的脖颈。

她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不耐烦地说:“别急。等我把裤子脱了……”说完又转了回去。

突然,她又回过头来,死死盯着我的脸,仔细地瞧着。看了好一会儿,我浑身不自在起来。“你看什么?”我问她。

她抬起手指着我,像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地说:“你是米折腰吧?是不是?是不是?”声音是惊喜的。“你肯定是。”还没等我开口回答,她又加上这么一句。

我被惊吓到了。脊背一阵发凉,我把手收了回来,往后挪了挪,端坐在床上。也许是他妈的虚荣心作祟,我竟然回答她说:“是,我就是米折腰。”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她说:“我就知道!我最喜欢你写的东西了。《遥远的护身符》我看了无数遍,喜欢得不得了。我订阅了你的公众号,天天盼着你更新呢。你已经有三天没有更新了。”

我全身冰冷,性欲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东西软绵绵地蜷缩在裆下。我心想,完蛋了!要是她把我嫖娼的事情说出去或者是在微博上发出去,那我就要名声扫地了。到那时,我赖以生存的读者就会因为我道德败坏弃我而去了!我想起了王全安、黄海波……

“你怎么啦?”她抬起手在我眼前晃晃。

“没事。”我回过神来,谄媚地笑着。那一瞬间,我已经下定决心极力讨好她,绝对不能让她把这件事传出去,把我的名声搞臭,害我失去读者。我的生活可都靠那为数不多的读者。

王全安和黄海波嫖娼的时候有没有被认出来呢?我想。

“我经常在你的公众号和微博上留言,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聊聊。不过我们先来做,做完再聊。”说着就要去脱身上仅剩的内裤。

我赶忙制止她,说:“别,别,别……我现在不想做,一点性欲都没有。”我在心里想,万万不能和她做,要是做了不知道她会怎样纠缠我。

“真的?我看你刚才很急的样子。”

我感到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对着她讪笑。

她又说话了:“你不会是嫌弃我吧?”透过浓浓的妆,我看到她脸上露出难过的神色。

“没有没有,”我急忙说:“怎么会呢?你是我的读者,读者就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和朋友做呢?”

顿时她显得很高兴,笑着说:“那要不要我去换一个来?”

我说:“不用。我们在一起聊聊天就挺好,我一点性欲都没有。”这倒是真的,我一点性欲也没有了,我的心情十分焦虑。害怕她把事情张扬出去,害怕她以后纠缠我。哪里还有什么性欲?

她好像很高兴,她说:“能跟你聊天,我真的太开心了。”顿了顿她低下头又说:“我先把衣服穿上吧,光着身子感觉很别扭。”

“好吧。”我说,真不可思议!她居然害羞起来了。一个妓女因为自己光着身子(其实也没有光,她还穿着内裤呢),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而害羞。我真有点不敢相信。

我躺倒在床上不去看她,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让她不把这件事情传出去,如何让她不要纠缠我。我再也不会到丽晶大酒店来了!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传到我的耳里,让我愈发烦躁起来。我偷偷地狠狠地瞅了她一眼,既厌恶又仇恨的目光。她背对着我,正把T恤往头上套,背部白皙的皮肤非常刺眼。

为什么一个妓女喜欢看小说?而且还他妈的偏偏喜欢看我的小说?这是我第一次因为有读者看我的小说而烦恼生气,之前我只会因为没人看我的小说烦恼。

她穿好衣服躺在我旁边,以一种熟人的口吻问我最近在忙什么,怎么几天不更新公众号。我告诉她说我这几天写不出东西来,没有灵感,创作遇到了瓶颈。我没有骗她,我的写作的确遇到了阻碍,什么都写不出来。她担忧地问我:“这真糟糕!那你怎么解决?”

