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的下半年我都读了些什么?

大鲍勃 2019-01-09 15:07:19

2018年的下半年读了33本书,读的反而没上半年多是怎么回事?技术性太强的书我就不写了,回顾一下比较有槽点的:

《丧钟为谁而鸣》

整个下半年最喜欢的虚构类文学,没有之一。看过海明威的人很多,但是大部分只停留在《老人与海》。我在这里严正声明,《老人与海》并不能代表海明威,这本才能。书中对于人物,对白和动作的描写简直绝了,让我一睹冰山理论的真正奥义。读完这部小说,我突然想起多年以前看得那部电影《革命往事》,罗伯特的冷峻孤高而又不乏英雄气概,巴勃罗的残酷自私却又机变百出,而电影里的约翰和胡安根本就是从小说里挖过来的,甚至连结局也一模一样。

精彩得要落下泪来。

《人类简史》

在懒人听书上听完《时间简史》,马上又跟着听了《人类简史》,副作用就是把两本书记混了,里面的概念似乎结合成了一本书。尤瓦尔赫拉里这个人与其说是一个人类学家一个历史学家,倒不如说是一个未来学家。如果是对未来学毫无概念的人来读,一定会觉得脑洞大开如同科幻小说。他对人工智能和人类进化的观点我比较认同,这本书可以搭配丹布朗的新作《本源》,主旨完全契合。

19年当然会继续听他的《今日简史》

《世界文明史》1~3卷

在kindle上花了十五块钱买了这套奇书,翻开之后发现有一千五百万字,全部读完要耗费我245个小时。厉害了。我好奇心起,信息检索了一下,作者是威尔·杜兰特,此人一共花了五十年来写这套书(后来的几卷可能是实在写不动了,找了自己的老婆阿里尔·杜兰特来一起写)。

一开始翻开这本书,我其实内心是呵呵的。庄子说得好,“我生也有涯而学海无涯”,穷尽一人毕生之力,能搞明白一个区域某一个时间段的文明,就很厉害了,还想写世界文明史?不知道天高地厚!然而等我读完第一本之后,发现这位老哥是真的懂啊,非但西方的文明,连中国的杨朱韩非、日本的画家圆山应举他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比中国还中国,比东方更东方。

最厉害的是,这本书密度极大,槽点满满,简直每翻两页就能看到猎奇诡谲的奇葩历史,令人三观尽碎,猝不及防就变作一个新人。然而他并不是一个纯粹博人眼球的网文写手,正好相反,他是一位参透宇宙森罗万物之奥义,但是在重口和猎奇方面依然不输年轻小伙儿,坚持赤子之心的高贵而伟大的存在。

前几天我读了里面关于罗马的部分,非常震撼,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过两天贴到豆瓣上来。

《本源》

丹布朗的新作。丹布朗的作品风评不断走低,很多人都批评这个人写作同质化套路化,已经拿不出啊什么新意了。这些人的批评很对。但是就像育碧的刺客信条,做得再烂我也还是会玩,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在这部小说中,丹布朗将舞台搬到了西班牙,这次他主力介绍的是安东尼高迪以及威廉布莱克。感觉威廉布莱克这两年的上镜率非常高呢,在《此房是我造》里拉斯提尔也大量引用了他的诗句。

剧透一下:

关于小说的结尾,丹布朗故意弄了一个表里结局,可能很多人根本没看懂。最终的真凶当然是那台AI,而且完全不是它所辩解的那么一回事。埃德蒙不是自杀而是被灭口,它自己最后修改了视频,只有兰登还在懵懵懂懂。否则也就不会有这种裤子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的垃圾结尾了。如果接受这个设定,那么三位先知被杀两个也就解释得通了。丹布朗对未来的预期很黑暗呢,天网统治世界。

《创造自然》

很精美的一本书,详细描写了洪堡的一生。洪堡这个人也是槽点满满,好不容易从西班牙弄到签证,到南美搞了一圈科研,结果这个二五仔半道就拐到了美国,和杰弗逊彻夜长谈,把墨西哥的边境线和地图画得清清楚楚,怂恿他赶紧把拉美拿下,解放当地的人民。回到欧洲之后,他又到处煽动西班牙本地的贵族跑去拉美献身搞革命,其中就有后来大名鼎鼎的“南美洲的解放者”、“委内瑞拉国父”西蒙·玻利瓦尔。难怪二十年后,当他想再去印度考察,英格兰举国上下双手赞成,唯有东印度公司死活不给签证了。

《如何阅读一本书》

书写的不错,教了很多有用的小tips,然而我并不推荐。这个人若能把这本书读完,说明读书的段位已然不低,甚至已经形成了自己阅读的风格,又何必邯郸学步?

