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貳夢》

脉望 2019-01-08 22:15:44

病後乏力無精打采。連著兩堂課後便只能坐在椅子上翻閒書。浙江古籍版的《張岱全集》添了《夢憶.夢尋》一種。綠布脊乳白封面。看去仿佛雪野裡一叢青竹猗猗。倒也得宜。唯一不解者。此一種和其他幾本宗子著作開本似有不同。同系名於“全集”之下卻分出彼此。好像僅此一例。

上海古籍舊有一種白文的《夢憶.夢尋》我覺得封面設計亦妙。以一幀西湖勝景的版畫作底子。書名似是郭紹虞先生那一種清剛矯健的墨跡路子。看上去格外挺拔。若浙古版把書名的電腦字體換成手跡墨書。那實在可稱完美。

這書最大的好處當然是廣搜版本。勤為校勘。過去的那幾種在此點上皆不能及。卷首即彩印公私所藏此書鈔本刻本書影二十二枚。真是繽紛滿眼。尤其難得的是終於見到了知堂所藏的兩種。管庭芬和天一閣舊藏的兩種鈔本也稱得上雅韻欲流。

《夢憶.夢尋》已經讀了很多遍。親手鈔錄也已兩回。宗子的文章。其實擴大到所有明清之際的小品文。雖然就文氣浩蕩而言不如歐陽公東坡介甫。但不論明清諸子有意或是無意地打破古文的腔調。轉換策士的思維。萌芽個性的意識。都是頗具現代性的顛覆。而宗子之書。自然更是顛而又顛不亦樂乎。

翻讀一過。盡皆識得姓名了然性情的老友。書末紙頁空白甚足。遂信筆塗抹俚句於其上。以向宗子致意:“歲闌將盡讀陶庵。恍耀暮雪醉千山。公子多情淚易墮。看山見水興未殘。我有濁醪煮未熱。紅泥小火爐待酣。歌尚軟。舞正翩。明明朗月。此樂無端。前朝舊夢君須記。一枕黑甜笑斑斑。夢覺只嘆胸浩蕩。形諸於文勢如川。本以豪奢富貴中人不足雕藝文。誰料天縱其才且放酒杯寬。雲煙四起。霜露漫漫。”

寫畢此。又憶及知堂雜詩中有《往昔》三十首。其中專以《夜航船》為一章。以詩語寫宗子語境。小和尚由膽怯到疑竇再到釋然的過程像極了人生閱歷的體認。很是有趣。遂亦作《往昔》一章。略呈回憶。以紀錄多年讀寫之因緣:

“往昔讀宗子。乃在江津灣。版本頗粗陋。平裝《夜航船》。開卷嘆汪洋。明人素所慣。不知所以然。兀自興贊嘆。奈何囊中空。不名一文錢。更有狡黠友。虎狼伺我畔。彼自先撤退。惑我心放寬。旋即火速回。老父可為援。待我得錢返。鶴飛只惘然。心內大憤恚。不眠亦不飯。至今思憶此。亦覺頗痴頑。書冊微物耳。執念斷欲難。轉頭忽失笑。如此亦欣然。有書供妝點。無涯浩漫漫。自此見高人。一去廿餘年。綠鬢漸貳毛。所幸少憂患。衰世無笑樂。深隱冷眼看。愧無公之力。石匱紀凶年。一函繁華紙。空剩淚潸潸。持之以為酒。醉鄉潤芝田。”

脉望
作者脉望
1255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脉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