我说:“没什么办法,只能等。一边看小说一边等。”

于是她又问我在看什么小说。我真的不想跟她聊天,非常想摆脱她。但我还是告诉了她我在看略萨的《城市与狗》。她问是讲什么的。我本来想简单地概述一下内容告诉她,但我突然想起了略萨的另一本书——《潘达雷昂上尉与劳军女郎》,可能是因为这本书也是讲妓女的。

我说:“略萨有一本书就是写你们妓女的,叫做《潘达雷昂上尉与劳军女郎》。故事大概是这样的:由于偏远的森林地区士兵性欲得不到满足,于是他们就强奸附近的女性,给军方造成不良影响。军方高层派潘达雷昂上尉组建一个由妓女组成的服务队,前去解决士兵们的性欲。你知道吗,那些妓女一次性要服务二十次呢,有时候甚至更多。我想想都觉得……据说还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末了我又加上一句,“对了,你最多的时候有几次啊?”说完转过头去看她。

她一动不动地看着天花板,眼里是深不见底的失落。我意识到说错了话,赶忙道歉:“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真蠢。”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她很委屈地问我。

我一只手伸到她背上轻轻抚摸,像是哄孩子一样。我说:“我没有,你是我的读者,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呢,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干我们这个的,经常被人瞧不起。我也经常被人瞧不起,但我从不在意。可是一想到被你瞧不起,我就难受得不得了。太伤心了。”她声音哽咽,说着就扑到我怀里轻声哭了起来。

我抱着他,手在她的背上轻轻抚摸,安慰她:“我没有看不起你,我只是想到那本小说,再加上我自私的好奇心……”

她哭得声音更大了。真他妈的倒霉!

我不再说话,任由她在我怀里哭,让她痛痛快快哭个够。

过了一阵,她的哭声渐渐小了,最后不再哭了。她用手擦擦通红的眼睛,抬起头对我说:“我求你,不要看不起我。”

我说:“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看不起你。”

她把我紧紧抱住,轻轻说了声谢谢。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什么都没有说,静静地抱在一起。我感到轻松惬意,十分美好。

她突然松开抱着我的手,往一旁挪了挪。她说:“对不起,我不该……”

我打断她说:“没事。”我也放开了手。我们相视而笑。

后来我们又轻松地聊了起来,大部分时间是她在说话。她告诉我她也想当个作家,从十四岁开始她就这样想了,可惜最后做了妓女。她还开玩笑说自己是另一个杜拉斯,因为杜拉斯说过,如果她不成为一个作家,就是一个妓女。杜拉斯成为了作家,而她成为了妓女杜拉斯。

我问她:“你看过杜拉斯的书吗?”

“没看过,一本也没看过。”

“那你怎么知道那句话的。”

“网上看的。”

我很好奇,为什么原本想成为作家的她最后却做了妓女,她是如何一步步成为妓女的?但我不敢问她。

我问她:“你现在还写作吗?”

“写,但是写得不多,因为我没有那么多空闲时间。我得忙着挣钱。”顿了顿,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来似的,满脸的兴奋,“我最近刚写好一个短篇小说,是讲一个大学女学生被教授性侵后自杀,她男朋友知道真相后帮她报仇的故事。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写完。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看?”她满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并不想看,但是我怕拒绝她,她会恼羞成怒,把我嫖娼的事情到处宣扬,让我出丑。我只得说道:“好啊。你下班回去把小说发到我邮箱,我帮你看看,不过我水平有限……”

听到我的回答,她开心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小说我写在笔记本上,就放在我住的地方,我们这就过去。”说着把我从床上拉起来。

我十分不情愿地穿着衣服,问她:“你可以提前下班吗?”

她说:“可以,这个工作时间很自由的。”

于是我只能无奈跟着她前往她的住处。今天晚上真他妈倒霉!

我们上了等在酒店旁边的其中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肥胖男子,头已经秃了。一见我们上车他就把嘴里的烟丢到外面,问去哪里。她说了一个我从没听过的地名。然后就和司机聊了起来,他们是熟人。当她告诉司机我是一个作家的时候,我看到司机冷笑了一下。

一路上她都很兴奋,不停地找司机和我聊天。大概过了十分钟,出租车停在了一个没有路灯的巷子里,我们下了车。我闻到一个尿骚味。她愉快地跟司机道再见。随后很自然的拉住我的手,她的手热乎乎的。我看着漆黑的巷子,心里开始害怕起来,我问她:“到了吗?”