当然,也可以将该书理解为一项试炼。能把这么晦涩的书读完,尘世间还能难得住你的书,也就不多了。

《冷血悍将》

作为一个汤姆克兰西粉,玩过《彩虹六号》、《全境封锁》、《细胞分裂》的我而言,只能说汤姆克兰西本人写的小说实在太他妈难看了。语言无味情节拖沓,就是很一般的地摊文学。据说这本书的稿酬高达两千万,呵呵。当然也可能老爷子就这么一本书写得垃圾。有不服的大可以在评论区列一些代表作的书名,我多看一两本比较一下。

《码书》

这是一本神书,我的2018年度之书。里面详细介绍了密码学的演化,很多我之前读《编码宝典》看不懂的地方,看过这本书之后顿时豁然开朗,就好像张无忌练完乾坤大挪移,总有一个关隘没办法突破,直到半年之后在灵蛇岛无意中习得圣火令的心法,瞬间打通第七重。那种快乐,怎一个爽字!

总之,快去看!

《伊利亚特》&《奥德赛》

这两本荷马史诗我都是在喜马拉雅听的,只能说喜马拉雅太强大了,里面不仅有小说,还有大量专著。《奥德赛》的故事更曲折,完整性更强,也运用了更多的戏剧手法。但是我更喜欢《伊利亚特》,更血腥、残暴和硬核,更有灵魂。里面除了大段无聊的对话之外,荷马把全部精力都花在描写暴力的对抗以及各种残酷的死法之上了。你甚至可以将此书改名为《古希腊人的一千万种死法》,作为一个盲人,荷马表现出对解剖学的深刻洞察,在他的小说里,肝脏、胃、大肠、小肠、脊椎、动脉、膀胱、脑浆、眼球、喉管都有大量的上镜率,你可以看到人体各个部位被破坏的艺术画面。在这里我忍不住背诵其中精彩的句子:

他的脖颈被挥剑砍断,头盔裹着头颅在空中旋转,脊髓从脊椎之中滚涌而出。

还有这句:

长枪从他的后腰窝插入,从肚脐眼穿出来,黑夜笼罩着他的双眼,他跪下来,俯下身子,伸手想把流出来的肠子塞进肚子里。

现代!太现代了!

《纽约:一座超级城市是如何运转的》

这门书巨酷,也巨贵。当初是因为喜欢GTA,就跟着买了这本书。这本是我的犯罪学之书,买了这本书,你就明白纽约的交通线路以及天然气和下水道管道的埋设结构了,什么《虎胆龙威3》《十一罗汉》《偷天换日》这种抢银行挖隧道的电影你也能照着拍了。

缺点也非常致命,居然是05年的内容,上面还在介绍投币式电话亭呢,简直疯了。

《一个被出卖的杀手》

之前follow了一个很低调的豆友东京老王,受他的安利开始读格雷厄姆格林的小说。这又是一位槽点满满的作家,21次陪跑诺贝尔文学奖,不是因为他的书卖得太好,而是因为他睡了诺贝尔一位评委的老婆。这个倜傥小生很喜欢写间谍小说,谁曾想他一战期间在军情六处工作,自己便是间谍。我最喜欢的两位作家威廉戈尔丁和恩内斯特海明威都是格林的迷弟。

那还能不看?

看完之后不由得不拜服。难怪海明威爱他,根本就是照着格林的风格在写小说的呀。格林的小说最厉害的地方就是电影感非常强,里面运用了大量闪回,镜头转换和回音场景。我自己闲暇时也会写一写小说,我一直在想,如何将电影的镜头感用小说的语言表现出来?后来我放弃了,我觉得小说和电影是区别很大的两种艺术形态,之间有很大的特异性,没必要追求电影的效果,反而应该突出小说本来的特点。

呵呵,原来是因为我之前一直无缘接触格林的小说!

他的笔法超越了这个时代起码五十年,一直到今天,我仍然没有见到哪个通俗小说家能够对动作和场景的表现能力做到像他这样灵活纯熟的了,更不用提那些纯文学写作者了。

《乡土中国》

大家小书,果然是一本很小的册子。这本书如果我是十年前读的话,一定拍案叫绝,里面对于中国人骨子里的乡土基因分析的非常到位,对于中国传统一代的思维模式和视界挖掘的入木三分。

然而今天再看,就是一件文物了。这十年的中国,竟变幻得如此之快!

