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结婚生子,我还在四处流浪

Misi 2019-01-10 21:57:42

在呼伦贝尔大草原

前段时间,我的朋友圈设置了仅三天可见。有人来问,说想看我的朋友圈,看看我最近的旅行、文字和照片。这个人,正是多年未见“青梅竹马”的前任。

于是,我为他取消了三天可见。隔天,他发来好多他小女儿的照片。他说小女儿是个表情包,知道我喜欢小孩,就给我分享了这些简单而温暖的日常。

不同的行走轨迹,终将我们引向截然不同的未来。他回到小县城,循规蹈矩地结婚生子。而我,越行越远,依然只身孤影地四处流浪。不知何时起,我成了他看世界的眼。他说我的生活,算是他的梦想,而我实现了。

小时候,我也是个循规蹈矩成长的孩子,从一年级开始上各种培训班,参加各种比赛,过着被父母安排的生活,被灌输着“考名校”的思想,考试成绩似乎成了他们衡量我是否优秀的唯一标准。

然而,我的叛逆期从初中开始,蔓延到整个初高中生涯的结束。我经常逃课,早恋,还试过离家出走,渐渐成了父母眼里的“坏孩子”,我爸爸会打我,但是他越打我越倔,叛逆的心里愈发严重。除了要求我认真学习,他们从来没有引导过我去思考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告诉我世界多么精彩纷呈、生活可以有千万种方式。但这也不能责怪他们,毕竟他们这一代生活在稳定狭小的圈子里,混个铁饭碗结婚生子便是一生,也不渴望探寻更远大的外在世界。

我高三那会经历过短暂的异地恋,前任比我大一届,他去外地上学,我每天会躲在房间里和他聊电话。那时候通讯还没那么发达,视频通话也没那么容易,他描述着大城市的生活,那是我不曾见过的世界,全凭想象。我当时觉得,广州就是最想去的远方,对上大学的期待就是可以去大城市。井底之蛙的目光很短浅,只想着跃出去看一眼。

后来,我自然而然地去了广州上大学,但这对我平淡无奇的人生几乎没产生任何变化。大学四年,除了去过一次上海和一次毕业旅行,我没有踏出过广东。第一次去上海是大二的暑假,我甚至有点无从适应的害怕,只想着快点躲回属于我的世界。那时还跟自己说,以后就安分呆在广东好了。没想到毕业后在上海一待就是四年。

我对世界的探索启蒙相对晚,大学的时候从没尝试过穷游,对远方的未知也不好奇。我的人生真正开始发生改变,是从毕业后离开广东去往远方开始,因为孤身在异乡,我被迫学会独立生活,学会给自己找乐子,旅行也渐渐成了我接触外部世界的一种方式。我在旅行的途中,观察别人的生活,发现世界的千万种可能,也开始思考我的人生,我的价值,我的梦想。而这些,是我父母不曾教育我的,也是我在万卷书里寻找不到的答案。

此时,我在万里高空写下这篇文章,窗外是无垠的蓝天和纵横千里的冰封雪山。这趟旅程将长达一个月,临行前两天才跟我妈汇报了出行计划。这些年来,我一直很努力地尝试让她理解我的生活和旅行,但还是有点无力。最近,她又开始催婚了,我也无法向她解释婚姻不是我人生的唯一归途。“父母在,不远游”,这些年缺失的陪伴是每天至少一通电话也弥补不了的,我自私的选择,对不起他们,但对得住我的一生。

我丝毫不觉得我这不羁的生活比前任平淡的生活更高高在上,只有远行的孩子才能深刻明白一家人围坐一桌吃饭是多么幸福知足,我思念那一碗饭,那一口热汤,那些坐在身边的亲人。如果我能早早遇到那个对的人,可能也步入了结婚生子的生活,我只是还不够幸运罢了。

如果你问我,将来会不会因为某些人或某些事而停止了漂泊流浪。我会毫不犹豫地说,会。如果我和这世界了无牵挂,我也没有活着的价值了。

如果将来我有小孩,我会从小带着他去感受这个世界,让他在旅途中成长,学会爱,感知世间冷暖。我会引导他思考“他是谁”,他可以无畏地去探寻世界,也可以窝在一寸小地方,这是他自由的人生选择。

李诞说,人间不值得。是的,太多难以承受的痛苦,但既然来了,何不遵循内心好好走一遭人间。

不管是结婚生子,还是流浪漂泊,只要我觉得此生值得就够了。为什么要倔强地坚持梦想,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关注我,看更多路上的故事

微信公众号:story-photo

微博:Misi-密斯

Misi
作者Misi
31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42 条

查看更多回应(42) 添加回应

Misi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