她说:“快了,再走几分钟就到了。”然后拉着我往前走去。我紧张起来,小心观察着周围,生怕遇到什么危险。但什么也没有发生,我们拉着手往前走了几十米,然后拐了个弯,终于看到了路灯,虽然很幽暗,但还是让我大大松了口气。

又朝前走了几分钟。我们来到一个又脏又乱的城中村,空气中充斥着尿骚味。“到了。”她说。她带我走进其中的一栋楼。我们顺着又黑又窄的楼梯上到四楼。她打开门,我们走了进去。房间狭小杂乱,有一股难闻的香味,有两张床,床中间有一张小桌子,没有椅子,有一个卫生间。床上和地上都是各种各样的衣服和化妆品。她很不好意思地在其中一张床上收拾出一个空位让我坐下。她说:“我室友还没有回来,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我让她给我一点水喝。她递给我一瓶矿泉水。我拧开喝了一口。她一直看着我,脸上带着笑。

“把你的小说拿出来给我看看吧。”我说。

她的手里不知何时早已多了一个破旧的笔记本,她打开翻了几页,找到那篇小说,递到我面前。我接过来,什么也没有说,开始看起来,虽然十分不情愿。她就一动不动地站在我旁边。她的字写得并不好看,很多地方都有涂画的痕迹,看得出来做了很多修改。我才看了两段,就听见她问我:“怎么样?写得怎么样?”声音有些激动和紧张。

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我还没看完,等我看完再告诉你。”

又过了一会儿,她说她去洗澡,就进了卫生间。我继续阅读那篇小说,我读得很慢,因为写得很糟糕。她当不成作家看来是情有可原的。不久卫生间就传出了淋浴的声音,打断了我阅读。这声音极具诱惑力。我抬起头朝卫生间看去,什么也看不见。今天晚上可真奇妙啊。

很快我就读完了那篇小说,并不长,大约有五千字。她居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写了不到五千字,而且还是垃圾。难怪她当不成作家。

由于无事可干,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她洗澡的声音吸引。我幻想着她洗澡的情形,回想起刚才在酒店房间看过的她裸露的身体。一阵阵强烈的欲望拍打着我。我赶忙掐断自己的思绪,又无聊地翻起那个破旧的笔记本。在第一页上我看到一个名字:卢丽安。这并不像是一个笔名,可能是她的真名吧。我才想起来她一直没有告诉过我她叫什么,也许她觉得自己的姓名无足轻重或者是想隐瞒自己的姓名。做这一行的大多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名实姓。

我一页一页翻着笔记本,上面记载的内容很杂乱,几乎什么都有。开销,心情随笔,摘抄,骂人的话,待办事项(有些已经办了),天气,一些电影书籍名称……很多很杂,看起来还挺有趣的。其中还有一些是记录她的顾客的,也就是那些嫖客,读起来尤其有趣。

比如:今天一个客人说他才结婚三天,但是他已经厌倦了他妻子。一个客人事后一边穿衣服一边劝我去找份其他工作。一个客人告诉我他是第一次,我看他应该有三十岁了吧。虽然他长相英俊,还喷了香水,但是他的口臭让我想吐。

我看得津津有味。这些东西比她写的那篇小说不知好看到哪里。她也会把我写进这个笔记本吧,和那些嫖客一起。

淋浴的水声停了。我看见卢丽安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头发湿漉漉的,围着一块灰色的浴巾。也许是我过于性饥渴,我觉得她比刚才更诱人了。我肆无忌惮地直勾勾盯着她看。

她笑着走到我面前,满脸期待地问我:“看完了吧?觉得怎么样?”

我轻咳一声,缓缓地说:“看完了。写得不是很好……”

“我果然没有一点作家的才华,哎。”她一脸的失望。

“但是另外这些东西很有趣啊。”我试着安慰她。

“哪些?哪些?”她两眼放光,把头凑过来抵住我的头。

我翻开笔记本指给她看。从她头发上滴下来的水滴在笔记本和我身上。这时候我才发现她脸上没有了厚厚的妆,简直换了一个人,比刚才好看。但还算不上美丽。她身上的味道也很好闻。

