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牛津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

南珂 2019-01-09 22:42:48
写在结束后的开始:
今年夏天,我参加了牛津大学的暑期项目,在牛津学习生活了一个月。在那里的29天我过得非常充实,尽管也经历了一些难捱的孤独的压力巨大的时刻,但留在回忆里的都是快乐。
这是我第二次独自出国,第一次是大三那年在布拉格交换。彼时刚刚回国的时候,我觉得那半年会终生难忘,就没急着记下来。然而短短两年之后,现在的我对布拉格那半年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和碎片了。我越来越意识到,不管是美好还是痛苦的回忆,消失得往往都比我们想象得快,时间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将我们打败。
所以,我试图整理关于牛津的回忆,分为三篇在这里连载,给你看,也给自己看。


在牛津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夏天,当你在晚上九点半回到房里的时候,会发现北半球的夕阳从不远处的塔尖起跳,透过小小的窗户跃入你的私人空间。

来到ExeterCollege的第一天 摄于自己的房间

从北京出发应该是前天的事了。我先坐了一个半小时地铁到机场,哐哐哐,然后飞到迪拜,轰轰轰,在迪拜错乱了时间飞到英国,最后从机场坐大巴直奔牛津。

当天晚上六点多,我拖着箱子站在牛津附近一个名叫Headington小镇子前,左顾右盼。全镇都是二层小别墅,花园,汽车,斑点狗,一样不缺,出奇地美丽和安静。房子是在airbnb上找的,越南女孩Han和她英国丈夫Louis的家就成了我在英国的第一个落脚点。

到达Headington的时候,距离我拖着20公斤的箱子从北京出发已经过了20多个小时。从窗户里向外看去,阳光还带着蜜糖的色泽,街道两旁各色鲜花开得可爱;我坐回床上左等又等,太阳始终坚持挂在空中不肯下班。长途飞行的疲惫最终打败了我,八点多钟,我戴上遮光眼罩跌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告别了Han、Louis和他们的斑点狗,我坐公交向牛津市中心出发,去牛津大学埃克塞特学院(Exeter College)报到。

Exeter College 这扇小门通往餐厅

公交车上有很多白老太太,我这才知道,爱穿鲜艳套装的英国老太太不止女王陛下一个。拄着拐杖上车的一位,上身穿着浅绿色的丝质衬衫,外搭一件柔软的墨绿色针织开衫,下身配着一条带有黑色花朵图案的深绿色半裙。后来又上来了一位老太太,留着利落的短发,穿着嫩黄色的碎花连衣裙,脖子上挂着粗粗的石串项链,是亮眼的西瓜红。

经过这一天在牛津市内蜻蜓点水的游逛,我发现英国的老太太比小姑娘更耐看。在既有的审美标准之下,金发碧眼的白人年轻女子美得无比直白,因为虚情假意的岁月暂时向她们许诺了仁慈与偏爱;而那些相当年长但依然保持精致的女人,则像一首用母语之外的语言写就的诗。

暂时地,我在Exeter College里有了一个自己的单人间。房间不大,只有十平米左右,但从书桌到电热水壶一应俱全,洁白的床单上还放着带有学院Logo的洗漱用品。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是整个暑期项目里第一个来报到的学生。把20公斤的行李提上三楼是我在牛津的一个月里遇到的第二大困难。第一大困难是项目结束那天在天花板上发现一只大虫子。

Exeter College的小教堂

我领完书回房间的时候就遇到了华裔美国女孩Angela和长得澳大利亚小哥James,一个在加州伯克利搞生物分子,一个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同时修了好几个学位的课。后来,Angela成了我这一个月里最好的朋友之一,James则是我完成presentation的队友。

最晚来报道的是在耶鲁读计算机和心理学双学位的土耳其女孩Kumsal,后来的事实证明,迟到、鄙视英国(“殖民者!”)和绿头发一样,都是Kumsal的典型特征。

所学专业最神奇的是同样来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Clare,我从来没听说过她的专业,只能译成数字人性学(Digital Humanity)。听说她下学期要修一门叫做赛博史(History of Cyber)的课程,我十分羡慕,我已经把Clare想象成了《西部世界》第十季的编剧。

其他几位小伙伴分别是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专业的Ruiqi Loo, 来自东京大学经济学和核物理专业的Mits和Go,在耶鲁学机械的Mathrew 和来自开普敦大学国际政治系的Oyama。

当天下午,我们10个人已经到了9个,除了Kumsal。于是学校安排一位当地向导带我们逛逛。向导又是一个身材窈窕、打扮入时的英国老奶奶,她说叫我Kathrine就行。

Kathrine带我们游览的时候随手一拍

在牛津,我发现了很多个世界。在埃克塞特学院和周边的学院里,托尔金写出了指环王,刘易斯找到了兔子洞,哈利波特在有着星空天花板的餐厅里被分到了格兰芬多。不断有人告诉我们,从牛津大学走出了27个英国首相,包括现任首相特里莎·梅。但对我而言,很难说那个有着闪电伤疤的男孩和英国首相谁更真实。晚上在餐厅里享用正式的英式晚餐的时候,抬头一望,墙上金画框挂着的爵们sir们全都长得像高中物理书里的牛顿。

晚餐从七点吃到九点多,听说在最古老的几座学院里,边吃饭边玩手机是不礼貌的,于是就默默地把手机放到了背后的椅缝里。前菜是半生的冷鱼片,主菜是半熟的热牛肉,它们都配着缠在一起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绿色植物;甜点是铺着黄桃片和奶油的圆形小蛋糕,和它作伴的是一小杯冰沙似的酸甜莓果;最后摆上桌面的是黑巧克力和冒着热气的咖啡。

两个多小时不看手机,并且持续在饭桌上和人聊天,对于我来说几乎是比较罕见的经历了。看来,在牛津,总有些古老的空气是挥之不去的。

餐厅

九点多的时候从餐厅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门看到了一桌夕阳,开心地关上门踢掉鞋子。洗完澡后坐在桌前敲键盘,正对着整个房间的光源。十点多的时候,夜晚终于不紧不慢地来到了窗前。

在牛津的第一天是豪掷憧憬的一天,船会划,博物馆得去,大街小巷要一条条逛。当然了,还有三块大板砖要看,好几篇论文要写。午夜,把自己扔到床上的时候,心里想着,至少这一个月,这个小小的房间是属于我的。

十点多 向牛津说晚安

南珂
作者南珂
2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6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6) 添加回应

南珂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