十年前我一直有一种民族自卑感,我觉得中国难发展,发展慢,远不如我们的近邻日本韩国,就是因为中国的历史积淀太深也太厚,船太大,掉头难。每个人都在宗族和社会的监视之下忍受着痛苦压抑的煎熬,别说生长,便是活着都要处处遭到掣肘。正像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所写的那样:如果每一个块耕地上都埋满了先人的骨骸,那非得将这些坟墓推倒,将骨灰打碎和土壤搅拌在一起,这才能继续种地来养育后人。中国便是这样一片遍是尸骸的墓园,暮气沉沉,言必孔孟尧舜,什么都是老祖宗说得对,哪怕做出一些改革,换了一两个名头,最后也变成“中国特色”的新瓶装旧酒。 然而十年之后再看,我实在是太悲观了。现在的中国,不敢说社会有多么先进,至少在科技上是非常先锋,锐意进取的。我记得上课的时候,教授频频吐槽,你们不要论文里面再写什么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落后基础薄弱了,这都是瞎扯淡。现在中国的人工智能,在全球那都是领先地位。世界上最快的超算,前十台里面中国就有两台。全球政府都不敢烧钱搞太空项目,只有中国前几天还在登月。现在你再到上海深圳随便拦住一个中国人,断不会再在他身上闻到任何乡土气息了。中国人尝到了发展科技的甜头,如今人人都在说大数据,说深度学习,再听不到什么尧舜禹汤,什么圣人遗训了。

要发展,人断不可以不忘本。

《路》

没办法,我是科马克麦卡锡的脑残粉,他的书是必看的。好容易淘到一本二手书,但是才到手,就发现网上有便宜得多的盗版。生气!小说的质量本身也就那样,那还是比不上《老无所依》和《血色子午线》,可能是得奖太多,入手的过程又太曲折,我的期望太高了吧。

我最欣赏的艺术家,一个是麦卡锡,一个是雷德利斯科特,这俩人都八九十岁了,但是还在继续搞创作,不断超越自己,而且口味还是这么重。一个人的成功,不仅靠天赋,更要靠积淀,最重要的是,要保持赤子之心。

不要成熟,要成长。

《雪崩》

也是真巧,今年我看的第一本书是尼尔斯蒂芬森的《编码宝典》,最后一本书也是尼尔斯蒂芬森的《雪崩》。我其实是因为想看《雪崩》,买不到才看的《编码宝典》,哪知道这么好看,以至于看罢之后,再看《雪崩》已经没有什么味道了。

这可能是我第一百零一次安利这本《编码宝典》了,在有生之年,我应该还会继续安利一万次吧。

《雪崩》是尼尔斯蒂芬森的早期作品,现在看来里面有很多稚嫩之处,人物的性格很扁平,对话也都差不多,关于暴力的描写以及节奏的把握都还有提升的空间。不过对于编程语言是一种病毒能侵袭人脑的观点,倒和我的催眠理论暗合。他认为每个人类都有一种底层的机器语言,而后天学会的母语,诸如汉语和英语实际上是一套操作系统。如果你掌握了这套机器语言,就能够修改人脑的bios,进行脑控。

苏美尔的神祇很早就发现了这个危险性,所以抹去了这种语言,让文明分化,大家产生自己新的语言,这个传说,就变成了后来的巴别塔。

讲到这里,想起之前认识的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叫做芭芭拉barbara,这个名字简写就是芭比Barbie,而它的词源很有意思,实际上是野蛮人barbarian,会演化成芭比,可能是形容女孩身材火辣野性,有异域风情吧。简方达多年以前还拍过一部科幻色情片,叫做《太空英雌芭芭丽娜》Barbarella,词源也是来自于此。那为什么野蛮人会叫做barbarian,其实野蛮人最早指的并不是未开化的人,而是希腊人眼中东方的异乡人,因为他们学说希腊语结结巴巴的样子非常好笑,就用巴巴这个拟声词来指代野蛮人了。

然而到此还没完,其实这个词真正的发源地居然是古巴比伦Babylon和巴别塔Babel,正是因为巴别塔,大家语言不通,才会有了异乡人的这个说法,所以巴别塔正是最初的源头。

至于说我的名字bob或者boby,和芭比并无关系。鲍勃是罗伯特的简写。而罗伯特这个词在西班牙里是念做罗伯托,为了表示尊敬,还会在前面加上唐。比如大名鼎鼎的唐 吉坷德,唐 胡安(唐璜)。所以我的名字也可以念做唐罗伯托。

和《丧钟为谁而鸣》的主角同名哦。

大鲍勃
作者大鲍勃
1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大鲍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