我们很开心地哈哈大笑,但她的眼里还是流露出淡淡的失望。

“我去把头发吹干。”她从地上一堆衣服里拿出一个吹风机。

吹风机声音响起的时候,我脑子里产生了离开的想法。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十八分。我打算等她吹好头发就告诉她我要回家了。回想起今天晚上的遭遇,我心里就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要是告诉李秋云、王海洋和张不醉他们,他们可能死都不会相信。一想到他们听完后,脸上露出的表情,我就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他们。

是时候走了!现在走应该不会惹恼她吧?我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我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一阵敲门声透过那烦人的吹风机声音传到我的耳里。卢丽安也听到了。她停下吹风机,看着我说:“一定是慧慧回来了。你可以帮我开下门吗?我腾不出手来。”我起身去开门,她说了声谢谢后,又开始吹头发。

我打开门,看到一张浓妆艳抹的脸,脸上带着吃惊和怀疑的神色。她看起来很漂亮,身材也很好,胸很大,能够清晰地看到乳沟。

“慧慧,你回来啦。”卢丽安说。

慧慧这才确认没有走错地方,从我身旁走进屋里。她身上的香味真好闻。“我的钥匙又丢了。”她说。她把包随意地往床上一扔,顺势躺倒在床上。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真累。”她小声抱怨。

她应该是接了很多客吧。我在心里猥琐地想。这时候我已经回到我刚才的座位上了,看着她诱人的姿势,我心想,为什么刚才进入我房间的不是她?她长得漂亮,身材也好,最重要的是她不认识我。真是造化弄人啊。

这时候卢丽安已经吹好了头发,她兴奋地问慧慧:“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啊?”慧慧无精打采地说,看都不看我一眼。

“他就是我经常跟你聊的米折腰啊!我喜欢的那个作家啊!”

“啊?!”慧慧回过头来看着我,我有些尴尬。“他就是那个你经常跟我说的作家米折腰?我还以为他只是一个嫖客呢。”

“是,他的确是……”

我感到脸颊在发烫,浑身不自在。

“嗯?”慧慧一时间来了精神,好奇地睁大了双眼,看了看卢丽安,又看了看我。“他是嫖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卢丽安愉快地说起了事情经过。慧慧时不时地就朝我瞥一眼。我窘迫地四处张望,躲闪着她的目光。听完后她看着我哈哈大笑。我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心里却在想,完蛋了,她已经开始到处宣扬了!我完蛋了!

我掏出手机,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说:“已经这么晚了啊?你们差不多要睡觉了吧。我也要回家了。”

“还早着呢,我们要天亮了才睡。”慧慧一直笑个不停。

“才两点多一点,还早得很,”卢丽安问我,“还没吃宵夜怎么能睡觉呢?你饿了吗?我们去吃烧烤吧。前面那家烧烤很好吃的。”

被她这样一问,我确实感到饿了,但我不想跟她们一起去吃,我说:“不饿,只是很困,想睡觉。”

卢丽安说:“就在这里睡吧,你可以跟我睡,或者你睡我的床,我跟慧慧一起睡。”

慧慧突然叫起来:“或者你可以跟我睡。”说完和卢丽安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我也跟着笑。我还真的想跟慧慧睡。

“我还是回去睡吧。大热天的,挤在一起不好睡。”我毫无底气地说。

我看到卢丽安的眼神有些暗淡,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轻声说:“好吧,既然你坚持要回去的话……”

慧慧插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丽丽这么喜欢你,放下矜持让你跟她睡,你却这样伤她的心。”我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不过我觉得挺好笑的,还放下矜持呢,真是好笑。

但是平心而论,和卢丽安在一起还算愉快,而且她还是我的超级忠实读者……就这样拒绝她,总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于是我说:“我们去吃烧烤吧,我有点饿了。”

卢丽安的脸上又有了光彩,她穿上衣服,又往脸上抹了一点粉,高高兴兴地拉着我走出门去。慧慧跟在我们身后。

到了烧烤摊,我们点了很多菜,要了很多啤酒。我原本想把他们灌醉,然后回家,但是没想到她们的酒量比我大得多。结果我醉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和慧慧睡在一起,我们两人都赤身裸体,她紧紧贴着我。我头疼欲裂,口干舌燥。我小心翼翼地爬起来找水喝,起身时一不小心碰到了慧慧,她眯着眼睛看着我,努力挤出一个微笑,随后又闭上眼睡着了。这是出于职业习惯吗?

我一边喝水一边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我会和慧慧睡在一起?还是赤身裸体?虽然我的确想睡她,但这……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越想头越痛,而且我还没睡够,管他发生了什么,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美美地睡上一觉。至于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等睡醒之后再说。能想起来更好,想不起来就让它滚蛋。

于是我又爬回慧慧床上侧躺在她身边,我闭上眼睛之前,恍惚看见卢丽安在另一张床上睡得正香。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就要黑了,房间里十分昏暗。慧慧也不在我身边了。微弱的光从卢丽安床的方向传来。我循着光看去,她正躺在床上借着台灯聚精会神地读书。虽然已经睡饱,但我的头还是有点痛。“你在看什么书啊?”我轻声问她,声音有气无力的。

她抬起头看着我说:“你醒啦。我在看《基督山伯爵》。”说着把书的封面对着我。“我也想变成基督山伯爵那样强有力的人。”她又继续说。

我笑了起来:“那你得承受他遭受的疼痛和苦难才行,那可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

我听到她坚定地说:“我可以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清晰晰。她关了台灯,把房间的灯打开了。

“慧慧呢?”我问她。

“上班去了。”她把书放下问我,“你饿了吗?你真能睡,天都快黑了。”

“有点饿,昨晚喝太多了,现在胃里还很难受。你吃过东西没有啊?”

“没有,我一直在等你醒过来一起去吃。”

我从地上捡起我的内裤和裤子,在被窝里穿好,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你等我多长时间了?”我问她,“你今晚不去上班吗?”

“不去了。今天晚上我想跟你在一起。”

我感到身子十分沉重,穿衣服的时候闻到一股酒味。

我决定去冲个澡。冲澡的时候我心想:我已经对卢丽安产生了好感,这可不行,我必须尽早铲除这样的想法。今天晚上最后跟她一起吃个饭,然后再也不见她,再也不跟她联系……但是转念又想到,这不太容易做到,她可以通过公众号,微博找到我,顿时感觉有点沮丧。

冲完澡走出来,我又看见她在看《基督山伯爵》。

“走吧,我们去吃饭吧。”

她放下书,开开心心地挽着我的手臂出了门。我们决定去吃火锅。一路上我们都在聊《基督山伯爵》,她才看了四分之三,她一直叫我不要剧透,但她还是问我,最后伯爵有没有和梅尔塞苔丝在一起。我告诉她没有。

“为什么呢?他们彼此这么相爱,为什么不在一起呢?是不是伯爵嫌弃她?是不是?”她似乎对伯爵和梅尔塞苔丝的结局很不满意。

我们吃了火锅,期间她时不时就会问我:“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可能怪我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吧。与我相反,卢丽安看上去神采奕奕,精神焕发,总是说个不停。吃完火锅,我基本上了解了她的情况。

她老家在一个偏僻的山里,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到省城打工,她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有一个弟弟在上高中,学习很差,经常打架。她一直喜欢看小说,有时候自己也写,一心梦想成为作家,学习成绩不好不坏,高二的时候突然不想读书,于是辍学(经过了父母同意)进城打工。一开始在餐馆当服务员,后来去卖衣服,买衣服的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是老乡,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认识很多陪酒的女孩子,其中有几个也卖身(一开始卢丽安并不知道,直到和男朋友分手以后才知道),她和其中几个成了好朋友,不卖衣服以后,就跟着那几个好姐妹去做了现在的工作。

“现在有两个姐妹去了外省,继续做这个,挣的钱更多,叫我也过去。有一个回老家嫁人了。”她说。

吃完火锅,我们去看电影。我感到虚弱无力,只想找个地方躺着。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靠着她的肩膀。她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她一动不动地盯着大荧幕大屏幕,认真专注地看着电影。我心里想:“她怎么会喜欢这么烂的电影呢?果然也就这审美……”有些瞧不起她的意思。

电影结束,我从座位上站起来,听到卢丽安说:“这电影怎么这么难看?”

“那你刚才怎么看得那么投入,甚至动都不动一下?”我说。

“因为你一直靠着我的肩膀打瞌睡……”她的声音越来越低。

我的心停了一下,然后才又继续跳动起来。在电影散场后拥挤的人潮里,我用力抱了她一下。如果她不是做那个的,我真想让她做我女朋友啊。

我们到了外面。满天星斗,但是却不见月亮的踪影。我跟她说:“我要回家了,又累又困,我要好好睡一觉去。”

原本还一脸开心的卢丽安突然换了一副面孔,把头深深低下。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虽然是夏天,但我觉得迎面吹来的风带着寒意,不禁打了个哆嗦。

还是她先开了口,她说:“你要不要去我那里……”

“不去了,我想回家睡自己的床。”

“好吧,”她又停顿了一会儿说,“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

“可以啊。”

她用手机记下电话,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失落地离开了。看着她坐在车里恋恋不舍地向我挥手告别,我生出一种负罪感。

回到家的时候,我接到了卢丽安的电话。我又跟她聊起来,而且聊得很开心。一直到凌晨才挂电话。那时候,我已经确定,我已经开始喜欢她了。我洗了澡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甜蜜的美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心里依然感到美滋滋的。我身心舒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我觉得头脑清晰,精力充沛。随便吃了点东西,我就坐到电脑前,准备写一篇小说。写作很顺利,不到四个小时就写好了。我自己读了一遍,稍微做了一点修改,觉得很满意。于是就用电邮发给认识的编辑。通常我会把自己写的东西先拿去投稿,如果过了就有稿费拿了,如果没过,我才发到公众号上。

就在我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我又接到了卢丽安的电话,她邀请我一起吃饭。我心情愉快地答应了她。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卢丽安大部分时间都跟我在一起,我们就像是一对情侣,只不过还没有明明白白确定关系。是的,我跟她睡了,在我和她认识三天后,那天晚上我们在外面玩到很晚,然后我把她带到了我的住处。那一个月我过得很开心,我想她也是。但时不时地,我脑子里就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如果她不是做那个的该多好啊!”在我内心深处,还是不能毫无保留地接受她。每当这时,我就感到特别痛苦。更让我痛苦的是,我找不到解决方法。

于是我只能一味地逃避,进行自我安慰:让日子就这样持续下去也挺好的。如果能一直持续下去,那的确是很好的,但好景不长。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一场倾盆大雨刚刚停息,天上的乌云还未散尽。我和卢丽安在一次激情愉悦的性爱后,躺在床上聊天。我们商量着一起写一篇小说,像是曼努埃尔·普伊格的《蜘蛛女之吻》那样的小说,通篇由两个人的对话组成。她负责写其中一个人的对话,我负责另外一个。这是她的主意。我听完觉得很有趣,但对此却持悲观态度,因为我看过她写的东西……要是李秋云、王海洋、张不醉他们三人中任何一个跟我合写,没准倒是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

我对卢丽安说:“这样根本行不通,两个人写的东西是两种感觉,会把读者搞得晕头转向的。”

但她不肯放弃,经过一番软磨硬泡后,我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她。就在我们讨论如何开头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李秋云打来的。我接起电话,还没有开口,卢丽安就凑上来问:“谁啊?”

“她是谁?”。李秋云的声音很惊讶。

我看了一眼卢丽安,说:“我女朋友。”

这时候,卢丽安紧紧抱住了我,她的身体火一般地烫。

李秋云欢呼了一声:“有了女朋友就把朋友们都忘了。”我们开了几句玩笑后,他非常激动地说他的新书登上新书畅销榜第四名,而且还有继续上升的趋势,所以打算今晚和我们好好庆祝一下,挂电话之前他加上一句:“带着你的女朋友来。”

我为他高兴,同时也嫉妒他。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成功的作家了,而我还在为生计苦苦挣扎。我感到失落。

卢丽安凑到我的脸上一边亲我,一边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我语气平淡地说,“李秋云的新书大卖,今晚要好好庆祝一下,叫我带上你一起。”

卢丽安瞬间兴奋起来:“我早就想见李秋云了。”开心得在床上跳起来。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至今还没有带她认识一下我的任何一个朋友。其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我不想,我害怕。就像现在这样。我本想找个借口撇下她,但看她那个样子,实在不忍心,终于还是决定带她一起去。看着她兴高采烈地精心打扮,我的心也渐渐放松下来。

因为堵车,我和卢丽安迟到了。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四人正在开心地聊天。是的,他们只有四个人,李秋云、张不醉。王海洋和黄云。过了一会儿我才知道,李秋云和胡静湘已经分手了,现在他正在追求一个不出名的年轻女演员。“马上就要到手了。”李秋云春风得意地说。张不醉说他正在专心写新长篇小说,“不打算在在女人身上浪费精力”。只有王海洋和黄云,爱得地久天长。真羡慕他们。

从见到卢丽安的第一眼起,我就觉得李秋云和张不醉的眼神很怪,带着深深的怀疑和窥探,过了一会儿,两人心领神会地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两眼放光看着我,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对卢丽安的态度也变得敬而远之,爱答不理。

渐渐地,原本还有说有笑的卢丽安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十分拘谨地坐着,也不说话,偶尔敷衍地笑一笑。我还以为这是因为李秋云和张不醉的态度导致的。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不是。

张不醉喝下第三杯酒后,把酒杯猛地放回桌上,发出沉重的一声响,大家一时都安静下来看着他。他已经有了醉意,虽然他叫不醉,但他的酒量并不大。他突然抬起手指着我问:“你知道她是干什么的吗?”他看都不看卢丽安一眼。李秋云在他背上拍了一下,示意他不要说了。但张不醉毫不理会。

我看了卢丽安一眼,她深埋着头,脸颊绯红,扭动着身体,坐立不安。

我赶忙说道:“我知道……”

张不醉脸上露出嘲弄的表情,看着卢丽安,抢着说:“我也知道,李秋云他也知道。”

王海洋和黄云在一旁惊讶地看着我们。

他们两个怎么会知道呢?莫非……他们和她……

他们两个竟然和她……我又急又恼,正不知所措,张不醉又说:“真想不到你会找一个妓女做女朋友。”

李秋云再次示意张不醉闭嘴。王海洋和黄云张大了嘴惊讶地看着我们。我又羞又急,为自己辩护道:“我跟她只是……”

李秋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玩玩而已,为了得到免费的性服务……”说着和张不醉相视而笑。我也尴尬地陪着笑了。

卢丽安突然站起来跑了出去。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跟出去。我装作无所谓地继续吃饭。他们几个几乎立刻就从刚才的尴尬局面走了出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开始聊天。他们问我怎么跟卢丽安认识的,我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大家都听了开心地大笑。

“这么说,你算是被她威胁了,你并没有对她动感情?”王海洋说。

我嘴上承认了。

“你怎么连这个都怕,就算她把你嫖娼的事情说出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那对你的写作事业不会有任何影响,或许还能帮你炒作一下呢。”李秋云说。

“我们今晚把你从魔爪里拯救出来了。”张不醉喝了一口酒说。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醉得不省人事。是王海洋和黄云把我送回了家。我一直在想着卢丽安,直到我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给卢丽安,点电话给她,一直打不通,发信息也得不到回复,我试了我能想到的所有可以联系她的方法,最终都失败了。我跑去她的住处找她,还没有睡醒的慧慧给我开的门。她告诉我说卢丽安昨天晚上连夜走了,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说:“你对她太过分了吧,她对你这样好,你却只是在玩弄她的感情,你知道吗?那天晚上你跟我睡,都是卢丽安付的钱。”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回到家的,我伤心欲绝,如果行尸走肉一样。我从来没想过,卢丽安对我这么重要。但事已至此,再无挽回的余地。不管我多伤心,也不会改变卢丽安离我而去这个事实。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经常想到卢丽安,一想到她,我就伤心难过,陷入失魂落魄的境地。我一直尝试用各种方法联系她,但始终联系不上。看来,她真的打算彻底与我断绝关系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半夜,我从梦中醒过来。是一个关于卢丽安的美梦,这让我更加伤心了。我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想着此刻的卢丽安,她在干什么?她又去继续做以前的工作了吗?还是她已经换了工作了?我好想知道她的情况,好想见她。在这个世界上,除她以外我别无所求。

我摸出手机,又一次拨通了卢丽安的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后,通了。

卢丽安的声音传了过来:“喂,你还没睡啊?”

米寿
作者米寿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米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